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鸣:皮鞭下的秩序维持不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6日 转载)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张鸣:皮鞭下的秩序维持不久


    中国的城市管理,还在追求一种皮鞭下的秩序。
    
    中国这一轮的城市化,不仅迅猛,而且声势浩大。虽然官方对此做了规划,但是城市化不大可能会按当政者的算盘走,一些城市的勃兴,一些城市消亡,另一些超大规模的城市崛起,都是不可避免的事。
    
    城市化给政府带来的最大难题,就是城市的管理。以前计划经济下,人是被锁定在户口所在区域的,就算没有单位的人,按照行政片区,管理起来也是很容易的。但是,城市化将原来的管理模式,冲得七零八落,别说进城的农民,就算一个城市的居民,户口和居住地都每每是分开的。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城市化的规模越来越大,人口流动逐渐会成为常态。户籍的限制,也就越来越不管用。当政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户籍制度改革,呼之欲出。但是,改革之后的城市管理,将会怎样,无疑是考验城市管理者的一大头痛难题。
    
    迄今为止,中国的城市管理,还在追求一种皮鞭下的秩序。秩序,是由自上而下的管理者提供和维持的。交通得管,如果交警不在场,就得有摄像头,否则就一团乱。公共场所排队得管,不管,也一样一团糟。小贩得管,管不了就驱赶,实在驱赶不了,就在能摆摊的地方设置障碍。连大妈跳广场舞引起的冲突,都得有司出面干涉,否则就怪事迭出,互相叫骂还是轻的,重的连猎枪,沥青粪便都上来了。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政府的公信力下降,这种由加强管理带来的皮鞭下的秩序,越来越难维持了。冲突随处可见,玩命,玩出人命的事,屡有所闻。即使勉强维持,成本势必越来越高,终有一天会难以为继的。
    
    其实,人都是需要秩序的,对秩序的需求,跟犯规一样,也是人的本能。人犯规的动力有两种,一种是犯规就可以占便宜,一种是犯规可以获得某种荣耀感。这样两种动力,都可以用惩罚,包括名誉性的惩罚加以遏制。从根本上讲,打消人犯规的冲动,激活人们守秩序的本能。就是要靠监督,由无所不在的监督,进而养成自觉,一旦人们享受了遵守秩序的好处,他们就会对违规行为产生反感,不仅自己不违规,而且会互相监督,主动遏制违规行为。
    
    在农业时代,中国人多数生活在熟人社会里,无论哪个,做点出格的事,都会受到惩罚。所以,熟人社会无论整体还个体,自治自我约束能力都很强。大家讲好的规则,人人都会自觉遵守。现在熟人社会已经崩解,城市化过程中的人,多半是在非熟人中生存。这种时候,要想维持秩序,只要能将熟人社会的自治结构,挪到城市里来即可。城市管理者,应该鼓励和帮助进城的农民,各个小区不同地方,不同单位的人搞自治,而不是压制他们,鼓励他们保持原子化的状态。最难管的小贩,只要帮助他们形成自治团体,让他们自我约束,自我管理,让他们品尝到这样做的好处,只要一人违规,全体受到惩罚,团体成员,就会互相监督。这样,他们就不会跟城管打游击,不会卖假冒伪劣,不会不讲卫生。尽管,小贩是流动的,但总有相对固定的成员。只要他们自己的团体成立起来,而且受到城市管理者的鼓励,自治的团体,一般都能维持下去。
    
    城市的秩序,只有变成自为的秩序才是真正的秩序。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11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鸣:民众的自救与公民社会 (图)
·张鸣:「政治违纪」的今昔 (图)
·张鸣:是天真还是扯淡?
·张鸣:临时工的问题:违法贪腐的替罪羊 (图)
·张鸣:债帅的今昔
·张鸣:扭结的司法改革 (图)
·张鸣:思想维稳的义和团情结 (图)
·张鸣:裸官其实不是问题
·张鸣:不讲规矩的代价 自己毁掉赖以生存的基础
·张鸣:官员脐下三寸的象征
·张鸣:苦涩的民族政策:宽严皆误,进退失据
·张鸣:进退失据的中国周边关系
·张鸣:打破官本位走出中世纪 (图)
·行政体制改革成果能保住吗?/张鸣 (图)
·张鸣:继承危机与中国的转型——政权难以和平移交
·张鸣:漫议革命发生的机制 (图)
·张鸣:坚决铲除悲剧重演的土壤
·中国未来改革的走向和变数/张鸣
·张鸣:辛亥革命的仓促和莽动警示中南海
·张鸣:“六四”,一个难以愈合的伤疤 (图)
·张鸣:中国的小学语文教材,假!
·新浪总编陈彤下驱逐曲 著名学者张鸣离开新浪微博
·张鸣:扫黄不能扫到百姓的床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