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现代禅让制与君主立宪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4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有一种说法是:中共的“一党领导与多党合作的民主集中制就是现代禅让制”。
    
    这种说法指出了“制定接班人与会议追认通过”与“古代禅让制”之间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还引起了“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之类的狂想。
    
    不过在我看来,这种相似性更可能指向了一个归宿:那就是古代的禅让制走向了王国时代,现代的禅让制也将走向君主立宪时代,也就是我所说的“新王国”或曰“第三中国”的出线。
    
    说穿了,“现代禅让制”其实是一种僭主制度,它摇摆于独裁制(个人崇拜)与寡头制(集体领导)之间。
    
    而古代的禅让制,作为中国“统治者更迭”的一种方式,指在位君主生前便将统治权让给的他人。形式上,禅让是在位君主自愿进行的,是为了让更贤能的人统治国家。通常,禅让是将权力让给异姓,这会导致朝代更替,称为“外禅”;而让给自己的同姓血亲,则被称为“内禅”,让位者通常称“太上皇”,不导致朝代更替。
    
    显而易见,中共的专制统治基本上属于外禅,而台湾和北朝鲜的专制统治由于是在父子之间进行的,接近内禅。
    
    (二)
    
    中国上古时期的禅让制度,最早记载于《尚书》之中,但其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那是一种“推举部落联盟首领”的一种方式:相传尧为部落联盟领袖时,四岳推举舜为继承人,尧对舜进行三年考核。尧死后,舜继位,用同样推举方式,经过治水考验,以禹为继承人。禹继位后,又举皋陶为继承人,皋陶早死,又以伯益为继承人,最后族人拥戴禹之子启为王,发动政变,禅让制变成君主制。启建立第一个朝代——王国时代的夏朝。
    
    到了帝国时代,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替,也有以禅让之名行夺权之实的。这些所谓的禅让,都是朝中权臣胁迫皇帝退位,而由于继承者是当政者的臣子,为避免“不忠”的骂名,便打着禅让的旗号,以取得正统性。因此,以禅让而灭亡某一朝代,史书中也多表述为“篡”(如“王莽篡汉”),而若以武力直接推翻某一朝代,则用“灭”(如“元灭宋”),以表明某种价值判断。
    
    (三)
    
    “古史辨”学者顾颉刚指出:“禅让之说乃是战国学者受了时势的刺激,在想象中构成的乌托邦。”又说“这时墨家为了宣传主义而造出来的”。1936年,他发表《禅让传说起于墨家考》。其依据有下:
    
    荀子在《正论》中说:“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是陋者之说也。”
    
    韩非子在《说疑》一文中说:“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人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竹书纪年》认为:“尧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父子不得相见也。”
    
    《汲冢琐语》云:“舜放尧于阳,而书云某地有城,以囚尧为号识者,凭斯异说,颇以禅受为疑。”
    
    《广弘明集》十一引《汲冢竹书》云:“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今见有囚尧城。”
    
    不过1993年郭店一号墓出土的《唐虞之道》与2002年出版的《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收录的《子羔》、《容成氏》三篇都记载了“上古的禅让”。《唐虞之道》推崇禅让,指出“不禅而能化民者,自生民未之有也”。等于是说,统治权一定要经过被统治者的同意,才能取得同化的效果。
    
    (四)
    
    帝国时代用“禅让形式”完成政权更替的有如下表:
    
    西汉→新朝
    
    公元8年,西汉的孺子婴禅让给新朝的王莽
    
    东汉→曹魏→西晋
    
    220年,东汉献帝刘协禅让给曹魏文帝曹丕
    
    265年,曹魏元帝曹奂禅让给西晋武帝司马炎
    
    东晋→南朝宋→南朝齐→南朝梁→南朝陈
    
    420年,东晋恭帝司马德文 禅让给南朝宋武帝刘裕
    
    479年,南朝宋顺帝刘准禅让给南朝齐高帝萧道成
    
    502年,南朝齐和帝萧宝融禅让给南朝梁武帝萧衍
    
    557年,南朝梁敬帝萧方智禅让给南朝陈武帝陈霸先
    
    东魏→北齐
    
    550年,东魏孝静帝元善见禅让给北齐文宣帝高洋
    
    西魏→北周→隋朝→唐朝→后梁
    
    557年,西魏恭帝元廓禅让给北周孝闵帝宇文觉
    
    581年,北周静帝宇文衍禅让给隋朝文帝杨坚
    
    618年,隋恭帝杨侑禅让给唐高祖李渊
    
    705年,周圣神皇帝武曌禅让给唐中宗李显(内禅)
    
