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哈里发国与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2014年6月29日,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攻城略地的武装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互联网发表声明,宣布在横跨叙伊边境的广大区域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这是一个“哈里发国”,在回教斋月首日发布的这份音频声明中称,新国家的领土从叙利亚北部延伸到伊拉克北部的迪亚拉省,“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首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国家的领导人,即“哈里发”。声明号召全世界的穆斯林支持并效忠巴格达迪哈里发。声明还宣布,该组织从此将改名为“伊斯兰国”,删去“伊拉克和黎凡特”的前缀。
    
    针对这一极端组织的声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已清楚表露出其建立跨地区的伊斯兰教国家的战略,国际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这一挑战。
    
    目前,“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控制着叙利亚北部和东部一些地区。今年6月初以来,这个武装组织相继占领伊拉克北部大片土地,并扬言要攻打首都巴格达。伊拉克政府军最近加强了反攻,双方在多地激烈交战。
    
    (二)
    
    据英国路透社6月30日报道,国际恐怖组织搜索情报集团(SITE)称,伊斯兰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北部拉卡省举行游行,庆祝伊斯兰政权成立,此前该组织在伊拉克攻城略地。
    
    SITE务称,“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曾是基地组织分支,此前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6月29日其在推特上发布图片,图片显示人们从车里挥舞黑色旗帜,并高举枪支。
    
    “伊斯兰国”称,希望消除从地中海到海湾地区的国家边界,将该地区变成一个中世纪式的“哈里发国”,“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国家的领导人,即“哈里发”。
    
    该组织还呼吁世界各地的分支对其效忠,这对基地组织的地区领导人和中央领导层构成直接威胁。
    
    “这是权力的新展示!”德国《明镜》周刊6月30日以“ISIS(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呼叫‘伊斯兰哈里发’”为题刊文称,ISIS“圣战”者已宣布建立哈里发政权,巴格达迪将成为伊斯兰国家的领袖,这是“哈里发国消失近百年后的重现”。
    
    “中东在线”说,ISIS在网站上宣布建国的消息令人震惊,它的口气大得吓人。“哈里发”在阿拉伯语中意为“合法继承人”,在先知穆罕默德去世后的伊斯兰初期,帝国的皇帝才以这样的名字自称,意思是他们是合法的继承人。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建国公告”复活了伊斯兰哈里发国这个概念,类似政治实体九十前年被土耳其第一任总统凯末尔废除。伊斯兰一千四百年历史中存在各种哈里发国,最后一个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个哈里发国地域广阔,横跨北非、波斯湾、东欧以及现代希腊和伊拉克。“中东在线”称,现在,活跃在伊拉克境内的极端组织标榜自己是“哈里发”,巴格达迪自称是全球穆斯林的领导人,要求穆斯林都向他效忠,实在“不自量力”。
    
    巴林《中间报》6月30日说,伊拉克境内的极端组织ISIS宣布建立哈里发国,标志着伊局势进一步恶化和升级,也是对这两天伊拉克政府出动坦克、战机反攻的回应。
    
    (三)
    
    7月1日,伊拉克政府召开新一届国民议会。有分析认为,ISIS宣布成立哈里发国,是对伊政府和美国的挑衅。在伊拉克官方电视台的报道中,伊政府武装部队指挥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ISIS宣布建立哈里发国,不仅针对伊拉克,也是针对整个地区和世界。伊拉克安全和军事分析专家阿德南说:“ISIS在短期内迅速建立一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国家,这不会长久,他们没有国界,没有定都,没有国际社会支持。伊拉克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团结的政府,齐心协力反击ISIS。”
    
    卡塔尔《旗帜报》撰文称,ISIS的能量被放大了,它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许多人是在叙利亚境内参战后,因吃败仗回流到伊境内的散兵游勇。但该组织现在宣布建国不被及时遏制,伊拉克将陷入“政治真空”。
    
    也门《舆论报》说,库尔德人现在似乎是伊拉克乱局的“维稳因素”,他们与ISIS武装分子战斗,不但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也是在为伊拉克而战。库尔德人已表达建国意愿,ISIS又宣布建立哈里发国,中东简直乱成“一锅粥”。约旦《宪章报》认为,建国事件客观上将加剧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对立,可能加快美国对伊局势的军事干预速度。
    
