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伊斯兰国”(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1、关于“伊斯兰国”(IS,ISIS),有许多负面的评价,但是无论如何,我看来看去,如果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伊斯兰国”(ISIS)的成功,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那就是他们切切实实地执行了《古兰经》的教导。正因为如此,“伊斯兰国”才能取得早期伊斯兰教那样的迅速崛起的进展和声势。
    

    2、根据我对《古兰经》的研究,“伊斯兰国”所作的事,并没有超出《古兰经》的范围,烧杀抢劫这些都是阿拉伯的传统,甚至在前伊斯兰时期就是如此,伊斯兰教不过把这些行为从打家劫舍、拦截商旅,升华为宗教战争并把矛头引向了阿拉伯以外,使得自相残杀的祸水得以外流并且获得了教法理论的支持。
    
    3、暴力传教和强制洗脑也都是《古兰经》所要求的,不是一句“这只是恐怖主义”就可以抹杀得了二者之间的血肉联系的。至于不信的人可以通过罚款来得到豁免,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那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是各个击破的缓兵之计,因为信与不信的斗争是终极性质的。
    
    4、伊斯兰教规定可以娶妻四人,如果只是着眼于阿拉伯和伊斯兰内部,那岂不是有三个男人注定找不到老婆了?这样的规定为何能够实施的呢?其实,这是着眼于外部世界的,是奖励对外扩张的军事行动的。
    
    5、“伊斯兰国”(ISIS)的建立,其最为积极意义,就是提醒世人:“伊斯兰国”(IS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可以帮助现代人去理解伊斯兰教,理解《古兰经》,理解自己的真实处境。
    
    6、有些人割裂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我认为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伊斯兰国迅速崛起于伊斯兰国世界这一事实本身,就已经证明“割裂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这一错误的严重程度了。
    
    7、如果原始的穆斯林不像现在的“伊斯兰国”(ISIS)如此“突飞猛进”,怎么可能从一个城市扩张到阿拉伯全境,又从阿拉伯半岛扩张到欧洲腹地和中国腹地呢?仅仅用了不到一百年时间!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果决残忍”,那又怎么可能那么顺手地攻城略地、大获成功呢?所以我说,“伊斯兰国”(ISIS)是一本活的教科书,可以帮助现代理解伊斯兰教是如何崛起的。
    
    8、你想想,“伊斯兰国”如何能从生活舒适的西欧和北美吸引了大批信徒,就能够理解他们当初是如何“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并最终把这两个帝国都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然后再用这两大块殖民地作为基地,占领了大半个欧亚非大陆。在地理大发现之前,就是大半个世界了。除了中国文化圈和基督教文化圈,几乎全部都是穆罕默德们用一个世纪的时间“打下来的”。
    
    9、从上述意义而言,伊斯兰国的首领巴格达迪自称哈里发确实是“实至名归”的。因为哈里发才有这样的劲头,而有此劲头者就是哈里发了,不是也是了,土耳其人不是都可以做几百年的哈里发吗?将来印度人、马来人,为什么不可以?现在,名义上的阿拉伯人,不是更加可以了么?
    
    10、“伊斯兰”的意思就是“顺从”,顺从征服者。这是从穆斯林的角度说的。从穆斯林的征服对象来说,“伊斯兰”的意思就是“屈服”,顺从征服者。这是从拒绝穆斯林的角度讲的。要么屈服要么死亡,中间没有道路也没有中间道路。中庸之道在信仰问题上是此路不通的。所以儒家不是回教的对手,宋明理学称为官学以来不到千年,回民已经遍布中国,此为明证。甚至马列主义也不是回教的对手,现在穆斯林武装有能力进攻中国首都和各大省会,此为明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804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