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水资源匮乏需要全球政府来解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有网文曰:水是生命的源泉。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水资源的获得与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生存、发展、繁衍及文明的形成息息相关。水还是洁净廉价的能源。近来因中东/北非地区持续剧烈的动荡,石油、天然气的供应前景很不稳定,价格也日趋高昂,致使火力发电的成本日益上升;加上石油、天然气资源的不断枯竭和废气排放造成的全球性大规模温室效应,在21世纪火电工业已成为备受各方侧目的夕阳工业。核能发电方面,最近日本的核灾难造成了世界范围内对核电的普遍恐惧,各国对利用现有的核电站顾虑重重、对建造新的核电站举棋不定。风力发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光电)虽然洁净廉价,但输出功率相对有限且不稳定,难以成为主流电力。能大规模开发利用并取代现有的火电、核电发电方式的只剩下水力发电(水电)。地球上所有的自然资源中唯有水兼具资源和能源的双重功能,水是最重要最宝贵的资源。
    

    
    (一)
    
    在一项地球日活动中,关注中国环保问题的团体指出,中国90%的地下水和45%的河川湖泊受到污染,导致七亿人喝的都是污染的水。这种污染情况令人想起伊康诺米(Elizabeth Economy)2004年出版的著作《一江黑水》(The River Runs Black)。书里说的一江黑水,指的是淮河:满布垃圾和死鱼,河面浮着一层黄油,用手触摸,皮肤会生病、、、、、、几年过去了,淮河的黑水不知有没有改善?
    
    淮河刚完成一项十年整治计画,但效果不彰,政府虽有规画,也投入不少资金,不过政府的命令并不见得可以通行无阻,在追求经济发展的思想下,环保只是次要。
    
    2011年11月,浙江黄岩的东官河被揭,河水呈黑色,是名副其实的一江黑水;这里的河道成为垃圾场,工厂废水和养猪场污水大量排进河里,加上缺乏活水,沿河臭不可闻,闻之令人肠胃翻腾。情况被揭发后,成为新闻,市政府才计画整治,整治刚于3月展开,效果如何,有待观察。
    
    伊康诺米要揭露的,当然不只是一江黑水,而是全面的中国环境危机,一江黑水只是象征而已。在2011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她仍认为缺乏清洁水源,是中国的最大威胁。
    
    以下是中国严重缺水情况。每个中国人能得到的用水,只及全球平均的25%。工业用水占全国耗水量的四分一,每个GDP单位的耗水量是西方工业国家的四倍至十倍。水力发电量现已全球第一,2020年前还要增加三倍,但大量河川将因此而干涸。七大河流系统中的30%水源,已不能作工业和农业用途,更不用说适合饮用。北中国的人口占了全国四成,GDP过半,但只有12%的降雨,估计到2050年时,将有七至十个城市全面断水。
    
    伊康诺米描绘的水危机景象,也得到中国政府的资料证实。中国国家海洋局公布的资料显示,2011年第四季,在37 条被监测的入海河流中,29条受到污染。中国将河水品质分为五级,一至三级可饮用,四级和五级则不适饮用。在29条污染河流中,属四、五两级的占了28条。
    
    水危机只是中国环境危机的其中一环。空气、沙漠和土地污染等的也同样严重。例如,在全球30个空气最污染的城市中,中国占了20个,每年有75万人因为呼吸疾病而提早死亡。又例如,中国已有四分一土地为沙漠,而沙漠正以每年1300至1900平方哩的迅度扩展,等于每年被吞掉像美国罗德岛那么大的面积。
    
    伊康诺米说,中国环境危机对人民健康的影响研究,还没有真正展开,因此现在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另外,中国政府虽然知道问题严重,但不见得会牺牲发展经济,去投资和认真改善环境。
    
