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选举是复杂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9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选举是复杂的


    选举必须是自由与公正一个都不能少的选举。
    
    经典的书,有薄,有厚。厚的几十万字,薄的几万字。薄与厚,只要是经典,就可影响世界。让世界感受到思想的力度,让思想之光照耀历史的进程,从来都是思想家的祝愿,也都是思想家的祝福。
    
    由法国让-马里•科特雷和克洛德合着的《选举制度》,就是一本很薄的书,读起来仍然感觉很重。他们分析了选举、投票方式、选举与政治的关系。他们把选举的简单,变成选举的复杂。他们把一人一票的简单,化成复杂的选举世界。如果不具备足够的理性,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选票,也让人的头脑世界混沌得难以承受。
    
    选举是一个过程,远非投票那么简单。这一过程包括自由选择、介入游戏、交流互动、民主协商。
    
    第一,选举是自由选择过程。选举的主要目的「是让被统治者任命统治者」,是「各种对立的力量和思想实行一系列妥协的结果」,选举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谁?干什么?怎么干?
    
    谁即指选民。 「选举权是公民资格的基本属性之一。」「选举资格不是一种权利,而是一种职能。」没有选举权,公民的属性就会严重受损,公民不是转化为臣民就是转化为居民。选举不但把人这种天生是政治动物的潜质变成实实在在的政治动物,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平等的有尊严的政治动物,成为一个完整的合格公民。
    
    选举所能做的就是对自己所中意的政治统治者和政治政策进行表决。表决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政治选举,一种是全民公决。政治选举包括全国性选举、全国范围内的全国性选举、地域各选区范围内的全国性选举、地方选举、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每一种选举,都受价值、意见、偏好左右,也受公民美德所支配。有时候,公民美德与公民意见经常交替登场,二者经常打个平手。人是一个非理性的政治动物,也是一个理性的政治动物。理性与否取决于选举制度公正与否。
    
    全民公决包括宪法性全民公决和立法性全民公决。全民公决在现代政治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但作用有限,这种地位与作用总是很不合节拍。全民公决与全民表决经常是界限不清,二者混同时有发生。全民公决把政治世界变得简单通透,简单得使人忘记了什么是理性,只剩下本能的机械的投票行为。完美暴政的怪胎,也从全民公决里产生。如同罂粟花,止痛,美丽,有毒,推毁意志,让肉体狂欢,让灵魂堕落。
    
    现代社会,谁都愿意搞选举,或假装愿意搞选举。把选举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以示执政的合法性,终归比没有帽子好。如同秃头,有性格,但审美过不去。戴上选举的帽子,政治审美也能糊弄过去,蒙混过关。
    
    有人用选举搞专制,有人用选举搞民主。名搞选举实搞专制,是政治审丑,非政治审美。
    
    选举「只有当它是自由的和公正的时候才有意义。」自由就是选民「能够毫无拘束地表达他的选择」。公正就是「公布的结果与选民的选择相符」。选举必须是自由与公正一个都不能少的选举。
    
    尊重选举的自由和公正是由一系列技术和程序作保证的,它们对选举本身起着制导和约束作用。 「一个选票公开、并且只有一张候选人名单的选举与无记名投票、并且从数名候选人中选择一名的选举,其性质完全不同。」前者是民主政治,后者是专制政治或者是伪民主政治。前者自由公正,后者强制滥权,以自由公正的名义破坏自由公正,自撕权力的流氓底裤。前者是真选举,后者是伪选举。性质自然不同。
    
    程序公正必须以纠错机制为补充。当自由公正的选举出现争议时,或者由选举的议会裁决,或者由司法部门来裁决,从而使选举回到自由公正的轨道上来。没有议会或司法的公正裁决,没有对破坏自由公正选举的惩罚,就不能保证选举的合法进行,「整个选举操作的组织就是一个诱饵」。
    
    第二,选举是由法治规制过程。投票方式看起来简单,实则极为复杂,「它所引起的问题曾经折磨过几代政治家,并且继续折磨着他们」。选举法规定了投票方式,但在这个选举法里面,处于不同立场和利益的人也是各显神通,使选举法变成政治游戏,让选举法为己所用。那些政治家和政客们都会出于自私的立场尽情玩好选举游戏,但总也玩不好。
    
