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汤因比的英国预言并未落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已故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1889——1975)是当代影响最大的英国史学家之一,他师承斯宾格勒的文明史观,记录于他的巨著《历史研究》(500万字)。

    
    《历史研究》开始酝酿于1921年,1927年起撰写,后因担任公职与时逢战争而断断续续,在1934——1961年间先后出版了12卷,但按其设想仍属未完之稿。1946、1957年D.C.索默维尔将当时已发表的前10卷缩写成两卷的简本问世(后来的曹未风等中译本把它分成上中下三卷出版)。到1966年,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汤因比在无法完成宏大计划的遗憾中以出版《变革与习惯》一书为这一著述工程作了总结,这时距他着手此巨著已有45年之久,缩写者索默维尔曾这样总结汤因比的心路旅程:“作者出生在维多利亚晚期的乐观主义时代,在壮年时期身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他深深感到在他自己所生活于其中的社会和古代希腊社会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他所受的主要教育又正是古代希腊式的。这就在他的心中引起了这样的问题:文明为什么会死亡?古代希腊文明的命运是否也就是现代西方文明的命运?结果,他的探索便扩大到了包括所有已知文明的衰落和解体问题,以作为研究这个问题的佐证。最后,他又进而研究文明的起源和生长,于是他就写成了这部‘历史研究’。”
    
    他出身学术世家,其叔父阿诺德•汤因比就是牛津大学的经济学家兼历史学家,并以人文关怀与社会责任感著称,他对工业化时代的社会紧张关系深感忧虑,曾参与调解劳资纠纷,主张国家重视社会福利并反对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这对小汤因比后来形成对“西方文明”与现代性的批判立场有潜在的影响。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专长希腊——拜占庭史与现代国际关系史,在这些方面有公认的学术造诣,但在此之外他更以知识渊博出名。与叔父一样,他也不是个纯粹书斋型学者,他曾数次进入英国外交部工作,作为英国代表团成员参加过巴黎和会,搞过情报工作,当过《曼彻斯特卫报》的战地记者,还担任过英国皇家国际事务学会外交研究部主任与外交部研究司司长。这些经历使他成为一个实际上的智囊人员。
    
    (一)
    
    有论者指出:汤因比对英国的预言完全落空了。因为就在一战即将爆发(1914年)的前夕,日后以研究世界各大文明兴衰起伏而闻名天下的英国学者汤因比发出预言,一百年后,地球上政治格局的主旋律将是英联邦(英国和它的殖民地)与中国之间的竞争与对抗。征诸今天的事实,汤因比对英国的预言显然成为泡影,但在当时,作为一位严谨的历史学家和国际问题专家,他做出这种预言决不是信口雌黄,而是具有充分的根据。
    
    早在1876年,大英帝国已经拥有殖民地2250多万平方公里。到一战前夕即1914年,其殖民地扩张到3350多万平方公里。这个面积是其本土面积(24万平方公里)的140倍。
    
    地球上的陆地总面积是14900万平方公里。除了俄国、中国、日本、美国少数几个国家及欧洲列强的国土,地球上大约还有不到10000万平方公里,而英国竟然占有其中的三分之一强。
    
    而那几个大国中,美国早年本来就是英国的殖民地(后来独立),中国处于半独立状态,而英国是中国最主要的“半殖民者”。
    
    英国如此强大,在未来一百年会继续强大,汤因比这样的判断和推测本来没什么风险。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没有风险的判断,竟然很快就跟英国霸权一起烟消云散。
    
    就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后,全世界惨遭殖民的地区,独立浪潮风起云涌,直扑霸权主义的海岸。“日不落帝国”的阳光,日渐减少。光焰万丈的英联邦,一天天土崩瓦解。谁能想像得到,距离汤因比的预言仅仅四十年,世界霸主大英帝国竟然会沦落为昔日殖民地美利坚的一个跟班呢?其衰落之快,竟然也如此超出人们的想像力。
    
    在二十一世纪的国际舞台上,英国要想重新脱颖而出成为超级大国断无可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不只是个人,竟然也可以用来描述国家、民族的命运变迁。
    
    汤因比对英国的预言完全落空了。
    
    、、、、、、
    
    在我看来,上述看法忽略了关键的一点:美国其实是英国体系的继承者——就像汉朝是秦朝的继承者、唐朝是隋朝的继承者;罗马帝国是罗马共和国的继承者、阿拔斯帝国是倭马亚帝国的继承者、、、、、、
    
