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习近平能否开启中国法治时代?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3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落马无疑是一段时期中国最大的兴奋剂。围绕着这个话题,知识舆论界展开了一番「撕杀」,有人担心习近平从此大权独揽不可一世,有人欢呼或期待一个新的法治时代即将到来。具有标竿意义的是,北京报章评论员蔡方华的两篇评论《周永康落马:从暗号到信号》,《「后周时代」的九大政治猜想》在「团结湖参考」微信公号上分别获得了26万和110多万的超量点击,同时也收获了最多关于「贴金」或「意淫」之类的嘲讽。我在转「后周时代」一文时加了几句评语「我在《定位中国》一书中期待并预言习获诺奖和平奖,会有可能吗?」也一并收获了揶揄。其实那篇《展望十八大后的中国改革》两万六七千字,写于2012年底并且早已出版,和周永康落马毫无关系,只是分析政治经济逻辑得出的预测。有人说非民主政体的领袖难获此奖,这是原则问题。但曼德拉和他的对手德克勒克同获和平奖。假如习开启先宪政后民主之路,未必无此可能。

    
    不仅蔡方华,很多平时坚定的体制批评者这回似乎都不吝表达期待或展望。在中共中央宣布周永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的同一天(2014年7月29日),四中全会将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消息也同时公布。 「中国最危险的女人」、最犀利的媒体人胡舒立「舒立观察」专栏专文《伏虎的根本是建立法治国家》。最有良知的著名法学家之一、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江平直言不讳:「从我们党的历史来看,在一次中央全会讨论依法治国,这是绝无仅有的,也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把依法治国提到了中央全会的议事日程上。」
    
    我的一位朋友,曾因宣布竞选人大代表而下海的五岳散人微博写道:「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用简单的权力斗争、利益集团来评价这次反腐风暴,不能说完全不对,但确实看轻了这一届领导班子。作为红二代那种坐天下舍我其谁的精神,强力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是必然的,而留名千古的欲望比前几届都强烈。结果好坏不敢妄言,但这两年的变化必然是与三十年前改革开放一样大。」 有人嘲笑其「眼含热泪的开始跪舔」,他不忘反击:「分析其心态、也说了结果难测,这就是跪舔啊。不直接开骂就是舔,你北大真是白上了。」
    
    其实,判断对错,有时间为证。时间是惟一不会说谎的试金石。不能因判断不同怀疑有基本思考能力者的独立性。就像不能因职业和身份不同而把对方一杆子打死。很多人,不用说专门依靠以姿态安身立命的职业反对派,就是一些在野的民主自由派,也早已只会用阶级分析理论而不会用正常的政治经济逻辑分析未来,只有意识形态,只有yes or no!时代之悲,以此为什。
    
    那么,习近平在打虎立威之后,更有可能走向个人威权政治还是利用威权推动法治?依我的分析,后者的可能性远大于前者。原因是多方面的。皇权时代,强势如斯的武则天尚且不敢把皇位传给武氏后裔而要还给李氏王朝,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不那样的话将是宫廷血腥。民权理念深入人心的时代,亲手操作艰难打虎、「眼看他楼起了、眼看他楼榻了」的一代更不可能抱着如此落后的把天下权钱归于一囊然后传诸后代的陈腐观念。
    
    从个人私利角度看,极端的权力固然有极端为所欲为的好处,但也会极端地成为后来者必欲除之的拦路虎。今天别人是你的菜,明天你和你的家族就是别人的菜。要想避免,惟有法治和民主。另一方面,这一代领导人尤其是七常委,下一代都是独生子女,其中多数是女儿甚至没有儿女,留权力钱财给子孙有什么用?因此,这个时代,正是一代有抱负的政治家青史留名的时代。习近平个人,虽然也吃过苦受过难,但仍是那一代的幸运者,论金钱,合法正当地有钱,多得花不完,其夫人张张嘴唱首歌就几十万,不过现在忌讳可能只公益演唱了;论权力,已至13.7亿人口大国的权力巅峰。还要什么?要被尊重和自我实现!这就行了。
    