    选举法是一个高难度游戏,充满了不确定性。难怪有人说:「在议会的玩具箱里,最深奥、最有教育意义的游戏莫过于玩弄选举法,劝君不妨在雨天和假日里漫长的下午试试。每届议会几乎都要通过一个选举法,希望借助它来保证在任议员连任,而实际结果却往往令人失望。」
    
    游戏无论如何坏,有规则就好。选举法无论如何坏,有法就好,有法就能玩。选举政治本来就是底线的政治,把底线政治玩成高线政治,就变成马克思所痛恨的「少数人民主」了。那是历史的倒退。
    
    投票有多数投票制、比例代表制、混合选举制。这三种投票方式都在实践中应用,也各有其利弊。
    
    多数投票制有优点在于简便性、能够体现大多数民意、缓冲了政党在指定候选人的影响,当选之人成为民意的「精确晴雨表」。缺点在于多数投票是不公正的,「也常常是不道德的」,有些候选人在放弃竞选时进行讨价还价,把他们的选票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进行肮脏交易、达到「瓜分奶酪」的目的。
    
    比例代表制的优点在于三个方面:公平。各党所得席位与他们得票数比例相符,代表性合理,各种思想都能在议会中得到表达,议员能比较忠实地表达多数选民的意愿;增强各政党的纲领特征和充实选举的思想内容,它是「思想的投票」而不是「选人的投票」;诚实的投票方式,作弊的可能性为零。其弊端在于比例代表制无限地强化、放大、纵容了民意。因为它「鼓励各种意见的表达,不加区别地抬高反对功能和政治体制的争论特性」,从而「阻碍了决定形成的机制。」
    
    混合代表制分为偏重多数的混合制、偏重比例代表的混合制和平衡混合体制。混合代表制的发明者试图想体现前两种体制的优点,避免前两种体制的缺点,但也不尽人意:「政治家们在这领域内的想像力特别丰富,而结果并不总是符合他们的愿望。」人性是不完美的,由人性所设计的选举制度也必然是不完美的。人的理性是有限的,由人设计的选举制度也必然是有限的。
    
    第三,选举是让政治活力迸发的过程。这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1.让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在交流中迸发活力。选举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交流的工具」。 「选举能塑造民意」,选举的主要作用就是交流,这种交流既可以是自由的,也可以是不自由的,既可以是融洽的,也可以是不融洽的,选举民主因此也可以称之为交流性民主。 「在新型的交流性民主中,它能让人听到被统治者的声音。」选举的社会作用在于稳定,「选举一种参与和交流形式。经常进行选举,会使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产生一种幻觉,即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只有这样,政治社会才能存在下去。」
    
    2.在政治精英在替换中迸发活力。选举能让政治精英轮流执政。选举是代表被统治者的工具,「选举使社会精英中的领导阶层的活动名正言顺」,使精英统治合法化,轮流执政化。
    
    3.让选举在审定决策中迸发活力。选举是公民参与政治决策的简便措施。通过选举,公民可以审定或否决送审的政治决定,送审的统治者也就对公民负起政治责任。
    
    4.让政党在竞争中迸发活力。选举孕育了政党的规模、数量和质量。 「比例代表制倾向于多元的、严密的、独立的政党体系;双轮多数投票制倾向于多元的、灵活的非独立的政党体系;单元多数投票制则倾向于二元政党体系。」选举需要竞争,竞争需要竞选,竞选必然产生多数与少数,就会有多数人组成的政党和少数人组成的政党,就会有执政党与非执政党、反对党、在野党之间的批评、反对、抗衡、监督、质疑、制约。
    
    5.在政党转型中迸发活力。不同的选举制,产生了不同类型的政党,即多党制、两党制、一党制度。 「选举与竞争是衡量政治体制民主性质的根本标准,哪里没有自由的和充满竞争的选举,哪里就没有自由。」多党制和两党制体现了民主制度的性质,一党制体现的是专制制度的性质。不同的政党制度在竞争中显示优劣,优胜劣汰。当然,也不能过于把选举在影响政治制度的性质方面绝对化。选举只是政治斗争的工具,「不能把它当作一个机器零件随意装配。」
    
