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驰平:从总参高层调整看十九大军委布局
请看博讯热点:军队高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0日 转载)
    
    驰平 北京政情观察员
    
    驰平:从总参高层调整看十九大军委布局


    乙晓光(左)和高津(右)均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也是年少成名的军界明星。
    
    八一前夕,解放军一系列的高级将领调动中,最具有指向性意义的首推总参谋部的两项人事调整。一是现年56岁的总参谋长助理乙晓光晋升副总参谋长,成为现时解放军最年轻的正大军区级将领;二是第二炮兵参谋长高津继任总参谋长助理。乙晓光、高津二人是江苏老乡,且均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也都是年少成名的军界明星。
    
    乙晓光是一名特级飞行员、全天候飞行教员。 21岁时即因飞行业务突出,被破格提拔为飞行大队长,34岁提升为师长。后历任成都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空军武汉指挥所主任、空军指挥学院院长、空军副参谋长等职务,2010年12月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2012年12月调任总参谋长助理。乙晓光系统地飞过米格15、歼5、歼6、歼7、苏27、苏30等机型,还在美国、希腊、土耳其等地飞过F15、幻影2000、F1模拟机、F16模拟机等机型。训练之余,编写了一本长达十万字的《空军飞行员常用汉英小词典》以及《隐形飞机及其克星》、《武装直升机及其克星》等著作。可谓是业务纯熟,履历完整。
    
    高津比乙晓光小1岁,从军后考入二炮指挥学院,获得工程学硕士学位,参与组建解放军第一支新型导弹部队,并组织实施了首枚新型导弹发射,参加多次重大军事行动。 1997年升任导弹旅旅长,2000年代表二炮参加了在华北举行的由江泽民亲自观战的「世纪大演兵」,表现出色,受到中央军委通令嘉奖,被誉为「共和国砺剑人」。 2009年高津升任二炮第52基地司令员,2011年晋升二炮参谋长。
    
    十年前的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是新世纪解放军建设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这次会议上,江泽民全退,胡锦涛接棒军委主席,实现了最高统帅的代际交替;徐才厚晋升军委副主席,进一步抓牢了对军队干部人事大权的掌控,为日后的贪腐创造了便利条件;军委领导体制也进行了重大改革,海军、空军、二炮三大军兵种司令员进入军委领导层。
    
    与海、空、二炮司令员进军委向匹配,在这次会议之前,军委调时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许其亮及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吴胜利二人,担任副总参谋长。从而打破了总参谋部清一色陆军将领一统天下的局面,实现了陆海空三军大会师。当时,外界对此举的普遍解读是,顺应现代战争条件下多军兵种协同指挥作战的需要。直到吴胜利与许其亮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相继接任海军、空军司令员,外界才逐步明晰了军兵种将领在总参任职,对于干部梯次建设的重要意义。
    
    吴胜利与许其亮离开总参之后,孙建国、马晓天又分别接替了他们在总参的角色。 2010年,二炮参谋长魏凤和升任副总参谋长,首先实现了陆、海、空、二炮四大军兵种将领齐聚总参领导班子的局面。 2012年十八大前夕,马晓天、魏凤和又分别接任空军司令员、二炮司令员。只有在海军方面,由于吴胜利自2006年连任至今,孙建国继续在总参徘徊。
    
    总结十年来的总参班子更迭不难看出,从海、空、二炮调职到总参的高级将领,几乎铁定是作为接班人来培养的。吴胜利、许其亮、马晓天、魏凤和都开创、沿袭了这条路线。因此,此番履新的副总参谋长乙晓光、总参谋长助理高津,已经成为了下届空军、二炮司令员的最热门人选。
    
    从年龄来看,现届中央军委领导层中,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国防部长常万全、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海军司令员吴胜利、空军司令员马晓天等几位「40后」,到2017年十九大时将退出领导岗位。留任的几位军委委员,岗位和职务也将多有调整,作为军委委员的现任二炮司令员魏凤和极有可能转岗。一定意义上,乙晓光和高津锁定了十九大时新一届军委的两个席位。虽然高津目前仍然是副大军区级,但参考魏凤和2010年12月才晋升正大军区级,2012年10月即接任二炮司令员并进入军委的例子,留给高津的时间尚多。
    
