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权践行者郭飞雄的“中国梦”/王德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7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8期 2014年8月22日—9月4日
    
     十多年前就知道郭飞雄其人,得见面已是2012年11月中旬。记得当晚我与广州几位维权人士聚餐,飞雄原本也准备前往,但因楼下被当局派人值班,无法外出,而如果强行闯出,肯定也被跟踪尾随,到时影响吃饭情绪,于是飞雄只好作罢。我与几位朋友吃完饭后就前去飞雄家中聊天,到楼下时,发现一辆车停在楼前出口,几名便衣在进楼的门厅内,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出入的人。我们上得楼后,电梯口还有人一直盯着我们进入了飞雄的家中。

    
    飞雄住在一个富人小区。我们进门后,飞雄自我调侃地说:“我曾经是个成功书商,现在可能是这个富人区中最贫穷的了。”我说:“你比他们更富有了。因为他们大多只剩下钱了,而你却怀抱着这个民族,富有着这个世界。”飞雄笑笑,请大家在他书房坐下。书房中书桌、书架、地上到处是书,一张简易床上也堆得仅容一人躺下。飞雄与我们就挤在书中聊天。
    
    由于聚聊当日是中共十八大结束后几日,大家话头自然少不了谈对会议的一些看法。从话语中,可以感受到飞雄对时局的信心。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习近平、李克强、王歧山抱有期待。当晚,飞雄详细阐述了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与对未来中国的展望,并且也谈了自己今后相当长时期的努力方向,描绘了自己的一个真正的“中国梦”。
    
    飞雄认为中国到了大变之际,历史已经走到了一个非变不可的关口。新的中共领导人从自身素养与人生经历上,都显示出他们能认清时势,也必担负起使命。再则,中国公民社会成长迅猛,沿海以乌坎为代表的村民自治展示着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这种时代大势、新当权者条件、公民社会成长等几方因素,正风云际会,使中国到了应该变、可以变与必须变的时候了。
    
    飞雄对中国接下去几年时局的发展,给出了非常明确的路线图。他认为新领导集团在接下去的三年内要做三件事:其一、废劳教,清理黑监狱,进行司法改革。法制将被进一步加强,社会以公权力为代表的违法乱纪情况将得到一定的制约,社会普遍法制水平得到一定提升;
    
    其二、2013年推行官员财产公示,使反腐进入一个制度性阶段。为什么会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因为现在新上任的省部级以上干部,已经在几年前就将财产处理妥当,也就是为迎接公示这一天,他们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工作了,所以推行财产公示不会有什么阻碍;其三、在2015年后,中国将推行县级直选,即县级官员由民众直接选举。因为县级与民众紧密相连,而与中央权力核心相对较远,这级选举既不会影响到中共的执政,又可以大大改善官民关系,使民众真切感到自己当家作主,所以意义很大,而风险很少,中共新掌权者会走这一步。
    
    本着上面对中国时局发展的研判,飞雄对自己未来几年的规划就是:投身民间,立足社会,积极参与各种公民活动,发展壮大公民力量,为培植公民社会出份力。具体而言,他打算在未来十年中致力于推进村、乡、县的选举工作。他表示自己要用脚走遍中国的农村山乡,深入到农民中,给他们普法,普及选举知识,组织他们参与选举。从言语中,可以看出飞雄仍陶醉在乌坎村民的选举成功中,觉得中国已经展开了一个新的村民自治与公民选举的图景。
    
    当晚我们详谈到凌晨3点左右时,大家饥肠辘辘,就想找点东西吃。结果飞雄在家中转了一圈,后来在厨房中找到半扎剩下的面,还有半棵白菜。当时我很惊讶,问飞雄:“你平日就吃这个?”飞雄讪笑着说,自己孤身一人,外出买东西又不方便,平日有点面凑合着就行了,自己对生活本来无所求,只是现在这么晚了,给大家到外面买就不方便了。于是大家就将那半扎面和着半棵白菜煮了分吃。可能是看到面太少了,飞雄坚称自己不饿,也就没有吃。
    
