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伯炎:党国坐收“一国两制”钓饵引发港人强烈抗争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8日 转载)
    
    
    

    北京发白皮书,挑起港人50万上街抗议,引发世界关注,更逼港人加深对“自由港”的忧虑!
    
    百年来,英国以殖民名义,垦渔村野島为繁荣自由港。与此同时,毛政权以革命名义,却将大陆民国变为党国,到文革,何止经济崩溃,政治也走入绝路,英国人用自由治港,与毛泽东用专制治陆,对比得如此鲜明,现在,是用白皮书作处方,叫港人可吃专制这剂药了吗?这17年,北京政府以为港人服的“一国两制”已安了神,达到麻痺作用,便可拿一国一制叫港人就范了吗?
    
    北京好像忘了,島上有一半港民,是被大陆赤色恐怖与惨酷饥饿逼廹,逃亡到那有自由的殖民地,才活出来的。当年就是被潘汉年从香港与那批民主人士一起迎到北平的音乐家马思聪,受不住文革暴虐的侮辱,拿出毕生积的金条,买到一条逃亡海上到香港的路,才有在美国后30年平安晚年。而那条深圳到香港的海湾里,多少难民葬身鱼腹,逃亡失败者沉入海底白骨无人收,还在记录毛时代专政的“丰功伟绩”。也纪录在二代、三代港人心底。
    
    那社会主义天堂向资本主义地狱奔逃的陆民苦难史,尽管已变成陆客旅港的观光史。但大批由政治的经济的环保的原因,逃出的大陆难民仍在继续,何况专制的朝鲜难民逃奔韩国自由的暗流,仍在续演中国大饥荒逼难民出逃的历史剧哩!此时,香港人面临被大陆化的危险,能不惊恐“一国两制”变成名存实亡,再把恐怖自己成逃避专制的难民吗?
    
    北京更不应忘记:当年,习仲勋、任仲夷与梁湘等筹建深圳,就是学香港,以香港为蓝图模本,也才有渔村变现代都市的突变哩。仿了一点市场自由,这自由便点石成金给深圳造出活力,还未扩展到其他领域,甚至香港的廉政经验也没学到,便要颠倒过来,叫港人民主选举也学大陆党主选举,还有香港的活力吗?
    
    显然,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正在被“白皮书”铨改,港人的自治权利,被“白皮书”称为是北京赐予的,北京想给多少,港人才能享有多少,不要妄想过多的民主权利;这口吻,太像奴隶主对奴隶的口吻了。“香港,50年不变”——这句邓小平拍胸口的话,只是拍给撒切尔夫人看,装的样子么?才17年,不就变了吗:中共政府当年承诺的“港人治港”已变为党人治港了。从董建华变到梁振英,也是党的色彩由淡转浓,岂不显示自治在淡化,党治在强化吗?现在,党索性把假面具摘下,玩摊牌了,露出一副要像管控大陆粤闽等沿海省份,加速香港大陆化的真实凶恶的可憎面目。
    
    老夫看中共党史,便是一部背信弃义史。不讲信义,乃其惯性,过河拆桥,更是常态。
    
    1949年,那《共同纲领》是各阶层契约文书,也是《临时宪法》,老毛在《五四宪法》写上一句“人民民主专政实质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把《共同纲领》撕毁了。
    
    1951年,达赖的代表阿沛、阿旺晋美与北京签的十七条协议,不是一国两制的老板本吗?约定不动达赖与班禅宗教领袖地位,西藏叫噶厦的行政机构,领藏军的八个称代本的首领也保留,只过了3年,说的制度改革要藏人愿意了,才进行。却在汉族地区完成土改后,便从康巴藏区掀起阶级斗争,引发康巴叛乱。逼达赖流亡,军事管制西藏半个多世纪。宗教、庙宇破毁,藏区汉化,留下治藏的滥帐滥摊子,眼下130多名藏民的自焚抗议,不正是25年前青年学生在天安门绝食相同的抗暴吗?
    
    共党这种背信违约,包括惯于玩“过河拆桥”、“上房毁梯”伎俩,既与老毛夸耀流氓无产者最革命有关,也与老毛崇尚传统谋略相关,用张闻天对博古在长征路上说的就是:“毛懂那些左道旁门,让他去搞”。变成老毛那小红书里的话,就叫:“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策略者,计谋也,阴谋也,权谋也。包括1957年老毛说的阳谋,这些称为党生命,与黑社会讲手段高于目的无异吧?所以, 1966年文革起势,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刘少奇这主席还不知另一主席已决意谋他。1970年在庐山批陈敲山震虎,老毛还从河南到武汉向军头们放话吹凤,意在不断震北载河的病虎,这党章写下的接班人,也还不知要震他入套去上飞机,全家摔死温都尔汗给人家帮了大忙哩。(帮忙,出自毛泽东听林彪摔死后第一句话:“感谢他给我帮了一个大忙”)足见,什么决议呀,党章呀,法律呀,都应服务于独裁者的策略与阴谋,当年,美国左派记者斯诺,被老毛骗着为他抬轿子,用《西行漫记》把他这流寇吹成中国政治新星。1944年美国派驻延安工作组的谢伟思,也受骗,仍是毛装民主派,说找到王朝兴亡周期律骗黄炎培那一套,让谢伟思再去骗美国罗斯福杜鲁门,待斯诺晚年觉醒过来,八方宣扬毛泽东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遗憾,斯诺也帮老毛欺世盗名的大忙了,也像老毛说日本人消灭蒋介石军力,他要感谢日本侵略中国,给他帮了大忙一样,英国繁荣香港,当年中共孤立,留着香港这与世界通气窗口,不仍为他专制帮忙吗?
    
    但这世界,不是任小人讲计谋,而是由君子讲契约守信义时代了。谋略社会已由契约社会代替。蒙骗只能得逞于一时,只有奉行信义才能持久。没有信义的政权,孔子在《论语》里与子贡讲为政,也值得中南海的肉食者们,深刻领悟: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今天刚涉入市场暴发了点横财的中共,就对“一国两制”不信守,失信于香港市民,失信于英国,失信于天下,而信守承诺乃是立国且是立足世界最基本的原则!这“一国两制”做的诱饵,还要钓台湾哩,台湾就上钩了么,北京认为就可收钓了吗,台湾人民有可能相信一个不讲信用,反复无常的政权吗?肉食者别做白日梦了!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908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伯炎:习近平的半吊子反腐 (图)
·曾伯炎: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之批判
·曾伯炎:驳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论
·曾伯炎: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曾伯炎:习近平说的正路和梦路都是逃路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历史和现实都在打王小石的嘴巴/曾伯炎
·我看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曾伯炎
·曾伯炎:成龙的奴话
·周光直的黑色记忆/曾伯炎
·曾伯炎:我记忆中的成都“六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论坛最新文章: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