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对反腐的立场浅析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8日 转载)
    
    
     如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的最大共识是改革的话,那么30年后的今日,中国社会的最大共识就是反腐。反腐如何能成为今日中国社会的最大共识?难道那些腐败者也赞同反腐?这显然是个让人质疑的问题。然而,中国今日的问题不在于腐败者是否赞同反腐,而是腐败者无法公开反对“反腐”,即无法将不赞成反腐的理由摆上台面。其他的,如改革也已经被污名化而成为颇具公开争议的话题。对于腐败者无法公开反对反腐,有媒体曾披露,军中“腐败老虎”徐才厚在今年元月跟随习近平先生出来接见军队老干部时,也不失时机地凑近习近平先生表达对其反腐的赞同,就是很好的例证。在这种腐败分子只能公开表达赞同反腐的情势下,中国社会反腐当然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大的共识。但是,我们应该明白,这个共识显然只是表面的。

    
    反腐成为今日中国社会表面最大共识,说明了腐败已经危及社会机体,伤害每个公民权利,进而引起民众普遍不安与憎恨的现实。至今,无论在城镇还是乡村,无论是老人还是妇幼,只要谈起腐败,谁都可以数出一大堆腐败的问题,列举出身边不少司空见惯的腐败现象,以至于今日中国,难的不在于找出腐败,而在于找不出不腐败。可以说,中国社会今日各种环境污染、资源枯竭、贫富分化、矛盾激化、不公不义等等后面, 都有腐败的鬼影。
    
    在此我们所言的泛滥于中国社会的腐败是指,公权力在行使过程中为个人或团体获取不法利益。腐败从广义而言,是行为主体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职权或偏离公共职责的权利变异现象。从狭义而言,泛指国家公职人员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权力的权利蜕变现象。腐败,也是指国家公务人员借职务之便获取个人利益,从而使国家政治生活发生病态变化的过程。
    
    面对中国社会深陷旷古绝今腐败的泥淖,反腐的确是没有选择的选择,没有路径的路径,是绝地反击。要想真切认识这场事关民族兴衰、社会治乱、国家存亡的反腐之战,仅仅停留于社会对反腐的表面共识显然是不够的,而是必须全面认清中国社会各阶层在反腐问题上的真实立场,弄清哪些是可以依靠的,哪些是需要提防的,哪些是要坚决铲除的。只有准确把握这种社会情势,反腐才可能求得突破,中国社会才可能从反腐上真正“杀出一条血路”。
    
    一、权力集团对反腐的不同立场
    
    中国社会权力集团可以上及中央,下至村组,从中央常委到村组干部,都是权力分子中的一部分。这个庞大的权力集团,虽然各个层级所拥有权力的大小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是权力系统运作的有机组成。在这个庞大的权力系统中,对于反腐败的态度显然不是一致的。笼统而言,权力越大,调动的资源越多,腐败的可能性也越大,相对来说反腐败的决心也会越弱,但是,由于其中有着背负社会责任问题,权力越大社会责任越重,这样一来权力大小与腐败重轻就不会对等。从近年来反腐中纠出的各种腐败官僚来看,可谓千奇百怪,这说明只要有权力的地方,都可能滋生腐败。所以,对权力集团以权力分布情况来区划分析腐败及其对反腐的态度,显然是不科学的。应该说,在没有充分监督机制的社会,一切权力不管大小高低都是腐败的温床,所以权力的普遍性腐败就是社会的必然景观。
    
    面对权力系统普遍性的腐败,可以断言,权力集团对反腐是普遍抵制的。虽然这些权力行使者们基于对民意民愿的认识,对法理道德的无可回避,他们从理性上会清楚知道贪腐是违法违纪、天怒人怨的事,但在现实各种腐败条件下与人性的罪恶前,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沦为腐败的俘虏。从已经查出的大批贪官中,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反腐上的信誓旦旦,反腐上的豪言壮语,但面对他们贪腐的事实,谁又能相信这些官僚会真诚地、切实地反腐?所以,就权力集团而言,他们本身是缺乏反腐动力的。
    
    一个没有反腐动力的权力集团,怎么会发起一场反腐的世纪之战?这个主要有几方面原因:其一、民怨民心促使权力集团不得不反腐;其二、保党救权促使权力集团反腐自救;其三、利益纷争,蛋糕效应,即权力集团中各派势力轮替消长,在资源有限,蛋糕固定情况下,后来者需要重新分配蛋糕;其四,人类理想主义与天理良知在人心中的根植,促使权力集团中个别人员奋起反腐。应该说,人类之所以能够延续至今,皆因任何时代总会有那么些坚守良知正义而抗拒邪恶的人,当腐蚀毒害人类的腐败问题泛滥时,这些具有理想主义情怀的良知正义之士自然会奋起抗击。
    
