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的基因,已是昭然若揭的事实。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刚刚过去的前些年,在重庆,薄熙来祭出了「唱红打黑」的动人旗帜,口号一出,一切为之让路。于是,他和他的刽子手王立军在黑打道路上一路高歌猛进畅通无阻。直到多年以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才在离任记者招待会上对中国乃至世界两次强调:警惕文革!
    
    政经领域的文革暂且潜伏,文化领域的文革正如火如荼。没错,方韩两派阵营的大战经年不息。只要扛着打假的旗号,一切同样可以畅通无阻。没错,谁都可以质疑韩寒,但令人齿冷的是包括一些所谓的大教授如芝加哥社会学教授赵鼎新、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内,都义正严辞地先给人定罪再上纲上线,至于定罪的证据,却始终存疑!每个质疑者都敢于宣称自己认定的证据就是「铁证」,这还是一个追求法治的当代中国吗?这些教授的真知和远见被什么蒙蔽了呢?
    
    我说:「我为什么要站出来质疑倒寒?并非他是我的信仰我是他利益集团的一员,而是在一个人人可以口含天宪以自认证据认定他人有罪的无法无天的时代和社会里,每个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牺牲品!今天是他,明天是我,后天就是你。就像文革,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每个人都是迫害狂。」薛涌批评我说:「过了。『今天是他,明天是我,后天就是你。就像文革』。这种动不动拿文革说事,其实等于掩盖文革的残酷。倒韩咋了?不就是说他假吗?没有批斗,没有牛棚,没有枪毙割喉然后向家属要子弹费,甚至没有人能挡住他发言。他仍然是话语权最大的一族。不停写出东西就行。文革这么好吗?」当然,我已经说过,在这件事情上,今天惟一的幸运就是公权力没有疯掉,还在那儿「袖手旁观」,否则它一定会演变成两派的街头恶斗和撕杀。就像人类社会离法西斯只有短短五天的距离一样,每个人心中的文革和现实中的文革,并没有截然不可逾越的界限。因此我们仍然要警惕,要努力筑起心中防范文革的堤坝。
    
    没有共同认可的底线,没有共同认可的规则和逻辑,每个人都可以代替法律发言,这就是无法无天的文革吗?虽然今天它还没有真正逾越法律的底线,泛滥成当年自相残杀的红卫兵,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的基因,已是一个昭然若揭的事实。
    
    就事实而非价值层面而言,正确的辩论规则和底线是:就事论事,就证据说证据。如果证据存疑,就只能让这种存疑烂在心中,烂在私密空间里,而不是拿到公共舆论空间大声嚷嚷,更不是举着道德至高的旗帜——比如「打假」、比如「反反智」,然后把自己当成终审官。有网友说得好:「只要占据制高点,人人都是审判官,而且是终审。——这便是道德法庭的荒谬之处。」
    
    可是,正因为一切不合理甚至卑鄙的行为往往都披着高尚的外衣,所以我们每每被迫放弃对证据本身的求索论证,停下一切手中的工作来剥下「高尚」的画皮,来要求建立基本的论辩和质疑规则。然后,你建立规则的努力又每每受到更多的质疑,这个质疑孤立地看当然是有道理的,比如他们问:「倒韩者捏造证据了吗?逻辑推理谬误了吗?方舟子几十篇文章堂堂正正挂着,为什么不去质辩?而笼统的说人家口含天宪、自认证据?」你同样可以质问对方:「反驳的文章你看了吗?李剑芒的也几十篇在那儿堂堂正正地挂着;『破破的桥』的也在那儿堂堂正正地挂着,马伯庸的也在那儿堂堂正正地挂着。」其实这些论证工作你早已经做过,但是人们看不到。海量的信息,不断地后浪推前浪,大部分人没有时间、没有耐心、也找不到并且甚至可能没有能力去分辩。况且,社会心理学告诉我们,人们都只愿意接受自己愿意接受的那部分信息。
    
    于是,在一个正常的辩论规则没有建立、正常的质疑底线没有共识的背景下,所有的论辩都变成了不是追求真理和真相的努力,而只是争夺话语权和传播覆盖力的信息战! (此处要特别推荐「破破的桥」跑了四家出版社都因为「怕舟子」难缠而尚未出版的《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最后的结果是:当薄熙来们掌握信息主动权的时候,他推行的文革可以无比高尚地如夺人钱财取人性命如入无人之境;当薄熙来们不再掌握权力和信息主动权的时候,他自己就成为历史的笑柄笼中的困兽。而曾经被破坏被践踏被消灭的,则永远不能死而复生!
    
    在玉石俱焚的道路上,任何人都不要兴灾乐祸,任何人都不要张牙舞爪。怀一丝敬畏与恐惧,待人以宽,待己以严;宽以私域,苛以公权。退一万步说,假使韩寒新概念作文一等奖真有猫腻(况且现在还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有猫腻),他也没有因此获得什么名利——比如免试上大学(因为他是复读生,因此失去免试上大学的机会);而日后能否成名成功,当时谁也无法预料——第一至第七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一共303名一等奖得主,如今在文坛成名成功的也就两个人:韩寒和郭敬明。成功的概率,比高考上线率、企业家成功率还低得多。而且,他们俩人的成功,恰恰是市场成功的最佳体现。非凡的努力,你造吗?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06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从念斌案回头看方韩大战 (图)
·童大焕:韩寒事件的最大真相是什么 (图)
·童大焕:财产权匮乏是中国农民贫困之根源 (图)
·童大焕:林毅夫到底错在何处? (图)
·童大焕:楼市大跌的三个因素都不存在 (图)
·童大焕:北京是否也应该考虑拆坝? (图)
·童大焕:京津冀一体化将加速集中式大城市化 (图)
·童大焕:我们像盲人一样在混沌食品世界中穿行 (图)
·我们像盲人一样在混沌食品世界中穿行/童大焕 (图)
·童大焕:强势反腐能否成为中国转型契机? (图)
·童大焕:户籍挡不住自由迁徙路 (图)
·童大焕:习近平能否开启中国法治时代?
·童大焕: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是什么
·童大焕:中国式住房消费结构长期支撑中国经济 (图)
·童大焕:芮成钢折射一个时代的浅薄与自卑 (图)
·童大焕:学会复杂思考的能力 (图)
·童大焕:失败者心态造成知识信息逆选择 (图)
·童大焕:解散全国哲学社科规划办 (图)
·童大焕:穷官更贪与政治法则 (图)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