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定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可能是因为他缺乏进过监狱的经历。
    

    
    《论语公冶长》:子曰:“臧文仲(1)居蔡(2),山节藻棁(3),何如其知也!”
    
    【
    
    (1)臧文仲:姓臧孙名辰,“文”是他的谥号。因不遵守周礼,被孔子指责为“不仁”、“不智”。
    (2)蔡:国君用以占卜的大龟。蔡这个地方产龟,所以把大龟叫做蔡。
    (3)山节藻棁:节,柱上的斗拱。棁,音zhuō,房梁上的短柱。把斗拱雕成山形,在棁上绘以水草花纹。这是古时装饰天子宗庙的做法。
    
    】
    
    其大意为:孔子说,“臧文仲藏了一只大龟,藏龟的屋子斗拱雕成山的形状,短柱上画以水草花纹,他这个人怎么能算是有智慧呢?”
    
    臧文仲在当时被人们称为“智者”,但他对孔子对于礼的诠释显然并不在意。他不顾周礼的规定,竟然修建了藏龟的大屋子,装饰成天子宗庙的式样,这在孔子看来就是“越礼”之举了。所以,孔子指责他“不仁”、“不智”。
    
    在孔子看来,对天子观念予以灵性化诠释,是指超越政治层面,似乎就是不仁了;而探讨不可思议的现象,似乎就是不智了。第三期中国文明如果不能摆脱这样的看法,则无法有效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也无法创造出可以超越第一期中国文明和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新文明”。
    
    孔子对于天子的理解,多少还停留在“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的现实政治水平。所谓“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大体也是这个水平。可以说,这比西周奠基者们有关天子是“天之元子”的宗教灵性水平,是大为退步了。
    
    结果就衍生出了“既往不咎”糊涂帐目来:“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这种“混帐”态度,当然使得认识程度无法精确、文明程度无法提高。
    
    相比之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的说法虽然依然无法企及西周奠基者们的水平,但视野已经有所开阔了。
    
    读书至此,不禁再度缅怀西周奠基者们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精神突破,那就是天子观念的发明。
    
    我想,这很可能是周文王被监禁在羑里监狱里面的时候,所发现的“宇宙真相”。
    
    相形之下,孔子没有坐过监狱,因此无法体认到人生的这种极端状态,所以他只能仰望文王了而始终无法企及了。
    
    这也是我想到: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可能是因为他没有进过监狱,见识不免有所短浅了。
    
    司马迁《报任安书》说:“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这段话虽然被人传诵了两千年,但也没有意识到孔子的见识是远远比不上周文王姬昌的。所以孔子无法理解天子观念的灵性化,也就在所难免了。但是孔子的这一失误,对于后来的中国发生了重要而不幸的影响。使得天子观念遭到政客的利用,而成为强盗的护符了。所以中国的精神文明从西周以来就一直退化着,无法从政治桎梏下获得独立发展。
    
    这都是因为孔子没有进过监狱,所以一直对现实政治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心想要巴结权贵的结果,造成了中国精神的分裂,分裂为儒道两家,入世与出世的分道扬镳,使得中国思想无法像基督教世界那样获得高度地整合,从而无法像基督教世界的精神发展那样,可以突破政治束缚,还可以反过来塑造政治。
    
    由此可见,“英雄创造历史”所言不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708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读书笔记:超人与圣徒
·谢选骏: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谢选骏:奥斯曼禁卫军与中共的反腐败(反修防修)
·谢选骏:中美日“三国演义”的历史错位
·谢选骏:毛泽东为何放纵日本战犯
·谢选骏:读史笔记:教宗退位,文明再生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上)
·谢选骏读书笔记:客家人与獦獠
·谢选骏:盐柱与做光做盐的关系
·谢选骏: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批判
·谢选骏:希腊神谕与《可兰》启示
·谢选骏:封建与地方自治
·谢选骏:进化论不合犹太教但合乎基督教
·谢选骏:中国梦的实质就是取代美国的领袖地位
·谢选骏:国民党曾经发动的“文革”
·谢选骏:莎士比亚著作错谬勘误
·谢选骏:华盛顿纪念碑的三K党造型
·谢选骏:天子无妻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后记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