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的反腐政治信誉岂止是破产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4年8月25日上午10点多,北京去往伦敦的旅客通过安检进站之后,没等航班起飞,我便径转去最高人民法院。我依据《人民法院监察部门查处违纪案件的暂行办法(法[纪]发[1990]5号)》,起草了《控告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窝案和纪检监察不作为》。根据《暂行办法》,人民法院监察部门查处违纪案件的流程包括受理、审查、立案/不予立案、调查、处理等。审查有级别管辖,但受理没有限制,就是说,我可以到任何一个人民法院去控告、举报。虽然不予立案会告诉举报人、诬告会受到惩治,除此外举报人没有任何权益,但《暂行办法》洋洋洒洒还是订了一套程序。
    
    一审二审严重枉法裁判绝非偶然。虽然法律的王国林林总总,但到具体个案,还不是那么复杂。法律尊重程序公平正义,然后才有实体公正。法律的事实以证据证明的事实为准,一件没有证据支持的事实认定、一个明显违背法律的法律适用、庭外搜集一方当事人意见剥夺另一方辩论权,这样的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对于我来讲还完全可以明辨。一审二审显然涉及徇私枉法。对于我来讲,虽然也爱钱,但是正义决不能放弃,这是一种道德。我也认为非法的操作没有边际,不是一种好的生活秩序。可是,面对一审二审,我彻底破灭了能够正当保卫自己权益的梦想。也就是在一审结束之后,我还豪情万丈地高唱着打老虎、拍苍蝇,向纪检监察部门举报,想办法去遏制腐败,没想到二审的腐败更为恶劣。一审只是编造一个事实(该编造还符合常理)、借用类似的法律。二审则完全否认开庭调查,直接杜撰开庭调查。所以说,也许没有接触法制的老百姓,会浸淫在打老虎、拍苍蝇的美好期待之中,也许习近平王岐山自己还在为自己的工作自鸣得意,可是现实的事实,他们队伍中的基层的党员法官,看来也都没有把他们当回事。那么中高层怎么样呢?
    
    乘地铁5号线在宋家庄站,转524路公交车,走三站,双庙东站下车,我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40号,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来访接待室暨申诉立案大厅。我不是来信访的,不能越级信访。我是来投诉举报的。到了大厅门口,看表已经中午1点钟。牌子上写着下午1:30上班,中午饭就省了吧。大厅门前的街道并不宽敞。看得到大厅厚实的墙壁,座落在破落的围墙之内,凌乱中有着威严。太阳照在大门前的不锈钢栏杆和紧锁的小铁门及水泥地面上。门对面是个公共厕所,厕所门口有些凉荫。厕所门口站了比较多的人。从着装看分三类,一类是法警,浅羽白短袖上衣;一类是保安,黑色上衣、腰带,法警和保安衣服上有标志。第三类就是人民,有一个60岁左右的老汉,嘴里含着一个烟嘴在抽烟,坐在自己带的马扎上。初看,警察人数最多,都站着。
    
    快到1:30分时,人民跑过去对面太阳底下排队,警察也过去了。我也过去了,其实不到1:30分,那个铁门就打开了,时间一到,警察开始逐个检查材料放行。轮到我时,让我拿出判决书,幸好材料中有,他叫了一声河南,叫我往前走,看手势叫我进门。这时栏杆外面一个警察看我的判决书,然后拽着我的材料,请我出列,告诉我他是河南省高院的,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便衣,说是郑州中院的厅长。要跟我谈谈。然后就往一边移动,一直移动到马路对面厕所旁边。我跟他说,我的目的是解决问题,无意破坏我省的形象。这时来了两个人,他让他们引我走。我说,厅长,我相信你,可我凭什么相信他们?要谈就这里,我不会跟他们走。没办法那两个人走了。我说,我既然来了,不是越级信访,是依法控告。你不让我进去我可以不进去。但是,你看看我的案件、、、可能说服了他。最后他说,我不干涉你的权利,你要进去就进去吧。他伴我重新走到铁门。警察看了还叫,河南。那位厅长不吭气,于是我得以进入。
    
