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读史笔记:埃托利亚人的政治胸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年〕在其晚年著作《人类与大地母亲》〔Mankind and Mother Earth: A Narrative History of the World〕之第二十九章《亚历山大征服第一波斯帝国的政治后果》里写道:
    

    亚历山大的死,成为为瓜分他开创的短命帝国而引起的斗争的信号。包括斯巴达在内的希腊南部城邦,立即起兵反抗马其顿。公元前322年,除埃托利亚之外的所有南方城邦,都被迫投降,但到公元前321年,马其顿军队的高级将领们,彼此之间开始进行战争。亚历山大继承人之间的战争,持续了40年(公元前321-前281年),腓力二世和亚历山大联合开创的事业毁于一旦。交战的各方互相争夺原波斯帝国政府200年间从它的属邦掠夺积聚的金银,以筹措资金。他们争相滥用这些金银于装备马其顿的军队,各方还招募非马其顿人的希腊雇佣军,以补充兵员之不足。用金钱雇用士兵的方式,很快就在整个大希腊世界流行开来,其结果造成了通货膨胀,致使希腊工商业中心地区靠工资为生的公民的实际收入下降。
    
    在亚历山大继承人之间的这些战争,与公元前338年腓力二世以强力实现和平之前的希腊城邦战争相比,其激烈残忍程度要小得多。崇奉城邦制的公民们,怀着刻骨的仇恨彼此争战。亚历山大的继承者们也受到他们的部属或是他们自我的崇奉,但他们的这种崇奉并不是十分虔诚的,因为他们首要的目标毕竟还在于掠夺。希腊城邦制如今已不再是至高无上的了,它们已成为继承人战争游戏的赌注,战争的主力是职业军人,而不是支付给士兵的金钱。因此,屠杀被打败对方的军队所取代,得胜者吸收败军加入自己一方,同时,对城镇的劫掠,也被他们对城镇的“解放”取而代之,那只是对从某些敌对的军阀手中攫取对这些城镇的政治控制权的一种婉词而已。在公元前335年亚历山大劫掠底比斯并把它的居民出卖为奴隶,和公元前223年马其顿的统治者安提柯三世及其盟友以同样的暴行对待曼提尼亚之间的这些年里,没有任何希腊城市经希腊人之手遭到毁灭。(在相同的时期内,阿克腊加斯和奥特朗托海峡以西的其他希腊城邦都遭到了劫掠,他们的居民都沦为奴隶,这些都是非希腊人所为。)
    
    即使如此,继承人之间的战争,此后继承人后裔们之间的经常爆发的战争,仍使奥特朗托海峡以东的大希腊世界处于混乱之中。对绝大多数前波斯帝国版图之内的居民来说,希腊人取代波斯人的统治,只是一种更糟的变化。波斯的统治给予它的臣民以休养生息的机会,以使他们从亚述军队蹂躏的影响中恢复元气。与亚述帝国相比,波斯帝国统治松散,在其统治晚期,帝国已摇摇欲坠,混乱不堪。埃及退出了帝国;地方督抚们反叛了;高原的部族也摆脱了帝国政府的控制。波斯的控制与如今取而代之的希腊的统治相比是较轻的。在后亚历山大时代就像前亚历山大时代一样,希腊世界由于缺乏最终结局而始终战乱频繁。
    在大规模的马其顿征服中,最终遭受最严重灾难的国家,正是马其顿自己。腓力二世征服希腊和尔后亚历山大征服波斯帝国的意义,就在于从马其顿农民中征召了步兵,以弥补由贵族组成的马其顿骑兵的不足。(骑兵始终是马其顿军队的主力部队,但假如没有农民步兵方阵的配合,它便缺乏足够的力量赢得并维持其征服。)当亚历山大侵入波斯帝国之际,他不得不把一半军队留在欧洲殿后,以镇压南方的希腊人并阻挡北方的蛮族。马其顿为了满足亚历山大不断提出的新的征兵需求,而耗尽了它所有的人力储备。此后,每一位继承人都至少要保持一支由马其顿人组成的禁卫军团部队,以作为其嫡系军队的中坚力量,而正是借助这支嫡系军队,他才得以征服并维系他从腓力和亚历山大留下的帝国版图上瓜分到的那部分领土。公元、前280-前279年,亚历山大的继承战争刚刚结束,马其顿就受到来自多瑙河地区的凯尔特游牧民的侵扰,在她摆脱这些蛮族入侵者之后,她发现自己已面临人力不足境地,并仍然不得不在两条战线上同时作战,一方面要与北方蛮族作战,另一方面要与摆脱了马其顿控制,而如今不断向她发起进攻的南方希腊人作战。
    
    对马其顿威胁最大的南方的希腊敌人是埃托利亚同盟。这是公元前322年唯一一个未向马其顿投降的、反叛的希腊城邦同盟。大约公元前300年,埃托利亚人在政治上确立了他们对德尔斐的控制,那是一个保持了前亚历山大时代重要性的泛希腊圣地。此后,埃托利亚又逐渐吞并了她的北部和东部地区。到公元前235年,她的势力范围从希腊半岛的东岸扩展到西岸;公元前226年,在她对外扩张的短暂的高潮时期,埃托利亚顺利地推进到了马其顿的南部边界。埃托利亚具有罗马人那样开阔的政治胸襟,给予所有被并入其国家中的人民以完全的埃托利亚的公民权。
    
    、、、、、、
    
    汤因比为何说“埃托利亚具有罗马人那样开阔的政治胸襟,给予所有被并入其国家中的人民以完全的埃托利亚的公民权”?
    
    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一眼埃托利亚的结局就能了然于心了:
    
    埃托利亚同盟(Aetolian League)是古代希腊的一个联邦国家。最初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以希腊中部的埃托利亚城邦为中心。同盟创立于前370年以反对马其顿和亚该亚同盟。前290年,它占领了德尔斐,版图持续扩张。前三世纪末,它控制了阿提卡外的整个中希腊。公元前189年,同盟被打败,被迫与罗马签订了和约。这时埃托利亚同盟已名存实亡了。公元前167年罗马解散了埃托利亚同盟,最终迫使它丧失了领土、权力和独立。
    
    事实证明,战胜了希腊的马其顿,却战胜不了埃托利亚,而能够战胜埃托利亚的,唯有罗马。这不是偶然的,显然,只有那具有同等政治胸襟的罗马人,才能胜任征服埃托利亚的使命。
    
    埃托利亚的政治胸襟体现在:
    
    参加埃托利亚同盟的各邦地位平等,内政自主,但要求在军事和外交上一致行动。同盟的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同盟的公民大会,决定宣战媾和等重大事项,选举同盟的高级官员。同盟设有议事会,由各邦按人口比例派代表参加;给予所有被并入其国家中的人民以完全的埃托利亚的公民权。在公民大会闭会期间监督行政管理工作。同盟的最高官员是将军,一年一选。
    
    为什么战无不胜的埃托利亚败于罗马?因为棋逢对手了。如此看来,在“统一世界”的努力上,比得不仅是军事力量,而且还要竞争政治胸襟、竞争“天下一家、有容乃大”的王者命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705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谢选骏:穆罕默德与《撒旦诗篇》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日本姓名来自中国禅师
·谢选骏:哈里发国与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
·谢选骏:“伊斯兰国”(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