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权力意志(Der Wille zur Macht),德国哲学家尼采提出的一种哲学概念,英译为“The Will To Power”。作为他用来进行价值判断的依据。“权力意志”这一中译颇有争议,因为这很容易让人连想到权力意志是政治权谋或权力争斗的力量。但这并不纯粹是一种误解,只是“权力意志”比通常的理解更为复杂,这是尼采在经过“价值重估”后提出来作为他的价值准则,权力意志因此被称为基本的驱力,曾被用来解释物理上的变化、动植物的生长、繁殖、扩张等等,乃至于人类的心理、文化的现象。尼采认为这些背后都是由权力意志所推动的,其实,用尼采自己的逻辑来说,这些不过是具有权力意志的人所观察和感悟到的东西罢了。
    
    一般人可以注意到,权力意志具有唯物主义的特质:
    
    “权力意志”是一种神秘的精神力量,它在量上是不变的,它的存在是绝对的、永恒的。但它不是僵死不动的,它像河流,奔腾不息,像海洋、汹涌潮湃。在它永恒的运动变化中,事事物物被创造出来,复又被消灭,世界就这样不断推陈出新,幻化不已。
    
    尼采的权力意志说,与叔本华的生存意志说,都含有“生存的欲望和创造的本能”。不过二者也有差别。在叔本华那里,事物的生存意志的目标仅仅在于求生存,尼采则认为事物的生存意志除了求生存以外,更重要的还在于求权力、求强大、求优势、求自身超越。求生存可以说是事物最基本的,也是最低的要求。事实上任何事物都决不会满足于这种要求,凡有意志存在的地方,即一切事物,都必须追求力量的强大,竭力占据优势。难道没有强大的力量,不占据优势,能够统治、征服、战胜他物而生存下来吗?!当尼采把生存意志本来就包含着的意义揭示出来,并加以强调时,他就把生存意志叫做“权力意志”或译“强力意志”了。
    
    当尼采把追求力量的强大(权力扩张)、追求优势说成生命意志的本质特征,并肯定、倡扬生物的这种特征,在这样的权力意志概念的基础上建立起哲学体系时,他的哲学就与叔本华那种主张否定生存意志的消极悲观的哲学区别开来了。尼采的哲学是一种具有积极外表的,甚至可以说是具有疯狂色彩的哲学。
    
    谢选骏认为:尼采哲学和叔本华叔本华哲学的这一显著区别,不仅来自一般的“个性区别”或“继承发展关系”,而且是由于尼采“有意识地反对基督教道德”所致。尼采自己所以有意识地反对基督教道德,可能是由于他出身牧师的遗族,自小受到基督教道德的束缚却又无法得到相应的荫庇,因而产生的无法言说的怨毒所致。教会的阴暗面他知道的比一般信徒知道的更为深入,但却无法享受神职人员的种种福利,这一“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尴尬处境,迫使他生发了极端的“追求权力的意志”。
    
    在尼采哲学中,权力意志因此成了一切事物的本质,换言之,一切事物无不是权力意志的表现。人的一切行为、活动都是权力意志的表现。人们追求食物、追求财产、追求工具、追求奴仆和主子,根源都在于权力意志。在社会生活中,压迫、剥削、奴役、战争、人们之间的争斗等等,都是不同的权力意志相互作用的表现。生物机体吸取营养,就是它们作为权力意志去占有、吞噬、征服环境。生命就是有机体发挥权力意志去剥削外界环境,驱使环境为自己服役的过程。化学中的分解和化合,无非是一种权力意志侵占、征服另一种权力意志。甚至,物理学中的引力和斥力的对立,其实就是不同的权力意志的争夺。在一切事物中,权力意志的发挥都表现为抗强欺弱。事物间形形色色的争斗现象,其根源在于“一种永不厌足的表现权力的意图,或权力的运用,作为创造本能的权力的应用。”
    
    (二)
    
    尽管不少人知道权力意志有其来源,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权力意志还具有“原罪”的性质。
    
    谢选骏特别指出:权力意志说,其实是对“原罪”观念的反动,或曰:“权力意志”其实是对“原罪”的正面描述,是“对千百年来遭到污名化的人类本能欲望的正名”。
    
    原罪(Original Sin)、原罪论、原罪观念、、、、、、神学用语,部分基督教神学家认为这是指亚当堕落后传给每一个人的罪性,是人与生俱来的罪的状态及败坏的本质——亚当的第一个罪行归在人的身上。圣经里虽没有出现过原罪、罪性或原罪论等字眼。但圣经对原罪这个概念有清楚的表达。罗马书五章十二节“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所以,人自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有罪性,这种罪性是无法消除的,而且是一代传给一代,永无停止,这就是“原罪”。而原罪的由来是来自人类的祖先,亚当和夏娃。 要得到救赎,只有靠耶稣基督。罗马书五章十七至十九节“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按照原罪论,人生来就有罪,人应该在后天进行赎罪。
    