    飞雄对自己生活的节俭已经达到苦行僧式的程度,但他对朋友的慷慨却又是有名的。我曾亲耳听到一个朋友说,飞雄2011年出狱后,有朋友给他提供点人道帮助,但当他碰到一个青年生活拮据时,竟然毫不犹豫地将那点钱全数给了那个朋友。飞雄对朋友的热情与无私与对自己的苛刻形成了鲜明对照,让人看到中国当代人权活动家的人格光辉。
    
    吃完夜宵,大家又有了精神,于是海阔天空地接着聊。我问飞雄:楼下这帮值班的人估计什么时候会撤?飞雄说可能还有相当长的时间。我又问:不是十八大已经结束了,老兄何以还遭致如此待遇?更难得的是,老兄身在如此困境,居然对中国未来深怀希望与信心,真可谓大仁大义啊!这种现实的待遇与中国梦的畅想是否显得太离谱了?飞雄说:其实这些值班者也不是奔着十八大来的。自从我出狱回家,他们就在我楼下值班,所以也不要指望十八大后会马上撤离。当此中国大变之际,当局为防社会失控,可能在相当长时期会对一批人采取控制,我不幸或者说有幸被他们列入了严控名单,不能指望很快改变。
    
    针对飞雄对时局的研判与对未来中国的畅想,我谈了自己一些看法。总体而言,在大势上我认同飞雄的乐观,坚信中国大变已至,只是剧目上演有个过程,高潮还没有到来。我对中国未来几年走势的分析是:就政局而言,新掌权者为清除未来改革路障可能要走三步棋,其一抓判薄,其二抓判康,其三抓判老老虎,如此方能扭转中国溃败之势。在这个过程中,为收拾民心,恢复正义,重树社会善恶是非价值准则,激发民众担当社会责任,应该会采取平反冤假错案措施。诚如所言,2014年将展开平反以八九民主运动为代表的历史冤案,从而真正开启中国政治改革的航程。飞雄对此难以认同,认为平反之事可能要推后到2017年或2018年。
    
    飞雄的中国梦当然是美好的,他也是奔着这个中国梦而去努力奋斗的。正是立足要壮大公民社会,争取公民权利,2013年元月,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中国梦,宪政梦”被删改而引发民众起来声援与抗议时,飞雄在便衣尾随下,冒着随时被抓捕的危险,亲往南周大门口,对前往声援抗议的人反复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及时劝阻一些情绪激动的民众,对于避免场面失控起了很大作用。可能正因为飞雄的和平理性,使体制内顽固反动的暴力恐怖分子找不到镇压的口实,因而忌恨飞雄。
    
    飞雄由于长期坐牢,多次绝食,多次遭到酷刑,身体备受摧残,出狱后查出身患多种疾病,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为推进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努力。2013年南周事件后,他前往内地农村养病兼调研农民状况,实践他推进中国农民自治与选举的梦想。结果,在当年8月8日,飞雄仍未幸免被广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再次抓捕。
    
    飞雄再次被关押现已1年多了,估计近日他的案子将开庭审理。当此时刻,我不禁回忆起与飞雄交往的点滴往事,心想飞雄对这个国家心怀善意与期待,为这个民族勾画着美好的未来,为促进这个社会的进步而竭尽心力,结果却屡屡遭致入狱命运,这使人不禁要问:这种摧残民族精英、扼杀社会良心的体制,什么时候才能根本改变?
    
     2014年8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5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依法治国应自检讨违法治国始 (图)
·王德邦:推进官员公示财产的动力 (图)
·王德邦:中国对日应避免冷热极端而回归常态 (图)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王德邦:文革后被枪杀与十八大后被抓捕的惨状 (图)
·王德邦:「骑虎难下」的反腐出路何在? (图)
·王德邦:人权与维稳的角力—2014年上半年中国人权状况刍议
·王德邦:只有实行宪政,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滋生腐败的政治生态
·王德邦:反腐的「句逗」之争 (图)
·王德邦:中国究竟在进行一场什么样的反腐?
·王德邦: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对反腐的立场浅析
·章小舟:驳王德邦之《“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王德邦: “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
·王德邦:终结信访排名不能遏制地方政府的截访冲动
·王德邦:伤残维权人士周维林的“中国梦”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全文)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
·王德邦:民间温和派遭受严打的现实与实质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