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强势反腐能否成为中国转型契机?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8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强势反腐能否成为中国转型契机?


    要着力解决反腐问题,社会层面必须「稳定」,不能分心分力。
    
    打「大老虎」引发的中国大陆知识界争论仍在持续。孙立平认为「无论当前的反腐败有什么背景和动机,都是中国可遇不可求的契机。」赵楚以《反腐是中国转型的契机吗? 》为题专文反驳,其理由大致如下:「反腐败者本身是极大的权贵、、、、、、对知识分子与社会的打压日益严重,对政治反对的无情绞索更加收紧、、、、、、执政党历史上有制度性内部清洗传统,这些残酷的内斗并没有带来党基本政治理念和组织理念的变化,使之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民族和社会走向更现代化之路的现代政党。」
    
    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批评和鞭策在任何时候都比赞美更具有建设价值。这是我首先要表达的一个观点。但另一方面,展望未来、分析未来的可能性不能与赞美画等号,它同样可以是批评的一部分。所不同的是,一种批评可能寻求的是对抗式批评的路径,另一种批评则不放弃可能的朝野合作的努力。我想专门就赵楚「反腐不可能成为中国转型契机」的三个理由逐一分析。
    
    「反腐败者本身是极大的权贵」并不能成为政治不能转型的理由。相反,人类历史上举凡成功的政治转型,几乎莫不是权贵推动的。最近的例子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台湾的转型,以及新南非,还有缅甸。蒋经国当年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决计用独裁手段终结独裁。新南非的诞生,除了曼德拉,还有他作为「既得利益者」的权贵对手德克勒克,他们同获诺贝尔和平奖。缅甸的昂山素季近年也获和平奖,与她「权贵对手」的「仁慈」同样分不开。十多年前,笑蜀还在《中国改革》杂志的时候,我曾就昂山素季写下6000余字《民主的本质精神是妥协》,记不清发在《中国改革》还是《改革内参》。最低成本最高效率的改革就是民间和庙堂彼此让步妥协,而不是对抗。对抗而能转型成功的例子非常罕见。典型如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只不过是旧权贵换成了新权贵,制度进步为零,社会、经济、生命增益为负。还有法国大革命,革命的成功带来的是长期的动荡和恐怖统治。因为民主专制比君主专制往往更加混乱、更难控制。
    
    人与禽兽的最大区别在于,人有理智,人不仅仅是利益的产物,还是观念的产物。因为人的思想、理智和情怀,使人类会越来越注重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从对抗走向合作,从争夺走向共赢。人类的文明因此得以不断向前发展。这是我们应该对人类有信心的地方。
    
    「对知识分子与社会的打压日益严重,对政治反对的无情绞索更加收紧。」我们看到的情形似乎的确如此。尤其是近年来,对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的「看管」似乎更加严密和严厉了。但是我想,这个问题比起权力内部你死我活的斗争来说,仍然是温和多了。这也是一个事实。中国每年有20多万起零星反抗,也都一一被压制,沉埋于水底,并没有引起异议知识分子的足够关注;异议知识分子被打压之所以收获更多的关注,乃是因为「痛及自身」的缘故。还有一个,每年20多万起零星反抗大多事出有因,多数由直接利益矛盾引起。异议知识分子的社会动员能力更强,「非直接利益冲突」成分更多也更复杂,自然一旦爆发更难控制。加之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基本上都是小知识分子、小商人、小官吏主导,这也是当局需要着力防范的原因。换成任何一个执政当局,都会对这些力量着力关注。因为一个最起码的政治逻辑是:在朝者「怕乱」,在野者有时恨不得乱。乱局对当局和民众都不好,当局必须承担责任——不管是道义责任还是崩溃责任;乱局对搅局者和趁乱者则是机会。尤其是在当局全力以赴打大老虎的时候,更要集中军队等一切力量孤注一掷。他们「内部」的矛盾才是真正的「敌我矛盾」,要着力解决反腐问题,社会层面必须「稳定」,不能分心分力。
    
    第三方面,「执政党历史上有制度性内部清洗传统,这些残酷的内斗并没有带来党基本政治理念和组织理念的变化,使之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民族和社会走向更现代化之路的现代政党。」历史的确如此,但时代已然改变。会不会量变引起质变呢?时代改变在哪里?互联网使黑箱操作、说你什么就是什么的时代过去了。对于中国百姓而言,当年林彪事件到现在还扑朔迷离,「四人帮」虽是公开审判,也不过是走走过场。而今天的薄熙来案件,虽非「全息公开」,人们却也知道更多;周永康康师傅案件,以及各种政治斗争对象的各种花边非花边消息,还未定案,早已经通过严肃的外国媒体和互联网传遍神州。所以,完全黑箱的日子一去不返,公开化就将成为宪政和民主化的开端。任谁,想做什么,你总得给出个基本端得上台面的理由吧?
    
