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东步亮:「中国最大的失误」仍是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4日 转载)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东步亮:「中国最大的失误」仍是教育
    中国三十多年最大的失误,仍然是教育。
    
    1989年六四风波前后,邓小平两次反思和总结改革开放的教训,曾有一个著名论断:「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个「教育」,当然主要是指「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包括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不够,造成「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导致学潮的发生。
    
    邓小平如果活到今天,当他看到今天社会几近崩溃,官员失去信任,中共失去民心,再来反思和总结教训何在,他会得出什么结论呢?站在邓的立场上,如果让我来帮他总结,我想会是:「中国三十多年最大的失误,仍然是教育」。只是,这一次的「教育」,不仅仅是思想政治教育抓得不够,还包括对民众的人文和道德伦理教育不够,特别是对官员的道德伦理教育不够,以及对教育者的教育不够。
    
    此话何解?当下中国,官场腐败横行,社会戾气冲天,人人道德沦丧,如果撇去体制的因素,教育确实是最大的根源所在。包括对教育者的教育——教育行政部门的主管、大中小学校的校长、管理人员和教师,都缺乏最基本的伦理教育与道德教育。
    
    最近发生在湖北十堰的学生家长持刀砍死4名师生、砍伤数名学生案,就是一个例子。警方初步调查起因为凶手的女儿暑期作业没完成,学校不让其报名而怀恨在心,报复作案。尽管学校方面已否认学校不让其女儿报名,但无风不起浪,如果没有学校方面的粗鲁和无理,相信凶手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干出如此凶悍之事。近些年来,学校这样一个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示范者,却往往是这一基本伦常的破坏者。学校对待学生、对待家长的态度恶劣甚至缺德、凶残,早已司空见惯。虽然这并不是学生家长即可以去杀害学生和老师的理由,但教育机构、教育主管部门及社会,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我们很多教育者所受的伦理道德教育是不够的吗?
    
    至于社会的戾气,官场的腐败,自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的多次讲话,所采取的诸多教化措施,似已表明,中共几乎已达成共识,认定「理想信念教育」的缺失,是重要原因。特别是党员干部前腐后继,中共并不认为自身体制有任何问题,而是这些贪腐官员「修为」不够,在「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的思想观念」侵蚀下,变成了「西方道德价值观」的「应声虫」,道德品行严重滑坡。因此,加强党员和领导干部的道德教育,就成为中共反腐的重要内容。
    
    习近平就任中共党首以来,已在各种场合,就党员干部的道德建设问题发表了近十次讲话。今年7月,中组部更是给全党发出一份专门文件《关于在干部教育培训中加强理想信念和道德品德教育的通知》,要求重建政治信仰,加强道德品行教育,「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似乎以此措施,便能使得中共官场贪腐豪奢成风、裙带关系盛行、包养二奶、嫖娼、「通奸」、「强奸幼女」的种种乱象得以清除。当然这只是中共的一种美好想像。如果一份文件就能清除腐败,全世界的政党文件大概早已满天飞,所有造纸厂的产品恐怕都要脱销。
    
    尽管如此,中共仍需要继续搞好党员的「反腐教育」,这大概是延缓其倒台的唯一权宜之计。
    
    来源:东网

(Modified on 2014/9/0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010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步亮:「英雄」难救腐败窝 (图)
·东步亮:中国需要死磕派律师 (图)
·东步亮:军训「繁荣」缘于背后有腐败产业链 (图)
·东步亮:意识形态重新统领一切 (图)
·东步亮:没人性政权不消灭 念斌案还会一再发生 (图)
·东步亮:肉麻地吹捧习 中共透过「外媒」想吹什么风 (图)
·东步亮:中国作家沦落到只为名利喊冤叫屈 (图)
·东步亮:「专业机构」的良知 (图)
·东步亮:不干事的书记是史上最好书记
·东步亮:向大陆输出民主 台湾不应太吝啬
·东步亮:新疆「各民族平等」政策迈出第一步 (图)
·东步亮:习近平反腐讲话为什么不能公开 (图)
·东步亮:比维稳机制更可怕的警宣联动机制
·东步亮:表态支持处理周永康 邪教再次显灵 (图)
·东步亮:「死老虎」进笼 无需狂欢 (图)
·东步亮:轻处官员 重惩刁民
·东步亮:不要脸的「大V」
·东步亮: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图)
·东步亮:公车改革终将陷入死循环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