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6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陆权理论的智囊局限)
    

    在《小国时代与小股游击队》一文中,我曾经写道智囊的生涯对智囊自己的智慧大有危害。例如汤因比以及豪斯霍费尔,甚至连那位“和‘政治服务’保持了必要距离”的英国陆权思想家麦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1947年)自己也有这个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智囊的生涯对智囊自己的智慧虽然大有危害,但对他们的主人却是大有帮助的。
    
    例如,研究表明,被人吹得神乎其神的“希特勒的直觉”,其实来自他对良师益友的从谏如流,例如,他的秘书赫斯那里介绍来的德国地缘政治学家卡尔•豪斯霍费尔(Karl Haushofer 1869—1946年),就被认为是希特勒背后的人。豪斯霍费尔生存空间理论不仅指导了二战时期德国的战略选择,而且提供了《我的奋斗》一书核心思想。
    
    豪斯霍费尔生于慕尼黑一个政府官员、教师和艺术世家,他本来是要当教师的,但在学校军训期间喜欢上了军队生活。最后以优异的毕业于军官学校、大学和军事院校,1896年他娶了玛莎为妻子,生了两个孩子,而他的岳父是个犹太人,1898为巴伐利亚陆军军官,在服役六年之后,被认为是可以进入总参谋部精英分子。1908-1910年在日本陆军大学校任炮兵教授,他和许多日本人交上了朋友,相信日本有潜力作为一个有价值的盟友。后来先后到过印度.缅甸,西伯利亚,朝鲜和中国北部,自学了法文、俄文、中文、朝鲜文和日本文。1912年回国后成为上校。后来因病退役,修养期间写了两本关于日本和太平洋的书,此外他还以最高荣誉通过了慕尼黑大学地理学、地质学和历史学博士的考试。
    
    豪斯霍费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重新服役,在炮兵旅当了四年旅长,他预见到了德国的失败,并认为原因是德国人对世界不了解而相信了敌方的宣传而导致人心涣散。战后以巴伐利亚军少将衔退役。并在慕尼黑大学教授地理和军事科学,深受学生欢迎。他有一次在黑板上简单的画了一个三角,三角的支点写着柏林、罗马、东京,这代表着他对未来世界的设想。他在军队中的副官鲁道夫•赫斯将他的理论报告给希特勒。啤酒馆政变失败后,他把纳粹党的档案隐藏在自己的庄园,希特勒和赫斯被囚禁的地方离他的庄园很近,他每个星期三都要去看望希特勒并和他谈论世界大事,几乎等于口授了《我的奋斗》里关于外交政策的第十六章。
    
    豪斯霍费尔大概没有读过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所以还固执地认为“国家是个可生长和灭亡的有机体”,而不懂国家只是文明的碎片。
    
    豪斯霍费尔片面地以为强国就可以像自然界那样获取自己成长的土地和资源,一些人口少地方广大的国家没有单独生存的权利,比如北欧和波罗的海的一些小国。他深受英国地缘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的影响,认为控制欧亚大陆心脏地带就是可以控制世界,为了控制这一地带,必须和日本结盟,控制苏联和中国,至于方式,拉拢、结盟或者进行殖民合并甚至征服都行。他虽然认为大英帝国正在缓慢自杀,但不排除和英国在争霸的时候开战的可能性。
    
    1924年豪斯霍费尔开始主办《地理政治学杂志》,主要著作有《德意志:民族和它的生存空间》,《日本与日本人》。《太平洋的地理政治学》等。1933年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为了报道他,立即宣布他有犹太血统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为荣誉雅利安人。任命他为德国科学院院长,大规模的为他的研究机构提供建筑物和研究津贴。他的机构获得了不受党和军队干涉的权利,并且可以无限的从第三帝国的宣传和谍报机构获得情报和行动的支持。军事战略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都召集起来提供他们各个专业的情报并且核对和分析间谍机构提供的关于其他国家的报告。这种研究结果都被纳入豪斯霍费尔的“战略索引”一书中。提供给元首,并附上他的建议。
    
