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香港占中有感:回归于民国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如果不归结到资源分配上,是没法描述改革开放给中国人带来的困境。与德国人现代化的困境一样,都涉及到生存空间。占房,占中等等占领运动,是一种守卫生存空间的行动。与德国不同的是,德国的生存空间是外人外民族剥夺的,而我们的是本民族的肿瘤癌症剥夺的,49后的国内殖民,以及为了净化修复其后果,我们的生存空间就像被污染被倾倒污水的湖泊,得代价惨重。城市内的男女内战与占房一样,涉及到生存空间种族延续问题,都可以说成是生存空间保卫战。
    
     本民族内有三个阶层,一个是肿瘤癌症的权贵,第二是附属于的小市民,知识分子,二奶算其形象代言人,第三是贱民和即将沦落为贱民的小市民,其形象代言人为妓女。我们谴责党妈法西斯化,并不是为了骂它,而是为了指出,法西斯化是第三阶层把自己成为小市民的渴望投射于体制,在体制之外体制化的幻影,在希望中看不见自己生存空间的消失,党妈的国内殖民以虚幻的未来许诺来做一个史无前例的实验,那就是以无穷无尽下毒自残看本民族的承受能力是不是无穷的,竭尽本民族的生存空间,直到奄奄一息,然后泼一盆水醒过来,休息一阵子再来。妓女想发财成为人上人,就努力挤入二奶阵营,二奶走自己的路尽可能攫取压榨全部,让人下人无路可走。

    
    占领运动等等的提出,从太阳花学运,香港占中的背后问题来看,是对应党妈的法西斯化,国内殖民延伸到港台的”挑战-回应”。是新阶段法西斯化阶段的新回应。正如德国意大利法西斯事关本民族的生存空间,维权运动我说过就是针对法西斯化的,占房等占领运动一样如此,这种抗争路径拒绝小市民和贱民朝向体制的法西斯化诱惑。
    
    外于共党的人,其实是有统一的身份属性的:流亡者,你在香港台湾还是在海外,你都在流亡。就像欧洲反犹的是市民,流亡者与市民之间的道德性怨恨极大,构建塑造未来。这二者与专制之间矛盾是敌我,没有未来性,不用在秩序立法层面忧心,虽然市民否认敌对性。共党内的人,同样是流亡者,要么移民海外,要么用欲望消费或者欲望满足成神的魔教度自己,在国人和历史中的原罪和死亡焦虑藏在每一寸肌肤下面。这是一个只能暂住的祖国,有没有暂住证的区别而已,与没有国土的犹太民族是一样的。
    
    占领华尔街之后,发起人到美国25个城市发起占房运动,作为占领华尔街的延伸。有人认为八十年代的荷兰占房与近些年的全球占领运动之间,有着莫大关联,所以我说台湾占领立法会,香港占中,大陆占房都是中国占领运动的组成。网友李配说,台湾太阳花占立法院,香港占中,大陆乌龟弟占房,表明身体在场占领空间等于现代革命。
    
    在这样一个全球经济危机深化地国际大环境下,一切美好的都在贬值,自由世界都在靠拢接轨不自由世界,就像我们的房子,不要期待涨价让你看起来是富人上了台面,不要期待股票上涨发横财,你有房居住能止损就很不错了。所以任香港人如何努力,别想变好,逆水行舟只求不退步就好。想最差的时候作为基础。
    
    你玩你的,港共玩港共的,香港的几十万人上街游行,非暴力抗争,至少守住公民社会,如干掉二十一条,当然没有办法守住其公权体系被污染成社会主义特色的。
    
    坚硬如千锤百炼的钢,我们对他们怎么样他们都无动于衷,关键权力问题一点都不放,不关键的利益问题成了甘蔗渣再开放,这是民独,港独,台独都共同面对的问题。非暴力游行是起不了作用的,只能显示我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但无法让他们让步什么,只能让他们从我们这里抢的少点,不能让他们割肉给我们。
    
    占中与国内抗争一样,并不是胜利进军,而是节节败退中尽可能阻挡延长对方进攻时机的,是保卫战,没抗争没希望,有抗争也是希望渺茫。这就像抗日战争,获取胜利的因素在于以时间换空间,以人民的牺牲来换取喘息机会。如今公开抗争旳人士,差不多就是淞沪会战常德会战以自己的牺牲抵挡专制锋芒的心态,能挡一阵子就一阵子,能拖一时就一时。就像抗战,能获胜的是民众的牺牲,敌人的自己扩张拖垮,还有国际地缘政治。我奉劝国内抗争人士多一些公民社会保卫战的心态。至少在专制垮台之前,我们还是节节败退的。
    
    香港抗争的非暴力事没办法的最不坏办法,是八九后各种办法都尝试过,除了与坦克面对面。在坦克面前,一小撮人激进的革命立场是个屁,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人数越多,打破坦克困境的可能越大,在彻底绝望语境滋生滋生希望概率越大。所以不是以该不该暴力,该不该激进,而是以如何才能吸引最多的人进广场为原则。
    