    安替有一则微博说:「《纽约时报》刚刚发表一篇研究综述《出生年份如何影响政治观点》,说人在14至24岁所得到的经验对他的政治影响会贯彻一生。查习主席是1953年生,14至24岁是1967至1977年,因此他最重要政治经验恰恰来自文革。」这是一个什么经验?安替没说,我来分析试试看。从习自身并未因文革受益、上台后强调父亲文革时没害过人等方面,习来自文革的政治经验恰恰是警惕文革。从他深知当下中国腐败与民间积怨之深重,而他的反腐败绝不运动群众来看,法治手段在他心中有不可置疑的位置。人民网社论《周永康权钱勾结阻挡改革》第一次把腐败分子与阻挡改革联系起来,相信并不是媒体的自选动作。其意一目了然。
    
    未来的法治改革,我认为更有可能会继承赵紫阳先生的思想遗产。当年赵紫阳先生认为在一党制下,可学走香港道路,先开放舆论与报禁,实行言论自由,对领导人公开监督,没有民主,但有自由。自由与民主可以先分开,而且自由比民主更重要,「香港在英国殖民时,没有民主,但有自由,任何人可以批评港督。司法又是独立的,不受政府控制。然后再允许结社,这样来启发民智,提高人民的民主意识。」「在朝」的一些人,包括赵,包括习的智囊刘鹤,可能比一些激进的街头民主派更清醒,路径和方法更清晰。很多街头民主派,只有目标,没有台阶和天梯。习的改革,最佳路线是,前五年以宪政法治推动改革,后五年择机扩大党内民主和选举民主。
    
    习近平未来的法治改革之路,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利益集团」,而更有可能是来自领导人和整个时代的知识结构缺陷。比如对国有企业和政府投资仍然抱有幻想。殊不知「央企和地方请客,中央和百姓买单」的体制,最后中央和百姓一定买不起单。而从一个个贪腐集团的倒台看,经济垄断寡头不择手段向政治垄断寡头迈进,是政治的更迫切威胁。国企的改革可能不会那么快,最有可能的是真正实现「政企分开」,官员和企业领导人不能互换,永远画清楚河汉界,避免经济寡头和政治寡头互相渗透。但这显然远远不够。自由市场经济不需要赢利的国企。
    
    法治改革的另一大阻力是计划经济思维。比如7月30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通篇都是计划经济思维,把城市分为50万人口(城区,下同)、50至100万人口、100至300万人口、500万人口以上,分门别类实施不同的户籍政策,一切都是想当然。相同的车在不同的路况上速度还不同呢,全国一刀切的户籍调控符合各地的发展状况、符合人的自由选择吗?
    
    法治必须以自由市场为根基,市场经济必须以法治为保障。如果法治不是以自由市场经济为前提,权力还是无远弗届。而市场经济必须服从市场规律,尊重市场规律首先要尊重市场主体的自主、自由选择。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4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是什么
·童大焕:中国式住房消费结构长期支撑中国经济 (图)
·童大焕:芮成钢折射一个时代的浅薄与自卑 (图)
·童大焕:学会复杂思考的能力 (图)
·童大焕:失败者心态造成知识信息逆选择 (图)
·童大焕:解散全国哲学社科规划办 (图)
·童大焕:穷官更贪与政治法则 (图)
·童大焕:迷失在牺牲自由的公平幻觉里 (图)
·童大焕:农村留守问题已成时代之恶国家之耻
·童大焕:大城市化是拯救中国的总开关
·童大焕:拿儿童做“人质”的事闻所未闻
·童大焕: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童大焕
·童大焕:不务正业的政府难改乱花钱本性
·童大焕:民营企业家应帮助反对政治职业化
·先限制权力还是先限制资本/童大焕
·童大焕:断子绝孙的投资型政府
·童大焕:改革派朱小丹送出的“情人节礼物”
·旗帜鲜明地反对“反淘宝软暴力”/童大焕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