    窗口一个老太太在跟窗口内的工作人员争辩,因为不给她发表。等她离开,我出示了身份证,说我是控告的。还好他给了我一张红色的表。可是我发现,我没法填写我的控告诉求。最后明白,这里要么是申请立案,要么是信访。根本就没有安排受理控告。在人的指引下,我上了二楼。迎面做了很多法官,左转,看到一张大桌子对着楼梯口方向,后面有两个穿深色制服的女法官。我过去后她们对我说,先去一楼登记。
    
    登记人员登记了二审判决书,我说还有一审判决书,也登记了。最后我看他在表上用笔划了两下,将表递给我。我说,我是控告。说你上二楼,会见到最高院的法官。我看到表上划了一个大对号,此外圈住了“持中级人民法院以下判决书”。二楼,还是刚才那位女法官,很亲切地对我说,把身份证收好。然后把表收了。拿着我的控告材料,对着前边坐着的那群法官喊道,河南!一位年纪稍长的法官起立过来,把我引到一边,称是河南高院的,姓李。说我们旁边谈,这时过来一个年轻法官。材料稀里糊涂又到了我的手里,年轻法官领我走,那个老法官又坐了回去。年轻法官说他是新乡中院的。攀谈中,把我带出了院落,最后把我带到厕所向东约200米处路北的一个大院,进了一个屋子,说是郑州的,“郑州在二楼”。到了二楼,年轻法官就离开了,接待我的说是代表郑州中院,但他是郑州一个基层法院的。最后也就是在电脑中又登记了一下。我说,我这材料呢,他说,材料你先保存着,可以走了。我说回去怎么办?等通知?他说是的,你也可以去法院。我说这不是跟信访差不多吗,他说,你到这里来,就是被看作信访的。
    
    这才花了多少时间?于是,带着被人看了几眼判决书的材料,回去吧。回去将控告信寄过去,我还有办法。
    
    第二天,上午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我的上级单位。我要控告我的单位弄虚作假。去上级单位投诉找纪检。纪检说你找信访,我说我不是信访,是举报。最后总算来了两个人,来到传达室。由于还有2桩控告的,其中一桩有5~6人。传达室太小。于是我们到外边草地旁的水泥墩上坐下。我说控告提供伪证、弄虚作假、妨害诉讼,侵犯我的合法权益。他说,这涉法涉诉的事情他们不管。我说我以前举报的呢,一年多了,查得怎样了。你举报什么?我说、、、这个我们管不了。我说,还有呢,养小三。他说,这我们管,小三叫啥。我无语但还是把名字告诉了他们。
    
    他说的对,虽然你证明提供的是假证据,可是法院采信了。我们怎么能说法院不对呢?中共当然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就出现了一个铁律,腐败者,一旦可以启动司法腐败,那么中共就管不了了。你要让我们处理他,你就得想办法叫法院认定他弄虚作假。可是我要让司法腐败这样做,无疑我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是,我个人的财力,怎么能敌得过公共财力呢?事实上,那些人也是害怕纪律的,否则就不会下本钱继续犯错。这恐怕就是当今中国的怪圈。在人人都考虑自己的利益时,法院其实成了最大的寻租者。当法院自设的自律成了摆设后,这个社会其实已经乱套了。中纪委的反贪风暴怎么样呢?媒体上有很多宣传,振奋人心!
    