    占中已经是几十年来香港抗争最好的口号了。但是我觉得取法于上得法于中,只有香港独立成为小市民普遍共识时,北京才会给真普选。就好像马克思说的,当只有革命的民众要打破门户,统治者才会开一些改良的窗户。
    
    、港人争普选历程:2002年,要普选!一滚!2007年:要普选!一呵呵。2012年:要普选!一下回再说。2017年:要普选!一行,候选人由我指定。
    
    占中发起人陈健民说,三十年他前他参加民主运动还是学生。这三十年来在香港民主问题上打转。不仅香港如此,大陆民主人士三十年也是陷在陷进里面津津乐道,自信满满。坐井观天,纯属浪费时间。进了迷魂阵还不自知,期待中共自身的改革,是大骗局。
    
    正如美国革命之前,无边恐惧造成阴谋论和谣言遍布,它们引爆了独立战争。px技术上没事,但与土狗沾边,就有着极高概率毒害。大陆奶粉与土狗沾边,就不敢吃。大规模移民,远离恶魔。一个恶魔阴影在凝聚成型,这是革命爆发前的心理感受。
    
    香港青年学生的政治思考在反国教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与老香港民运的对立与断裂。香港老民运的玩一套,陷在中共话语权里面,在泥潭里面蠕动,促成泥潭更骗人更吃住人,小折腾大帮忙。陈健民讲学生教会他们不行动没希望,先行动才有希望。占中与学民思潮,都想翻过老民运那一套,把自己建立在香港主体性和中共改革已死是骗局这一些预设之上。公民抗命,罢工罢课这会是个新起点,但还是会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我的判断是香港独立几年内会成为共识,我觉得香港回归中华民国是不错的选择,既包含与共党的彻底决裂,融化香港独立意识,又比香港独立让华人好接受。
    
    19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当时的“中华民国外长”章孝严等,召开记者会出示“南京条约”的正本,指“中华民国”才是香港主权的合法拥有者,要求英国把香港还给“中华民国”。
    
    欺软怕硬是赢是中共的原则,你有实力的时候,他就给你讲法治讲谈判讲对等,你没实力的时候,坦克车和推土机碾来。我认为提出要普选是香港民主运动的政治幼稚病,都不如市场卖菜的老太婆,懂得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害怕共党不答应,香港市民降低要求要普选,共党就给你假普选,甚至来个反占中捍卫假普选,假作真时真亦假,这里纠缠不清,等纠缠得清了,黄河都不黄了。提出普选要求,是香港极大动员市民上街但是毫无进展而且不断沦落的原因之一,因为中了圈套。我是一贯鄙视这个香港民主口号的。就像买菜,我觉得得提出香港独立或者回归中华民国,来个狠的,共党才被迫给真普选。
    
    国际社会改革已死的判定,让中共回到改革之前冷战时期的孤立和被封锁。之所以打破封锁,是因为相信接触可以让中共改革转型。所有国际社会,港台与中共的罪恶勾兑,都是在这个理由下做出的。可是一旦判定改革已死就是骗局,勾兑的罪恶就毫无遮盖,赤裸裸得散发恶臭。
    
    港台的拥共者,放到大陆来就是公知,要求慢慢改革求稳定的那一些人。香港要求普选,正好符合基本法框架,是依法维权,类似国内的维权,可是国内维权是没办法的办法,是一种假装有权利而努力争取,是一种”asif”,其实没多少权利。而香港不同,是有很多政治权利的,已经可以打上70分。怎么与大陆一二十分情况相比,可以说香港人提出普选是浪费了70分的自由度,暴殄天物。经过微博微信的传播,我们国内民间舆论主流已经认为公知就是小骂大帮忙,就是软性维稳。要普选的诉求,也应该自我反思一下,是不是迷宫沼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0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占房运动的“四人帮”
·陈永苗:作为抗争的民国立场身份
·陈永苗:维权抗争方式的转轨:自己动手
·穷二代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陈永苗
·陈永苗:维权运动解决专制的内战性
·逼四五一代背水一战/陈永苗
·捍卫中华民国:抛弃马英九,支持民进党/陈永苗
·评黄河清《当代中国史稿》与民国史观/陈永苗
·陈永苗:追究周永康在范木根案中的政治责任
·陈永苗:民进党宪政共识战略上无视了中共
·陈永苗:郭飞熊与中国维权运动
·陈永苗: 国殇日读鲍彤文有感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陈永苗:断改革派后路迫使他们背水一战
·陈永苗:温和派最容易被抓
·陈永苗:从台湾公民运动找到“兼职革命”之路
·陈永苗:民进党必将是横跨台海两岸的反对党
·陈永苗:新社会主义传统是一种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党内立法是僭越
·欧阳劲、陈永苗在烟台开展中国占房运动(视频、组图) (图)
·党内民主派是白色五毛 /陈永苗
·陈永苗:我与太子党们对着干
·陈永苗:上海自贸区是催眠造梦的形象工程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