    (四)
    
    “哈里发,一百年后重新归来。”德国《南德意志报》6月30日表示,ISIS正在显露出一般“圣战”组织少有的危害性,其建国声明显示伊斯兰教政府的回归。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多哈分会研究员查尔斯·李斯特说:“无论如何判定这个新伊斯兰王国的合法性,仅就他们宣称恢复哈里发王国来说,这是‘9·11’袭击以来国际‘圣战’组织最重要的发展。”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研究伊斯兰运动的专家亚伦·泽林告诉《华尔街日报》,“基地”组织领导人扎瓦赫里不会将“基地”组织和全球“圣战”继承人的位置拱手让人。
    
    中东“观察”新闻网以“ISIS的政治伊斯兰是阿拉伯世界最新悲剧”为题称,现在中东的场景就像时间倒退百年:一些人呼吁阿拉伯世界团结在同一面哈里发旗帜下,一些人急于找英法当靠山。文章说,号召阿拉伯世界团结的民族主义运动势头不如从前,一度转入地下的伊斯兰组织如今重新走到前台,他们形式极端,要求建立哈里发国,其斗争性的口号、行动都令人想起逊尼派和什叶派在历史上最糟糕的分裂。
    
    俄《独立报》6月30日发表题为“俄向巴格达伸出援手”的文章称,俄提供的10架苏-24战机已抵达伊拉克,这表明俄不会对伊紧张局势坐视不理。
    
    (五)
    
    联合国官员称,伊拉克极端组织“哈里发国”(IS)对妇女和儿童实施性暴力,约有一千五百人可能已经沦为性奴隶。有英国媒体报道,被“哈里发国”困在山上的亚兹迪难民境遇悲惨,有儿童被迫喝父母的血维持生存。
    
    当地时间13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两名高级代表在巴格达发表联合声明,用“最强烈言辞”谴责IS。声明说,“大量对亚兹迪人、基督徒、土库曼人以及沙巴克妇女、幼女的绑架和拘押事件不断以紧急的方式传达到我们这里,大约一千五百名亚兹迪人可能已经被强迫充当性奴隶。”
    
    据报道称,IS武装分子最低支付五美元就可以买一名亚兹迪或基督教的女孩做“性奴”,而二十岁以上女子的价钱还要低得多。很多雅兹迪人称,自己给妻子或女儿打电话,接听的人却是男人的声音,而且让他们“滚远点”。一名消息人士说,极端武装分子对十岁岁女童也不放过,以高价“出售”她们。
    
    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报道,被IS困在辛贾尔山(Mount Sinjar)上的雅兹迪难民境遇悲惨:因为极度饥渴,一些孩子竟不得不靠喝父母的血维持生存。
    
    目前约有八千名雅兹迪人从山上逃下来,到达杜胡克省相对安全的难民营。他们透露,被围困在山上的三万难民处境更为艰难。
    
    在该难民营采访的记者塔多罗斯(Sherine Tadros)说:“一名男子刚告诉我们,他看到四个孩子都被渴死了。但山上无处可埋尸体,因此他们只能用岩石将尸体盖起来。另一人也称,孩子们非常饥渴,他们的父母割开自己的手腕,让孩子们喝血维持生存。”
    
    数以百计的家庭不得不在高温条件下,跋涉数百公里穿越边境,寻找更安全的庇护所。到达土耳其和叙利亚庇护所后,他们可以获得食物、水以及药品等。许多难民被迫将毕生积蓄交给走私者,以获得帮助通过土耳其边境的危险旅程,有时候还要经过雷区。大约有两千名亚兹迪难民到达位于伊拉克与土耳其边境附近的Derabon难民营。
    
    (六)
    
    天主教的代表又和伊斯兰教的代表遭遇了,并以如此不对称的方式进行着:
    
    在被问及是否赞同美国对伊拉克发动空袭时,教皇说:“在这些情况下,我只看到了(“伊斯兰国”)不正当的侵犯,阻止不正当的侵犯者是合法的。”他表示,目前形势很严峻,国际社会必须一起做出反应。“我强调的是‘阻止’,我没有说‘轰炸’或‘开战’,而是阻止他(侵犯者)。这意味着必须评估怎么样阻止。”
    
