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上面的事和下面的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新唐人电视台里有位评论员石涛,我和大陆许多朋友一样,也很爱听他的演讲,他讲过中共党员最擅长做下半身的事,没有上半身的思维。虽然说得不完全正确,但根据国内实况来对比,大概还是这么回事。在这里,我也想就上下层面的事谈一些自己的见解,以飨关注我文论的读者。
     每一个人,总想要自己的形式或习性而活动;任何人,不论如何思考问题,总是有一些不好的东西魂绕着他。特别是在私心杂念很重、思想又十分丑陋的大脑里,往往拥有的是如何地把别人踩下,自己能更刺激地享受成果。所有人,不论他有多高雅,都多多少少地做过一些坏事。只有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才会做很多的恶事。
     所谓的坏事,就是为了自己利益损害他人的利益于不顾,这种人,在中国现实官场中,已不缺少。所以,一分为二地讲:凡是做官的都做过坏事,说到这一节,丝毫不过分。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做任何事情时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线或最基本的原则,或者说,多数人不会过分地做那伤天害理的事。但是,在独裁体制的规范下,由于官吏的原则不同,影响面大小有别外,越是高官,越容易导致老百姓受害更深,或坏事做得更多。

     是的,逢事都应该有个度,即使做“坏事”,也不该太过分。哪怕你再有能力左右人,也应该知道,害人多了对自己人生也没有什么好处。不如在做任何事情时,想到别人正常地占据自己的空间和拥有一些必备的钱财,并不影响你的人生时,你就没有必要、更没有权力去骚扰他人的自由工作与生活,就更应该多做些与人方便的事。最好是不让你自己的愚昧能影响到的人受到不必要的损害。
     我们常常不屑谈论下面的事,所谓的下面事,除了不能公开的隐秘外,其中就包括“性交”。提到性交,往往都知道,不说为妙,但都需要。不论男女,只要成年了,离不开有这么档子事。可是,只要性交的性伴多了,就会被人不齿,说是龌龊。原本,做爱是两性最高的情谊境界,应该说是人身最完美的结合,只是被初入文明的人类神秘化了,或被仅有的传宗接代迷惑了,才出现了一些咄咄怪事。甚至还有不少人把它当作一种交易,一种砝码,或者是赤裸裸的要挟与感官刺激。
     我个人认为,选择如何使用它都是个人的人生权利,我们没有必要为此想象得太多。同时,我并不觉得中共体系中的腐败分子多几个性伴就不合理了。原本,独裁体制胎生出的许多制度就有问题,还要责怪制度的执行者走偏吗?
     在我们中国的现实社会里,能进入大雅之堂的事情不是很多,特别是伪装的一些已经进入大雅之堂的事情总是被知悉者不齿。特别是流氓的特质还令一些有点权势的人们往往会做一些冠冕堂皇的、实际是最龌龊、最可耻的事情。这也是现在形势里的一种需要吧,不能全怪选择这样做的人。
     如今的独裁制度祸害了不少人,导使一些拥有权势的人往往走向极端、做着太多的害人不利己的蠢事。在这大世界的冥冥之中,常常出现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现象。使大家都很难弄清楚什么是值得去做,可不可以去做的事情。
     我在《人民网》看“历数习近平点赞过的12个干部”中有中共邯郸市丛台区原组织部长王彦生;重庆市梁平县虎城镇原党委书记邓平寿;四川达州万源市委原常委、组织部长李林森;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原浙江省农办副主任顾益康;浙江永嘉县山坑乡后九降村党支部书记郑九万;原中共正定县委副书记吕玉兰;原河北正定县文化局长贾大山;原山东寿光县委书记王伯祥;原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牛玉儒;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福新街道垆上村大学生村官张广秀;原河南省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
     从文字上看,大多都是死亡了的官员,我们暂且不论真伪,还有活着的人,比如有个叫李非的官员,即年轻又帅气,是一个官吏的好苗子,又受到了习近平的钦点(赞扬),将来肯定是前程无限。不过,就当今中共党员们所做得那些糗事,我们也不敢对李非看好。可以这么说,任何一个官吏都必然有自己的猫腻——拥有着下面的东东,即使今天没有,也保证不了明天会不会有。所以,只要独裁制度不变革,李非这样的正面人物,即使现在刚入官道还算廉洁,一样有可能变成腐败分子,而且产生蜕变是有很大的几率。
     以往,很多腐败分子原来的本质都不是很坏,只因进入了独裁体系内以后,权力大了,为所欲为可以不受约束了,也就少不了做一些感官刺激的恶事,又自己不以为然地给自己加码。例如采用的流氓手段,掠夺民脂民膏的手段,欺骗的手段等等。而他们做感官刺激的事情首先是具有了这种思想,而这种思想大多是外界的客观影响和人的劣根本性构成的,再加上没有被约束的客观现实中,做一些有害国家和群体的坏事恶事,也就不足怪了。
     比如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等等。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习王不停地反腐打“老虎”扫“苍蝇”,就是因为独裁制度能够繁茂腐败官员才给共产党带来了这么多的糗事,而在实现了民主制度的国家里,谁都知道,出现这么多的腐败分子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家有个对立监督体系并不受一党约束,这在中国不就是缺少了不受一党约束的监督体系才有了那么多的坏人坏事吗?
