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反腐是治国能力的试金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6日 来稿)
    “大老虎”周永康被正式立案审查,标志着这一轮为时一年多的反腐风暴,已进入真正高潮。但高潮不等于落幕,据香港媒体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不久前的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表示: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内地官媒《人民网》,更在周永康案件公布后,发表评论文章《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这一切,似乎预示着新的、可能更激烈的反腐风暴正在酝酿。
    
     与此同时,执政党内外,对于反腐的反弹也开始发酵,各种奇谈怪论频频现世:什么“反腐不能过度,应该适可而止”啦;什么“反腐损害了执政党的形象,造成全党全国离心离德”啦;什么“反腐导致官心不稳,削弱了执政能力”啦。。。等等,不一而足。在实际工作中,也有媒体报道:现在很多官员“怕出事”,所以尽量“不干事”,以避免媒体的关注;他们认为,“不干事就不会出事”,因此消极怠工现象普遍。应该说,这种情况是真实存在的;上述种种说法,在现实中也确实能找到一些对应现象,但这些,都不构成反腐应该“适可而止”的理由。就像是治病,哪怕感冒、发烧等小病,吃药、打针时也会造成感觉不舒服:吃药会苦,打针会痛,更何况是治疗那些必须开刀、动手术的大病、重症呢?有不舒服的反应是正常的,但不能因为这种感觉上、反应上的不舒服,就延缓、停止和取消治疗。

    
    反腐之所以不容“适可而止”,是因为它关系到党国存亡,因为它可以说是执政党治国能力的试金石。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已有30多年,取得了堪称是奇迹的惊人成就。在这种铁的事实面前,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对中国的前途和执政党的能力没有信心,唱衰中国不绝?除部分人别有用心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对中国的反腐缺乏信心,认为执政党搞经济虽然出色,但解决不了腐败问题,“革命革不到自己头上”。此前,现实中存在的腐败愈反愈烈,就像房价愈控愈高一样,似乎也确实佐证了这种观点。主观而言,执政党如果连自己都管不好,凭什么让人家相信你能够治理好国家?己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客观而言,一支腐败严重的队伍,又如何担负起治国重任?腐败问题不解决,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就会被主要纳入极少数人的囊中;在此过程中,社会的养分将被耗尽,用来培养一个叫做“特殊利益集团”的恶性肿瘤,群体之间的分裂、对立和冲突,不可避免。从某种意义上说,腐败问题不解决,经济越发展,积累的问题越严重,最终将危及党国存亡。
    
    因此,反腐是当下中国解决很多问题的抓手和前提,是破局而出的关键,是中国政治的根本。实际上,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任何制度下,政治的根本问题,都是如何制衡社会最强势集团之利益膨胀的问题。古代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如何限制地方豪强对土地的过度兼并;今日美国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压制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利益集团“利益最大化”的冲动;而一党执政的当下中国,根本问题则是如何遏制与公权力密切关联的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扩张,换言之即反腐。
    
    靠西方民主解决不了腐败问题,采用西方民主制度的后发展国家,腐败严重的不在少数。但腐败对这些国家造成的政治伤害,远不如一党执政的当下中国之甚。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也是今日中国必须对腐败“零容忍”的原因。
    
    古代中国由于解决不了土地兼并问题,一次次地改朝换代,跳不出“王朝周期律”;今日美国由于无法在金融危机后制裁危机的始作俑者金融利益集团,因而被有识之士视为“美国世纪”衰落的先兆;当下中国在新一届执政党中央的领导下,反腐取得了令人惊异的成果,以反腐实效取信于民,反映了中国这个政权、这种体制,还有着极强的适应性和学习能力,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前总理李鹏之女、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在不久前一次会议上告诫她的同事们要“懂大势、不出事、知历史”。言下之意,就是要理解当下执政党中央反腐意志的坚定,因而收敛自己的行为,不再像以前那样随便乱伸手。“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句被官方广泛传播的反腐广告词,在今天终于有了可令人信服的事实依据。新一届执政党中央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创造了一种良性的“大势”环境。在这种“大势”下,腐败者惶惶不可终日,党风为之一变,民气因之大振,整个社会的正向淘汰机制正在形成。也只有在这种“大势”的土壤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才有可能落地生根,发芽生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017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中国甲午战败的原因是战略不是制度
·冼岩:萨达姆是“最不坏”
·冼岩: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自毁长城
·冼岩:腾讯为什么黑习近平?
·习近平有什么不同?——以反腐为例/冼岩
·冼岩:昆明暴恐案的源头之一是胡耀邦
·冼岩:为什么高喊"政治改革"的都是大贪官?
·秦晓为周滨、蒋洁敏辩护?/冼岩
·冼岩:西方民主制只适用于中产阶级社会
·冼岩: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奥秘是“独惠资本”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奥秘是"独惠资本"/冼岩
·秦晓为周滨、蒋洁敏辩护?/冼岩
·冼岩: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各种社会力量的消长
·三中全会的历史地位取决于整党、反腐的成效/冼岩
·冼岩:对三中全会的三点看法
·冼岩:广电总局的那些官老爷们
·冼岩:习近平的治国之道
·冼岩:吁请澄清薄熙来案疑点
·冼岩:别人做不好的,习近平未必做不好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