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松民:毛泽东的民主遗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4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毛泽东时代的民主,不仅具有政治内涵,同时也具有经济、文化内涵,普遍的社会保障,教育的普及,工人农民对文化活动以及文化事业广泛参与,都是空前的。

    
      对毛泽东为中国和世界留下的遗产,主流精英的看法,以《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的表述最为典型,他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中,开宗明义地写道:“毛泽东逝世后,中国有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经济上贫困,政治上专制。”这一句话,等于把整个毛泽东时代一笔勾销了,同时也把自1840年以来几代中国仁人志士的努力奋斗给一笔勾销了。
    
      关于所谓“经济上贫困”,现在已经被证明是一个谎言,因为毛泽东时代的工业化成就,可以和人类历史上任何国家快速工业化时期的成就相媲美。但由于中国工业化的成本,是由本国人民自己来承担的,即“高积累,低消费”,从牙缝里挤钱置家业,所以这种成就没有明显地体现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上,尤其是没有体现在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业化基本完成,外患基本解除之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换言之,无论有没有今天意义上的改革开放,1980年代之后,都将是一个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的历史时期,这个道理,和还清了房贷之后,就可以用更多的钱来买肉吃,是一样的。
    
      顺便说一句,快速工业化,其实并非中国自己的选择,而是西方代为选择的,在西方列强主导的世界格局中,非西方国家面临的选择是极其有限的:要么工业化,要么沦为殖民地,甚至亡国灭种。
    
      而所谓“政治上专制”的说法,就更是错误的,因为毛泽东留给后人的,其实是一个初具雏形的社会主义民主体制,即“人民民主体制”。中国在政治上走向专制,是在毛泽东逝世数年之后逐渐演变的而成的。中国1978年开始的改革,决不是只有经济改革而没有政治改革,也不是先进行经济改革,后进行政治改革,恰恰相反,中国的改革是先进行政治改革,后进行经济改革。严格说起来,中国在政治上的改革,应该是从1976年10月开始的。正是在政治上的改革基本完成之后,经济上的改革才成为可能。
      1、为什么说毛泽东时代是民主的?
    
      看一个政体是不是民主,不能只看形式,而应该看实质,民主的实质就力量平衡,没有足以相互抗衡的力量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正是深刻洞见了这一点,在民主问题上,毛泽东一向注重力量对比,也就是说,更重视实质的民主,而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民主。
    
      在毛泽东时代后期,在国家机器内部,实际上存在两个权力中心,两股互相制衡的力量:一个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僚,再一个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造反派-文革派”,“四人帮”其实就是中央的造反派。毛泽东在世,两派获得权力,或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主要靠诉诸于毛泽东的支持,毛泽东不在,从逻辑上说,则主要应该靠诉诸于群众的支持。
    
      在文革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结束后,尤其是“九一三事件”后,实际上形成了这样一种格局:“老干部-官僚派”掌握国家的实际行政权力,而“造反派-文革派”则负责维护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守护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官僚派有执政权,但缺乏话语权,处于一种时刻被监督的状态。当时,一位军委副主席送了几个高干子弟走后门上大学,居然会被郑重其事地提到政治局会议上,就是这种监督高度有效的一个表现。
    
      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就是工人阶级利益的最大保障,这一点,这经历了下岗运动之后,大家对此都应该深有体会;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也是绝大多数人民福利的最根本保障,这一点,当我们面对今天巨大的贫富差距是,也不难明了这一点。“造反派-文革派”VS“老干部-官僚派”,这是一种制衡的机制,也是一种民主的机制。由于这是一个权力中心监督另一个权力中心,因此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横向的纠错机制”。
    
      需要强调的是,在毛泽东时代的权力体制中,还存在大量的“工农干部”,以陈永贵、吴桂贤等为代表,他们不属于官僚派,与“造反派-文革派”也有距离,他们实际上扮演了体制内工农利益看护者的角色,我们很难想像,如果体制内始终有这样一些人存在,那些严重损害工农利益的政策,如“下岗分流”,强拆征地等,能够顺利出台。
    
