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4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政治体制不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不能得到保障,甚至会丢失。
    
    政治体制不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不能得到保障,甚至会丢失。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与否,最终还得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政治体制不但需要在原来的基础上推进,而且还需要有新举措、新思路、新的著力点。这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进行政治实践真理标准的思想大讨论。在中国,任何一次改革都伴随着一场大讨论,都有理论上的交锋,通过理论上的交锋、思想上的辩谈、价值观的激荡达致改革共识。每一次中国的思想解放都给中国带来了新的面貌,新的气象,比如真理标准大讨论、市场经济大讨论、姓社姓资大讨论都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改革的进程。没有思想解放,就没有改革开放的中国,没有思想上的解放,就没有真正的政治大国。没有思想上的解放,就没有以民主为取向的政治改革。思想解放使人们进行了政治新视野,形成政治新观念,进行政治新世界。没有思想的争论改革会成为跛足改革,很容易在政治改革和政治实践中失去方向。为争论是智慧,争论更是智慧,真理越辩越明。在争论中放下历史包袱,不走回头路。在争论中,可以避免政治体制的暗礁和险滩,化解政治改革风险,使改革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
    
    进行政治真理标准大讨论就必须正确对待西方政治文明成果。马克思就是西方文明的成果,其政治主流价值观是自由,在《共产党宣言》里强调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条件,也正因为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来源,也成为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来源之一,成为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共享的价值。邓小平在南方谈话时说要大胆借鉴人类文明成果,就包括政治文明成果。正确对待西方政治文明成果是一个政党是否走向现代化的一个试金石,是一个社会是否融入世界潮流的基本标志。中国不但处在世界潮流的冲击中,而且处在民主圈的核心包围中。中国身处亚洲地缘政治的核心,东西南北都在建民主,唯有朝鲜还处于专制中。民主潮流不可挡,民主圈子不可破,顺应世界大势,在民主圈子内利用后发民主优势,充分借鉴政治文明成果,充分利用亚洲在建民主过程中的政治智慧和政治经验显得更具紧迫性和可行性。
    
    进行真理标准备大讨论就必须正确对待和利用好现有的政治思想资源。中国已经有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合法资源,而且资源十分丰富:一是抗战时强调的民主资源;二是马克思的民主社会主义的资源;三是中国签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普世价值资源;四是改革开放的民主理论资源;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资源;五是中国传统文化资源。这些理论资源放成一起,就是一个丰富的理论体系。
    
    第二,捍卫宪法尊严是一个现代政党的基本使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宪法是实现宪政的基本标志。纵观世界各国,确立国家秩序,就是确立宪法秩序。宪法有成文宪法和非成文宪法,成文宪法以美国为代表,非成文宪法以英国为代表,在现代社会,宪法基本上都是成文宪法。宪法给公共权力立规矩,给公民权利立规范,给国家立秩序。对于中国而言,宪法还给政党确立了活动的界限,给政党立规矩。宪法就是国家的规矩,有了宪法,捍卫宪法,社会就会有良序。一个国家的尊严取决于宪法,一个政党的尊严取决于宪法,一个民族的尊严取决于宪法,一个公民的尊严取决于宪法,如果宪法没有尊严,如果宪法之上还有权力和政党,那么宪法就会成为权力和政党的工具,甚至成为个别人实现政治野心的工具。宪法之上无党法,宪法之上无权力,是宪法尊严的重要标志。现代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的捍卫宪法方面具有特殊的使命和作用。一个政党的任务除了在经济上推动经济发展,在社会上推动和谐社会建设之外,在政治上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捍卫宪法的尊严,使宪法成为人们的政治圣经。即党领导人民制定了宪法,就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党员在遵守宪法和法律方面起模范带头作用。
    
