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31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与其说这是周永康个人腐败,不如说这是党国体制的一个恶果。
    
    周永康案,从传言到坐实,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中纪委没有闲着,动用巨大的人力物力,将周永康从家人到秘书到其提拔的干将,悉数调查拘审,其力度之大,显然超过对薄熙来的审查,阻力与难度,也远远超过薄案。
    
    周永康主持公安部与政法委工作十年之久,完全谙悉党国政法坦白从严的道理,而且他本人也不太可能亲手收取巨额贿赂、写字留证据,这样他完全可以将任何查出来的事情,归结为家教不严或用人不察,加之背后支持他的元老势力干预,要求有充足证据才可以给周定罪,如此下来,造成海量的调查与侦查、拘审,石油系、四川系、政法公安系、秘书班、家庭亲友均全方位触网。
    
    与其说这是周永康个人腐败,不如说这是党国体制的一个恶果。周永康这只老虎的倒下,更意味着江泽民政治的破产。
    
    周永康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体系,甚至他不是一个孤立的帮派体系,党领导下的权贵社会资本主义,是一根巨大的毒藤,它上面硕果累累,周永康这颗毒果不仅危害国家,更危害到当今当政者,所以必除去而后快。
    
    邓小平回光返照之际,搞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没有将政治改革摆上日程,这是现在一切乱象之源,江泽民通过三个代表理论,将权贵做成一体,让整个国家陷入无道德与权利节制的经济发展狂欢之中,经济发展被学者总结出几大「优势」:低人权优势、低环保优势、低人力成本优势,其实最大的优势是权贵合力,以及背后的党国可以集体权力「办大事」。
    
    为了集中权力办大事,党领导下的权贵体制,实现双重承包制,政治承包与经济承包,政治承包具体为稳定承包,经济承包具体为绩效GDP承包,党国中央政府要求地方,要通过经济发展,使中央获得财政收益,如果中央经济乏力,全国不稳,而地方又必须通过一切手段与方式,维护稳定。当稳定问题被政治化了,所有的上访维权活动,都被视为颠覆或破坏性的活动,被政法系严加打压,这样,周永康时代的黑监狱、截访、强拆、冤案海量出现,而监控设备也海量生产与安置,而这一切监控要保护的,一是党国的整体安全,二是周永康下属、亲友团在攫取财富时的安全。
    
    底层双重利益输送模式,一是财税分开,地方政府要向中央输送地方税收,二是腐败利益输送,地方政府要获得中央财政支持,官员要升迁,要得到保护,拼命地掠夺国民财富,同时向上输送。现在查出来的贪官动辄数以亿计十亿计?就是巨大的地下输送管道已经成型。
    
    周永康的出局,是江泽民三个代表政治的破产,或者说是党国领导下的权贵政治经济学的破产。
    
    江泽民的暗政治也同时破产。
    
    江泽民的暗政治,也是邓小平的暗政治之继续,就是不仅要实现党国对人民的绝对控制,还要实现个人派系对党国中央的绝对控制,邓隔代指定了胡锦涛,但江为了保全自己派系,以及个人的权势,不仅延时兼任中央军委主席二年,并通过个人办公室与原有军界重臣,实现对胡温的十年政治挟持。
    
    当江泽民试图故伎重演,继续控制习近平之时,遭到双重打击,一是胡锦涛裸退,迫使江泽民在中南海与中央军委的办公室撤除,江在北京没有了操控的据点;二是习近平对江系重臣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的全面铲除,以及对江本人露面与出行的严格控制,使江的政治影响力归零。
    
    这次公布周永康案之前,以上海为中心的航班大量延误,公开的说法是东海军演,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明眼人一看便知,宏大的军演行动,剑之所指;而一曲闹剧也不经意间在北京公演,巨大的蛤蟆出现在中央电视台附近的玉渊潭公园水面,网络上如潮的评论并不是在欣赏巨型蛤蟆,而是嬉谑江泽民,一些网站因此将蛤蟆列为敏感词予以禁止出现。显然,江泽民的形象在民意中,特别是网民世界中,已成为笑料。人民的江山被打造成了党的江山,党的江山又想打造成江家江山,危如累石的游戏,正在层层倒塌过程中。
    
    邓江时代建立的党领导下的权贵资本主义体制还在,周永康建立起来的非法维稳体系还在,江系破产了,周永康腐败集体覆灭了,习如何终结造恶体制?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公开的信息是中共将宣誓依法治国,依法治国的理念与口号,能终结党领导下的权贵资本主义体制么?党的专政向宪政转型,当然先要确立依法治国的理念,但,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没有自由的言论与公民社会力量,依法治国只会停留在梦想阶段。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10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自由」也有东西方阶级属性?
·吴祚来:放风的政治文化学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下)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上)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下) (图)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上) (图)
·吴祚来:概念化之争不要损伤价值追求
·吴祚来:民选的香港特首必然不爱国? (图)
·吴祚来:政令为什么要出中南海? (图)
·吴祚来:陈光标,一个有钱的穷人 (图)
·吴祚来:鲁炜能不能与中国网民达成共识? (图)
·吴祚来:对知识界的大整肃开始了?
·吴祚来:不要放弃每一次抵制
·吴祚来:六四遗产──中共的不归路
·吴祚来:五四决定了六四?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