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般认为,俾斯麦是“铁血宰相”,上大学的时候就和别人决斗了好几十次,当了普鲁士宰相,就凭借英勇无畏统一了德意志。
    

    其实,这完全是错觉。俾斯麦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机关算尽反倒透支了德国的未来。
    
    研究一下就可证明,俾斯麦不是“铁血宰相”,而是“纵横专家”,俾斯麦不是凭借英勇无畏统一了德意志,而是通过纵横捭阖玩弄了欧洲各国。由于俾斯麦一再背信弃义地进行阴谋活动,“毫无信义”就成了德国的标签。结果在“统一德国”的过程中,在欧洲空前孤立了自己。这就使得德国最后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在俾斯麦退出政治舞台以后,俾斯麦种下的恶果却自动生长,直到把德国卷入毫无胜算的世界大战。
    
    下面我们就看看俾斯麦是如何算尽了机关、耍尽了手腕、挖尽了潜力、透支了信用,把德国一步步引向悬崖、引向最终的毁灭。
    
    1860年代早期,普鲁士国王与议会的冲突引发了一次宪法危机。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1862年任命俾斯麦为首相。俾斯麦希望自己能够解决这次宪法危机,并击败各国势力,令普鲁士成为德意志的领导势力,最终由普鲁士控制所有的德意志国家。
    
    建立这个统一国家的泛日耳曼主义,迅速地摆脱1848年革命时的自由和民主特征,趋向俾斯麦提出的马基雅维利式的“现实政治”。
    
    俾斯麦通过反复无常的手段,发动三次对外战争,并吞了所有德意志国家,也为日后国际反德联盟的形成,埋下了种子:
    
    1、联合奥地利发动普丹战争(1864年);
    
    2、联合意大利发动普奥战争(1866年)
    
    3、联合奥地利发动普法战争(1870-71年)。
    
    普奥战争首先展开:1863年11月18日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九世签署11月宪法,宣布石勒苏益格是丹麦的一部分。普鲁士则宣称,这违反了伦敦议定书的议定,并要求废除11月宪法。外交尝试失败之后,1864年2月1日普军越过石勒苏益格边界,战争爆发。普丹战争结果是普鲁士和奥地利军队的胜利,两国在之后签订的和平条约夺得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的控制权。普鲁士瓜分到石勒苏益格,奥地利瓜分到荷尔施泰因。
    
    普奥战争其次展开:1866年,与意大利配合,俾斯麦制造了一个奥地利与普鲁士宣战,爆发普奥战争的情况。克尼格雷茨战役的决定性战役,使得普鲁士能够合并一些领土并排除普鲁士长久以来的竞争对手奥地利及其盟友的影响于德意志邦联之外,并与战争中支持普鲁士的德意志邦国组成北德意志邦联。
    
    普法战争最后登场:1870年,俾斯麦将他修饰、删减、具辱骂意味的法国外交大臣格蒙特公爵阿革诺耳写的声明登上报纸,刺激法国策动普法战争。拿破仑三世没有获得奥地利的支持,就与北德意志邦联和南德意志诸邦作战,误入俾斯麦挖好的陷阱,是一大失策。1866年普鲁士预先和奥地利签订的条约这时发挥了作用:奥地利没有干预德意志邦国的军事行动,德意志邦国经过几次战役后,1870年7月1日在色当的会战打败了法军主力,并且俘虏了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
    
    1871年1月18日,德意志帝国在战败国法国的凡尔赛宫镜厅宣布成立,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于此成为“德意志皇帝”。而选择镜厅登基的原因,是这里有被法国合并的德意志地区的众多壁画。这一历史性的羞辱,也为法国日后的复仇买下了伏笔。
    
    这场战争奠定了俾斯麦和普鲁士成为德意志统一后的领导者。1871年凡尔赛条约(于稍后的法兰克福条约中得到确认)中,德意志南部的邦国正式被合并统一的德意志国家,并终结了这场战争。俾斯麦作为新成立帝国的第一位首相,他领导了德意志由联邦过渡到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
    
    德意志统一后的德意志帝国包含二十五个邦国,当中三个是自由汉萨城市。这是「小德意志」方案的实现,排除了包括奥地利在内的「大德意志」方案。
    
    俾斯麦本人1866年制订了北德意志邦联宪法,1871年经少许修改后成为了德意志帝国宪法。德国拥有了民主的特色:特别是帝国议会,对比于普鲁士议会,帝国议会的议员都是直接和在同等男性普选权下产生的。可是,法案仍需要联邦议会中来自各邦的代表审议通过,而联邦议会中普鲁士具有重大的影响力。在宪法的背后,普鲁士在这两个议会里仍然有绝对的影响,靠的是赋予给皇帝的执政权力,和皇帝指派的联邦总理俾斯麦。俾斯麦只对皇帝负责,在皇帝的授权下为他服务。总理的内阁是一个人的内阁,处理所有国事。
    
    帝国议会拥有通过、修订或否决议案的能力,但不能制定法律,制定法律是总理的职务。这部宪法是设计来让某几个人掌握首相与国王的职务的。
    
    其它的邦国都可维持本身的政府,但是较小邦国的军队则改由普鲁士控制,而较大邦国如巴伐利亚和萨克森王国等的军队则跟从普鲁士编制,在战争时期交由帝国政府指挥。普鲁士是帝国内最大的邦国,占帝国的六成面积。在被合并到普鲁士前,这些邦国有些是在神圣罗马帝国瓦解后得到自主权,有些是1815年维也纳会议上建立的自主国家。
    