    如果这样来看,英国体系其实只是换了一个带头人。因此已故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对英国的预言其实完全没有落空。
    
    (二)
    
    有论者指出:汤因比对英国的预言完全落空了。他对中国的预言呢?会不会同样落空?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底层人还食不果腹、不得不经常吃糠咽菜的时候,八十多岁的汤因比不但不认为他在世纪初对中国的预言已经落空,相反,他对中国提出的期望比这句预言丰富千万倍。他对来访的日本学者池田大作说,西方人已经用殖民和市场经济的方法,将全世界变成了一个整体(全球化呀),中国人将会凭着自己无比丰富的政治经验和文化资源,从政治上将全世界变成一个整体。他认为,全人类在政治上的统一是必定会出现的,而促成这一美好前景之实现的中心力量是中国。(见汤因比池田大作《展望21世纪》)
    
    这种大胆的预言很像痴人说梦。但是,这位用他的著作博得亿万读者尊敬的学术老人,显然不是痴人。他对人类各大文明兴衰起伏研究了一辈子之后,才提出的这个期待和预言,应该比他在二十世纪初年提出的预言具有更多的依据、智慧和底气。
    
    当年池田大作听得似乎有点不舒服,赶紧低调地为之打圆场。我们作为中国人大概不至于不舒服,但是也不要急于头脑发热。由于汤因比对英联邦的证据确凿之预言已经被历史证明完全失败,他关于中国的这个预言虽然一时还难于证伪,我们至少应该保持冷静,冷静之程度最好超过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学者。
    
    、、、、、、
    
    在我看来,上述看法忽略了关键的一点:汤因比只了解中国的“帝国史”,却不了解中国的“帝国形成史”。也就是说,汤因比不仅忽略了第一期中国文明的先秦历史,而且对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先秦历史”也就是“元前历史”(南北朝隋唐五代两宋),也不甚明了。但是,只要了解了帝国形成史,就不会像门外汉一样胡说什么“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了。只要了解了帝国形成史,就不会认为中国历史停滞不前,而会看到中国历史其实呈现了丰富多彩的生老病死。
    
    (三)
    
    汤因比的晚年,更加专注于人类的未来命运。他认为,为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人类势必要统一。而将来最有能力统一世界的力量来自中国文明。那么,汤因比是凭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的呢?
    
    这一判断出自他去世(1974年)前一年与日本政客池田大作《展望21世纪》的对话录。为便于评说,不妨将他的一些观点摘录如下:
    
    “将来统一世界的大概不是西欧国家,也不是西欧化的国家,而是中国。并且正因为中国有担任这样的未来政治任务的征兆,所以,今天(指共和国建立之后)中国在世界上才有令人惊叹的威望。中国的统一政府在以前的2200年间,除了极短的空白时期外,一直是在政治上把几亿民众统一成一个整体的。而且统一的中国,在政治上的宗主权被保护国所承认。文化的影响甚至渗透到遥远的地区,真是所谓‘中央王国’。实际上,中国从公元前221年以来,几乎在所有时代,都成为影响半个世界的中心。最近500年,全世界在政治以外的各个领域,都按照西方的意图统一起来了。恐怕可以说正是中国肩负着不止给半个世界而且给整个世界带来政治统一与和平的命运。”
    
    “对过去的中国,拿破仑曾说,‘不要去唤醒酣睡的巨人’。英国人打败了拿破仑,马上就发动了鸦片战争,使中国惊醒了。
    
    “在1839年鸦片战争以前,中国在占世界一半的东南亚是名副其实的‘中央王国’。虽说只有日本在政治上没有从属于中国,但周围所有也包括日本在内,都在吸取中国文明。从这个意义可以说,中国是统治着天下万物。
    
    “中国开始和旧大陆西部的各国民族接触,是公元前二世纪的后半世。然而在近代西欧冲击之前,对中国给以很大冲击的只有一个印度。而来自印度的冲击又采取传播佛教的和平形式,并且佛教一旦传入中国,就被中国化了。这正和从匈奴到满族这些北方民族几次征服整个中国或一部分中国而最后被中国化了的原理是一样的。
    
    “然而,进入17世纪,代替这些民族而出现的北方新邻居俄国人,中国不能使其中国化。16世纪侵略过中国,19世纪暂时控制过中国的西欧各民族,也没被中国化。西欧短时间的统治虽已成为过去,但其影响至今还存在。像过去来自印度的影响一样,他想把中国变为信仰非中国的宗教国。可是中国已经把佛教中国化了。这次似乎要把共产主义中国化。然而中国化了的共产主义和中国化了的佛教一样,会对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存有很深影响,并会使其有很大的改观。
    