    907年,唐哀帝李祝禅让给后梁太祖朱温
    
    南吴→南唐
    
    937年,南吴睿帝杨溥禅让给南唐烈祖李昪
    
    后汉→后周→北宋
    
    951年,后汉李太后下诰将后汉皇位禅让给后周太祖郭威
    
    960年,后周恭帝柴宗训禅让给宋太祖赵匡胤
    
    以下是其余在中国历史上曾完成禅让程序,但随即以失败告终的政权
    
    前316年,战国时代的燕王姬哙禅让给子之
    
    403年,东晋安帝司马德宗禅让给桓楚武悼帝桓玄
    
    551年,南梁帝萧栋禅让给汉帝侯景
    
    619年,隋帝杨侗禅让给郑帝王世充
    
    兰芳共和国
    
    华人在南洋婆罗洲建立的兰芳共和国,总长实行禅让和选举结合的形式。
    
    (五)
    
    论者有谓:
    
    1、世袭制度建立之前的禅让制另当别论。当世袭制度建立之后,禅让制已经沦为权力争夺的结果。是建立在争权夺利的基础上的。在实现禅让之前,首先要经历剧烈的权力争斗。最后由胜者掌握政权。在中国历史上,在世袭制度建立之后,禅让制仍然并存着。至少,从形式上讲,从西汉朝至北宋王朝,其每一个开国统治者都是从前代的末代统治者手中“禅让”而获得政权的。其本质,与尧舜禹时代的禅让没有任何区别。都是表现为成王败寇。
    
    2、民主制度是民意选择的结果。是按照法律和人民意志转让权力。民主制能让社会进步。而禅让制只能使社会整体腐败。因为民主制度中执政者要取决于民意。而后者中执政者只取决于实施阴谋的能力, 所以,禅让制是一种落后的制度。
    
    3、自曹丕以魏代汉,“汉魏故事”便成了禅让的代名词。司马炎以晋代魏是“汉魏故事”的一次翻版。此后,南北朝及隋、唐、后梁、北宋各代帝王纷纷效尤,如法炮制,亦以禅位的形式完成易代鼎革。权臣既谋夺位,又欲逃避篡弑之名,于是便上演“禅让”的闹剧,胁迫傀儡皇帝主动逊位,然后故作姿态揖让一番,将夺位美化为禅让。帝制社会之禅让虽与传说的唐虞时代不同,其目的是用以掩盖篡弑,但皇位与皇权的更迭相对比较平稳,一般不易酿成大规模的社会瓦解。故汉魏时期的禅让制颇有研究之必要。
    
    4、更值得史家重视的是,历朝禅代都同九锡制联系在一起。为了效仿上古时期的尧舜禹禅让故事,使改朝换代能符合当时的法理观念,权臣在夺取帝位之前,必先晋爵建国,封公或封王,赐九锡,然后登上九五之位。曹操加九锡,封公建国,曹丕因之而终于完成汉魏禅代,从此九锡成了权臣易代鼎革的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说,九锡是汉魏晋之际权臣夺取政权的一种制度。
    
    5、所谓“九锡”,是中国汉朝、晋朝等朝代皇帝给臣子的九种最高赏赐。“锡”同“赐”。九锡包括一锡车马,再锡衣服,三锡虎贲,四锡乐器,五锡纳陛,六锡朱户,七锡弓矢,八锡斧钺,九锡秬鬯。这些物件通常是天子才能使用,赏赐形式上的意义远大于使用价值。受九锡者之后大多篡位,故历史上有不少功臣拒受九锡以避嫌(譬如李严曾向诸葛亮劝进受九锡,诸葛亮回答要灭魏之后再接受)。三国时期,帝王还利用九锡来笼络羁縻敌国或地方割据势力,这是九锡制度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发挥的另一种特殊功能。九锡制从周代滥觞,汉魏之际形成,一直延续到五代。魏晋南北朝隋唐开国之君的《本纪》中都有受禅前的“九锡文”。
    
    在我看来,还有两条值得注意:
    
    1、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次“禅让”,大约可以算袁世凯从满清手中接受“退位”,然后自己转身称帝了。
    
    2、当然,毛泽东利用“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及其《共同纲领》来任命自己进行专政,也是继承了袁世凯的“变相禅让”。邓小平继承了毛的“变相禅让”,规定了第三代第四代、、、、、、的衣钵。
    
    (六)
    
    “新王国”或曰“第三中国”应该拒绝类似的禅让。不论是古代的禅让还是现代的禅让。
    
    “新王国”或曰“第三中国”应该建立在真正的普选的基础上。
    
    “新王国”应该和“王国时代”、“帝国时代”告别,进入“宪政时代”。
    
    “第三中国”应该和“第一中国”(中华民国)、“第二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告别,结束“南北朝分裂”,进入“隋唐的统一”。
    
    如果有幸这样,那么“现代禅让制”向君主立宪制的过渡也就算是完成了。
    
    是所至盼。
    
    2012,10,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605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原罪说的起源
·谢选骏:希特勒并非功亏一篑世界征服者
·谢选骏:文明形态学派的中国渊源
·谢选骏: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文明的挽歌:《离骚》与《正气歌》的灵魂献祭/谢选骏
·谢选骏:边缘与主流的循环
·谢选骏:轴心时代是第二代文明的产物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谢选骏读书笔记:超人与圣徒
·谢选骏: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