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6日 转载)
    习近平“反腐败”的力度的确比江泽民胡锦涛要狠。
    
     但不少人早己看出来这里面有破绽。一部分人打定主意要为习近平鼓吹,所以故意不提,这么大的破绽已经很难说是破绽了。首先,红二代,特别是那些有名的红二代,安然无恙。挨了刀的薄熙来,主要是因为事关权争,其他的,只要闷声不响发大财,没事儿。有了这个破绽,不用众人公开说不是,只要众人公开不说是,也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如果说这也叫真心反腐,文化革命比这解气的事儿多多了,更“真心”了。例如,文革中倒下的李井泉,据说是个到了哪儿,哪儿的人就恨的家伙,他在文革里玩儿完了,确实很多人从心里高兴。与文革相比,现如今的反腐,还好意思比吗?可倒过来说,文革的事,如今谁还觉得可乐?

    
    习近平会不知道这是个破绽吗?当然知道,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共产党执政到今天,老的高层的红二代因为文革一折腾,没有接班的机会了。到了六十多年后,红二代才开始真地接班,赶上康熙接班的年份了。严格说习近平的父亲是1。5代的共产党人。这件事说明了两条:世袭接班的艰难;中国共产党的极度腐朽。
    艰难首先来自人们自民国以来对皇朝特权否定的共识,共产党自己瞎ZUO1,名义上不是世袭政党,却要做世袭的事,有皇帝那么多年,没这么多乱子,但共产党说不喜欢皇帝,乱子反而跟着就来了。其次也说明了中共之腐朽。我们知道苏联活了七十多年,死的时候GOOGLE还不知道在哪儿转筋呢。即便是那个时候,苏共里面血雨腥风应有尽有,却没有搞过世袭制。大不了是零星的高干子弟得了一些有油水的中级官职,好吃好喝有你的,却在官场整体上根本不能呼应成势。中国共产党从毛泽东那里开始就有了世袭主张。之后他的对头像邓颖超,陈云都把这个“组织原则”交代得简明扼要:政权还是放在孩子们手里放心。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别扯什么党内斗争党内民主了,无非是送谁上位然后又要想法说明他不是世袭的技术问题。如今他们按部就班,让孩子们把班接过去了。仅此一点,也说明了这个党有多么腐朽。
    
    确实,对失去政权的恐惧使得他们不可能相信血统不够纯正的平民子弟,他们没有这个自信。既然每天都要吹嘘老一辈革命家打天下的艰难和辉煌,那自己就要扛着这个匾走路,这个自己给自己送的匾于是既是自己上位的通行证,也就成了最大的负担(怕翻车以后成为罪犯家属),他只好相信并依赖与自己一样扛着大小匾走路的兄弟姐妹。对于这个古老巨大的国家说来,这些人的数目实在是太小了,因此轻易是不能杀的。但关键还不是出自保护稀有动物的动机,一旦太子党之间自己杀起来,互信就没有了,内核就不存在了,你开始杀你过去叫伯伯的儿子,想干嘛,懂事不懂事儿?
    
    文革之后,邓小平把老干部拢在一起。连王光美刘源都和李衲相逢一笑,林立衡和李衲也不会恶语相向了,这都是杀夫灭父之仇,但还是摆平了。摆平的过程就是一再提醒这些红二代们,党内的残杀历史固然丑恶,大家都吃了一些亏,但无论如何,我们给你们留下了一个可以控制的江山,如果你们不在党的旗帜下团结起来,你们现有的一切完全可能在顷刻间失去,我的儿子都残废了,我都说毛泽东还是三七开,不算老帐,我手里还有权都在维护我痛恨的毛泽东,让他的神像在天安门挂着,你们有什么好说的。可以说,红二代是带着恐惧感--就是责任感--来接班的,他们再ZUO1,搞清楚历史恩怨,本钱就没有了。反过来,他们换个做法还是有本钱的。本钱就是人们对贪污受贿的万分痛恨,还有一条更重要,就是在这种痛恨下对贪污权力的漠视和纵容。
    