    1934年11月,豪斯霍费尔评论:除非有一个大国带一次承担对奥地利的保护,奥地利的空间是有弱点的,结果希特勒吞并了奥地利。
    
    1938年5月,豪斯霍费尔写到:“只有在一个德意志强国不存在是,才可能形成今天这样的捷克国家。结果捷克斯洛伐克被肢解。他断定法国不能出兵解救波兰,下雨的可能性很小,征服波兰只需十八天的时间。他还说一直要等到静坐战争和宣传机构充分发挥效力以后才可能发生对法国的攻击,还说德国对挪威的军事行动是一种简单的活动,而这一切后来都被说成是“元首的直觉”。
    
    豪斯霍费尔早期的一些文章,认为可以把苏联争取过来,做法是首先取得军事将领的信任,再取得政治领袖的信任,最后靠经济合作。但是俄国人却设防保卫他们的边界,开始将工业中心设置在遥远的内地,清洗了被指责为和德国谈判的将军们,并开始谈论起集体安全起来。于是豪斯豪威尔的调子就开始变得反苏起来。后来他同意苏联军队由于大清洗而大大动摇的观点,认为对德国不会造成什么危险,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以后,他欢欣的写到:”德国和俄国不会再因为意识形态不同而发生战争了,今后可以自由的调整地理空间结构了。“他宣称第二步就会出现日苏协定,完成一个完美的德苏意日合作的四国同盟,但是斯大林再一次不合作,拒绝签署这一个同盟,并迅速更新自己的军队。
    
    德苏1941年6月开战以后,豪斯霍费尔没有退路了,他常常引用一句中国古话“骑虎难下”。他极度迷茫,他认为对一个空间广阔的国家的攻击,不是在于占领了多少领土,向前推进了多少公里,而是在于迅速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可是这一点在莫斯科战役之后就不复存在了。此后,已经没有什么地缘政治可以讨论了。1944年因其子卷入暗杀希特勒事件而遭逮捕获,德国法西斯垮台后,于1946年在监狱中自杀。
    
    我认为豪斯霍费尔有些食洋不化,对英国人麦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1947年)的理论过于生搬硬套了。
    
    麦金德的拿手好戏是“陆权论”(1919年):
    
    谁统治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
    
    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
    
    谁统治世界岛,谁就控制了全世界。
    
    他把欧亚大陆和非洲合称为“世界岛”,把西伯利亚周围叫做“心脏地带”。
    
    麦氏分析认为,最有可能控制心脏地带的是俄国和德国,因此警告西方防止俄国的扩张和俄德联盟。麦金德提出陆权论的本意是想提醒作为海权国的英国,它正面临着陆权国家兴起的严重挑战,需要修改战略和外交政策,然而由于德国所处的大陆位置,它比麦金德的祖国更能从该理论中获益。麦金德晚年时根据世界战略地理形势的变化,意识到“企图支配世界的威胁,与其说来自东欧,不如说来自心脏地带本身,即来自苏联” ,而单凭西欧国家的力量远不足以遏制苏联,因此提出了以北大西洋及其领海和与之相连的江河流域为区域范围,以英国为海岛航空港,法国为桥头堡,美国和加拿大为强大基地的“地中洋” 概念,认为“地中洋” 地区可以同心脏地带分庭抗礼。从其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建立(1949年)不难看出他的这一新思想的影响:该组织的成员国基本都是“地中洋”地区的国家。
    
    事实证明,麦金德比豪斯霍费尔更有眼光,因为他的学术和“政治服务”保持了必要的距离。这一评论也适用于汤因比与斯宾格勒的差异。
    
    不过,根据我对世界历史的了解,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征服者如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拿破仑、希特勒,都违背了麦金德的理论。
    