    现实中,这些极左似乎不见了踪影,我们身边很少有公开谈论极左言论的人,很少有人公开自己的极左立场。因为改革开放使中国社会回归了常识,批判和反思文革已成社会共识,不符历史不合逻辑的极左言论在现实中不会有市场和听众。可网络上不一样,网络很多时候是非理性,匿名,不用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不讲理,无须合逻辑常识,只需要迎合情绪即可;极端化,反理性,仇富仇官仇精英。极左言论虽然不合逻辑常识,但却能迎合一些自命改革失意者、被改革抛弃者的情绪。改革使很多人得利,也让一些人有利益被剥夺者,形成了不小的贫富差距,比如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城市的贫民,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分享到改革的红利。而极左势力主要是从这群人的滋生,迎合并利用这种改革失意者的情结,说这一切都是改革带来的,「走资派」掌权,剥夺了穷人的利益,只有回到文革,回到改革前,贫富才会没有差距,穷人才会翻身。
    
    这种论调虽然反历史反理性,却很有煽动性,故在网络上形成一种势力。极左就是栖息在这种社会情绪中,消费社会情绪,反改革反进步,把文革那套话语放在嘴上,攻击开明改革派,在网络上寻衅滋事挑拨阶层对抗,以意识形态话语绑架舆论和绑架官方。
    
    政府和舆论应该同情贫富差距下那些有相对被剥夺感的穷人,通过改革缩小贫富差距,让更多人分享改革红利,但应该警惕这种反改革的极左势力。当局不能一边喊改革,一边却用官方那种意识形态语言制造反改革的极左力量。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41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驰平:浑水泡面:钢铁长城早晚成为豆腐渣 (图)
·驰平:可叹现代八旗子弟 军事演习视如演戏 (图)
·驰平:早该巡视体育总局了! (图)
·驰平:烧钱援外灼伤国人心 (图)
·驰平:八个督查组能打通最后一公里吗?
·驰平:打大老虎之网越收越紧 (图)
·驰平:央视多事之夏 官媒亟待改革
·驰平:习盛名之下 李其实难「副」
·驰平:蕞尔小丑频挑衅 天朝上国连求和
·驰平:一朝天子一朝臣 中办调研室易人
·驰平:根治「能源腐败局」 换人更需换制度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博客最新文章:
  • 毕汝谐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毕汝谐(纽约作家)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附件1:《“以獨攻獨”宣言》
  • 江棋生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
  • 毕汝谐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毕汝谐(纽约作家
  • 少不丁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WorldWarZ
  • 台湾小小妮帝王學和造神術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梦的迷蒙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2)
  • 台湾小小妮還是厚黑:臉皮越厚心腸越黑🖤官位越大!
  •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 台湾小小妮地球🌍運轉與社會控制
  • 谢选骏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 毕汝谐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毕汝谐(纽约作家)
  • 张杰博闻武汉市长豁出去了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 台湾小小妮疾病與人性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四)社会的文明结构(4)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论坛最新文章:
  • 新冠病毒:湖北蕲春居民见证疫情
  • 欧盟对华为5G设备有条件放行
  • 军刊旧文热炒疑隐指武汉肺炎疫情外国生化攻击 网上炸锅
  • 武汉肺炎 网络疯赞上海医疗救治组长下令换共产党员上一线
  • 中国造核聚变太阳 温高两亿度
  • 收治武汉肺炎病例 解放军制3大医院湖北神速建成
  • 建武汉肺炎隔离区 引福建霞浦人抗议
  • 武汉肺炎以非典五倍的速度快速扩散
  • 韩国青瓦台前50万联署促禁中国人 日本有店家明指华人禁入
  • 肺炎流行 春节期间日本战战兢兢
  • 武汉肺炎 中国女子足球队甫抵澳大利亚遭隔离
  • 香港“一罩难求”1000人排队抢购口罩
  • 武汉肺炎 病毒攻陷 中东第一例
  • 武汉新冠病毒无症状患者的“神传染”
  • 武汉肺炎 官方最新通报新增确诊1459例132死亡
  • 武汉肺炎 韩国人大论战要不要10万中国人节后返回
  • 自保失败 西藏武汉肺炎疑沦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