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7日 转载)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城市不是官员的,而是属于所有愿意来这个城市生活和居住的人。
    
    中国社会如不能真正实行民主,就算户籍制度改革了,所谓「尊重城乡居民自主定居意愿」,对农民的意义也还是微乎其微,所谓的公民「平等」都不过是自欺欺人。
    
    在没有实行民主的中国社会,一个城市就是市长说了算,TA说城市建成什么样,城市就只能建成什么样——TA说不能有城中村,城市中就不能有城中村。于是根本不顾打工者租不起房的现实,政府与开发商密谋策划,甚至帮助开发商进行暴力强拆,以求得到一个又一个城中村那些「宝地」。可以说,每拆除一片城中村,就等于是当地政府发了一次大财。而因为没了城中村,现在一些城市的打工者也就租不到相对廉价的房子,很无奈,每月工资交了房租后,也就只够温饱了。
    
    中国无数城市里的主要官员就只想着TA这一任的政绩,别说什么打工者能否租得起房,别说什么城市化,凡是与TA政绩无关的,统统都是「管他娘」的了。
    
    有人最近就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再次提出「必须承认城市贫民窟的合法存在」,其实这个话题早在数年前就有人提出了,他就是清华大学秦晖教授。
    
    我们来看看几年前他是怎么说的:
    
    「1.4亿农民工进城,与1.8亿农村留守人口一起失去了基本的家庭生活,城市却希望他们不要在城市安家,35岁之后奉献完了回到农村去。」
    
    「中国很多城市的管理者和市民,一边是希望尽可能多地享受农民工带来的服务,一边却想尽办法将农民工等贫民驱赶出城市。」
    
    上面这两节话,是清华大学教授、著名学者秦晖几年前在深圳做客南都公众论坛时讲的。当时秦晖在论坛上还发表了《城市化与贫民权利》的主题演讲,建议深圳应根据实际情况率先兴建贫民区,并认为:「有贫民区的城市,并不就会比其他城市矮一头,相反却是尊重农民工等城市贫民的自由,给予城市贫民福利。」只是不知秦晖教授的话,城市管理者,还有市民,能否听得进去。
    
    报道中还引用了秦晖教授对我们城市管理的一些批评,比如针对城市化过程中,政府强力推行城中村改造计划,秦晖认为这是典型的剥夺城市贫民的居住权利:「处在城市里的城中村,地价往往较高,政府和开发商联手进行城中村改造,城市规划和面貌是发生了很大的改观,却往往是采取强制措施剥夺了城市贫民的居所。」而「最穷的农民(工)和无单位者,不仅完全没有分房资格,自己盖个贫民窟也被指为私搭乱建,而要被惩处」。秦晖认为,中国的城市贫民即是处于典型的「无福利也无自由」状态。
    
    多少年了,城市对农村,市民对农民工动过多少「歪脑筋」,占过他们多少便宜,剥削过他们多少血汗。特别是翻开1949年后我们的历史可以看得更清楚,尽管也许我们有意无意间也不知掩盖了多少。
    
    有人可能会说城市眼下还有困难,但若是拿农民工遇到的困难与所谓城市的困难相比,可以说,城市的那点困难简直就不叫困难,只能说是城市还想要更高级的享受。退一步,就算城市还有困难,也不应该只要农民工带来的享受,而对他们的衣食住行却漠不关心,甚至总想将这一人群利用之后再驱赶出城市。
    
    很多城市人内心都清楚,说到底,没有几个人的祖宗就是「城里人」,甚至往上数,有的人自己的爷爷辈就是乡下人或说至今也还是乡下人,有的是打自己的父辈才进的城,更有一些人直到自己才成为所谓的城里人。既然是这样,我们有什么看不起农民兄弟的呢?不错,由于长期生活在贫困环境中,大多数农民兄弟除了贫穷「第一」,各方面都不如城里人。但这绝不是他们的过错。甚至不仅不是他们的过错,还恰恰证明着这是以牺牲农民兄弟的很多利益才使得我们的城市像今天这样建设、发展起来,城里人也才活得更像个城里人。上世纪50年代梁漱溟一句「工人在九天之上,农民在九地之下」,说的就是对中国农民的不公或说农民为城市发展牺牲太大了。既然如此,我们又怎么还能至今不思忏悔呢?
    
    后来又看到这样一组数据:「据统计,1953至1978年,国家通过『剪刀差』从农民手里拿走了将近9500亿元,占农民净收入的57.5%。进入90年代后,这个数字每年增加到1000个亿以上,而农民的税费、摊派等负担每年都在4000亿元以上,此外还有约6000多亿的债务被县、乡两级政府用于超前消费。」(见广东省政协主办的2002年第12期《同舟共进》杂志第23页)又另「据统计,城市的人均存款额是农村的10倍,加上其他资产,城市的人均财富是农村的20到30倍」(同上)。我想,这作者说的还是「人均」,如果「不人均」,百分之十或更多的城里人的存款数额恐怕要是一些农民的成千上万倍吧。同是中国的国民,相差是多么悬殊啊。
    
    我们不是要构建和谐社会吗?实现和谐社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求社会要尽可能地实现公平正义,如果没有公平正义,和谐社会就只是一句空话。而城市像现在这样对待农民工又有何公平正义可言?我们不是要以人为本吗?以人为本,我的理解就不是说只以城市的人为本,而是包括所有的国民,甚至包括凡是生活在我们这个国土上的人;以人为本,就不仅是要让人有饭吃有衣穿,政府还要为他们「遮风挡雨」,还有负责他们生老病死的义务。
    
    从中国媒体的报道中早就知道,国家城镇化专题调研组在全国各城市调研中发现,「户改几乎遭遇所有市长的反对」。为什么反对?说白了,就是不肯接纳农民进城。这不仅是城市的无耻,是城市官员的无耻,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的无耻。
    
    整天希望乃至要求国民要爱国,请问,似这样一种情形,你叫中国的农民包括数以亿计的农民工们还怎么爱国?所以说,城市如果不能从「无耻」中走出来,不能认识到城市不仅不是城市官员的,也更不是那一个市民的,而是所有愿意来这个城市生活和居住者的,中国就永远形成不了什么共识,中国的城市化,就只会是一句空话。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312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闵良臣: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闵良臣:坚持自由表达——从张维迎提议反对政府思想垄断说起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共产主义可以轻松实现?/闵良臣
· 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出路?/闵良臣
·闵良臣: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试试
·你们听到了吗——1848年托克维尔的一篇演说辞/闵良臣
· 不亡又如何?亡了又如何?/闵良臣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