    另一方面,为因应中国西北、华北广大地区长期干旱缺水的窘况,十几年前中国学术界即盛行“西藏之水救中国”之说。中国正在建设中的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南水北调”工程中,西线调水工程的全部水源(至2050年计划年调水170亿立方米)即来自“青藏之水”。此外,中国正在大力开发贫困、交通不便的大西南地区,第一步就是开发利用该地区各大河流流量丰沛、落差极大的水力资源,其中仅总落差达3,300米的金沙江的水力资源就高达一亿多千瓦。任何政府都不可能面对如此诱人的“钱景”而无动于衷。早在2008年4月即有报道说:“在能源价格大涨的背景下,(中国)各大电力公司在西南各大江河上以几近疯狂的大跃进式的开发方式开工建设大量的水电站,其总装机容量相当于八个三峡工程”。
    
    
    (二)
    
    对电力和水资源的迫切需求使中国在西藏的八大河流上已建造或正在兴建的就有近20座大坝,设计中或建议兴建的大坝还有约40座。位于雅鲁藏布江上的西藏第一座大型水电站——藏木水电站已于2010年11月12日截流。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地球上最深的峡谷,平均深度高达5,000米,蕴藏的水力资源令人叹为观止:雅鲁藏布江仅干流及五大支流的水力蕴藏量就高达9,000多万千瓦,相当于五个长江三峡电站全额发电量的总和(长江三峡电站的总装机容量为1,820万千瓦)。
    
    中国在澜沧江上游的扎曲规划了果多水电站,在西藏昌都以下的澜沧江干流则规划了21个梯级水电站(西藏境内6级,云南境内15级),其中云南境内已建成两个、在建一个水电站。
    
    怒江干流全长2,020公里,总落差高达4,840米,水力蕴藏量为3,64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长江三峡电站的总装机容量。中国在2003年曾有过在怒江上建设“两库(水库)十三级(梯级)”水电站及配套设施的规划,后因受到众多专家及环保组织的质疑并引发了席卷全国的环保大讨论,最终该规划被暂时搁置,而下游的缅甸却早已在萨尔温江上修建了四座水坝。2011年春节前中国国家能源局某主管官员一句“怒江一定会开发”,使怒江的水力开发再次走上了台面,第一期两座水电站的动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可以预料的是:自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起,随着中国“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进展和中国大规模开发大西南地区丰沛的水力资源—包括在中国境内各条国际河流上修建的梯级电站的层层截流下,亿万年来这些国际河流自中国境内从北向南汹涌澎湃地流向南亚、东南亚的盛况将逐渐不再,它们出境后有可能变成涓涓细流,在极端形势下(如中印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甚至会“被断流”。中国与南亚、东南亚诸国的水资源之争正方兴未艾。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1997年5月第51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对国际河流水资源的公平、合理利用提出了框架模式,多种国际河流水量分配的计算方法也早已公诸于世,但它们对当事国均无法律约束力。在本国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主导下,国际河流的上游国修建大坝截流并开发利用水利/水力资源仍然是上游国“不可剥夺之权利”,仍然是下游国无法阻挡之事。
    
    水资源争夺战,已经成为普遍的国际现象。据不完全统计:4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约250条河流的流域内。这250条河流中有214条(约占86%)属于跨国性的河流,214条河流中又有155条(约占72%)由3个或3个以上的国家共享。这些跨国性的河流或是构成了这些国家间的界河/界湖(由这些河流形成的湖泊),或是河流的上中下游流经不同的国家。水资源国家属性的错综复杂由此可见一斑。
    
    
    (三)
    
    21世纪以来,随着世界范围内人口的持续增加、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因素,水资源日益紧缺和珍贵。在2002年8月由联合国主办的《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上,水危机被列为未来十年人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而世界各国对水资源的激烈争夺和由此引发的冲突成为日益普遍的现象,举几个较突出、典型的例子。
    
    1、发源于安哥拉、经纳米比亚流入博茨瓦纳的奥卡万戈河是南部非洲的第三大河。1996年,非洲遭遇严重干旱,纳米比亚想从奥卡万戈河水系每年抽水2000万立方米,此举立刻遭到该河下游国博茨瓦纳的强烈抗议,继而引发了两国间激烈的争议。
    