    西人有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个道理现在都听说过,相当颠扑不破,但时时记起就不那么容易了,尤其是看到统治者惩罚坏人的时候。一个看上去清廉的大独裁者,和一个只想中饱私囊不顾统治大局的一群官员相比,到底是谁对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危害更大呢?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但历史的教训就是无视历史的教训。
    
    希特勒的清廉,和第三帝国的任何官员相比都毫不逊色,到了戈林、希姆莱,只是第二第三把手,清廉度就变得一塌糊涂了。可那两个家伙的凶恶加起来再平方也不够和希特勒的一只手好比。关于列宁和斯大林,以前的说法也是十分清廉的。后来揭露出来的一些事实也无非是列宁患有梅毒(没有享受高品质腐化的结果,如果得了艾滋就好了),斯大林也和一些情妇睡觉。但如果按照其所享有的权力的比例,他们应该算是清廉的,其中斯大林某些地方“清廉”到六亲不认。斯大林情妇的回忆录里揭露出斯大林在生活上的很多丑事,但只要注意比较,就会发觉,他手下的那些人在生活上要荒淫无耻得多,说那些人是畜生绝对是对畜生的偏见。毛泽东也如是。按照他的权力和地位,他可以比我们今天知道的要糜烂得多,谁敢说他睡过的女人就比高岗死去之前睡过的女人更多?但是这四个人给德国,俄国,中国乃至世界带来的危害有多大,到今天我们也未必就能算得清楚。
    
    平民子弟的官员要钱,不一定都是用来吃喝玩乐。显然,他就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鸡巴,就是有十个子女,也用不了这么多钱。他需要用钱来买自己在官场上的提升和稳定,他清楚地知道他的血液不够红,奴才之间很难抱起团儿来,他只有在开路筑窝时用钱,大家都有上进心。一个少将如果要三百五十万,一个上将要多少,一个安全着陆的退役上将,一个军委主管呢?他不敢在刘源质问军委主管卖官的时候反问,说陈庚的儿子因为没有送钱连个退役中将都不给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说说,凭什么就该给他一个中将呢?他指挥了一场成功的战役、还是对军队建设贡献巨大?你怎么就不说有个叫作赵钱孙的大校没有给钱因此做不成将军呢?这说明,刘源已经从文革承受的巨大打击中“走了出来”,他天生的红色血液让他迅即走向他在文革后曾经参与的民主选举的反面。罗援那样的少将,毛新宇那样的少将是怎么来的?对了,那是天经地义,该做的,只是做得还不够,国家者谁们的国家?他们的国家嘛。
    
    这是什么,这就是血统对权力公然地、明目张胆地贪污的意识,以反贪的名义,是近代权力贪污中最恶劣的一种,却到了他下意识随口就来的地步。如果假定当时的刘源是正义在胸出以公心的,那结果就更糟糕,他居然不能醒悟到他这番义正词严里面巨大的谬误,反而以英雄自居。而这当中尤其糟糕的恰巧是他又有权有势。对于徐才厚,周永康这些蛀虫我没有一点点儿同情,但我无法对这样的反贪欢呼。因为它预示着对权力进一步贪污的浪潮的来临,看上去经济贪污的渠道狭窄了,政治危害却大多了。这种对权力的贪污将会用意会却不言传的组织原则固定下来。
    
    “清廉”的领袖们,因肃贪取得民意的上风,带领中国做疯狂的事接着就来。历史上最疯狂的事都是“清廉”的独裁者做下的,“清廉”买下了你对他极度扩张权力的默认,他再用这权力去实现一个“男儿”的梦想,许多人盲目地在跟随实现这个梦想的时候见到现实中的噩梦。
    
    我不觉得所有的太子党们都是坏人。胡耀邦的孩子对时局的看法和做法要正面得多,不能因为他是太子中的一个就把他说的所有的话都当作骗人。但是这样的太子实在是太少了,从宏观上说,无法为太子党正名。
    
