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说起日本,人们都说那是一个“月亮文明”,只会借光,不会发光,虽然模仿起来惟妙惟肖,不乏推陈出新,但始终缺乏创造性、、、、、、
    

    但是,日本还是有其独特的地方,例如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
    
    (一)日本屠杀基督徒的血腥历史举世无双;
    
    有一则贴文指出:
    
    [
    
    数百年前日本崇传和尚在反教声明中指责基督信仰是“邪法”,呼吁当权者下手打击,被视为净土宗佛教徒的德川家康接纳他的意见,发布“禁教令”,导致三十万名天主教徒遭屠杀,杀戮方式包括活埋、火焚、竹锯凌迟(大家应该知道“凌迟”是什么吧!)、钉十字架、水磔、倒吊污穴等,而在送上刑场之前,他们往往先被处以灌凉水、竹串穿指、挖眼、强奸等酷刑、、、
    
    试问,为什么佛教徒要对天主教徒做这么“残忍血腥”的事?而且不是只对一、两个人这么做,而是数十万人~~
    
    还不只如此,例如1431年就有上万名天草一带的信徒殉教,江户幕府随即在这里广建佛寺以镇压天主教信仰,并强迫全国人民到佛寺登记为佛教徒,否则处死,此后超过两个世纪,佛教成为幕府逼迫信徒的打手、、、、、、
    
    ]
    
    有一则反贴反驳:
    
    [
    
    1549年8月15日,葡萄牙国王和刚建立不久的耶稣会总会长依纳爵•罗耀拉派遣传教士方济各•德•沙勿略,抵达日本九州岛鹿儿岛,开始日本的“天主教传教史”。
    
    葡萄牙传教士为了在这块偌大的地区传播福音,所采取的方式和西班牙人在拉丁美洲所用的方式相同:立即消灭不信教的政权,逢到庙宇偶像便摧毁,并且残杀迫害异教徒。
    
    他们以为把过去的一切夷为平地,彻底铲除,建立自已教会势力,政教合一,是传教最方便、也最快的途径。
    
    在方济各来日本之前一五四五年一月,方济各.沙勿略曾写了一封信给会长,信中就透露这劣行 , 他说:“在印度果阿地方一个月之内,我付洗的人超过一万。我的方法是:当我来到那些要皈依基督的外教人的村庄时~~~~~~~~就这样,我便给他们付洗,并用笔写交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圣名。男人领洗后,回到家里,又叫他们的妻子和家人到我这里来。我用同样的方式给她们付洗。当大家都领完了洗,我便吩咐他们把村里的庙宇和偶像及祭司全都摧毁、残杀。”
    
    在日本由于一般民众识字的很多,不像在印度果阿未开化土著,那么容易以物质利诱传教,耶稣会的传教方式是自上而下式的压迫法,他们先以贸易利益为诱饵,吸引大名信教再迫其下领民信教。
    
    当时战国时代群雄割据,大名们急需战略物资和增加财富。但当时国内贸易由于战乱无法进行,与明朝的勘合贸易(明朝赐与日本政府商船出口至中国大陆可免税的优待)因为倭寇的扰乱而断绝,只有依靠南蛮贸易维持经济,而接受天主教是获得南蛮贸易的先要条件。
    
    初期日本有些地方领主(注:大名)看在商业利益的考虑而归依天主教,如第一位皈依的肥前大名大村纯忠为了吸引葡萄牙人在其领国内的横赖浦开港口而接受天主教洗礼,最后竟把领地让售天主教,并强逼领民信教,而后来引起丰田秀吉的戒心,另一例如大名尾村秀康希望能成为基督徒,是因为葡国商船会,会把船停泊在他管辖的地区内,能让他获利良多;他还于1580年把长崎港交给耶稣会管理,以保证葡国商船继续泊进这港口内。
    
    由于教士的怂恿,因此许多大名为了自身利益,在成为天主教徒后立即强迫领内百姓改教,不但毁佛寺并迫害残杀不愿信教者与僧侣,以争取获得更多贸易机会与专权。
    
    这充分地助长了天主教传播的速度,此后几十年间,日本皈依天主教的人数直线上升,九州岛和京都与东京一带奉教的人最多,总共达三十万。当时的罗马宗座视察员,意大利耶稣会士范礼安神父(VALIGNANO),是日本初期教会传教工作计划的最主要负责人。
    