    2、对非洲尼罗河水资源的争夺早已闻名世界,引发了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长期的紧张和对抗。
    
    3、在缺水的中东地区,确保稳定的水资源供应一直是各国国家安全的重心。戈兰高地和加沙地带的水资源一直是引起以色列与邻国纠纷的中心议题;对约旦河、耶尔穆克河和利塔尼河的争夺和控制始终被列在有关各国的军事计划内。
    
    4、在南亚,对分配恒河河水的争议早就是印度和孟加拉两国吵了几十年的老话题;在分配印度河河水上的纠纷是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宿敌间除了克什米尔问题外最能引发冲突的第二热点。
    
    中国的地理位置,扼制了南亚、东南亚水资源的源头:中国西南部有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西藏更是“世界屋脊”,拥有举世罕见、极为丰沛的水资源。亚洲许多著名的大江大河,如长江、湄公河、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恒河、印度河等皆发源于西藏。长江流域哺育了4.4亿中国人,上述其它河流更为西起南亚的巴基斯坦、东至东南亚东部湄公河三角洲的越南这一广阔地带约十个国家共18亿人口(超过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2010年世界人口为67亿)供水的主要源头,西藏是当之无愧的亚洲“水塔”。
    
    西藏的外流河主要为东部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南部的雅鲁藏布江;西部则有郎钦藏布(象泉河)、森格藏布(狮泉河)等。
    
    印度第二大河布拉马普特拉(Brahmaputra)河和孟加拉第二大河贾木纳(Jamuna)河,其上游就是西藏的第一大河雅鲁藏布江。
    
    西藏阿里地区最主要的河流象泉河,在中国境内全长309公里,是印度河最大的支流萨特累季河的上游;狮泉河是西藏西部的主要大河之一,它在中国境内全长405公里,出境后流入克什米尔地区,为印度河的上游。
    
    怒江上游是西藏的那曲河,它从世界屋脊一路奔腾向南,穿越地球上最长的峡谷(长达600多公里),从云南流入缅甸后改称萨尔温江;云南境内的独龙江,发源于西藏的察隅县,出境流入缅甸后改称伊洛瓦底江,它是缅甸第一大河和亚洲中南半岛的大河之一。
    
    湄公河干流全长4,880公里,为世界第六大河和亚洲最大最重要的跨国水系。它发源于中国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杂多县,其上游在中国境内流经云南,称为澜沧江(为亚洲第四、世界第九长河)。湄公河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湄公河流域是世界屈指可数的稻米产区。
    
    中国在水资源上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中国在大西南地区大规模的水利开发,方兴未艾。用筑坝截流这一“水武器”与南亚印度进行领土之争,甚至对东南亚的越南进行南海主权,堪称杀手锏。
    
    (四)
    
    西方学者都注意到了亚洲爆发“水战争”的危机。《水:亚洲的新战场》(Water: Asia’s New Battlefield)一书的作者齐兰尼(Brahma Chellaney)说:“无论中国是否有意把水当作政治武器,它已取得用水作控制工具的能力,让任何沿河的邻国乖乖听话”。政治分析家派杜柯尼(Neil Padukone)则把水资源形容为亚洲两大国中国和印度之间“最大的争执点”。不论这些学者的国籍、立场如何,他们同样敏锐地看到了“水战争”将是未来引发南亚、东南亚地区冲突的最新最大的诱因。
    