    张鹤慈认为很多太子党没有实权,这是对中共的权力赋予的意义和现在的权力结构没有正确的理解。如今的太子党们都是富可敌国,什么角落都路路通的角色了。他们掌握着巨大的资源。实际上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太子党家族--只要在历史上没有在站队上“错”得离谱的--是没落的。他们在经济调整期里各自站稳了脚跟,他们都有不为别人所共享的“历史意识”,这个意识因为文革大大地强化,需要的只是对这个意识的集中唤醒和和唤醒后的默契,如今这个唤醒他们的人出来了。明白地告诉所有的人,恩罚来自中南海,只要不来争,不要想邪的歪的,红色江山有的你坐。
    
    将一些做大了让人不放心的尾巴割掉,集中权力和资源,换一些对脱贫渴望急切的奴才来做,是即便古时候的皇帝甚至大臣们都知道的道理,他们可不傻。他们能够呼应成团,别人不行。只要想想王军,陈元,李小琳们有多大的金钱支配权,就知道他们实际上决定了这个国家政治权力分配的能力有多大,何况还有许多血液不是鲜红却也是粉红的红二代在这个经济圈子里的股份。最后,不要忘记那么多所谓“开国将领”的孩子们都在军队里任重要职务。从“改革开放”以来多少民营的大亨早就不知栽到哪里去了,有几个红二代有相同的遭遇?他们根本无须做什么“犯法”的事来积累财富,照样财源广进,蒸蒸日上。他们可以欢迎你去查他们,倚仗的就是你无法去查对权力的贪污,无法挑战对权力的贪污。日久天长,一定会对绝对权力下的惩罚奴才欢呼雀跃,“整一个总是比不整好嘛”,对此,他们是懂的,知道有的人会这样说。不懂的是你我,因为我们在对贪污痛恨的同时忘记了这些经济上的贪污腐化无一不是来自对公权力的贪污。
    
    如今的七个常委,习,李,俞都是正经的红二代,李的父亲官职较小罢了,基本上是胡锦涛时代的一点儿回声,因此很弱。王算是外戚。剩下的那三个,能做什么?比三个屁强点儿,算六个屁吧。习近平让自己掌握了这么多新的机构,是最明显的扩权,又通过打薄、徐、周、令,在获取民声的同时来喝阻老人们的影响,他最终要完成的就是集权,扩权,这个目的他已经实现了。假如既不贪污金钱,又不找情妇(我不用任何民间他家族贪腐的故事做论据),费了这么大劲最终高高兴兴耀武扬威的,他拿了什么走?他拿了导致最大腐败的东西走啊!对此我们有什么好高兴的,愁都不知道怎么发呢。
    
    不要看他抓了多少贪官,共产党整肃内部之后,会对民间大规模围剿的。他能对自己的奴才狠下心来,对不愿做奴才的人他会怎么样,我是不好提起兴趣参与竞猜的。虽然这类竞猜相当引人入胜,让人们对习近平今后动向的预言起伏不定,眼花缭乱,很容易悲喜交加,心神不宁。
    
    这时候,不妨静下心来,默念一遍: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毕竟,那些精彩的猜测,有哪一条能比得上这条更硬,不打算做和尚也可以把它当经念了。这句话里,没有人格好坏的位置,那不过是在提醒我们,在绝对权力巨大的吞噬力下,没有谁能幸免。
    
    顺便说说,碰巧在底下看到刘大生教授说:抓还是比不抓强,大好处没看见,小好处还是有的。这让我再一次看到党校“自由派”的成色,在这么一个很基本的问题上作为一个宪法学者的看法可真够差的,超乎想象地差,就这样还好意思四处兜售自己的宪草,难道习近平是依宪治国吗,呵呵。我要是问大生一句:大坏处你看见了没,大生能说出个啥呀?拜托,千万别再讲你的”理“了,骂我一句“小毛左”得了,比你讲理的水平高。事实上,习早已加大了镇压力度,无论是对民间自由派还是少数民族,丝毫没有依照宪法治国的意思,大生用宪法研究搏名,不能公开谴责也就算了,却找个他愚民成功的地方夸起来,真没劲透了。
    
    把希望寄托在绝对权力上也不注定都落空,可以调整希望。有人说他能画美女,把扇子面递上去,他隔了两天说还你个张飞,你能怎么样?扇子面都送上去了,张飞就张飞吧。再过两天他说还给你一副怪石,你只好再次调整自己的预期。到了这个时候,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建议:抢先直接要求他给你涂个黑扇面,不要绕弯子,一步到位,希望就注定不落空了。这和“抓一个总比不抓强”的逻辑一样,好歹还是在扇子上面用了一些墨的。
    