    在中国沉沦堕落不堪的时代,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第四种理想主义支撑下的良知正义的反腐力量的存在。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人类都不能对自身彻底绝望!对此无论从《圣经》上帝造人时仿照神的样式与吹一口气,使人有神的灵性来看,还是从佛教所言人有慧根天良来看,人性中那种善性天良是存在的。否则我们无法解释,在那昏暗的极权体制中还会出现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朱厚泽等等一批坚守良知人士,还会出现林昭、张志新、王申酉等等舍命求真之人。
    
    今天中国在腐败将亡国灭族之势下,一批良知人士奋起反腐自救也是历史必然,是时势所需。虽然从体制性腐败与人性罪恶角度,权力集团中绝大多数必然是抗拒反腐,是阳奉阴违,是对反腐咬牙切齿,但是权力集团中极小数怀抱理想主义而坚守道义良知奋起反腐之士的存在,也是不容置疑的。对于中国今日反腐运动,究竟属于上面哪种情形,只能另文详考。
    
    由上可见,中国权力集团中主张、支持、参与反腐的人肯定是极小数,而绝大多数对反腐是消极、抗拒、干扰、甚至反击的。
    
    二、资本拥有者对反腐的态度
    
    中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产生出了大批从事经济活动的资本拥有者,以目前经济水平论,资本超过千万者为中型资本拥有者,资本过亿者为大型资本拥有者,相应地低于千万者就算中小型资本拥有者。这些以经商赚钱为业的资本拥有人士,直接参与国家经济发展,对于国家大政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社会特殊的体制性因素,形成权力的无所不在与权力对资源的控制性地位,从而使社会一切经济活动都难以摆脱权力的干预,进而使经济活动与权力的勾结成为一种常态,如此就决定了中国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资本拥有者与权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典型的权贵集团,正是在这种权力与资本相互勾兑下形成。所以,中国目前社会上的大中型资本拥有者,多半与权力有着或深或浅的利益关系,对权力深存暧昧,而成为现行权力运行模式的受惠者与拥护人。事实上,这些大中型资本拥有者在经济活动中的成功,在很大程度都与权力的腐败相伴。因此,中国绝大多数大中型资本拥有者对今日反腐心存畏惧而消极抵触。 近年来中国大批大中型资本拥有人选择移民式转移财产与出逃,正是这种对反腐立场的反应。
    
    当然,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社会靠自己勤劳致富者也有不少,只是他们多半处于小型或者中型资本拥有者地位。这些广泛存在于社会的勤劳致富者,他们对反腐的立场与那些寄生于权力发家的大中型资本拥有者是不一样的。考察中国当今绝大多数小型与小数中型资本拥有者的成长历程,会发现他们借用勤劳与机遇,艰苦创业,慢慢积累起一些财富,而在他们生存与发展中,由于权力的无所不在,使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过来自权力的逼迫,因此他们对权力腐败给经济健康发展带来的危害多有切肤之痛,也因此他们对于反腐大多是赞同的。广大小型及部分中型资本拥者认为反腐会给经济健康发展奠定基础,会净化经济环境,维护商业准则与道德。
    
    从中国目前资本拥有者的数量来看,大中型资本拥有人数量显然没有中小型资本拥有人多,但是大中型资本拥有人由于与权力勾结,控制社会资源能力强大,虽然他们人数没有中小型资本拥有者多,但经济占有总量与左右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力要远远超过中小资本拥有者。
    
    三、知识界对反腐的立场
    
    中国今日知识界是个非常复杂的群体,不仅在思想上有左右之分,而且在利益上,也存在一些与权力区隔不清的东西。如重庆事件后,查出的一些毛左得到重庆权力集团资助而为之鼓与呼的情况,就说明毛左的公平与为弱势代言角色,其实是个噱头。相对来说,右派自由主义者本能疏离权力,保持对权力一份警惕,从而独立性相对要强一些。但是,由于极权体制下权力的无所不在,使右派自由主义者在生存需要下,常常也显得独立性坚守不足。
    