    耶稣会士在日本经济本能自足,期间传教士试图利用日本势力侵入中国,并向支持天主教的大名提供军事援助,卷入日本政治斗争 。
    
    1587年丰臣秀吉因有许多传教士将日本人贩卖到国外为奴隶并有基督徒暴动,引起丰臣秀吉的不满也怕九州岛基督徒坐大造反,如一向宗的情形发生,因而发布诏令驱逐传教士,但并没有真正执行,也没有采取强制措施。
    
    三年后1590年,西班牙方济会及道明会的神父到达日本。葡萄牙与西班牙之间争夺殖民地的对抗斗争,亦在耶稣会士与方济会士及道明会士中延续,甚至教民间也互相敌视;教会两方又各向日本当局检举对方有意统治日本的政治企图,于是日本对基督徒正式进行禁教施行。
    
    六年后1596年,发生“圣菲利普号(San Felipe)事件”,日本当局查获西班牙商船,圣菲利普号上藏有大量军火,立即被强硬扣押及充公。
    
    船上的领航员在被审讯时招供,传教士等人是西班牙领土扩张的帮凶,他们的使命是为西班牙军事侵略作好前锋准备,因而能令西班牙在全球各地迅速地殖民他国领土。
    
    这一事很快让日本统治者警觉,接着次年1597年2月5日,有些基督徒开始进行武装反叛,甚至要求从他国殖民地派遣武装力量到日本,要推翻丰臣秀吉,日本于是对基督徒进行抓捕。
    
    耶稣会士及方济会士一同被拘留在首都的监狱中「耶稣会士因着与朝廷的良好关系(曾提供武器)而迅即获释」。六名西班牙方济会教士和二十名信徒在长崎被处死。
    
    这二十六人就是日本天主教宣传的第一批殉道者(与中国类似将这些企图谋反的恶霸当成烈士),这与一些心怀不轨的传教士充当间谍,企图殖民割分中国的情况相似。
    
    德川第二代幕府将军秀忠(1579年至1632年)年代,由于发觉有些基督教大名与外国传教士互相勾结意图不法,传教士为了把日本变成天主教国家,肯定也作过类似的努力。例如山冈庄八的《伊达政宗传》中就有西班牙传教士想扶植松平上总介忠辉当上将军的描述。所以在1614年发出“从日本驱逐全部传教士”的命令,日本开始命令基督教徒放弃信仰,要他们践踏耶稣像以及十字架,不从者则砍头或火烧,有些大名被驱逐出国,因此其下人再也不用被强迫信洋教而重得自由,在幕府命令下几乎所有教徒自愿离弃基督教。
    
    据史家研究基督教会被禁,大概有四种原因,可整理如下述;
    
    1、由于先前被教会迫害的佛教徒反弹。
    
    2、外国殖民地主义勾结传教士与教民企图谋反。
    
    3、新教(即基督教)的暗中宣传与天主教间为传教互斗。
    
    4、外国船只被查获运送武器与招供。
    
    而如果以国家的安全理由,则可以说是将军害怕“外国势力利用宗教企图占领支配这个国家”吧。
    
    1622年,51名信徒在长崎被处死。
    
    1624年,50名信徒在江户被烧死,西班牙舰船被禁止停靠日本港口。
    
    1633年发布第一道闭关锁国令。30名企图谋反的传教士被处死。
    
    根据日本天主教网页刊登的殉教人数
    
    188殉口日本教者真福
    
    シリーズ>111名日本殉教者列福の推进http://www.sendai.catholic.jp/188junnkyou.htm
    死亡的总共不过188多人,
    
    哪来宣传的30万人被杀,真是胡说九道!不识羞耻。
    
    再看华人天主教网站公布的日本询道者资料 http://www.catholic.org.tw/dominicanfamily/saints_japan.htm#_Toc51928103所列的殉道者更少不过是111人。
    
    在他们资料中所述,其中许多是病死或被西洋人自己加害(如“平山常陈事件”),还有自愿找死殉道的,所受刑最多不过是被砍头,倒吊与火烧而已,何来竹锯凌迟、水磔、灌凉水、竹串穿指、挖眼等酷刑。更那来佛教徒奸杀基督徒的鬼话!
    