     任何地方,都少不了腐败,只是拥有的多寡或是影响大小的问题;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双层性,关键是做什么更利于如何拥有他想得到的东西罢了。也可以说,你给江泽民做手下,不睡多几个女人,江“主席”就不会高兴,暗骂你不晓事理,那你就肯定升不了官,发不了财,所以江派中共常委大家都搞央视主持人,歌星电影明星,都大捞钱财等等,再就是身边的女人也容易垂青,国库的银子也很好取,老百姓的财产更好掠夺。
     换过来说,跟着李洪志走,你不可能去搞女人,去贪污受贿,去抢老百姓,去做其它更可恶的坏事。
     几年前,我交了个练习法轮功的女友,刚开始她对我言听计从,而且生活在一起很融洽,甚至她也会说一些色话,后来她突然悟到李洪志的哪一段经文后,不仅为自己的肆无忌惮地色语害羞,还不准我与她同居了。非要与我登记结婚以后才能有夫妻之实。原本,我就不信什么“婚姻法”,因为所有的法在独裁政体下,都是约束老百姓的,对行使权力的人没有什么约束力。
     也就是说,这么简单合理的事,被追求道德、寻求正能量、追求白色物质的法轮功弟子看成是龌龊的事了,那么通奸偷情的事,就更会被他们视为大不可的事情了。那么,他们还会通奸吗?这样的人,我确实不反对她的想法,但对她的做法感觉是有些愚昧了。然而这样的愚昧却又一点也不让我讨厌,因为如何的取舍双方都该是平等的。
     但说起来,我不觉得那些婚外情的女人究竟有什么错,在利益面前,她们所拥有的能力得不到的时候,只要脱下裤子就能得到锦绣前程的话,为什么不可以脱呢?这种手段连没有复杂思维的妓女都会做,那些主持人、歌星、电影明星或者是女秘书、女文员类的解开裤子得到的也许是一座城市时,为什么就不可以选择呢?
     说穿了,不就是那一点事吗?
     说到下面的事,人本身拥有的各种器官能得到一些好处而不合理地运用它,未免太不聪明,关键是与什么人,值不值得你去运用?或有什么后果?在这方面,凡是明理的人,都不应该刻意死板地追求道德操守,因为我们都有七情六欲,所面对的更有七情六欲、窝在各个阶层的大小独裁者,都需要享受刺激的时候,或需要更好地得到该得到的实际利益的时候,而我们为什么不能顺应时势地如此这般呢?何况,我们不同的是为群体而不只是自己而已。
     再想想看,世间有多少利用下面的手法达到了自己的目标是龌龊的呢?
     龌龊不龌龊,与人本身的世界观有直接的联系,但许多行为被愚昧的道德约束住了,原本,人定俗成的道德纲领不少的早就需要改进了,才更适合人类社会更好的、更自由地文明发展。
     说到正统,就如同独裁体制一样,几千年来的政治模式以及所承接的法统视为独裁者是最合法的继承,而已经进入新民主社会了的共产党自己把孙中山的民主视为旧民主主义,结果又都是些什么呢?现在看来,所谓的“新旧”被共产党的政治理论颠倒过来了,还不能一时改变自己的政治体系,仿佛一改变就是叛逆似的,这不是贻害自己吗?殊不知,任何时候,自然的演化更利于符合政治法统价值观时,为什么就不可跨越呢?
     难道就像石涛所说:中共“知道用盆子吃饭,换个碗就不会吃了吗?”