    只能遥祝那些在艰难时世里还有一份坚守的好人们平安无事,对他们保持一份支持和谅解。
    
    来源:独立评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41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鲍彤:不惊讶,不激动,无梦想——谈谈周永康,以及反腐败和依法治国
·刘红霞:腾讯公然保护腐败 (图)
·刘红霞:腾讯公然保护腐败 (图)
·杨彼得:导师、舵手和民族英雄的腐败 (图)
·腐败——邓小平模式的最大“红利”/解滨
·李晓满:二月河老师,雍正的特务手段不能恒制腐败
·伍凡评论第403期:中共军队在腐败中的变化
·东方一三:已经让人麻木的特权腐败 (图)
·叶铭葆: 权力“无法无天”是最大的腐败 (图)
·春秋戈:中央反腐败是否也要有个规矩?
·评教授诱奸女学生:别让八卦遮蔽科研腐败
·腐败治军分赃不均互相残杀黑幕曝光
·杨彼得:大陆媒体人注定了「社会权力腐败」
·东步亮:芮成钢案只是央媒腐败的冰山一角 (图)
·何清涟:中国腐败赃款的流向
·杜阳明: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珅相同——非腐败是政治斗争2
·黎明:腐败乃兵家常事
·杨瑜:苍蝇小腐败,忽视大危害 (图)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珅相同——非腐败是政治斗争/杜阳明
·周永康案,习近平向“裙带腐败”宣战?
·中国是《海外腐败行为法》的执法焦点 (图)
·中央派出巡视督查反腐前三轮遍布21省 省省皆有腐败 (图)
·房地产成腐败重灾区:一百多个章都有腐败空间
·时事大家谈:周永康案,习近平向“裙带腐败”宣战?
·盘点367名厅局级腐败官员:近半数包“二奶” (图)
·中国网民不信任中国红十字会 没有郭美美一样腐败 (图)
·官员涉房产腐败手段超十种 专家称因审批环节多
·巡视组:95%被巡视省份发现地产腐败 (图)
·读者爆料:王荣在苏州搞腐败工程,涉数十亿 (图)
·“舌尖上”现腐败再有央视人被调查 喉舌依附权力民间呼吁监督 (图)
·习近平视察福建军队 表示坚决惩治腐败 (图)
·“舌尖” 上的腐败?央视纪录频道总监被带走 (图)
·央视已有9人被带走调查 媒体称利益膨胀滋生腐败 (图)
·武汉轻轨曝广告招标腐败 致国资损失3600余万元
·湘报业文化城别墅群腐败涉宣传部领导群
·教育部发《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遏止腐败
·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卷入中石油腐败窝案
·焦作案很复杂,北京指示保腐败公安牺牲张小玉夫妻
·辽宁阜新公安推出全国最牛创意版包庇犯罪腐败办案新概念
·辽宁阜新腐败逆天而行,正在进行时
·辽宁阜新市腐败镇压残害合法上访的人民群众
·反腐败!抗强拆!请长宁区腐败官员别再做弄虚作假的事情
·吉林付中来实名举报司法腐败
·刘红霞:看中国腐败魔力——准备上街打条幅的文字内容 (图)
·惊人的黑龙江省同江市腐败事件
·惊人的黑龙江省同江市腐败事件
·权利腐败比什么都可怕
·中纪委反腐激发宜兴农民再次控告当局土地腐败 (图)
·假腐败案背后的真腐败
·大案追踪--唐山人骗唐山政府司法腐败大案 (图)
·腐败社会官官相护贪官违法无人查实
·浙江有案例不查,继续删帖,是反腐败的决心?
·请求查处腐败分子王家军/徐佩玲 (图)
·赵作媛:从山东督导组的荒唐看山东的腐败
·中国户籍管理与腐败
·控告举报信:上海社保系统涉嫌集体腐败
·司法腐败17年受害者吴鑫发今到武检控告/视频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