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京生:批臭毛泽东可否万事皆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1日 转载)
    刘京生更多文章请看刘京生专栏
    
    

    
    毛泽东死去近四十年了,还有人对他老人家耿耿于怀,非要批到批臭,肃清流毒。这多像文革的翻版,只是这回轮到老子了——似乎一切恶之源均是他一人所为,没有这等的恶人就可天下太平。看来毛泽东还真是个神人,死后阴魂不散一样可以令那么多活着的人寝食难安。
    
    批毛正常,批任何人也都正常,这是区别于民主与专制社会的最本质特征,但是不要忽略了这一特征的实质:有批判的权利意味着对批判的再批判也是被容许的。这是一句废话吗?这是一个常识,很简单的常识,说出这样的常识很像一句废话,但也不尽然,对很多习惯于“批倒批臭”的人来讲,这样的常识他们并不认可。在这些人看来,这个世界一定有个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勿容置疑的恶,这个恶需要彻底的将其铲除。但是如果这个恶是勿容置疑的且绝大多数都认可,您还需要批到批臭吗?难道在您看来这个“勿容置疑”并不确定?并不确定的东西尤其是一种类似于“信仰”的东西,您认为自己有能力彻底肃清吗?
    
    毛泽东是有野心,是想名垂千史,但是他自己做不到,成就他这一梦想的除了一些追随者外就是那些揪着毛泽东不放的人,这有些像名人的炒作手法: 吹捧与绯闻要同时存在且两方面都要搞得热火朝天。这样的结果就是,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一些细节上,(比如对异端的杀戮,但是,另外一些拥护者也可以找到没有普遍性巨贪的证据),而忽略了毛泽东得以呼风唤雨的关键——制度性产物。在这样的制度下,毛泽东被批臭与否都不能改变异端被杀戮这个事实,无数个毛泽东会在这样的制度下继往开来,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邓小平就敢动用军队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大开杀戮,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凶残——怎么不将邓小平也绑上十字架?
    
    毛泽东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说他有什么“思想”真是抬举他了,什么思想?马克思?后马克思主义在西方至今是一支流派,肃的清吗?是否肃不清马克思余毒民主就无法实现?还是恶补一下民主常识吧,满帽子奴役思维还想拿民主当招牌?奴役不仅是权力的专制更是思维方式的固化,把所有人的思维固化为自己的思维——毛泽东这样做毛反对者也这样做,采用的都是相同的方式来实现奴役的目的。
    
    以毛泽东为尺度来判断是非:不管其真实意图如何,只需在某一点上有相似处,哪怕是口号也将其归类为毛式的。这样的划分只能证明毛泽东的阴魂未散,自己就是个忠实的信徒还非要贴上个反对者的标签实在是滑稽。在这样的划分下,习大人也成为小毛泽东,习大人哪点像呀?“为人民服务”?先搞清楚,为人民服务有什么问题吗?西方的政治权力难道不服务于民?您的意思是,毛泽东真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他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招牌服务于自己这点您看不出来。您这哪里是反毛泽东呀,分明是在为毛招魂。您是否要这样的告诉人民:毛泽东是为你们服务的,所以要批到批臭?请问:“您想让权力为谁服务”?照这样的逻辑习大人若反毛他就该是个千史留名的明君?民主的实质不在于是否反一个人、一种思想或一种理论而是反对专制制度,反对对异端的不容忍与奴役。——如果反毛的人所坚持的是反对“毛泽东的思想”,那么这比毛泽东本人更可怕,因为毛泽东毕竟已经死去多年,而坚持要将“异端思想”扼杀的人还活着,这些活着的人在收拾完毛泽东之后还会收拾那些必须收拾的具有“邪恶思想”的人。如此,一些人高举的旗帜是值得怀疑的,因为他们并不希望在他们的那个“理想”社会有什么异端。
    
    民主搞了几十年了,总该有点长进,民主墙都已解决的问题到现在还是问题。在民主墙时朋友们就一直在追问毛泽东产生的原因(产生暴君的土壤),现在这个原因竟被搁置转而重新孜孜不倦的在比较主子的优劣,有什么质的区别吗,打你两巴掌与多给你俩钱都是你的主人,想找个好的主子只需唯唯诺诺无需搬弄前主子的是是非非。就像当下“挺薄”与“挺习”是一回事谁当政都是百姓的主人。别竟弄些自欺欺人的故事,什么利用矛盾,人家不是弱智,脑子不够使的人也混不到那般的田地——判断这些人是否可以推动社会进步只需看他是否放得下高贵和富有,义无反顾的占到专制制度的对立面。
    