      在体制外,人民群众则享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四大自由。这种自由并没有任何门槛,民众也不会因为行使这些权利本身而受到法律的追究。在公有制的制度背景下,机关、企业和事业单位的管理者无权解雇员工,群众在行使这些权利时并无失去饭碗的顾虑,因此,这些权利对监督本单位的领导特别有效。这种监督由于是自下而上地进行的,因此可以概括为“纵向的纠错机制”。
    
      必须指出,“造反派-文革派”和官僚派之间的相互制衡,同历史上发生过官僚内部的“党争”是不一样的,因为“造反派-文革派”崛起路径与传统官僚完全不同,其所依赖的合法性也完全不同,因此不能把他们视为官僚的一部分,他们属于体制内一股新生的政治力量。而工农干部则由于实行了“三三制”原则(即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央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搞调查研究,三分之一的时间回原单位劳动),更不能把他们视为官僚的一部分,而只能把他们视为工农在国家机器中的政治代表。
    
      总之,体制内两派或三派相互监督与制衡,实行民主集中制,体制外人民群众可以以“大民主”的方式来监督、参政议政,在这种格局下,再通过不断的吐故纳新,把新鲜血液输送到共产党内部——这难道不是一种民主体制吗?它不仅是民主的,而且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特色,只有狭隘地把“三权分立”看作是唯一正确的民主模式的人,才会否认这是一种民主体制。
    
      需要强调的是,毛泽东时代的民主,不仅具有政治内涵,同时也具有经济、文化内涵,普遍的社会保障,教育的普及,工人农民对文化活动以及文化事业广泛参与,都是空前的。
      2、政治事变中断了毛泽东时代的法统
    
      这种格局,如果假以时日,将完全有可能成长为一种新型的中国社会主义人民民主民主,为全世界人民在欧美的民主模式之外,提供一种新的、更好的选择。遗憾的是,这一模式被1976年10月发生的一场政治事变中断了。
    
      严格说来,这场政治事变中断了毛泽东时代的法统,开创了以军事暴力解决政治分歧的新法统(这一点在1989年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把其后出现的政治上的专制,归罪于毛泽东,这是不公平的。
    
      毛泽东时代的法统有两个,一个是党内民主,即通过在党的会议上多数解决政治分歧,毛泽东的所有政治决定,无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都在历次党的会议上得到了多数支持;再一个就是政治运动,直接诉诸于人民群众。
    
      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在毛泽东去世后,如果后人真的“按既定方针办”,不中断毛泽东的法统,继续按这两个“游戏规则”玩下去,结果会如何?
    
      答案只有一个:中国将从此走向民主。因为此后的任何人都不再具有毛泽东那样的权威,因此他要获得权力,都必须靠“多数的支持”。
    
      在毛泽东逝世后,中国走向专制的进程是这样展开的:  首先,是用暴力清除政治反对派。1976年的“粉碎四人帮”,就事件本身的性质而言,主要是因为官僚派不能容忍“造反派-文革派”的严密监督,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实现对权力的垄断。
    
      其次,是自上而下清理“三种人”,即从中央到地方的“造反派-文革派”。全国涉及数千万人,远远超过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数量,这些人分别被判刑、开除公职和党籍、控制使用,完全被赶出政治舞台;
    
      在清洗了“造反派-文革派”后,以陈永贵、吴桂贤等为代表的大批工农干部也随即被逐出体制,基本上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此后,真正有能力在制约官僚的力量从中国政治舞台上消失,官僚派处于不受制衡的状态,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取消了四大自由和罢工自由,民众失去了参与政治的最有效途径,完全被排斥于政治进程之外。
    
      至此,中国政治体制从民主化向专制化的改革基本完成,无论是“横向的纠错机制”还是“纵向的纠错机制”都不复存在,正是在这一起点上,中国开始了以“市场化、私有化”为取向的经济改革,并一路走到了今天。
      3、民主应该建立在力量均衡的基础上
    
      当然,在大的格局基本奠定的情况下,还有一些小的调整:
    