    所有的水利建设特别是在国际河流上建坝都不可避免地招致有关各方的反对,后者还会引发外交争端。建坝不仅会改变水资源的分配,也会改变流域的生态环境。然而,批评中国在澜沧江上建坝的下游国家,其实自己也不例外:泰国在湄公河上已建有Pak Mun大坝,老挝、柬埔寨也有在湄公河上建坝的计划。美国《世界日报》今年4月19日就报导:老挝准备斥资35亿美元,在湄公河上兴建发电量为1260百万瓦的扎雅武里水坝。初期工程已于2010年11月展开,全部工程需时7年。地处湄公河下游的越南强烈反对此大坝的兴建,认为该水坝会让湄公河水量大减,危及越南农民的生计。扎雅武里水坝的兴建更将为湄公河上的其它水利开发计划打响头炮,让沿河各国近年来提出的至少10座湄公河水坝的兴建计划加速实施。这些五十步笑一百步之举使沿河各国公平利用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的解决方案更加遥遥无期,最终永久改变湄公河的特性与自然资源的多样性,其诸多后遗症不是现在就能全部预期的。
    
    有关湄公河流域水量来源的另一类观点和看法也应该让世人了解。据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政务参赞陈德海2010年3月23日的介绍说:澜沧江出境处的年均径流量仅占湄公河出海口年均径流量的13.5%,故湄公河的水量主要来自中国境外的湄公河流域而非中国境内的澜沧江。有一种观点认为:湄公河流域的东南亚四国地处亚热带雨林地带,以前那里的雨水很充足。近十几年来湄公河流域的经济发展很快,工业化的进程对当地能储蓄大量雨水、截留湿润气流的热带雨林破坏严重,这才是导致湄公河水量大幅减少的直接原因。更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西南地区的云贵高原,本来得益于东南亚热带雨林湿润的气流而潮湿多雨,但近几年来云贵高原地区同样气候异常,降雨量明显减少,就是“得益于”东南亚国家对热带雨林的过度开发、破坏。以上正反两方的意见针锋相对,孰是孰非,还要请各国的专家学者定夺。
    
    在南亚,中印对水资源的争端势将成为比领土争端更严重的争端。但一再声称若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建坝就不惜与中国兵戎相见的印度,其实自己早就在其境内流向宿敌巴基斯坦的河上建坝。印度根本不理睬巴基斯坦的强烈抗议,更为能卡住巴基斯坦的“水脖子”而沾沾自喜、得意洋洋。印方如何在中印水资源争端中占据“道德高度”并扮演“受害者”的角色?
    
    21世纪的国际战争或局部军事冲突,多离不开对资源和能源的争夺,水资源将是各国争夺的重中之重。如何更公平更合理地分配利用国际河流的水资源,如何在自己发展的同时兼顾国际河流下游国的“水权益”,是有关各国必须认真面对的一大难题,它们无法指望由联合国、国际法院或其它国际组织——这些“难断家务事”且有职无权的“清官”们——来“公平断案”。
    
    (五)
    
    在我看来,面对“水资源匮乏”以及围绕这一危机爆发的争斗,是各国生死攸关的议题,是现有的国际政治体系无能为力加以处理,需要一个全球政府来解决。
    
    实际上,水资源危机也是先秦战国时代的主要危机之一,当时黄河流域各国为了争夺河水不断斗争,甚至用蓄洪手段来进行总体战。这一危机推动了统一帝国的出现。
    
    
    2012年10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105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富二(Fool)代”就是“傻一代”(傻一呆)?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谢选骏读书笔记:超人与圣徒
·谢选骏: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谢选骏:奥斯曼禁卫军与中共的反腐败(反修防修)
·谢选骏:中美日“三国演义”的历史错位
·谢选骏:毛泽东为何放纵日本战犯
·谢选骏:读史笔记:教宗退位,文明再生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上)
·谢选骏读书笔记:客家人与獦獠
·谢选骏:盐柱与做光做盐的关系
·谢选骏: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批判
·谢选骏:希腊神谕与《可兰》启示
·谢选骏:封建与地方自治
·谢选骏:进化论不合犹太教但合乎基督教
·谢选骏:中国梦的实质就是取代美国的领袖地位
·谢选骏:国民党曾经发动的“文革”
·谢选骏:莎士比亚著作错谬勘误
·谢选骏:华盛顿纪念碑的三K党造型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