    第三,在秩序规则内解决公平正义。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解决公民正义的基本方式是平均主义,即等贵贱、均平富。但是传统的公平正义带来的往往都是非公平正义,追求公民正义导致南辕北辙,原有的公平正义被打破,新的非公平正义又产生,因为要求公平正义的农民起义靠权力,建立公平正义也靠权力,权力在打破旧公平正义的同时又建立了新的非公平正义。在奥维尔的《动物庄园》里,所有的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一种动物例外。在中国的传统社会里,所有的臣民都是平等的,但皇权除外,新皇权打破了旧公平正义,又建立了新皇权本身的非公平正义。中国的其兴也悖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与公平正义不彰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打破周期率靠民主,更要靠法治,靠规则,同样,解决公民正义同样需要靠民主法治。罗尔斯的公平正义的思路就是制度思路,必须建立民主法治制度才能解决公平正义。在罗尔斯看来,公平正义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平等的自由,一个是机会的均等,一个社会的不平等,必须有利于社会的最少受惠者。公平正义具有词典式排列的特点,即平等的自由优于机会的均等,平等的自由具有优先性和不可妥协性,且不能与社会利益作交易。而能保证公民正义的只有宪政民主。罗尔斯的公平正义观对中国的重要启示在于,制度是决定公平正义的前提和保障,没有宪政民主制度,没有宪政规则,公平正义即使存在,也可能失去。权力是公平正义的最不可靠的保障,当权力陷入公平正义本身的时候,就会成为公平正义的蚕食者和掠夺者,造成社会最大的不公,甚至如托克维尔所说的法国大革命一样,成为社会动荡的根源。
    
    第四,让权力在阳光下行使。权力可以为善,权力可以为恶,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权力为善与为恶的问题,只能防止权力为恶,并不能保证权力勤政,更有可能出现懒政,无所作为。因此限制权力是消极了,激发权力的活力是积极的,让权力积极运作,必须承认政治人的角色,政治人如同经济人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一样,政治人也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政治人除了追求政治理想之外,也有个人的利益、名誉、尊严和地位的需求。承认政治人,给政治人以约束,让权力在规范法治的轨道运行,同时让政治人合理合法地追求政治理想、政治利益,使政治理想与政治利益统一起来,这样既可以防止权力滥用,又可以使权力勤政。这就需要让笼子里的权力充满阳光,让权力在阳光下补钙杀菌。为此,必须回归媒体本位,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自由观,有效地监督权力。尤其是要发挥新媒体的作用,诸如网络媒体、博客、微博的作用,使所有人都成为权力的监督者,成为政治的参与者,成为政策民意的凝聚者,让每一个人感受到参与政治的价值和尊严。
    
    第五,正确处理执政党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关系。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中已经强调了正确处理党和政府的关系,党和政府的关系就是执政党利益与国家利益的重要内容,因为国家利益需要有政府来完成。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现在执政不等于将来永远执政,国共两党对于执政都有长远的认识,所以在执政党之上还有国家,不是在国家之上还有执政党。现代国家都为政党提供了活动的范围和限制。当执政党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执政党的利益要让位于国家的利益。
    
    第六,政治体制改革在技术层面展开。政治体制改革需要理论,更需要政治技术。亨廷顿说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是把渐进改革与闪电战术相结合的政治家,革命家常有,政治家则具有稀缺性。政治技术是一门高超的政治艺术,这种高超政治艺术的行使需要精英的顶层设计,也需要民众的觉醒,要运用精英与民众的两种力量适时地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既要主动出击,又要顺势力而为,既要无为而治,又要把握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动权,在改革共识的基础上推动技术层面的改革。既要搞争论,也要不搞争论,在技术层面不争论,在大原则上要争论,在争论中取得原则性共识。应适时地废除劳教制度、取消上访制度、削弱政法委功能,落实好宪法规定的司法部门的具体功能,使司法守住公平正义的底线,使司法人员忠实于法律而不是忠实于个人。
    
    当然,政治体制改革突破口在哪里,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政治体制改革这一大关必须过,因为政治体制改革事关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问题。停滞不前只会加深社会矛盾、政治矛盾、官员矛盾,增加社会震荡的风险。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410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政治语言的堕落 (图)
·木然:党报必须市场化 (图)
·木然:我们以什么方式纪念邓小平? (图)
·木然:新媒体是皮还是毛?
·木然:宗教是自由的基石 (图)
·木然:西方不再是贪官的天堂 (图)
·木然:猛于虎的苛政 强拆就会亡党国 (图)
·木然:官员一作秀就会死 (图)
·木然:反腐败真的是个逗号 (图)
·木然:中国红会自毁为何怪罪郭美美? (图)
·木然:选举是复杂的 (图)
·木然:跪着维权最可恶 请站起来维权 (图)
·木然:两极分化的大狼来了 (图)
·木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如? (图)
·木然:官不聊生是意淫 (图)
·木然:贤人政治就是强权政治
·木然:网络价值多元主义能否成气候? (图)
·木然:对周小平奇文的反击
·木然:宪政民主治通奸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