    反毛的真实效果正在显现,这不是毛左的功绩而是左右双方都在鼓噪“为人民服务”,左说毛的为人民服务是真的,右派也默认了这种说法,只是右派认为:这样的口号是在“煽动民粹”需彻底除之而后快。这样的结果会怎样?拿脚丫子考虑这个问题都不难给出结论。可偏偏是那些自称精英的人却搞不明白这一点,执意的在“批毛”时顺带着将屎盆子扣到民的头上,似乎他们从来不是“民”。这些所谓的精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唯独忘掉了自己身上的那些鞭痕——昨日的鞭痕未愈,今天就大谈荣辱廉耻,这样的人最好找个地缝钻进去完事。
    
    我以为:毛泽东的出现由两个相互关联的因素组成,其一,专制制度;其二,即此非彼的思维方式,前者的重要性能在理论上得到广泛共识,后者的重要性容易被很多人忽略。实际上后者在某种意义上讲更为关键。“毛泽东思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毛泽东思想”在政治权力的作用下演变为国家意志,在这样的国家意志下,一切异端的权利没有了任何保障。同样的逻辑,扼杀“毛泽东思想”其结局同样是清除异己,这种清除一样会在权力的作用下演变为唯一的国家意志,这种国家意志一样会使自由思想、自由言论成为空谈。对“毛泽东思想”的清除可以有无数理由,相同的是对任何思想的清除都可以找到无数理由,是否只要找到理由就可以清除?——对任何一种思想的清除都会产生专制的结果,这一点是需要格外警惕的,否则就是推翻了一个皇帝又重新扶植起一个新的皇帝。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防范专制的最关键因素,更是政治、经济自由和民主化的基础。
    
    有人会提出:毛泽东不仅是思想的问题而是现实的危害了中国社会,这样的危害难道不需要“大批特批、批到批臭?”。当我们将思想转到现实时我们就已经进入到另外一个话题的讨论,这个话题就是:为什么一种思想会产生如此大的破坏力?这种思想为什么在其他地方没有如此巨大的破坏力?美国也有毛泽东的拥护者,但是美国人并不怕,“毛泽东思想”仅仅是作为一种思想而存在掀不起什么风浪。这不是因为美国人对“毛泽东思想”的清除更彻底,而是他的“思想”没有权力的辅佐——民主国家的权力不支持任何一种思想具有绝对的统治力。比较中国就不难得出几千年恶性循环的关键:权力者和精英总是有扼杀“错误思想”的冲动,从而确立一个让自己心满意足的唯一。历史证明:这个唯一的确立必然会产生封建、专制、奴役、暴君。对以上的结论“也许”会有如下质疑:普世价值难道不具有绝对统治力?我的答复是:生而平等是指什么?难道不包括思想的平等吗?思想平等体现在何处?统一?我审慎的使用了“也许”就是希望不会有这样的弱智提出这样的问题。
    
    批毛与挺邓,批薄与挺习没有区别,“好”或“坏”都是主子,都是奴役多数人的暴君,不推翻专制的制度,这样的暴君不会减少、不会绝迹。人们并不在乎主子是谁,只在乎什么时候可以真正的不再做奴隶。别再去“鞭尸”了,毛泽东真的不值得大动肝火,不管他的影响力还在不在,只要中国走向自由民主,这样的影响力微不足道。
    
    2014年7月5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804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京生: 英雄之辩证
·刘京生:为“虚无主义”声辩
·不要执着于共产党“法律具体条文”/刘京生
·刘京生:与秦永敏先生商榷——也谈民主、团队、领袖
·刘京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质——奴役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下)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中)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上)
·刘京生:解构主义在中国的现实意义
·“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刘京生
·对“团结主题”的一点看法/刘京生
·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刘京生
·“六四”迈不过去的坎儿/刘京生
·刘京生:民主制度的核心价值——“占领华尔街”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查建国、胡石根、高洪明、何德普、刘京生、李海、康玉春等20人给海内外朋友拜早年了
·刘京生:温家宝究竟说了什么
·出狱谋生记/刘京生
·刘京生:从高瑜“泄密案”看中国的法律制度
·逼我说话/刘京生
论坛最新文章: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中国防长香山论坛 :解决台湾问题是国家最大利益
  • 贸易战蔓延 中国申请对美国24亿产品课加制裁
  • 英国议会今应再次表决脱欧协议
  • 欧洲央行行长更替 负利率政策是否延续引关注
  • 部分实现超美 中国富人多过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