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图书广告的介绍说,远藤周作(えんどうしゅうさく,1923——1996年)生于东京。是日本现代著名作家。其小说的显著特点是内容多涉及宗教,主要是基督教,例如《沉默》和《深深的河》这两部代表作,具有独特的神学思考和深沉的宗教情怀。
    
    《沉默》主要通过主人公的叛教事件,展示“基督教本质的日本式解读”,《深深的河》则探讨一神教与多神教的融合问题。
    
    《沉默》,是一个讲述西方的基督教和东方文化与信仰的冲突的故事:在德川幕府时代的日本政府的禁教令下,虔信的葡萄牙传教士罗德里格斯和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从澳门出发,飘洋过海到达长崎,在附近的村庄寻找自己的多年前前来这里传教的恩师费雷拉的下落。有传言说,信仰坚定,一直舍身为神工作而来东方传教的费雷拉,因不堪忍受穴吊之刑,故宣布弃教。这让罗德里格斯迷惑不解,因为,既然主耶稣曾为自己的信仰放弃了生命,虔诚坚韧的费雷拉又怎么会因为刑罚放弃自己的信仰呢?
    
    在这个“禁教时代”,长崎海边村庄。葡萄牙耶稣会教士洛特里哥偷渡日本,暗查恩师因遭受“穴吊”而弃教一事。在传教与寻访的艰难过程中,洛特里哥经历了信仰与反叛、圣洁与背德、强权与卑微、受难与恐惧、坚贞与隐忍、挣扎与超脱等连绵冲突、、、、、、
    
    而最终,当罗德里格斯踏上日本这块东方的土地之后,从自己的亲身遭遇中,终于理解了恩师的作为。和自己的恩师一样,为了拯救几个教徒的生命,他自己也宣布弃教,从装有基督铜像的木板上踩过。
    
    其实,如果耶稣基督用这种方式来拯救自己的团队,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基督教存在了。
    
    (二)
    
    远藤周作曾经是个小殖民者,他三岁时随家人加入殖民队伍、殖民中国大连,12岁时候接受天主教洗礼。进入庆应大学后,对天主教文学大感兴趣。1950年赴法留学。1955年以《白种人》一作获得芥川奖。主要小说有《黄种人》、《留学》、《沉默》、《死海畔》、《待》,论文有《神灵们与上帝》、《天主教作家问题》、《掘辰雄论》,还有不少研究圣经的著述。他是日本著名作家、日本信仰文学的先驱。其作品中渗透着对于生命、人生、社会、文化、历史的深刻思考和沉重拷问,在日本当代文学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枢纽作用。为战后第三新人派作家。
    
    1923年,生于东京一个天主教家庭。其父服务于安田银行(今富士银行);母系上野音乐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小提琴科学生,与安藤幸(幸田露伴之妹)一同受教。1926年, 因父调职,举家迁往大连。昭和四年(七岁)入大连市的小学。1933年,父母离异,10岁的远藤随母返日,转入神户的小学。1934年,于复活节受天主教洗礼。1935年,小学毕业后入读私立滩中学(今为滩高中),对当时中学进行的军国主义教育极为不满,成了一名“劣等生”。1943年,重考三次均名落孙山,第四年考入庆应大学文学部预科,因违背父义,执意入文学部,父子关系断绝。1945年,战后转入该文学部法文科,在学期间他崇拜天主教作家的作品,并以天主教文学为中心,开始了文艺评论活动。1949年,大学毕业,次年作为战后第一批出国留学生到法国里昂大学研究法国现代天主教文学。1953年2月,因病回国后,曾任上智大学讲师,为日本笔会会员。前期创作深受天主教思想影响。
    
    1954年11月,在《三田文学》杂志发表处女作《至乐园》。1955年,短篇小说《白人》获第三十三届芥川奖。1958年,出席亚非作家会议。1966年3月,《沉默》出版,次年荣获第二届获谷崎润一郎奖。1977年,任芥川奖审查委员。1979年,《基督的诞生》获读卖文学奖,《q1an9与十字架》获日本艺术院奖。1987年,辞去芥川奖审查委员工作。1993年,《深河》由讲谈社出版,此时的远藤正在与病魔搏斗。次年《深深的河》获每日艺术奖。1996年,病逝于东京。临终前特别嘱咐亲人,死后将《沉默》与《深河》两书放入灵柩相伴。
    
    其长篇小说《海和毒药》(1957年)写太平洋战争期间九州F医科大学用美国俘虏作解剖实验,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
    
    短篇小说《架双拐的人》(1958年)写一个日本士兵在侵华战争中杀死了无辜的中国青年,由于悔恨而精神失常。
    
    长篇小说《小小蓝葡萄》(1956年)、《湄南河的日本人》(1973年)等也涉及日本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问题。
    
    (三)
    
    代表作长篇小说《沉默》(1966年)主要描述了1628至1857年江户幕府采取“踏像”的办法镇压基督教的暴政。幕府官吏令教徒从圣母玛利亚和基督的画像上踏过去,以示同基督教的决裂。当时来日本传教的神父,为拯救日本无辜信徒,自己脚踏了圣像,他坚定他说:“我就是为了让你们践踏,才来到这个世上的。我是为了分担你们的痛苦,才背上十字架。”这种形式上的叛教行为实际上是一种勇于献身的真正信仰。《沉默》因深刻探讨了东西方文化差异,出版后迅速被翻译成十三种语言译介到亚洲与欧美,引起专家、读者和媒体的如潮好评,被誉为“代表日本二十世纪文学高峰”。
    
    只是,如果耶稣基督用这种方式来拯救自己的团队,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基督教存在了。也就不存在远藤周作的文字游戏及其迎合倭人心理的获奖了。
    
    所以我在1999年读了此书之后,觉得那是一种非常的阴暗。因为远藤周作的“基督教”明显是假的。正如圣经所说:“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哥林多前书》十五章19节)日本的“基督徒”就是这样的只看今生的可怜虫?
    
    如果耶稣基督用这种方式只看今生,哪里还会有福音存在的基础呢?
    
    远藤周作的《沉默》体现了日本基督徒的绝望与阴暗,难怪基督教在那样的国度毫无进展。因为他们丝毫不能领悟耶稣临死的时候对旁边同样临死的死刑犯人所说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因为此前那个犯人求主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所以他立即就在乐园里了。
    
    远藤周作传播的不是基督的信息,而是魔鬼的信息。他的沉默与阴暗,难道就是“基督教本质的日本式解读”吗?
    
    其“长篇集大成之作《深深的河》(1993年),也许更能诠释其《沉默》:表面上,作者“以悲天悯人的胸怀和宽广平和的心态思索信仰与爱,以当下的凡俗眼睛仰望苍穹:一群心性各异、信仰不同的人,身负各自的心灵重负,却在面向静静流淌的恒河之时,同时隐隐感受到了圣洁的光辉,寻找到了生命的真谛”、、、、、、实际上,远藤周作在《深深的河》里,从他不伦不类的天主教,回到了其祖先倭人的多神教。
    
    其实,至于这个世界里的异教徒,上帝可以通过任何途径斩杀他们。你看日本人斩尽了基督徒,最后不是吃了原子弹吗?德国人虽然穷凶极恶,但不知是否因为基督徒众多,则阴错阳差逃过了原子弹一劫。
    
    上帝的神秘我们不懂。美哉,万军之耶和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608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唐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回响
·谢选骏: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谢选骏:北京是异族建立的奴隶巢穴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