      比如,在党内,提出了在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无条件保持一致的口号,实际上已经不再允许党员独立思考,党内民主不复存在;
    
      比如,1980年代,在体制外崛起了民运派,但这股力量主要由少数知识精英组成,远不能和当年的造反派相比,无法对官僚派构成有效制衡。而在私有化的问题上,民运派反而和官僚派形成分进合击之势,客观上为官僚侵吞国有资产提供了合法性论证,这体现了右翼反对派的历史局限。
    
      再比如,文革虽然在1980年代初就被“彻底否定”了,但“文革”的灵魂,即人民群众直接关心、参与国家大事,还继续在神州大地上游荡,并成为一场又一场学潮的深层原因,这也可以被视为是一种民主的表现。所有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文革”的历史分期,有这样一个看法:“文革”从来就不是十年,所谓“十年文革”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如果以大规模群众运动为标准,则应该是一个“短的文革”,即从1966年到1969年的“三年文革”;如果以人民群众积极关心、参与国家大事为标准,则应该是一个“长的文革”,即到1989年结束,为时23年。
    
      总之,民主应该建立在力量均衡的基础上,而不能建立在空洞的“制度”基础上。毛泽东时代民主之所以夭折,最大的教训也就在这里——由于时间的原因,制衡官僚的“造反派-文革派”及其他力量还来不及成长壮大,和官僚形成“均势”,这使得官僚可以轻易地用暴力将他们清除,而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历史反复之前,也由于缺乏足够的政治成熟挺身而出捍卫已经获得的民主权利,毛泽东创建的人民民主制度,也就由此得而复失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18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光诚事件爆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无耻 (图)
·亲历朝鲜社会主义医疗/郭松民(图)
·薄熙来能走多远?/郭松民
·唯薄熙来敢政变?/郭松民
·冷血局长邵立勇居然也能快速复出/郭松民
·环保局别成排污企业的“保密局”/郭松民
·朝鲜的“先军政治”/郭松民
·灾后重建杜绝政绩工程有赖制度创新/郭松民
·世界上有两个索尔仁尼琴/郭松民
·应让民间机构参与组工满意度调查/郭松民
·郭松民:必须断了裸体做官的后路
·秦晖该争的是“免于堕入贫民窟的自由”/郭松民
·给吴敬琏讲一点穷人经济学/郭松民
·局长被杀,得到的同情不如一条狗多/郭松民
·郭松民:“倒卖病人”源自监管理念的倒错
·张维迎的谬论-利益受损最大的是领导干部?/郭松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 《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中共用校園“七不講”窒息年輕人
  •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误判的大纪元
  •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千古奇文:《才女美屄赋》作者巴山老狼按语
  • 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 考古学家的诅咒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 毕汝谐14天1594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邱国权《老鼠与才女的故事》: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
  • 滕彪【30張影像、30個故事—六四30週年座談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 李芳敏144000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 曾节明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 曾铮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论坛最新文章:
  • 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遭纵火 釀24死 数十伤
  • 时限将到 韩仍未答应就强征劳工判决与日交涉
  • 世卫: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台凶案死者父母致信港府建议 惟林郑只字不提
  • 外籍网红在示威中肚皮抓痒被指是外国势力暗号把他笑死
  • 比亚迪香港充电站收摊 车主忧电动车变废铁
  • 围绕主权及资源纷争:中越船只南海对峙长达数周
  • 因土耳其购俄防空导弹 美不向土出售战机
  • 港人持久战遍地开花北京噩梦伊始
  • 冯-德莱恩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及其面临的挑战
  • CNBC认为对谷歌叛国投降北京的指控缺乏证据
  • 默克尔权力布局出绝招
  • 香港“银发族”静默游行9000人参与 声援年轻人守卫香港
  • 被指盗窃机密 瑞士同意向美国引渡华裔科学家
  • 美国:若要达成协议 美中应解决一些重大问题
  • “反送中”:港建制派组律师团 警察终道歉
  • 曾两度成功越狱 墨国大毒枭被判终身监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