    又发生于1637年的“岛原之乱”指挥造反的天主教徒领袖是年方16的天草四郎,在那之前天草、岛原一带流传一则预言(可能自己事先编造的),说天将出现异象,有一名16岁天童将出来拯救大家回归基督教义。
    
    天草自小聪颖过人有神童之称且外表俊秀。有一位相士曾对天草说“阁下面相尊贵本应掌握天下只可惜生在德川时代难成大事”。
    
    天草四郎接受天主教思想后被教民奉为“天童”、“救世主”。于宽永十四年(1637年) ,他勾结在大坂冬、夏之阵中战败逃出来的浪人,其中大部分是天主教徒。他们在失去主君之后,逃到了天草地方。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出仕天草家、志岐家的“天草五人众”等豪族。
    
    他们招募各地浪人,最终推举天草四郎作为总大将率领三万数千名(一说两万数千名)来自岛原(长崎)和天草(熊本)的基督徒造反,占领岛原半岛南部的原城杀光全城的人,于城上竖立起十字架,挂上画有十字架和圣像的旗帜,但最后结果,还是战败,全被杀光,终结天主教想统治日本人的阴谋。
    
    ]
    
    上边两造的说法,屠杀人数相差几千倍,到底谁的比较接近真相呢?
    
    《纪念日本基督徒殉道四百年》一文指出:
    
    [
    
    四百年前的这段宗教迫害史是日本历史学者极力要隐藏的,但当日本人得知他们的许多祖先是基督徒时基督教就不再是一种西方的信仰日本人将更容易接受福音、、、、、、。
    
    在日本政府反基督教派系势力日趋增强之际,1995年11月和1996年2月,共有二千多位日本基督徒一同为鲜为人知的日本原住基督徒举行四百週年纪念仪式此次大屠杀,被一些历史研究学者视为是有史以来,基督徒面临最漫长、最骇人的一次宗教迫害。
    
    现在殉道者仿佛仍在说话:
    
    该事件起源于1586年11月23日,当时有二十六位日本原住民基督徒在京都遭人逮捕。之后将近四十年中,有数千位日本原住民基督徒为主殉道。一些研究学者甚至指出,殉道人数高达一百万人,但此数字尚未经过进一步证实。
    
    为纪念在这一次大屠杀中首先殉道的二十六位基督徒,1995年11月23日在京都举行的通宵祷告会,约有二千位日本基督徒与会,同时还有来自四十个国家、一百四十万位基督徒,透过电脑网际网路回应此已祷告的请求。
    
    1996年2月5日在长崎举行的第二次通宵祷告会,再次吸引了数百位日本基督徒一同前来追思宗教大屠杀中首批的受难者,并为日本的教会复兴祷告。
    
    回顾1597年2月5日,在长崎的一个山丘上,这二十六位殉道的基督徒被钉在竖起的简陋十字架上。其中最年轻的一位基督徒是年仅十二岁的荆木君(Ibaragi Kun),他极力抗拒一位贵族要他否认基督信仰的要求,并反问他将被钉在哪一个十字架上,就跑去跪在那十字架前。不久,他和其他被抓的基督徒都被钉在十字架上,根据历史学家的记载,当周围的人用长矛戳他们的身体时,他们口中吟唱著诗篇第一二二篇。
    
    他们流血反抗宗教迫害:之后,在1622年,有大约五十位日本原住民基督徒被公开斩首,或在木桩上被施以火刑。但是最惨烈的大屠杀之一,是发生于1637年在岛原(Shimabara)的一场农民基督徒反抗迫害行动。
    
    就在一位教会领袖被迫交出一个女儿供人行淫之后,有数千位基督徒农夫携带厨房器具及手工制品,与政府军相对抗。结果,据日木东京Keikyo协会的记载,有二万多位日木原住民基督徒在这一场大屠杀中遭杀害。
    
    据一位目前正协助Keikyo协会事务的美国传道人Kcn Joseph Jr.表示,最近举行的通宵祷告会,唤醒了全球基督徒看见亚洲的福音需要,因一种敌基督的民族主义意识型态正渗透于亚洲大陆中。为此,该协会盼望使人得知,早在西元第一世纪,在亚洲,包括日木就有基督教存在,而且远在西方和欧洲成为基督教国家之前,东方的教会已是一个充满活力、增长的教会。事实上,可以说是东方将自由和基督教传给西方。
    