    例如,麦金德宣称,他能引证大量历史事实说明来自大陆腹地的征服者对边缘地带向着三个方向扩张和侵略:向东南方向季风边缘区和澳大利亚;向东北方向经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到美洲;向西到欧洲边缘地带和南部腹地。世界历史总的来说是按着这些方向发展的。
    
    但是,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拿破仑、希特勒的征服活动,都是违逆了麦金德上述所说的方向。难道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拿破仑、希特勒所从事的,仅仅都是“自卫反击战”?而摆在我们面前的最新事实就是美国的称霸而非苏联的称霸。
    
    究其原因,麦金德作为一个英国议员虽然不像豪斯霍费尔那样靠近权力中心,不过有其“被油蒙了心”的一面:
    
    麦金德担心的是大英国帝国的终结:他还担心如果德国和俄国结盟或者德国征服俄国,那么就奠定了征服世界舞台的基础。他的思想在西方实际政治生活中影响很深,它一度成为地缘政治学者们鼓吹纳粹征服世界的信念,有些西方政治学家曾一直担心地注视着中苏关系的发展也与麦金德的腹地说有关。麦金德当过英国下议院议员、英国地理协会主席,荣获美国、英国地理学会的奖章。他对地理学以极高的评价,认为地理学是研究人类与自然环境关系的科学、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历史科学与现实政治学之间的桥梁。
    
    如此看来,麦金德的陆权说不过是对“蒙古入侵”这一幽灵恐惧的遥远回声罢了,就像威廉二世对八国联军发出的“黄祸论”,不过是对“匈奴入侵”这一幽灵恐惧的遥远回声罢了。
    
    为什么麦金德的陆权论只是幽灵恐惧的遥远回声而非现实世界的真实写照呢?
    
    第一,匈奴入侵、蒙古入侵,还有夹在中间但等而下之的突厥入侵,其原因并不只是由于它们身处“心脏地带”,而更对是由于它们是具有军事机动性的游牧集团。而且它们大举发动入侵的时候,往往都是在遭到了连年灾荒、生存无以为继的时候。
    
    第二,匈奴入侵、蒙古入侵,还有夹在中间但等而下之的突厥入侵,只是单方面的祸害,实际上,这些游牧民族的攻击也遭到过同等强度的反击,就拿中国来说,周天子(对匈奴)、秦始皇(对匈奴)、汉武帝(对匈奴)、唐太宗(对突厥)、明成祖(对蒙古),都对戎狄有所“犁庭扫穴”之举。姑且不说满清这把既对农耕又对游牧的双刃剑。
    
    第三,随着火器时代的来临,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军事优势永远结束了;而随着蒸汽时代的到来,游牧民族本身的存在都成了问题。俄国、满清、英国,三个帝国基本上瓜分了欧洲大陆的游牧民族:俄国、满清瓜分了蒙古遗产;俄国、英国(还有法国)瓜分了回教世界。
    
    这样看来,麦金德作为英国议员,他的思考出发点还是英国国家的利益,而不是一个自由思想家的智慧。所以他的研究结论还是经不起时间的检验。
    
    希特勒的直觉来自其从谏如流,而他的失败也来源于他的固执己见。可见成功就在一念之间,人生真像一出戏剧,比幻影作家莎士比亚的构思精彩多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01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干旱导致蒙古帝国崛起
·谢选骏读史笔记: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谢选骏读书笔记:超人与圣徒
·谢选骏: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谢选骏:奥斯曼禁卫军与中共的反腐败(反修防修)
·谢选骏:中美日“三国演义”的历史错位
·谢选骏:毛泽东为何放纵日本战犯
·谢选骏:读史笔记:教宗退位,文明再生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上)
·谢选骏读书笔记:客家人与獦獠
·谢选骏:盐柱与做光做盐的关系
·谢选骏: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批判
·谢选骏:希腊神谕与《可兰》启示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