    于是我带着迷茫的心情,按原计划,换乘地铁5号线,在蒲黄榆换乘53路公交,本来查明是走三站永定门西下。由于记错站数,2站下了于是走近目的地时,又是中午。远远望去,路边坐了几群人,像是信访的。我问其中一位,中纪委怎么走?向前路北进去,不过下午信访不上班,不知中纪委上班不。东北口音。向北我进去后,发现全国人大信访接待也设在这里。新修的永定门刚才我已经路过,这里进去也有一座看来是古代的门,土墙很厚,门很高大,但是很破,两侧还有文革时刻在墙上的标语对联。不知为何,中共何以总是不很注意修缮呢?大概和前些年到处脏乱差的原因一样吧,公共场所,没人关心,每个人都是只考虑自己和自己的家。或者这里不算门面。进去一路也有零星的信访的人,但很少,只有长长的排队的不锈钢栏杆,使我想到上班时人一定很多。中纪委其实在路东,但是没有牌子,只有一个很大的公告墙,落款是中纪委。我向北走到头,路西大概是国家信访局。门都关着。我看到有两个女士,地上放着包,在国家信访局栏杆内,其中一个通过铁门的小窗口跟里面说话。我过去问了一下,得知中纪委也是每周二、四下午不上班。说话那位女士,听口音是山东人。她跟里面说话时表现出来的神态和语气,我感到心酸极了!当我转身离去时,听到那女士又敲小窗口,叫道,师傅,给我点水好吗?求求您了。我回头看了一下,窗口又打开,她把手里的白色透明的矿泉水塑料瓶递了进去,里面其实是一位保安。
    
    第二天上午,我还是决定再去。10时左右赶到,排队比较长,但是只有靠墙的栏杆里站着人,外边的一层通道没人。我沿着空空的第一层进去,走了约10米,折回约3米,到了队尾,刚好一个人从栏杆下面钻进来,我就让他在前。很快就到了安检,我把材料拿出来,把包存了。被命令,站好。一位戴着口罩只露出眼睛的、身材很灵敏的女工作人员,手持检测棒对我身体检查,然后问我,有火机吗!我摸了一下口袋,糟糕,又忘记了。我赶忙说,我去放到包里。她厉声道:拿过来!我说我放包里不行吗?拿过来!我说不是、、、拿过来!我转身对视她,她也对视我。我发现一双很美丽的眼睛,眼睛里倒看不到怒气。我递给了她。前天在最高法院就损失了一个火机。
    
    当我坐下排队不久,过来一个女士,看身份证,我说我不是反映河南的问题的,我是央企。她反正是一次叫了七、八个人,跟她走,走进大厅,让我们4号窗口排队,我在排号机上抹了一个号。看着还有些时间,我就用白纸简要写一下我的问题,前边的人去后,我看号码还不到我,就让后边的人先去,他们说,不按号。我是这批最后一位。
    
    窗口里面坐在电脑前接待的是位男士,他里面靠墙坐着一位女士。我把身份证、刚写好的内容递过去。他扫描了身份证,看了我材料的前面部分。头转向我,我说,我们上级单位纪检什么都不管,只管养小三,说涉法涉诉不管。涉法涉诉怎么管啊?我说,可我这里证据清楚啊。他说这里也不管。我说我还有举报了一年多的东西,至今无任何消息。他说,要是还没有结论,怎么给你答复啊。我说,那这里受理什么?贪污受贿的证据。我说这贪污受贿我们又不可能参与,怎么能拿到证据呢?我又问他,网上举报能否查询?不能,网络举报跟这里是两套班子。最后我跟他确认,您说这里只受理贪污受贿?他说是的。我心想难怪人那么少呢。
    
    我什么也没做到,身份证和材料都回到了我手里。我想起了我的火机。出来的路上,我问警卫我的火机,他掀开墙上一个门,我看到我的火机了。
    
    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中纪委也是唯物主义啊!只受理贪污受贿。道德的范畴,虽然也明文规定,但是,可能难受理吧。大概我的证据确凿只是个案,大部分人不考虑这方面的事。联想到最高法院对违纪违法的受理,看来真是,书本上一套,实践中又是一套啊。可这是法律、纪律程序啊!不干,就别写,这不是明摆着让人空跑圈吗。莫非,这也是为了GDP?!
    
    有人说,习近平的反腐政治信誉已经破产。岂止是破产啊?原本可能就没有承诺。或者说承诺的是保卫专政,而根本忘却了,政治的目的若不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那就是卑鄙。有人说,习近平反腐是坐在茅坑边上打苍蝇,可到现在,我亲身感受的是,根本就没打苍蝇!打老虎对苍蝇毫无任何威慑。怎么可能有呢,本来就是两回事。当然,我还会把所有的承诺走遍,去看看习近平也是中共(包括反腐)的一切政治信誉。我曾希望,我的孩子从欧洲学到,世界顶尖的技术,振兴中华。可是我自己,现在一身技术,却游历在新修的永定门和破败的城墙门旁边。1949年砸碎了万恶的旧世界,难道就是建立这样的新世界?
    