    离乡背井的隐藏基督徒:日本基督徒受逼迫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二百七十年,其间教会数目锐减,因为许多基督徒逃往中国隐藏,或搬迁到远方的岛屿,这些在外地的日本基督徒,他们以Kakure即隐藏的基督徒而闻名。
    
    这情况直到1865年3月17日,一名法国宣教士与昔日受迫害的日本原住民基督徒的一位子孙相遇,才有了改变。在证实这位宣教士并非官方派来的秘密警察之后,有数百位日木原住民基督徒从隐藏中出现,表明他们虽曾经历极大的苦难,却从未否认耶穌。
    
    目前在日本,每一千位日本人中,只有一位是基督徒;而一些反对基督教的法律也已获得政府通过,或正因为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事件而处于即将被通过的边缘。该毒气事件因牵涉邪教而备受日本全国谴责。
    
    Joseph指出,1995年12月通过的一项法律,其条文包括将各宗教组织置于政府教育部门管理之下;同样的行动,曾在1020年代导致对日本教会的普遍性迫害。而另一项正被讨论的法律若一旦通过,将限制非营利组织在日本从事宗教活动。
    
    另一个以美国人为主的宗教公民自由团体罗哲夫协会(The Rutherford Institute),曾多次向日本政府交涉有关反基督教派系的问题。该行动已成功的使日木政府制止另一项将严酷压迫日本基督教教会的法律。
    
    Joseph相信,保存日本原住民基督徒的迫害大屠杀和日本的教会历史,将有助于扭转日本政府的反基督教潮流。
    
    应该让真相重见天日:
    
    在罗哲夫协会的协助下,Keikyo协会现正致力在东京建筑一栋日本原住民基督徒纪念博物馆,目前尚需十万元美金的经费,同时他们也发出紧急呼吁,请人们能提供关于亚洲和日本,特别是出自这段宗教大屠杀时期的手工艺品、文件和书籍。
    
    Keikyo协会一位来自加州、每年均花二至六个月在日本研究日本原住民基督徒的Jann Hollingsworth表示,这段宗教迫害史对大部分日本基督徒来说,是完全陌生,也是日本历史学者极力要隐藏的。
    
    Jann Hollingsworth认为,教导日本人有关日本的基督教教会历史,有助于向日本人传福音。因为日本人极尊重在意祖先的生活方式,当日本人得知他们的许多祖先是基督徒时,会使他们较容易敞开心扉接受基督。那时,基督教信仰就不再是一种西方的教义,而是将他们与过去连结的一种东方信仰。
    
    当很多日本人得知他们的祖先曾经遵循基督的教导时,便接受了福音。
    
    要拯救日本失丧的灵魂,可能只要将有关他们祖先的事实显明那样简单──他们祖先对基督信仰之坚定,使他们宁愿欢喜为主殉道也不愿意否认他们的救主。这段尘封已久的史实,使很多主张基督教不应该存在于日本现代社会的人感到紧张,因为他们认为它是来自西方腐败社会的宗教。
    
    当那些历史的见证人向日本百姓说明他们的祖先是基督徒时,霎时间基督的信息马上获得称誉。他们传统对祖先信仰的尊敬──通常是指亚洲的民间宗教──为之动摇,而且传福音的门得以大开。
    
    这就是为什么美籍宣教士肯恩?约瑟(Ken Joseph Sr.)于1951年在东京成立Keikyo学院,致力于研究日本失落的基督教历史,并将其展现在日本人面前的原因。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亚洲人的价值观,包括日本人对独裁领导者的盲从,以及服从群体权利过于个人权利──这些并不完全符合圣经的教导。因此,一个会摒除这些文化特质的宗教被日本人认为是有危险性的。
    
    肯恩?约瑟说:“日本人被教导在西方社会的背后是基督教毁灭性的势力。”肯恩?约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回应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的呼吁,前往日本传福音的近五百名宣教士之一。肯恩?约瑟与他在日本出生的儿子,奉献自己的生命委身于揭开日本失落的基督教历史。在过去两年间,Keikyo学院已引起全日本对“Kirishtan”──信奉基督教信仰的日本人祖先──的注意。“Kirishtan大屠杀”发生于1596年,在之后的二百五十年之间,一个满怀嫉妒的佛教运动千方百计地欲将基督徒残酷地消灭,为此造成了成千上万的日本基督徒为主殉道。
    