    教皇透露,他曾考虑过访问韩国后访问伊拉克,但决定目前不去。“在这个时候,不去是最好的,但我愿意去。”他说。
    
    在各种宗教所体现的人格典范中,耶稣最能激起人们的悲剧感和生命力,因为他的生活最为贫穷,他的死亡最为惨痛。
    
    耶稣最能激起人们的内疚,从而给文明注入最大的持续力量。
    
    “怎样给耶稣基督报仇?”这是一个经常困扰信徒的思考题。虽然人是无法给神报仇的,虽然耶稣临死的时候赦免了杀他的人,但杀他的人还是有罪的。耶稣的信徒,还是有为他报仇的义务的——这不是主要通过杀人,而是通过克服自己身上的罪。但是,这不等于说基督徒必须放弃自我防卫。例如,在《福音书》,耶稣既劝告门徒放下刀,也劝告门徒带上刀:“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差你们出去的时候,没有钱囊,没有口袋,没有鞋,你们缺少什么没有。他们说,没有。耶稣说,但如今有钱囊的可以带着,有口袋的也可以带着。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我告诉你们,经上写着说,他被列在罪犯之中。这话必应验在我身上,因为那关系我的事,必然成就。他们说,主阿,请看,这里有两把刀。耶稣说,够了。”一把刀不够,还要两把刀。这就是十字军精神的来历。
    
    (七)
    
    1、哈里发国是“阿拉伯世界倒退百年”?但在世界历史的发展中,倒退有时也是一种前进。
    
    2、复古主义,不仅仅是保守倒退,也是一种“复兴”现象;因为人类文明从来都是按照“之”字型路线前进的,并且经常“推陈而出新”。
    
    3、尤其考虑到:从人类历史观察,大一统世界经常体现为一种神权政治的结构。在东亚,这先后体现为秦始皇和汉武帝的自我神化;在地中海区域,这先后体现为罗马元首的自我神化和基督教的国教化;在伊斯兰世界,这体现为哈里发的神话。
    
    4、回教(伊斯兰教),是世界主要宗教中精神要素最少的、政治军事性质最多的,这也可以说明何以回教文明也曾热闹了几个世纪,但不久就归于沉寂,未能像基督教和佛教那样开出持续发展的文明。总的来说,回教文明主要是一种综合性的结果,把阿拉伯沙漠周边的几大文明(例如东欧东正教、西欧天主教、中亚波斯、北非埃及、南亚印度、东亚中国)加以综合,用政治军事的力量予以扩充。在这种意义上,阿拉伯人的扩张类似蒙古人打通欧亚大陆的扩张,所不同的,仅仅是阿拉伯人比蒙古人多了一部《可兰经》。
    
    5、作为神权政治结构的哈里发国虽然是全球文明的发展方向,但是历史已经证明,哈里发国家是各种神权政治中最为缺少后续力量的,甚至比不上西藏的活佛制度,更加比不上天主教的教皇制度。
    
    6、人格典范对于文明的影响具有催眠性质,例如基督教具有殉教传统,因为耶稣基督是被杀殉道的,伊斯兰教具有战争传统因为穆罕默德是杀人传教的。不要期待伊斯兰教会带来和平,因为它片面发展了《马太福音》中耶稣的有关教导:“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为什么说《古兰经》片面发展了《福音书》呢?因为《福音书》紧下来的话是这样的解释上述言论的:“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显然,耶稣所启示的,是属灵的战争,而不是杀人的战争。
    
    7、无论如何,“哈里发国”的出现已经在全球文明中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其影响力远远超出其实力。这是因为,全球文明已经到了形成一个全球政府的前夜。
    
    8、没有一个全球政府,许多“国际问题”将是无解的;就是像飞机失事这样的“小事”,也无法查个水落石出。联合国的仲裁作用,在大国的阻扰和小国的破坏下,形同虚设。
    
    9、1950年,中国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对抗联合国军,背后还有整个共产党阵营的撑腰;现在一个小小的哈里发国,就在对抗整个联合国了。
    
    10、这意味着,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已经陷入了更大的无政府状态;在这一背景下,应该说,全球政府的脚步是更近了,而不是更远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805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伊斯兰国”(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