    此刻,打开的网页youtube视频中想起鼓声,刚才我看了一下,音乐是“《花木蘭》 胡炳旭與新竹青年國樂團 琵琶/余檣”1。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辩我是雌雄?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dpGA7dTy28&list=PL43Z4tMbhtGIv_-h9v3qFyojUjoucfm_o&index=13
    
    (本质yu良心,2014年9月2日 于河南郑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308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曹长青:习近平的“反腐”错了吗?
·紫荆来鸿:习近平对“八大家族”是要软收权
·紫荆来鸿:习近平对“八大家族”是要软收权
·解龙将军:习近平使其前任变成了“衰人”
·习近平拟人化远不及六四后江核心 卟新权威主义滑稽
·吴英案习近平不能允许东阳地方官员为所欲为/汉评
·江泽民悬了 习近平政权被军队劫持?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牛泪:四中全会腐烂书记们撤了王岐山习近平也可能 刘源还高升
·习总日记:王沪宁有位同学叫冯胜平 又给我习近平唾沫
·解龙将军:奥巴马习近平互相发出军事威胁
·冯胜平:党主立宪:政治走出丛林,军队退出政治——致习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白建平:习近平没反腐败真正诚意
·白建平:习近平是在“换官”,不是在反腐!
·蒋经国和习近平的“打虎”运动/杨光
·东方一三:习近平用新威权主义破改革僵局 (图)
·现在中国无人有胆谋杀习近平王岐山
·习近平军事变革 四个转变对应四大方向 (图)
·习近平反腐六亲不认 拘涉贪表弟齐明 (图)
·反腐现胶着状态 习近平让江泽民颐养天年?
·习近平混不吝李克强靠边 两大机构没进核心圈 (图)
·18大首次 习近平政治局会议罕见学军事 (图)
·习近平与退休元老达成协议 暂停调查
·习近平冷对越共总书记求和
·日本前首相密会习近平 转达安倍心愿
·奥巴马习近平11月在中国会谈 (图)
·习近平遭遇6次暗杀 全是内部人雇凶作案 (图)
·习近平“猎狐行动”的绊脚石 (图)
·习近平会见上合组织成员国军队总参谋长
·”温家宝化妆师“鲁炜 变身习近平的执法者 (图)
·习近平的私家书单
·习近平也烫发 罕见摩登卷发照曝光 (图)
·习近平会见越共特使:邻居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美智库高级研究员:习近平改革从基础入手
·习近平青睐哪些年轻干部:懂国情的实干派
·商丘京九别墅股东韩道成以习近平夫人彭丽媛的名义诈骗 (图)
·习近平反腐政治信誉已彻底破产/刘红霞 (图)
·习近平真正的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中国控诉”(406) (图)
·郑州李金龙向习近平提出的疑问
·习近平、陈荣高大小两书记处置访民一个样:统统的抓起来 (图)
·郑州李金龙每日向习近平主席一报
·上海维权人士郑培培等人因要求习近平关注人权被逮捕 (图)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图)
·上海当局专门迫害举习近平的访民 (图)
·习近平和毛泽东都信谣言?全世界关注 (图)
·请习近平总书记尽快彻查陕西红色渣滓洞
·为习近平夫人到来,上海豫园欺骗游客 (图)
·习近平夫人到上海老城厢,在逃访民认不准其车队 (图)
·上海被强拆户请求习近平主席弱势家庭/朱金娣
·向习近平告御状的12访民被非法刑拘,一人在逃(图) (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这里肯定能砸中习近平的座驾 (图)
·习近平可能路过上海工人三次武装武装起义发布命令地点 (图)
·习近平可能来一大会址,上海访民也不漏打横幅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