    首批的基督徒早在公元199年就已来到日本,有人猜测这些基督徒来自于初代的教会。当时日本已成为亚洲那些受迫害者在政治和宗教上的避难所,并且也提供那些欲行经“丝路”的人们一个安全港。然而直到1549年弗朗西斯?艾塞弗(Francis Xavier)率领第一批罗马天主教宣教士抵达日本之后,基督教才开始在日本兴旺起来。在接下来的五十年中,基督教已成为全日本唯一最大、且有组织的宗教团体。基督教的新教导使佛教徒的庙宇乏人问津,这使佛教徒深受威胁。到了1600年,在全日本一千二百万的人口中已有近三百万名的基督徒。
    
    大屠杀于1596年11月23日爆发,当时有廿六名基督徒在京都被逮捕,次年二月他们被送往长崎,并在那里的山丘上被钉死在粗糙的十字架上。处决的那一天,年仅十二岁的荆木君(Ibaragi Kun)不肯否认他的信仰,反而问说哪一个是他的十字架,就跑去跪在它面前。据历史记载,当周围的人用长茅戳他们的身体时,这廿六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口中仍吟唱着诗篇第一二二篇。
    
    另一个在大屠杀中的年轻英雄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Shiro Amakusa,他是在1637年的一次基督徒农民暴动中被政府军屠杀的三万七千人之一。Amakusa责罚那些屈服于政府要求,践踏在一个雕刻着耶稣画像的木板,以示否认其基督教信仰的人。这位年轻的基督徒力劝他的基督徒同伴悔改──拒绝踩在画板上,并且勇敢地表明他们的信仰。基督徒们在整肃中遭受可怕的死刑,有些学者认为约有一百万的基督徒死于这场暴动,另有一百万人逃离日本,有一百万人仍留在日本但都躲避起来了。
    
    经过Keikyo学院多年调查的结果,许多的历史遗物和考古遗迹,以及那些至今仍存活的、受迫害基督徒的后代子孙,都相继在全日本被发现。Keikyo学院正商议在有名的东京铁塔中设立一个基督教博物馆,而且为了绘制全日本的基督教历史遗迹地图,其学员已经花费了无数小时收集资料。
    
    对肯恩?约瑟来说,最好的消息是近来日本政府已允许Keikyo学院在一个崭新的二十四小时宗教电视频道中播放节目。他已与该电视台的负责人见面,他们已承诺将给予计划播放的基督教节目一个重要的时段,这将会是基督教节目能定期在日本播放的创举。
    
    ]
    
    (二)日本遭受原子弹轰炸举世无双;
    
    [
    
    新华社报道:
    
    1945年5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德国法西斯宣布无条件投降。7月24日,美国、英国和中国三国发表“波茨坦宣言”,敦促日本迅速无条件投降,但日本政府置之不理。
    
    为迫使日本迅速投降,1945年1月4日1时15分,美军一架B—29轰炸机飞临日本广岛市区上空,投下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小男孩”是一颗铀弹,长3米,直径0.7米,内装40公斤高浓铀,重约4吨,梯恩梯当量为1.5万吨。炸弹在距地面510米的空中爆炸,在巨大冲击波的作用下,广岛市的建筑全部倒塌,全市24.5万人口中有7.115万人当日死亡,死伤总人数达20余万,城市化为一片废墟。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将核武器用于实战,广岛成为第一座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城市。
    
    1月9日,美军又出动B—29轰炸机将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投到日本长崎市。长崎市约40%的建筑物被毁,伤亡1.4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37%。1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签署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结束。
    
    美国用原子弹轰炸广岛和长崎,也使日本人民遭受到军国主义者发动侵略战争带来的严重灾难。日本人民成为战争的受害者,同时也亲身体验了原子弹造成的无穷遗患。据日本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10年,广岛因受原子弹伤害而死亡的人数已达24.9444万人。
    
    2011年8月6日,在日本广岛市中心的和平公园,当地群众为原子弹爆炸遇难者祈祷。当天,日本举行广岛原子弹爆炸66周年和平纪念活动。1945年8月4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之际,美国向日本广岛投掷了一颗原子弹,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将核武器用于实战。为此,广岛市每年都会举行悼念仪式及和平祈愿仪式。
    
    ]
    
    那么,屠杀基督徒和遭受原子弹轰炸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其逻辑联系呢?
    