    “1839年以前,中国和其他文明世界的关系,除了一个较大的例外即和平地向佛教改宗,这个来自印度的冲击外,一般地说都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没有什么重要的。然而在过去五百年里,因为西欧各民族想通过向外界扩张势力,在技术和经济方面把人类统一为一个整体,所以这个以西方为主导的,本来是在西欧范围内统一的过程,也把日本和中国引进新的全球文明网中来了。这样,从1839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世界的结构中,在军事、经济、政治、文化、技术、宗教等所有人类活动的领域中,中国再也不能返回到东亚孤立的‘中央王国’了。
    
    “中国今后在地球人类社会中将要起什么作用呢?由于西欧各民族势力的扩张和暂时的统治所形成的地球人类社会,已经摆脱了这种统治力量,今后仍会按现在的状况继续存在下去。在最近新形成的地球人类社会中,中国仅仅就停留于三大国、五大国或者更多的强国之一员的地位吗?或者成为世界的‘中华王国’,才是今后中国肩负的使命呢?
    
    “这是全人类所关心的事情,特别是与中国毗邻的苏联,和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最为关心的。美国可以从东亚沿岸和海上诸岛撤到关岛,再从夏威夷撤退。一旦需要撤回到北美西海岸,美国和中国之间就可以相隔整个太平洋。不过在今天,单纯地理上的距离已经没有什么重要意义。制造火箭的发明,使辽阔的太平洋宛如一条小溪那样狭窄。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相互都在对方的直线射程之内。这就是今天的现实。
    
    “因此按我的设想,全人类发展到形成单一社会之时,可能就是实现世界统一之日。在原子能时代的今天,这种统一靠武力征服——过去把地球上的广大部分统一起来的传统方法——已经难以做到。同时我预见的和平统一,地理和文化主轴的不在美国、欧洲和苏联,而是在东亚。
    
    “由中国、日本、朝鲜、越南组成的东亚,拥有众多的人口。这些民族的活力、勤奋、勇气、聪明,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毫无逊色。无论从地理上看,从具有中国的佛教这一共同遗产来看,或者从对外来近代西欧文明不得不妥协这一共同课题来看,他们都是联结在一条纽带上的。并且就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来,比世界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在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他们显示出这种在政治、文化上统一的本领,具有无与伦比的成功经验。这样的统一正是今天世界的绝对要求。中国人和东亚各民族合作,在被人们认为是不可缺少和不可避免的人类的统一的过程中,可能要发挥主导作用,其理由就是在这里。
    
    “将来统一世界的人,就要像中国这位第二个(指刘邦,第一个指秦始皇)取得更大成功的统一者一样,要具有世界主义思想,同时也要有达到最终目的所需的干练才能。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的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不是在半个旧大陆,而是在人们能够居住或交往的整个地球,必定实现统一的未来政治家的原始楷模,是汉朝的刘邦。这样的政治家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越南人?或者朝鲜人?”
    
    汤因比在上面对话录的后面还强调,将来世界统一应走的方向,并不是像中国古代那样采取中央集权的做法,可能是要采取各国以平等的资格进行协商这种联合的方式。这样,与其说哪里是中心,不如说哪里表现出先锋模范作用。汤因比认为欧洲共同体的尝试,大概能成为这样的示范。
    
    我们要知道,汤因比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说出上面这番话的,那时毛泽东还在世,中国大陆经济还非常落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还处在冷战之中。为什么汤因比没有将统一世界的期望放在美国、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身上?因为他看透了未来世界的统一必定是和平统一。霸权争夺必定耗竭人类文明成果,武力征服只会导致核大战,导致人类集体自杀。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亲眼目睹战争灾难的汤因比博士,最大的希望是人类不要再相互厮杀,尤其不能爆发核大战。他在临终前将和平统一世界的期望寄托给东方爱好和平,并具有巨大协同、整合能力的中国文明,其实也是用心良苦。
    
    (四)
    
