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恐惧伴随周永康们的余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1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对罪大恶极的周永康来说,贪腐尚属罄竹难书中的细枝末节。海内外多年来所形成的普遍共识,是周永康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即使这届新政没将其“放倒”,周永康也并无未来可言。国家实行民主转型之日,就是周贼遭受更严苛的清算之时。恐惧已伴随周永康们的余生。
    

    自甘沦为人类文明史上残渣余孽的周永康,一再汹汹扑向的不只是布衣韦带。他戴的是“保党”的面具,干的是毁党的勾当。在将民众凶恶推向党政对立面的同时,人权恶棍也渐渐将自己推上了绞刑架。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天怒人怨,这决定了朝野不会放过他。
    
    周掏空国库,削弱国力,年年抱去几千亿“维稳”经费,不殚精竭虑为主子解忧,反忽明忽暗乱作胡为,制造不稳定的社会因素,总给主子拆台,后又卷入图谋不轨、、、、、、这般狼猛蜂毒,必致怨声载道,龙颜大怒。换在皇权时代,周永康是要被千刀万剐,是要被灭九族的。中共对周已算仁慈。
    
    异议人士不过是表达了自己不同的观点,值不值得周去泽吻磨牙?维权者们不过是想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值不值得周去舞爪张牙?练功人士不过是在强身健体,值不值得周去极恶穷凶?、、、、、、树倒根摧并失去了自由的周永康,被押赴十八层地狱前,应不难在后怕中将这类问号逐渐给拉直。
    
    但终归为时晚矣。双手沾满了国人血泪的周永康们,不论是醒时是梦中,四面楚歌在其而言都只会是挥之不去。只要他一睁眼,隐隐约约就会见到四面八方俱为其仇敌,有的来自高城深池,有的来自恶湿居下、、、、、、只要他一合眼,睡梦中就定会是厉鬼缠身,数不清的冤魂会怒吼着向其扑去、、、、、、
    
    “坏人中的坏人”周永康,若被丢进人群中,任由愤怒的民众对其自由处置,十之八九会被深受其害的百姓们给生吞活剥。周永康的恐惧并非始于倒台之后,在位时,他该就已为自己的多行不义亡魂丧胆,由此不甘“屈居老九”,羽毛渐丰的同时也渐似吕武操莽,以图握紧权杖,以策安全。
    
    然而苍天有眼。十恶不赦的周永康使得党国不安全,使得当局危于累卵,使得其操弄的行当缺失了荣光和安全,使得朝野上下人人自危之时,他自己也就再没有了安全屏障可言。周在倒掉前,面临的就已是墙倒众人推。倒掉之后,周的各种罪恶和丑闻,就更是铺天盖地暴晒在了全球的面前。
    
    任期内的周永康忘乎所以,然而任期有满的时候;强权让周永康步入疯狂,可天地之间自古以来,真能走向不朽的是正义,是人心,是爱的忠贞,是诠释了是非曲直的唾弃和传颂、、、、、、宦海之内,载沉载浮,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不沉或不朽的强权。周永康倒了,倒得土崩瓦解,倒得稀里哗啦。
    
    因为多行不义,所以色厉内荏、、、、、、这就是周永康们的一生。掉出底裤前的周永康,也就是个“二愣子”。古训有云:“处治世宜方,处乱世当圆,处叔季之世当方圆并用。待善人宜宽,待恶人当严,待庸众之人宜宽严互存。”恶人周永康们,强加国人以恐惧的同时,恐惧也即伴随了其余生。
    
    人生就是三兽渡河。狗彘不若的恶棍披上了“执法者”的华服,威风八面,人五人六,体内澎湃的仍旧不是一腔正气,而是一肚子坏水,在吃相上也总是狼吞虎噬,这说明修行太差,甚而根本就没有进行过必要的自我修行。纵使贪墨得富可敌国又如何?被打回原形后,就连枚硬币都花不了。
    
    周永康进去了,高智晟出来了。曾以种种莫须有罪名将良心人士推进大墙之内的周永康们,随后陆续面临的将会是被审判,是与遭其迫害的良心人士及各种人犯同囚、、、、、、王立军如此,薄熙来如此,周永康如此、、、、、、周永康们的余生不但伴随了恐惧,且在多行不义后,做了云泥之别的角色转换。
    
    暗夜也有雷鸣和闪电,暮色也未必就给鸮鸣鼠暴开出了铁打的保单。“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古训中的类似金玉良言,在月黑风高、歧路亡羊的荒野上,也同样会不时得到应验。活眼现报乃常有,夜色散去之后,报应会得到更广泛的应验。
    
    恐惧伴随了周永康们的余生。不要以为变身成了狼蟲虎豹,就可以一味逞凶于茫无边际的荒野;不要臆想跻身在了鲍鱼之肆,就当真拥有了绝对的安全;不要误认弥山亘野黑暗无边,苍天之上就会永无日升月恒、、、、、、恶的放纵是魔鬼,善的推崇乃正神。收刀检卦,回头是岸,兴许也还来得及。
    
    
    写于2014年8月1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4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4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611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投毒犯”周永康咎由自取
·廖祖笙:庆贺迫害狂周永康的倒掉
·廖祖笙:“皇协军”里少一人
·廖祖笙:国殇——在敌占区的“抗战八年”
·廖祖笙:九十多岁高龄了还是一土鳖
·廖祖笙:港人的自决权和独立权不可予夺
·廖祖笙:中国各省区已“高度自治”
·廖祖笙:固有的·骗来的·抢来的
·廖祖笙:全党为侩子手殉葬
·廖祖笙:杀人总是杀得冠冕堂皇
·廖祖笙:与侩子手沆瀣一气的“法治国家”
·廖祖笙:“反饥饿反迫害”与“应聘中南海”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
·廖祖笙:执政良知能将黑夜与人心给照亮
·廖祖笙:纪念胡耀邦 缅怀伟光正
·廖祖笙:景阳冈的两只老虎真奇怪
·廖祖笙:归根结蒂是人性与兽性的博弈
·廖祖笙:致芊媛
·廖祖笙:写给法庭,写给未来和历史……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廖祖笙家的玻璃上惊现弹孔 (图)
·廖祖笙家半夜又两次被“人”拉电闸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