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所谓“中纪委行动”就是近年来逐渐发酵、渐渐震撼世界的“反腐运动”。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反腐运动得到了最高领袖的支持,因此大有席卷最高领袖以外的所有人之势,因此被有些人担心是要回复到毛时代云云。不是没有这种思想的可能,但是落实起来却不可能再用毛的手段。否则岂不成为马客死所讽刺的“第二人”?也就是客死马有关“路易波拿巴雾月政变”所说的,所谓第一人是英雄拿破仑(不论我们是否同意把科西嘉矮小的黑手党人称为英雄或一世“太祖皇帝”——科西嘉人实为西西里“种族”也),第二人则是小丑拿破仑三世了。
    

    目前中纪委行动雷霆万钧,竟然拿下了中央军委负责人,拿下了情治机构负责人(相当于纳粹的希姆莱和苏联的贝利亚),并信誓旦旦地说还要有更多的拿获、、、、、、但是有人却把中纪委比作酷吏,说中纪委行动是为新的独裁者的登基,开刀祭旗。
    
    这是一种未来的可能。
    
    但是还有一种过去的现实。
    
    那就是“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
    
    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有什么关系?
    
    中纪委行动如日中天,而八九民运的许多著名人物现在已经沦为乞丐——二者岂能相提并论乎哉?
    
    诸君也许不知:早在八九民运之前,已有识者提出——
    
    在中国一党专政的国情之下,采用现代政治制衡技术的可行方法,就是所谓的“一党两委”:“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两委轮流执政,互相监督,克服腐败。包括克服毛泽东那样的超级腐败分子。
    
    这是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的共同之处:反腐败。
    
    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的不同之处在于权力来源:中纪委行动的权力来源是“暴君”,八九民运的权力来源是“暴民”。
    
    如果两者能结合起来成为一个法源,则中国可望进入文明状态的第三中国。
    
    从“致中和”的意义讲,也可以说中纪委行动源出八十年代的理想,是在落实八九民运的主张。
    
    中纪委行动与八九民运这两条路线,都是为了反腐败;正如邓小平路线与毛泽东路线,都是为了政治独裁。
    
    但愿中纪委行动真是反腐败,而不是为了政治独裁。
    
    因为,政治独裁最终将沦为毛式的小帮派统治或邓式的大家族统治,进而导致不可遏制的腐败政权。
    
    “一党两委”的共产党专政,也许只是一个白日梦,但显然比毛式文革还是大有进步。
    
    中国是不可能“回到毛时代”,因为毛泽东就是一个变态,而不是一个常态。
    
    毛是无法作为范本的。就像变态的鲁迅无法作为常态的学生课文。
    
    我的想法是:政治领袖的素质不能高于国民的平均,否则就会惨遭滑铁卢。
    
    毛泽东要不是低俗到了红卫兵的水平,就无法调动他们起来送命。正如其前辈希特勒、斯大林要不是低俗到了党卫军、赤卫队的水平,就无法调动他们起来送命。而对于人口密度太大的社会来说,他们其实都是种族命运的无意识工具。
    
    在这种意义上,“民运”也扮演着类似的使命。
    
    暴君和暴民的角色,本来就是经常转换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605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佛性与原罪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的哥特式建筑与中国的烽火台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谢选骏读书笔记:超人与圣徒
·谢选骏: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谢选骏:奥斯曼禁卫军与中共的反腐败(反修防修)
·谢选骏:中美日“三国演义”的历史错位
·谢选骏:毛泽东为何放纵日本战犯
·谢选骏:读史笔记:教宗退位,文明再生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上)
·谢选骏读书笔记:客家人与獦獠
·谢选骏:盐柱与做光做盐的关系
·谢选骏: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批判
·谢选骏:希腊神谕与《可兰》启示
·谢选骏:封建与地方自治
·谢选骏:进化论不合犹太教但合乎基督教
·谢选骏:中国梦的实质就是取代美国的领袖地位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