    按照尼采哲学,人生来就有权力意志,人应该在后天发扬权力意志。
    
    按照原罪论,原罪的存在将人类和上帝隔绝,使人类终生受苦,不得解脱。
    
    按照尼采哲学,权力意志将人类和自然对立起来,使人类终生受苦,不得解脱。
    
    奥古斯丁在《忏悔录》中追踪了自己的原罪。他谈到,人一出生就有罪。比如,他观察到,婴儿哭着要母乳。这是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对于婴儿来说,这种自我中心主义不需要经验养成或他人教诲。因此,这种罪是与生俱来的。而从尼采哲学来看,这种奥古斯丁意义的原罪是一种最为典型的本能欲望和权力意志,使不该遭到污名化的,是需要正名甚至需要强化的。
    
    (三)
    
    在谢选骏看来,权力意志的分化形式为基督教所说的“七宗罪”,虽然属于人类恶行的分类,但却使人的生命力的特征,这正如俗话所说的“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按照尼采权力意志说,好人就是生命力孱弱的人,坏人就是生命力旺盛的人。
    
    “七宗罪”是由十三世纪道明会神父圣托玛斯•阿奎纳列举出各种恶行的表现。天主教教义中提出“按若望格西安和教宗额我略一世的见解,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重大”在这里的意思在于这些恶行会引发其他罪行的发生,例如盗贼的贪婪源于欲望。
    
    这些恶行最初是由希腊神学修道士庞义伐草撰出八种损害个人灵性的恶行,分别是暴食、色欲、贪婪、悲叹、暴怒、懒惰、自负及傲慢。庞义伐观察到当时的人们逐渐变得自我中心,尤以傲慢为甚。懒惰在这里特指“精神上懒惰”。六世纪后期,教宗额我略一世将那八种罪行减至七项,将自负并归入傲慢,悲叹并归入懒惰,并加入妒忌。他的排序准则在于对爱的违背程度。其顺次序为: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傲慢”——傲慢是典型的权力意志,是七宗罪中最原始也最严重的一项。傲慢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因拥有而感到比其他人优越、把自己定位成比上帝或他人更优秀的存在。傲慢被认为是所有罪中最致命的,因为路西法就是因为傲慢而堕落,最后成为了与神对抗的魔鬼撒但。自负与自恋都是这种罪恶的产物。(但丁对骄傲的解释是:“对自己的喜爱,变质成了对相邻者的憎恨和轻蔑”)。
    
    与七宗罪对应的四种基本美德和神学三美德合称为七德行:
    
    罪行 美德
    
    色欲(Lust) 贞洁(Chastity)
    
    贪食(Gluttony) 节制(Temperance)
    
    贪婪(Greed) 慷慨(Charity)
    
    懒惰(Sloth) 勤奋(Diligence)
    
    愤怒(Wrath) 耐心(Patience)
    
    妒忌(Envy) 宽容(Kindness)
    
    傲慢(Pride) 谦逊(Humility)
    
    到了1589年,身为主教与猎巫者的彼得•宾菲德(Peter Binsfeld)把每种罪行和恶魔联系在一起,代表各种罪行的恶魔会引诱拥有相同罪行的人。
    
    根据他的分类,其配对如下:
    
    1、路西法(Lucifer):傲慢(最美丽的大天使)
    
    2、玛门(Mammon):贪婪 (财宝和贪婪的错误之神)
    
    3、阿斯莫德(Asmodeus):淫欲(激怒或色欲的魔神之始祖)、
    
    4、萨麦尔(Samael):暴怒(愤怒的化身,圣经中以“魔王”相称)
    
    5、别西卜(Beelzebub):贪食(苍蝇君主,圣经中以“鬼王”相称呼)
    
    6、利维坦(Leviathan):妒忌 (象征邪恶,吞噬一切的传说海怪)
    
    7、贝尔芬格(Belphegor):懒惰(原为亚述的魔神之一)
    
    (在流行文化中,CNN曾经推出一篇旅游专题报导,用七宗罪来介绍七大亚洲城市:马尼拉——傲慢、新德里——妒忌、平壤——愤怒、首尔——懒惰、深圳——贪婪、台北——贪食、东京——色欲。)
    
    细心的读者,一定可以在尼采的“权力意志”里,发现“七宗罪”,也可以在尼采的“奴隶道德”中,发现“七美德”!
    
    由此看来,权力意志不过是原罪观念的“翻拍”。尼采的创意仅仅是翻拍式地剽窃他的牧师老爹所吃的基督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005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