    汤因比曾在1929年11月16日,从当时日本的殖民地朝鲜进入中国东北,并在北京逗留了半个多月,然后赴上海。汤因比在南方感触较多的是中国的革命,如太平天国、辛亥革命、国民革命等,但他似乎只认同改良,对革命造成的恐怖与毁灭心有余悸。他并不喜欢上海,虽然英国当时在上海有着很大的利益。在南京他有机会接触国民政府里的高层,但看不惯这些官僚“蔑视过去、鼓吹当前、迷信未来”的嘴脸。他指出:“在相互对立的政府、党派、军阀的争夺中,最终获胜的那一方并非因为用武力取得了统一,而是因为赋予了人民其内心深处最想要得到的那些东西。”汤因比对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寄予了同情,对把人民作为愚弄工具的南京政府及其执政党非常失望。
    
    汤因比作为致力于文明史的“总体历史学家”,很重视把中国及其文明与其他国家进行对比。他不仅对比了中日,还非常罕见地把1923年建立的土耳其与1928年恢复统一的中国进行了对比,得出结论是:“目前,土耳其人与中国人似乎交换了彼此的传统角色――土耳其人在学文化,而中国人在相互厮杀。”
    
    关于中日,汤因比说在民族性格上,日本人更尊重现在与过去之间的连续性,而中国人对历史遗迹一般采取漠然甚至恶意的态度。他说在北京听到一些曾接受西方教育的中国人居然喊出“砸烂旧北京”的口号,认为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的一些旧都城已无多少荣光留存的根本原因了,对此他表示“痛心疾首”。
    
    汤因比在中国之旅30余年后最终完成的《历史研究》有多处谈到中国历史与文明,在“中国文明停滞论”尚甚嚣尘上之时,他却特别关注中国文明向现代化或如他所称“西化”的转型,这与他此次中国之行的印象应有较大关系。
    
    由此出发,汤因比做出了有关中国的预言:
    
    西方人已经用殖民和市场经济的方法,将全世界变成了一个整体(例如全球化),中国人将会凭着自己无比丰富的政治经验和文化资源,从政治上将全世界变成一个整体。
    
    (五)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汤因比的英国预言虽然并未落空,但是他显然是忽略了美国取代英国成为英国体系的带头人。
    
    汤因比的中国预言可能也未落空,但他显然忽略了中国要统一世界,之前需要被世界统一。这包括加入现在的世界体系即“美国带头的英国体系”,包括中国的全面基督教化。而不是走什么独特发展的道路。这些,正如秦国和楚国的中原化、罗马和迦太基的希腊化,是其争衡高下、统一世界的本钱,也是建立全球秩序的最大公约数。
    
    ——————————————————————————
    
    附录
    
    《展望21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中国与世界》一节的内容节选:
    
    池田:
    
    博士说过“作为将来的一种可能,中国也许会统治全世界而使其殖民地化”。这有什么根据呢?现在还有这种可能性吗?
    
    我的想法是,与其说中国人是有对外推行征服主义野心的民族,不如说是在本质上希望本国和平与安泰的稳健主义者。实际上,只要不首先侵犯中国,中国是从不先发制人的。近代以来,鸦片战争、中日战争、朝鲜战争以及迄今和中国有关的战争,无论哪一次都可以叫作自卫战争。
    
    博士说,中国人的秉性,进入近代以来,已由世界主义变成民族主义。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正确的。然而我认为这种转变并不意味着是侵略主义的。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是对鸦片战争以来,包括日本在内的外国侵略势力,作出的不得已的反应。这样说更好一些。我想所谓民族主义是对外反应的一个方面,基本上还是大力推行着世界主义、中华主义。以前中国采取孤立的外交姿态,一方面可能是为了革命后需要整顿内部;另一方面是所谓中国即世界这种高傲的传统主义的表现。
    
    汤因比:
    
    对于中国的状况,我基本赞成您刚才的分析。对过去的中国,拿破仑曾说,“不要唤醒酣睡的巨人”。英国人打败了拿破仑,马上就发动了鸦片战争,使中国觉醒了。
    
    一八三九年即鸦片战争爆发以来,您说和中国有关的战争完全是自卫战争,这是完全对的。然而按中国人的解释,自卫的意义也包含着想恢复清朝的鼎盛时期——即乾隆皇帝统治的后半期——中国所达到的国界。
    
    中国围绕喜马拉雅高原上很小的一块领土就跟印度关系决裂。这个地区本身对中国没有什么价值,战略上也没什么意义。尽管如此,我推测对中国来说,这个地区是有某种象征意义的。因为印度主张的国界是在中国衰微、无力争辩的时期由英国决定的。
    
