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纪委系统正通过妥协扩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7日 转载)
    
    
     今天有两者新闻非常引人注目:原江西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赵智勇被降为科员,原云南省委常委兼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降为副处级,两人都被开除党籍。

    
    很多人认为:只要到了副处级,纪委不立案则已,立案就会开除党籍,被开除党籍就会判刑十年以上;到了副部级,只要被纪委立案并开除党籍,基本都是无期、死缓。这是近几十年来国人对纪委立案后果的深刻印象。
    
    例外是有的,譬如孟学农两次分别丢掉北京市长和山西省长职务,但这是因为出了重大责任事故引咎辞职,并非因贪腐嫌疑被纪委立案调查。像孟学农这样,既非任期届满年事已高退居二线,又非因违纪违法被纪委立案并开除党籍,却被撤职、降职的情形,近几十年来已经非常罕见了。
    
    但是在毛泽东时代,官员其实是可以只撤职或降职的,并非被开除党籍或被撤职就要牢底坐穿。只是毛泽东时代被撤职、降职或开除党籍基本上是政治运动的原因,并非因为贪腐而被纪委立案并查实。
    
    中共十八大以来不到两年落马的副部级以上党国官员已经超过胡锦涛当党首的十年了。如此大面积的官员落马早已引发官场地震,弄得官心惶惶。“党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来自党国元老和官场内部的压力一定很大,中纪委对赵智勇、张田欣的立案调查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很可能是一种妥协。
    
    但是这种妥协并没有削弱纪委系统的权力,相反还极大地扩张了纪委系统的权力。无论是为了党国的整体利益,还是为了赵智勇、张田欣的个人利益,妥协之后对赵智勇、张田欣的问题一定不会深查,已经掌握犯罪线索的也一定不会公布,相反还会被从案卷中拿掉。这样一来,赵智勇、张田欣在案卷上就不是因为严重贪腐嫌疑而被立案调查,而是因为一些不足挂齿的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了。身在腐朽的中国大陆官场为官,谁能做到滴水不漏一点小辫子、小尾巴都没有?所以对赵智勇、张田欣的立案调查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意味着纪委随时可以对归其监督的任何一个官员立案调查并将他(她)撤职、降职、开除。
    
    这种通过妥协扩权的经典案例,莫过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马伯利诉麦迪逊案的判决(1803))。亚当斯总统在离任当天突击任命了42位联邦法官,前任国务卿、新任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马歇尔因离任事务繁忙而导致其中17份的委任状没有发出,被新任总统杰斐逊指令新任国务卿麦迪逊拒发。马伯利因为没有得到委任状而向最高法院起诉麦迪逊。就事论事的话,马歇尔当然想完成自己任国务卿时未竟的事情。但是深通政治和法律的马歇尔当然明白,由于联邦党人同时在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中失利,志得意满的杰斐逊总统不会理睬联邦最高法院的执行命令,下达执行命令反而开了政府漠视法院执行命令的先例。马歇尔不得不为树立最高法院的权威而牺牲17位拟任联邦法官的联邦党人利益。联邦最高法院最后判决:1、马伯利有权获得委任状;2、马伯利的权利受到侵害应当受到法律保护,法院有权向政府下达执行命令;3、马伯利根据“司法法”第十三条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但“司法法”第十三条因与联邦宪法宪法第三条第二节第二款对联邦最高法院初审案件的规定不符而无效,最高法院对此类案件只有上诉管辖权而无初审管辖权。
    
    这样,案件就因联邦最高法院无初审管辖权而被撤销。联邦最高法院牺牲了马伯利等人的利益,但是却重申了法院向政府下达执行命令的权力,并在联邦首次行使了法院对国会制定的法律的违宪审查权。正是这个判决确立的违宪审查先例,使得既无财力又无武力的司法权成为能够与立法权、行政权三足鼎立相互制衡的国家权力。
    
    
    
    2014年7月16日
    
    
    来源:杨支柱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00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纪委应当怎样定义通奸?/杨支柱
·杨支柱:纪委捉“通奸”,一捉一个准
·以“约翰•布朗路” 反制美国/杨支柱
·杨支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
·“灌输”与“渗透”/杨支柱
·“防老”与“养老”/杨支柱
·白岩松与田雪原/杨支柱
·“失独补偿”到底是什么货色?/杨支柱
·杨支柱:补助“失独”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
·家里死了人让你笑,家里生了孩子让你哭/杨支柱
·贼喊捉贼的中国司法/杨支柱
·杀子(女)案中的计生鬼影/杨支柱
·杨支柱:不如猪粪——再谈《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国家版的“郭巨埋儿”/​杨支柱
·高校招生不能为控制人口服务/杨支柱
·北京治霾两法宝:裁官和分都/杨支柱
·杨支柱:幼儿园给孩子喂病毒灵起因的另一种可能
·大陆幼儿园给没病的孩子喂药何以得逞/杨支柱
·杨支柱:做亲子鉴定的机构要发财了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