    实际上,之所以不能跨越是与统治者的私心贪念有关(这也是下面的事)。如果习近平真的对生死无所谓,那么对手中权力的有无也就无所谓了。这样的境界,为了演示自己的人生更伟大,做一个不比毛泽东、邓小平差的政治家的话,他应该选择什么事件来加以证明呢?我认为,只有走民主道路才是他唯一无二的选择,不同的是也可以继续保留共产党的合法统治地位,只是多了一个人民权威监督不再被中共约束就够了。
     如果社会发展需要共产党不再独大的话,落入民众中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原本,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或者是共产党是人民的党的话,落入人民中间来被人民所控制、那么还有希望给我们人类保留住一个“光荣正确的党”的。否则,被历史早日淘汰干净已经不是什么悬念了。
     在这里,我应该告诉大家的是:不要想着上面的事容易把握,下面的事就不会去做。只要是需要,不是为了满足个人贪欲,而是为了我们国家和民族,不管是采用什么手段,都是正确的。任何时候,能打败对手,获取到最后的胜利就是最道德的,最正确的,最智慧的选择。
     而我们在民主事业上,之所以永远没有转变我们的劣势,这不只是独裁者的高压在作祟,还有我们根本就不具备实现政治目标的天质。而能实现某个目标,也许上面的做法真的行不通,下面的做法却往往是令独裁者防不胜防,不得不与我们妥协,或者是败下阵去。
     前天,与来缅北考察的一个在政府里做官的朋友一起喝茶,他介绍了自己有退出公务员领域的想法,因为他很不习惯现在共产党搞的自查自检的形式。这种形式在国内已经是全面地铺开,要求每一个人自己检讨自己、揭发同僚违法乱纪的事,一些原本在单位就不得地的同僚不仅没有什么贪污受贿行为,连起码的好处都没有得到的也要陪着贪官污吏写自检书,自骂自己如何如何不是东西地才能过关、总觉得是一种侮辱。
     我建议他应该在单位继续做下去,忍辱负重,尽量地适应环境,不要显示出个性。因为在独裁统治的政体里,奴才才能得到赏识,才能升官发财。而有能力、有个性的人只能是被边缘化。因为我在机关呆过,知道自己失败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太追求上面的事、鄙视下面的动作了,结果我连一个最让我看不起的人都不如,人家还做了我的上司的上司,我却屡次坐牢,成为三种人。
     也是说,在中国,我们许多有民主信仰的人,总是与实权派格格不入,总要显示自己的特别,结果被边缘化后还被打入另类。用他们的话说,象我们这种人不切合实际,不靠近组织,脾气太坏、绝不可用等等。
     是啊,我们追求的“上面”的做派是我们人类最推崇的道德情操,可在中国,早在共产党诞生以后,追求这种道德的东东就是另类,不切合实际了,所以我们只能被权力者高调排斥,不得不成为失败者。因为在中国,任何领域没有公平的竞争。而在这种环境里,我们看到的许多成功者的成功都是被我们不齿的下面的手段得逞的。
     所以,我提倡的不是非要下面地做而完善我们的民主事业,但是,为了实现我们的理想,做一些下面的事并没有那么恐怖,关键是我们要做的是为民事业而不是为己的刺激。
     春秋战国时期,晋灵公武将屠岸贾仅因其与大臣赵盾不和与嫉妒赵盾之子赵朔身为驸马,竟杀灭赵盾家300人口,仅剩遗孤被程婴所救出。屠岸贾还下令将全国一月至半岁的婴儿全部杀尽,以绝后患。程婴遂与老臣公孙杵臼上演“偷天换日”之计,以牺牲公孙杵臼及程婴之子为代价,成功保住了赵氏最后血脉。20年后,赵氏孤儿赵武长大成人以后,程婴绘图告之国仇家恨,赵武终报前仇。
     此故事描写了忠正与奸邪的矛盾冲突,揭露了权奸的凶残本质,歌颂了为维护正义、舍己为人的高贵品质,气势悲壮,感人肺腑。这也是正人君子的上面做法。
     但是,如果是让心地丑陋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若是公孙午臼,才不会找杀呢,若是程婴,更不会把自己的儿子牺牲掉,甚至是真正的“偷梁换柱”把真的赵武送出去,使自己的婴儿不会无辜牺牲。而且,到了儿子长大了,报了赵家的前世之仇后,也更不会自刎身亡,去找铁哥们公孙午臼去了。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只会上面做事的人,从他的内心世界里,以做下面事为耻。
     也是说,当今被中共教唆的基本上没有了道德底线的利益集团以及官老爷们,所给我们的耻辱与剥削令我们不得不反思。而且,我们再用大道自我约束而无所变通,未免太不切合实际了,要不然,中共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腐败分子呢?那么多男盗女娼的苟且之事我们却不能阻止呢?
    
    2014年8月2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40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改变中国制度才能真正排除后患
·巴克:江泽民最最怕的是英子们承认与其通奸 (图)
·巴克:张小玉正当防卫也会被秘密处死
·巴克:习家军内斗中获胜不容我们乐观
·巴克:希望高智晟能摆脱控制 为刘晓波祈祷
·枪毙周永康对中国民主进化起不到作用/巴克
·巴克:周永康被捉与新疆莎车县恐怖
·巴克:民主大业如何避免失败的命运?
·巴克:两个光棍打伞抗拒国际社会
·巴克:也探中国大陆普选
·暗杀大王王亚樵无限的势力是他做不了人民领袖的根本原因/巴克
·巴克:王亚樵所具有的有限势力是他做不了人民领袖的根本原因
·巴克:中国进入民主社会最迟需要15年
·巴克:骗子是利益集团的帮凶
·巴克:谴责官僚腐败不如谴责独裁制度
·巴克:习老虎最怕的已经存在
·巴克:为何徐才厚似的腐败分子总是接连不断?
·巴克:陈光标就是一个没有政治智慧的蠢蛋
·巴克:独裁惯性的结果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