    现在没有任何征兆表明中国要越过一七九九年即乾隆皇帝逝世当年的国界进行扩张。实际上,在阿穆尔河沿岸,最近虽跟苏联发生了冲突,但一点也看不出中国要认真考虑恢复阿穆尔河右岸和乌苏里江右岸的广大地区。这一地区是从一八五八年到一八六一年期间,中国被迫割让给俄国的。但是那里居民的中国色彩,无论当时或现在都是微乎其微的。
    
    然而,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出现了一些以前中国历史上没有过的新东西。一八三九年鸦片战争以前,中国在占世界一半的东亚是名副其实的“中央王国”。虽说只有日本在政治上没有从属于中国,但周围所有国家,也包括日本在内,都在吸取中国文明。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中国是统治着“天下万物”。
    
    池田:
    
    想一想国际社会中的中国立场,以前那样推迟恢复北京政府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硬使中国陷于孤立,责任完全在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主义国家。让中国本身负此责任是没有道理的。
    
    不管哪个国家多少都有这种倾向,特别是中国,对自己接受席位的性质极为敏感。由于战后四分之一世纪里遭受到不合理的对待,所以对新获得的席位是否正当地评价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是极为重视这一原则的。
    
    总而言之,中国大概对作为西欧化结果的美苏两大强国统治世界,感到难以忍受。当然法国或者英国对此大概也抱有强烈的反感。然而这些国家似乎能够顺应现实,采取妥协性外交上的灵活策略。比起这种妥协来,中国似乎坚持原则的色彩更为强烈。
    
    我们从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时表现的态度上也能看到,如果不安排好符合这一原则的席位,中国可能宁作国际社会的孤儿。他们有决心一直等到获得正当的评价为止。尽管如此,随着中国回到国际社会中来,今天对全世界的动向将会产生很大影响。
    
    汤因比:
    
    中国今后在地球人类社会中将要起什么作用呢?由于西欧各民族势力的扩张和暂时的统治所形成的地球人类社会,已经摆脱了这种统治力量,今后仍会按现在的状况继续存在下去。在最近新形成的地球人类社会中,中国仅仅就停留于三大国、五大国或者更多的强国之一员的地位吗?或者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才是今后中国所肩负的使命呢?
    
    因此按我的设想,全人类发展到形成单一社会之时,可能就是实现世界统一之日。在原子能时代的今天,这种统一靠武力征服——过去把地球上的广大部分统一起来的传统方法——已经难以作到。同时,我所预见的和平统一,一定是以地理和文化主轴为中心,不断结晶扩大起来的。我预感到这个主轴不在美国、欧洲和苏联,而是在东亚。
    
    由中国、日本、朝鲜、越南组成的东亚,拥有众多的人口。这些民族的活力、勤奋、勇气、聪明,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毫无逊色。无论从地理上看,从具有中国文化和佛教这一共同遗产来看,他们都是联结在一条纽带上的。并且就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来,比世界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他们显示出这种在政治、文化上统一的本领,具有无与伦比的成功经验。这样的统一正是今天世界的绝对要求。中国人和东亚各民族合作,在被人们认为是不可缺少和不可避免的人类统一的过程中,可能要发挥主导作用,其理由就在这里。
    
    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误,估计世界的统一将在和平中实现。这正是原子能时代唯一可行的道路。但是,虽说是中华民族,也并不是在任何时代都是和平的。战国时代和古代希腊以及近代欧洲一样,也有过分裂和抗争。然而到汉朝以后,就放弃了战国时代的好战精神。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重新完成中国的统一是远在纪元前二〇二年。在这以前,秦始皇的政治统一是靠武力完成的。因此在他死后出现了地方的国家主义复辟这样的反动。汉朝刘邦把中国人的民族感情的平衡,从地方分权主义持久地引向了世界主义。和秦始皇带有蛊惑和专制性的言行相反,他巧妙地运用处世才能完成了这项事业。
    
    将来统一世界的人,就要像中国这位第二个取得更大成功的统一者一样,要具有世界主义思想。同时也要有达到最终目的所需的干练才能。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不是在半个旧大陆,而是在人们能够居住或交往的整个地球,必定要实现统一的未来政治家的原始楷模是汉朝的刘邦。这样的政治家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越南人?或者朝鲜人?
    