    以武力统一的行动鼓舞了德国人的民族自信心,促成泛日耳曼主义。另外,这亦向其它民族提供了武力可获得光荣的例子,促成其它极端民族主义的产生,如大塞尔维亚运动、泛斯拉夫主义。此外,普鲁士在普法战争中战胜法国、夺去阿尔萨斯-洛林,引起了法国复仇主义。
    
    军备竞赛:德意志统一破坏了欧洲均势,令各国处于不安,急于扩张军备及寻找盟友,形成军备竞赛,恶化了列强关系。
    
    帝国主义:德国的崛起令列强无法再在中欧获取利益,转向夺取殖民地。法国为求恢复大国地位,极注重扩张殖民地。各国因此出现殖民地冲突,如英法在埃及的冲突。
    
    这些动荡,直接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的爆发和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年)的继续;这两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欧洲各国尽都元气大伤,纷纷退出列强行列,只有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分割欧洲了,其中德国输得最惨。
    
    俾斯麦给中国的教训或前车之鉴是什么呢?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011年2月20日发表了一篇“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的文章,题目是:“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人吗?”
    
    文章自问:一个以俾斯麦外交政策为模式的中国,有资格成为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世界秩序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吗?
    
    文章自答:除非忽略确立德国主导欧洲秩序所付出的代价、铁血首相的手段以及在其离任后降临到欧洲头上的遭遇,才有可能。
    
    文章论述:德国当年的统一及所带来的后果,更多是值得后人警戒而非仿效的榜样。
    
    但西方的中国观察家仍热衷这个话题。那些对中国野心心存疑虑的人警告称,正如德国将欧洲推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边缘,一个强大的中国会扰乱地区力量平衡,引发亚洲的激烈军备竞赛;乐观的人则表示,俾斯麦的良性、低调战略使欧洲维持了二十年和平;因此一个沉迷于俾斯麦的北京,可以将尽其所能地推动与亚洲国家的合作,打消外界对其实力和意图的担忧。
    
    许多中国人认为,俾斯麦提供了可供效仿的例子。“德中超乎寻常的相似经历”,是铁血宰相令一些中国人着迷的原因。他们认为中国应在世界范围更大规模地复制俾斯麦的成就,以确立自身牢不可破的地位。中国战略学者对俾斯麦的热衷也许并不普遍,但“北京无疑正研究德国历史并从中汲取灵感”。
    
    不错,俾斯麦发动的魅力攻势,修补了德国作为劫掠者的形象,减轻了外界对德国的攻击性的担忧。这就如同近年来的北京,将一个崛起的中国描述为亚洲国家不应惧怕的良性大国。但猜测中国未来的西方观察家不应为此感到宽慰。的确,俾斯麦推行了旨在保持欧洲现状的外交政策,但这是在摧毁旧有体制、确立对德国有利的体系后才这样做的:这不是一个终曲,而是一个序曲;而和平的终曲就使战争的序曲。
    
    按俾斯麦方式行事的中国,将乐于摧毁现有的、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但任何一个替代体系都不会像现有体系一样令亚洲的周边小国受益,一个由中国主导的“新的亚洲秩序”,有可能像一个由德国主导的欧洲体系一样脆弱不堪。
    
    当然,像亨利•基辛格这样的“中国人民的朋友”或许认为,北京并没摧毁美国主导的现有秩序的意愿。但是其他学者则认为,中国的进程已经开始,数十年遵循“韬光养晦”策略后,北京启动了旨在重塑全球体制的“走出去”战略。“韬光养晦”策略,只是邓小平打桥牌输了以后关于钻桌子受罚的性格延伸,它并不适合后邓时代中共领导人们的胃口。
    
    中国在改变自己的同时也在改变世界,它已成了一支颠覆性的力量。确保其自然资源的供应不仅需要精密的贸易和发展战略,还需要更广阔的军事战略。将中国视为俾斯麦式的力量,一开始仅仅是试图在地区层面复制俾斯麦的成功,并不触及美国主导的更为庞大的体系。如此一来,中国就成了国际关系学者们所说的“修正主义”力量,试图按其利益(部分)调整体系,而非全盘颠覆。不过这位“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却警告说:即便如此,亚洲秩序也将朝着不利于美国及其盟友的方向改变。华盛顿、东京和其他亚洲国家不应轻视这种可能性。铁血宰相给中国观察家们提供了“绘制北京外交和战略轨迹的工具”;中国学者和官员如何理解其中利弊将给其未来外交带来影响。
    
    当然,俾斯麦给中国的教训或前车之鉴,还有其另外一面,那就是中国比德国庞大得多。中国一旦发展起来,其能量无论建设还是破坏也就比德国大得多。德国失败的事情,中国不见得就做不成。特别是考虑到:有朝一日中国的人均产值只要达到了台湾的水平,其总产值就将超过日本和美国的总和。这样的“中国”,还不足以颠覆那时的国际秩序吗?
    
    (2011年台湾人均GDP首次突破两万美元,是中国人均GDP的大约四五倍,是美国日本的将近一半;中国人均GDP如果赶上台湾,达到将近美国和日本的一半,根据人口基数,中国国民总值将达到美国和日本总和的一点五倍。2011年欧盟人口五亿,成员国贫富差距最高达六倍,面临严重的财政破产危机,因此暂不列入进行对比。)
    
    2012,1,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04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