    第四,选举的过程是协商的过程。选举是民主的前提和基础,没有选举,就没有民主。选举不是万能的,没有选举却是万万不能的。选举是民主的起点。有起点,才有过程,才有结果。没有选举,仅有协商,把协商与民主结合起来,就称之为协商民主,不是思想的懒汉,就是实践的懒汉。通过协商民主取代选举,颇有欺世盗名之嫌。
    
    有了选举,就有了民主的开始,但选举不能包办民主,选举所要做的事,极其有限。选举所能做的事,极其有用。通过选举,统治者知道,权力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统治者更知道,权力用不好,就面临着下台的危险。用好了,在台上,也就是十年八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选举制度是营盘,统治者就是政治流水的兵。统治者无论做得如何好,在台上的时间也没有在台下的时间长。因为选举,因为限任。有选举,无限任,希特勒会上台搞法西斯主义,朝鲜金家会搞金朝世袭。选举的民主,都是限任的民主。选举告诉人们一个朴实的道理,离开谁,地球都一样转。
    
    因为选举,民主更具有了协商的性质,这是民主协商,而不是协商民主,先有选举,后有选举协商,最后才有民主协商,排序不能更改。一更改,选举本性变异。随之而来的,就是选举怪胎、民主怪胎。
    
    选举既是一个方法,也是一种价值,选举的价值在于和平,二者缺一不可。没有选举,就没有和平的政治,权力难以和平交接。没有和平的规范,选举就会演化成街头暴力政治。没有选举,就会有战争政治,阴谋与暴力、政变与权谋总是与文明不合拍,总是流血相伴随。选举并不必然直接带来和平政治,但选举会为和平政治打下基础,为和平政治开辟道路。选举通向和平,必然与社会信任携手并进。选上来的总统、首相、议员,选民们必须相信他们能为选民办事,能为社会提供良好的服务。没有社会信任的选举,选举社会就会变成塔西多陷阱社会。
    
    选举是政治代表程序的根本要素。无选举,无代表。无选举的代表,是伪代表。西方的选举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即选举已经由罢免性选举向认可性选举转化,选举功能由竞选功能向交流功能转化。人们对统治者的政策只是在同意——不同意两极化中进行选择。这是好事,因为这种转变「提高了选择的透明度」,「有利于政治力量轮流执政。」只要选举是多元的,自由的,公正的,无论选择什么样的统治者,选择什么样的政策都是可以合理的,可以接受的。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9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跪着维权最可恶 请站起来维权 (图)
·木然:两极分化的大狼来了 (图)
·木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如? (图)
·木然:官不聊生是意淫 (图)
·木然:贤人政治就是强权政治
·木然:网络价值多元主义能否成气候? (图)
·木然:对周小平奇文的反击
·木然:宪政民主治通奸 (图)
·木然:芮成钢为什么成为众矢之的? (图)
·木然:官教授为什么如此猖狂? (图)
·木然:反腐败路线图的设想 (图)
·木然:最近通奸有点火 (图)
·木然:法治反腐最给力 (图)
·木然:山东无老虎 猴子称大王 (图)
·木然:新闻权棍 (图)
·木然:生存与发展的人权该下课了
·木然:什么样的知识分子要成为整肃的对象?
·木然:地方官员任大学党委书记是恶政
·木然:中国模式还是中国模死?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WorldWarZ
  • 台湾小小妮帝王學和造神術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梦的迷蒙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2)
  • 台湾小小妮還是厚黑:臉皮越厚心腸越黑🖤官位越大!
  •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 台湾小小妮地球🌍運轉與社會控制
  • 谢选骏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 毕汝谐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毕汝谐(纽约作家)
  • 张杰博闻武汉市长豁出去了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 台湾小小妮疾病與人性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四)社会的文明结构(4)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 毕汝谐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毕汝谐(纽约作家)
  • 吴倩救恩之母:请你们为我圣子在世的教会所需的保护祈祷。
  • 谢选骏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 台湾小小妮中國人民不需要造反,只需要選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