    在互联网时代,除了权贵之间的互相揭黑,大众也积极参与了一个「围观改变中国」的历史进程。你看这么多年来,那些台上的或者已经下台的,没有被扒粪没有被揭黑的还剩几个?哪个人还能够像暗箱时代一样在这样空前的扒粪运动前「乱云飞渡仍从容」?有的急于自证清白,有的慌忙四处灭火,有的雇佣打手、找代言人急于洗白,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从「权贵集团」「内部」来看,我赞成笑蜀《从强势反腐走向宪政》一文的判断:「当官僚集团拒绝宪政,同时官僚集团又是社会最强者的时候,就基本没有宪政破题的可能。必须等官僚集团分化,开始沦为事实上的弱者,尤其当官僚集团跟社会一样陷入普遍的恐惧而无法自拔时,宪政才有可能。套用革命家列宁的话来说,单是下层被统治者要求宪政是不够的,只有当下层被统治者们不愿意照旧生活,而社会上层统治者也不能照旧生活和统治下去的时候,宪政才有可能成功。而随着强势反腐的急剧升级,体制的急剧分化,这样的历史契机正在到来,就看能否把握住。」当以往「九龙治水」的分赃体制导致严重的分赃不均、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严重的民众不满的时候,当反腐反到统治集团人人自危的时候,当反腐反到腐败的风险有可能大于腐败收益的时候,就是新的游戏规则楚河汉界呼之欲出的时候。这种时候,除了你死我活的大老虎必须连根拔除之外(非你死我活的就坐下来画楚河汉界制定新游戏规则),对于中小贪腐就有可能来一次大赦——吐出非法所得,既往不究,新账必算。这样,整个社会就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和解。睚眦必报锱铢必较只有无休止的清算而没有和解的社会是不可能有任何点滴进步的。
    
    孙立平说:「尽管社会力量在生长,但客观说,到目前为止,影响中国社会进程的最主要力量还是权势者。如果这样看,可以进一步说,权势者影响社会进程的,80年代那10年是理念,这20年是贪婪,未来若干年是恐惧。权势者如何处理恐惧问题,将是未来中国社会变化的重要因素。」马勇说:「权势者的恐惧,才是变革的前提。没有孙中山革命党人引发的革命恐惧,不会有慈禧太后的预备立宪。所谓压力倒逼,就是说的变革动力。中国不变革,不是统治者不想变,而是压力、恐惧,还没有达到变的节点。」如今,权势集团同时面临着来自互相反腐败的恐惧,以及来自民间革命的恐惧,尤以前者为什。
    
    或曰,别看怎么打老虎,其实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是以反腐之名清除异己,都是帮派江湖。此论说得并不错。但正如何清涟《「政治清洗式反腐导致危机」之我见》中一针见血所指出的:「中国政治,无论朝野,皆是帮派,帮会文化浸透中国人骨髓。帮派政治的特点是利益高于一切,胜者为王,无所谓是非。」在整个帮派江湖的中国社会大染缸里,想要政治一下子脱离染缸「举世皆浊它独清」,岂非缘木求鱼哉?更何况,帮派也要看什么帮派,有利益之帮,有同道之帮。港媒《习近平反腐强硬表态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称,习近平在2014年6月26日政治局会议上,就反腐问题讲了3点:「一,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二,有人威胁说要我们走着瞧,我要正告他们,谁怕谁!当年朱镕基说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腐败分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今天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勇气;三,中央对各地反腐,不因领导人过去工作过的地方而不同,我在福建、浙江和上海工作过,中央对这些地方的反腐要与其他地方一视同仁。」8月4日出版的《长白山日报》头版报道,吉林白山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传达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关于巡视工作讲话精神。文章披露,这次习近平讲话对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他十分坚决地讲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既然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交给了我们,就要担当起这个责任」。还是有一些意味的吧?更有意味的是后面这则消息在微信上留存不足半天就被删除。亦可见反腐之难,比振臂一呼难得多。
    
    从「民间社会」的「外部」来看,打大老虎的作用类似于拔掉一些遮天蔽日阻挡阳光的大树,可以给民间社会腾出巨大的经济、社会和言论生长空间。我十几二十年从事言论写作的观察发现,很多知识分子和舆论领袖过于藐视经济空间的重要性,过于夸大言论和社会空间的重要性。事实上,即使不说自由经济空间是言论和社会空间的基础,至少这三者应该居于同等重要的地位。还是看看何清涟文章中提到的「英国玫瑰战争的政治意义」:「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导致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同归于尽,大批贵族在互相残杀中或阵亡或被处决,新兴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力量乘机成长,成为都铎王朝有限王权并在1868年英国过渡到君主立宪政体的支柱。」
    
    最后要说说乐观与悲观。排除那种没有依据、逻辑、方法和路径的盲目乐观,不同的心态的确会把我们带向完全不同的世界,乐观和悲观会把我们个人乃至国家带向完全不同的未来。悲观者容易走向怀疑、封闭、对抗,乐观者则更多走向信任、开放与合作。天下之学问,无非世道和人心。而一个国家和时代,信息越公开透明,全社会的谅解与合作也会越多。前面说了,这是一个任何人无法再关起门来独家垄断信息的互联网时代。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7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户籍挡不住自由迁徙路 (图)
·童大焕:习近平能否开启中国法治时代?
·童大焕: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是什么
·童大焕:中国式住房消费结构长期支撑中国经济 (图)
·童大焕:芮成钢折射一个时代的浅薄与自卑 (图)
·童大焕:学会复杂思考的能力 (图)
·童大焕:失败者心态造成知识信息逆选择 (图)
·童大焕:解散全国哲学社科规划办 (图)
·童大焕:穷官更贪与政治法则 (图)
·童大焕:迷失在牺牲自由的公平幻觉里 (图)
·童大焕:农村留守问题已成时代之恶国家之耻
·童大焕:大城市化是拯救中国的总开关
·童大焕:拿儿童做“人质”的事闻所未闻
·童大焕: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童大焕
·童大焕:不务正业的政府难改乱花钱本性
·童大焕:民营企业家应帮助反对政治职业化
·先限制权力还是先限制资本/童大焕
·童大焕:断子绝孙的投资型政府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