    池田:
    
    从两千年来保持统一的历史经验来看,中国有资格成为实现统一世界的新主轴。您这一说法,在考虑今后世界问题时,具有极为重要的启示。汉高祖刘邦对中国的重新统一,作为历史功绩是应该给以高度评价的。
    
    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刘邦的成功,大概不能不说是因为有他的前任秦始皇的错误教训。就是说,秦始皇的确在确立长期统治体制上失败了,但是由于秦始皇用强权把在法律和习惯上地区各异的分散的中国统一起来,这就使刘邦确立统一的政权成为可能。没有秦始皇,这一任务要由刘邦自己去完成,那时刘邦的角色也许就要由别人扮演。
    
    不论怎样,中国也是用强大武力完成统一的。后来,虽也有由儒教的伦理和天子这种理念上的象征来维持统一的一面,但中央政府掌握的军事力量一旦削弱时,国内就曾几次陷于分裂危机。
    
    因此,我想说的是,今后世界统一应走的方向,不是像中国那样采取中央集权的作法,可能是要采取各国以平等的立场和资格进行协商这种联合的方式。从这种意义上说,与其说哪里是中心,不如说哪里表现出先锋模范作用。我个人认为欧洲共同体的尝试,大概能成为这样的一个楷模。即或需要时间,我希望还是一定要促其成功,成为全世界的楷模。
     
    在我看来,池田大作对中国历史一窍不通,所以才会作为一个应声虫地说什么“汉高祖刘邦对中国的重新统一”,其实中国此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统一。与此类似,汤因比只了解中国的“帝国史”,却不了解中国的“帝国形成史”。所以他闭着眼睛说中国的“和平统一”,他似乎不知道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和平统一,至少也要象征性地放点血。这是因为,汤因比不仅忽略了第一期中国文明的先秦历史,而且对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先秦历史”也就是“元前历史”(南北朝隋唐五代两宋),也不甚明了。所以他不说春秋战国和南北朝隋唐的故事。
    
    ——————————————————————
    
    汤因比《历史研究》目录
    
    序言
    第一部:历史形态
    第一章历史思想的相对性
    第二章历史研究的领域
    第三章某些术语的定义
    第四章需要对人类事务进行全面研究
    第五章过渡的社会
    第六章文明的比较研究
    第七章希腊模式与中国模式
    第八章犹太模式
    第九章对各个文明的考察
    第二部:文明的起源
    第十章关于各文明起源的性质
    第十一章文明源于种族吗?
    第十二章文明源于环境吗?
    第十三章挑战和应战
    第十四章卓越出自艰辛
    第十五章艰苦环境的刺激
    第十六章惩罚的刺激
    第十七章流产的文明
    第三部:文明的成长
    第十八章成长停滞的一些例子
    第十九章成长的标准
    第四部:文明的衰落
    第二十章决定论可信吗?
    第二十一章模仿的机械性
    第二十二章角色的转换
    第二十三章雅典和威尼斯:短暂的自我崇拜
    第二十四章东罗马帝国:对一种短命制度的崇拜
    第二十五章大卫和歌利亚:对一种暂时性技术的崇拜
    第二十六章罗马教廷:对胜利的陶醉
    第五部:文明的解体
    第二十七章社会解体的性质和征象
    第二十八章内部的无产者
    第二十九章外部的无产者
    第三十章灵魂的分裂
    第三十一章解体的挑战
    第六部:大一统国家
    第三十二章大一统国家:目的还是手段?
    第三十三章传导与和平所带来的好处
    第三十四章沟通
    第三十五章语文与文字
    第三十六章首都
    第三十七章文官制度
    第三十八章未来是否会有大一统国家?
    第七部:大一统教会
    第三十九章毒瘤还是蝶蛹?
    第四十章一种特殊类型的社会
    第四十一章宗教是社会对幻象的回应,还是对实在的回应?
    第八部:英雄时代
    第四十二章蛮族的历史
    第四十三章幻象与事实
    第九部:文明在空间中的接触
    第四十四章同时代文明的相互接触
    第四十五章现代的西方和俄国
    第四十六章现代的西方和东亚
    第四十七章世界与亚历山大以后的希腊社会的接触
    第四十八章同时代文明相互接触的社会后果
    第四十九章同时代文明相互接触的心理后果
    第十部:文明在时间上的接触
    第五十章制度法律和哲学的复兴
    第五一章语言文学和视觉的复兴
    第五二章宗教的复兴
    第十一部:为什么研究历史?
    第五十三章历史思想的性质
    第五十四章行动中的历史学家
    地图
    大事年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609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