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二丑艺术」的升级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7日 转载)
     杨支柱 超生父亲
    
    杨支柱:「二丑艺术」的升级版


    看待中国反贪腐时,必须正视政治是现实而严肃的。
    
    从网上见到不少人转发的声称是张雪忠副教授的一条微博——几天前,和一位朋友闲聊。他说:「那些支持习反腐,并将此视为改革契机的自由派人士,或许是想敦促和哄着习走上政改之路。」我回答说:「我相信他们的意图是良好的,但政治是现实而严肃的事情,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我们不能出于一种雕虫小技的战术考量,而付出承认现行权力合法性的战略代价。」
    
    用了几个毛泽东最喜欢用的大词,但还是把人家看扁了。那些说习近平反腐败是为自由民主宪政开路的人,几乎没有例外地都是所谓「体制内」人,或者渴望进入「体制内」成为帝王师的人。他们并不是幼稚,而是世故。如果习近平真的由反腐败而成功开辟了走向自由民主宪政之路,他们当然就成了料事如神的先知。一旦习近平反腐败建立权威之后对争取自由民主宪政的人实行专政,他们就可以自称一直是支持总书记的,听总书记话的,只是自己当初愚钝,没有领会好总书记的意图,是认识问题,不是立场问题。如果习近平反腐败搞砸了,导致共产党内讧升级而垮台,我们又可以对民众说,我一直是主张自由民主宪政的。甚至习近平的对立面薄熙来上台了,他们也可以说,「我早就说过,习近平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总代表,习近平所谓反腐败就是为了给西化派在中国建立资产阶级自由民主宪政开路,习近平上台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长期侵蚀党的肌体的结果。」
    
    如果真认为习近平是隐藏很深的自由民主斗士而又想帮他,那就恰恰应当揭露当局在强制计划生育、强制拆迁和扼杀自由言论等方面的暴行,并归罪于习近平。因为来自党外的尖锐批评反而会在党内成为习近平没有「犯错误」的证据。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鲁迅的《二丑艺术》(鲁迅全集第5卷第197-198页),抄录一段如下——
    
    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
    
    如果「二丑艺术」的精髓就是脚踏两只船的话,那么如今鼓吹习近平反腐败是为自由民主宪政开路的人显然已经把「二丑艺术」练得炉火纯青并成功升级了。他们靠对同一套话语的解释就可以脚踏四条船,还避免了当人说人话、当鬼说鬼话那样瞬间变脸的尴尬。 「二丑艺术」练到这个境界,就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轻易看清其真面目的了。
    
    当今中国大陆知识界深得「二丑艺术」真传的人非常多。譬如鼓吹「放开二胎」的那些人,他们一方面对党国当权者说自己并不反对计划生育,只是主张与时俱进适当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另一方面又可以对民众解释说自己本来是反对计划生育的,但是考虑到当局接受的可能性才主张「放开二胎」,以避免欲速则不达。结果呢,无论政府是否采纳他们的主张「放开二胎」,还是不采纳他们的主张只放开「单独二胎」,或者停止计划生育,都不会影响他们在「体制内」的饭碗和地位。哪怕党国崩溃了,他们也可以说自己过去就是批判政府计划生育的。
    
    我能看清升级版的「二丑艺术」,并不是因为我比鲁迅高明,实在不过因为我自己也跟其他「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一样,一直自觉、不自觉地使用部分「二丑艺术」。
    
    事实上,自从毛泽东体制把知识分子的饭碗控制起来,除了少数甘当恶仆的,「二丑艺术」就成了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看家本领:既要在体制内吃饭,又不能把坏事做绝、把话说绝了,话说一半和模棱两可谁不会?我跟那些我所鄙视的「二丑」的区别无非是两条:第一,我只求保饭碗,连按部就班晋升都放弃了,更不想越级晋升,因此自外于入党、争「先进」之外;第二,我可以话说一半或模棱两可,但是拍马屁、吹牛屁、放狗屁的话不说,害人的事不做。
    
    其实我也经常鄙视我自己。一方面,我时时因为身为「二丑」而羞愧,多次产生部再做「二丑」的冲动;另一方面,我又担心不做「二丑」会变成陈有西先生那样的「三丑」——要在一个严重分裂的社会同时满足官、商、民三方面的期望,太累了,而且最终肯定失败,因为我没陈有西那么大的本事。离开高校我能做什么呢?大概也就是进报刊或律师事务所工作了,报酬「体制外」了,但就职业行为受管制的程度而言其实还是在「体制内」。体制无处不在,这或许也是许志永失去自由以前一直都在体制内呆着的原因。步高智晟的后尘,我又实在没那么强的勇气和承受能力,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09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支柱: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杨支柱
·杨支柱:深化户籍制度改革须破除人口均衡分布论
·杨支柱:纪委系统正通过妥协扩权
·中纪委应当怎样定义通奸?/杨支柱
·杨支柱:纪委捉“通奸”,一捉一个准
·以“约翰•布朗路” 反制美国/杨支柱
·杨支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
·“灌输”与“渗透”/杨支柱
·“防老”与“养老”/杨支柱
·白岩松与田雪原/杨支柱
·“失独补偿”到底是什么货色?/杨支柱
·杨支柱:补助“失独”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
·家里死了人让你笑,家里生了孩子让你哭/杨支柱
·贼喊捉贼的中国司法/杨支柱
·杀子(女)案中的计生鬼影/杨支柱
·杨支柱:不如猪粪——再谈《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国家版的“郭巨埋儿”/​杨支柱
·高校招生不能为控制人口服务/杨支柱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