    我认为,屠杀基督徒和遭受原子弹轰炸这两者之间是有逻辑联系的。
    
    这两者之间的逻辑联系就是日本人的性格:
    
    1、对上级唯命是从;
    
    2、做事情精益求精、层层加码,以至于走向极端。
    
    日本人的趋同心理,使得互相监督大行其道,对上级命令执行得过分认真,结果就是用力过度、招致反弹。
    
    日本人的趋同心理,在屠杀基督徒和遭受原子弹轰炸这两者之间运作了三百多年,终于有了结果。
    
    在《服从、贞洁、神贫——读〈爱的使者——基督圣徒传〉》一文中,谢选骏曾经写过一个有关“利玛窦与沙勿略”的故事:
    
    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年),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人物。他一生献给中国,由于信心滴水穿石,足迹遍布各省,直抵京师,开了中国的硬土。他不仅归化了许多中国士人和官员,还最早向中国传播了近代科学技术,死后得到皇帝钦赐墓地的荣誉,而他的后继者甚至把福音传进了明廷,使嫔妃宫女太监信从福音者达到五百四十余人。
    
    利玛窦的先行者沙勿略(Francisco Xavier,1506—1552)的生平则似乎更有预示性的。他1542年到达印度的果阿,致力于建立亚洲传教基地。1547年他在马六甲遇见一位日本人,并在两年后通过他的帮助到达日本。后来他向一位日本学者传福音,那学者问他:“如果你信仰的是真实的,为什中国人却不知道呢?”于是沙勿略知道,要让日本归化福音,必先让中国归化。另一个日本人则告诉他:“假如中国皇帝信了基督,他的臣民就很容易接受福音。”于是沙勿略决定要去中国传福音。当时明朝实施海禁,而他从日本国王那里取得护照的努力也失败了。
    
    1552年8月,沙勿略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搭乘葡萄牙商船到达了广州对面的上川岛(中国第四大岛屿),他冒险偷渡入关却没有成功。最后在荒凉的上川岛上饥寒交迫,身患重病,1552年12月3日悲惨地死去。正是这一年,利玛窦诞生于意大利。
    
    我时常会想,圣徒与常人的区别是否在于,前者是让肉体听命于灵魂,后者则让肉体支配了灵魂?这就是希腊哲学教义极为向往却无法企及的境界,但福音的殉道者们却轻而易举地达到了。如使徒保罗所说的不要体恤肉体。因为希腊的哲学教义只能让人的肉体进行一次辉煌的悲剧表现,而福音的真理却给人提出了灵魂的应许。法兰西斯意识到灵与肉的这种区别,所以他的灵魂在离开肉体之前,表达了抱歉。
    
    我时常会想,鼓舞沙勿略败死在上川岛的力量,和鼓舞利玛窦胜利进入北京的力量,到底哪一个更强?而我清楚知道的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灵魂的力量而不是肉体的力量,因为肉体只懂趋利避害、避重就轻,而灵魂却可以不看环境勇往直前,如保罗所说要得那从天上下来的赏赐。亚西西的法兰西斯不正是这样的吗?正如圣经上说,这是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的,奇迹般的力量。从信仰的角度说,沙勿略的灵魂和利玛窦的灵魂其实又是相同的,同受圣灵的激励,同样遵循服从,贞洁,神贫的圣愿,因为只有上帝的荣光,才能鼓舞肉体反背其堕落的本性,向上。
    
    日本官民同心同德镇压基督教,用举世无双的血腥屠杀从肉体上消灭了日本的基督徒,做得相当敬业、彻底,达到了一个举世无双的血腥成功。
    
    这个举世无双的血腥成功,用同样的逻辑力量穿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用南京大屠杀、虐杀英美战俘、生吃人肉心肝肉等故伎重演,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最后却遭到了原子弹的轰炸。
    
    屠杀基督徒和遭受原子弹轰炸,这两者之间确有逻辑的联系的。而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估算牺牲者,人数还要少于遭到屠杀的日本基督徒估算人数。
    
    日本的两个举世无双,其实是一个民族性中的两个果子。这样的民族性不改,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
    
    人们只看到日本的产品精致,没有看到这样精致后面的逻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06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写给自己的与写给别人的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