    如此复杂的知识界,对反腐立场也自然大有分歧。如那些与权力长期媾合的,假借学术名义而替权力呼号的吹鼓手们,他们长期寄生于权力体制,事实成为权力的衍生体,他们当然从骨子里抗拒反腐。如重庆事件后暴露出来的那批毛左们,当然还有一大把打着马列旗号,为极权辩护而抵制人类普世文明的学棍们,他们对反腐是抵制的,他们会通过各种形式来抹黑反腐,消解反腐的正义性。
    
    尽管如此,应该看到中国知识界仍然有一大批学人,本着求真之精神,坚守独立之原则,在艰难的环境中对社会承担着卫道护理之职责,顽强地发出良知理性的呐喊。这些学人当然对腐败早已深恶痛绝,他们对反腐是由衷欢呼并大力从舆论与行动上来支持。如那些网络公开揭露社会腐败,公开举报贪腐集团的人士,还有那些勇敢走上街头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的人士,他们是真诚欢呼反腐并努力以自己行动来参与反腐的人,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学人,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尽管中国知识界具有复杂性,但一般而言,大多数的学人本着良知与道义是支持反腐的,但也有一部分寄生于极权体制的学人,顽固坚持延续过往权力体制,捍卫腐败势力,以维护自身生存与发展利益。
    
    四、普通民众对反腐的态度
    
    中国普通民众是人数中的绝大多数,他们广泛分布于城市与乡村,他们靠自己勤劳节俭求生存、谋发展,他们远离权力,无缘获得权力腐败的利益,却不得不承受权力腐败的后果。可以说中国广大普通民众,在多年来的社会发展中,是权力腐败的最直接而最深重的受害人,他们在腐败形成的社会不公下失去了发展机会,在腐败的疯狂抢掠下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资源。面对中国社会普遍性腐败,广大民众早已怨声载道。他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达着对社会腐败的痛恨与反抗。如中国每年行走在各级政府部门数千万的上访群体,就是对腐败直接的控诉。在此情况下,中国反腐每一项成果,每抓捕一只“老虎”,都会得到普通民众由衷的欢呼。
    
    中国广大普通民众支持反腐当然奠定着反腐的民意基础,但是由于普通民众掌握社会资源极其有限,并且他们在极权社会被严重单原子性地沙化,使他们在社会活动中无法形成有效的力量,因此他们支持反腐除了停留于口头欢呼,没有现实保证反腐持续与促进反腐进度的力量。
    
    从上面中国社会各阶层对反腐立场来看:权力集团中主张、支持反腐者是极少数,而消极、抗拒反腐者占绝对多数;资本拥有者中大中型资本拥有者普遍畏惧、抵制反腐,中小资本拥有者普遍支持反腐;知识群体中小数依附权势者反对反腐,大多数知识分子赞同、支持反腐;广大民众中普遍支持反腐。总体而言:从人数上,支持反腐占中国的绝大多数。但是,人数并不等同于力量,在掌控各种资源上,中国社会目前反对反腐的集中代表——权贵集团,显然具有更为强大左右社会发展的力量。比较而言,中国今日反腐与反对反腐不仅没有势均力敌,而且反腐力量明显弱于反对反腐的力量。在这种强弱对照的情况下,中国反腐虽然外表轰轰烈烈,屡有战果,但实质却举步维艰,只能零星突破,对于许多事关国计民生的根本性腐败问题与腐败集团,不仅无法撼动,甚至都不敢触及。在此情势下,中国反腐前景其实堪忧!所以中国反腐力量要想取得突破,要想确保反腐成功,必须设法扭转自身弱势地位,拓展支持反腐力量参与反腐的途径,聚合社会尤其是精英群体中良知正义之士,改变权力集团力量布局,使社会反腐真正成为主导性力量。只有如此,中国才能借反腐之机,开启现代民主法治文明之途。
    
    2014年7月10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60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驳王德邦之《“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王德邦: “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
·王德邦:终结信访排名不能遏制地方政府的截访冲动
·王德邦:伤残维权人士周维林的“中国梦”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全文)
·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
·王德邦:民间温和派遭受严打的现实与实质
·王德邦:回避和拖延八九诉求没有出路
·王德邦:清明,祭奠那些因梦而逝的先贤们
·王德邦:中国开明改革派能否避开再次成为顽固势力的刀祭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新解
·中国近期海域主权纷争及对政局走势的影响/王德邦
·政改不能是官方的自娱/王德邦
·重振民气、收拾民心/王德邦
·制造“敌人”的时代/王德邦
·王德邦:警惕权力的增容本性
·王德邦:从中国东部与西部地区民情比较看社会发展模式
·王德邦:人类处理矛盾方式的历史演进——胡子时代、刀子时代、桌子时代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