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婉容:自由的狐狸— 新书《茉莉花开:中东革命与民主路》自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6日 转载)
     陈婉容,生性不切实际,沉溺于光影文学艺术,却念了政治和法律。最希望远离本土多写国际政治和经济议题。作者facebook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anyy
    
    
    
    
    陈婉容:自由的狐狸— 新书《茉莉花开:中东革命与民主路》自序


    
    哲学家伯林(Isaiah Berlin)说过,知识分子有两种,一种是狐狸,一种是刺猬。古希腊寓言有云「狐狸知道很多事情,但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the fox knows many things, but the hedgehog knows one big thing)--所谓术业有专攻,要做好学问,似乎必然要做刺猬;但人亦贵自知,如果天生就是狐狸,对什么事情都好奇心过了头,没有办法心无旁骛地钻研一件事情,那么,当一只称职的狐狸,也许就是我之所能做到最好的事了。读书时期以为自己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很了不起,长大了就自知其实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才华,才能甚多但学不见得有专精,要将勤补拙又受天生慵懒性格所限,所以且行且书,在纸上流浪的生活,倒也快活。能够攀越自己的限制自是强人,然而做自己所喜欢的事情,而且用心地做,心怀纯粹不计后果地做,也不见得是软弱吧。
    
    这本小书就是我当一只狐狸的思考笔记。这些年来,反覆从一道边界跑到另一道边界,从一本书翻到另一本书,重重覆覆几乎完全没有计划的积累,原来毕竟有所造就,那些见闻与知识,在某种时刻竟有机会连结起来,成就我不曾想像的事。一年半以前,从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无心插柳地栽进写字生涯的我,绝对想像不到在短短五百多天之后,第一本著作就会出版,而主题正是我心所系的中东,一片在他人眼中神秘甚至野蛮的大地。
    
    收到出版社邀约后,我尝试在中东的疯狂与喧闹之中抽离,整理我关于伊斯兰世界政局的评论文章与记事。这才骤觉书写伊斯兰世界,从来不是容易的事。大学时代,我重重覆覆的读了萨依德的著作,记得他在《遮蔽的伊斯兰:西方媒体眼中的穆斯林世界》(Covering Islam,「Covering」一字是歧义,兼有「报道」及「遮蔽」之意)里说过:「没有任何一种宗教或文化群体会像伊斯兰教一样,被斩钉截铁地认定将对西方文明造成威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加上九一一以降主流媒体的渲染,又为这种成见多添了几分怖栗想像。
    
    二零一一年茉莉花革命震动了整个世界,让人重新思考伊斯兰主义(political Islam)与宪政民主结合的可能;两年后埃及再次变天,初始萌芽的民主政体又似被推翻,历史到底还是没有终结。然而这一场革命终于叫世人体认,所谓伊斯兰世界的同质性不过是想像的产物,这片土地有原教旨主义者,有心向民主自由的革命分子,有提倡政教分离的世俗主义者,也有人相信政教合一或大阿拉伯主义,才是伊斯兰世界对抗新殖民主义的利器。这片被称为烽火大地的土地如同世界缩影,值得我们花更多心力去观察和关注。
    
    第三波民主化从一九七四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起,把半个地球卷进了走向民主的道路之上;既然连许多「专家」(正如萨依德说,太多「专家」喜欢就伊斯兰议题说话,但那些人根本不了解伊斯兰世界)眼中永远不会接受民主的中东,也在茉莉花革命中迎向了民主化,香港一定不会是例外。过去十五年来,香港一直处于政制改革争议的风口浪尖上,社会抗争一场接一场,反对派分分合合,一片混沌。从脱殖到寻找身份认同,以至尝试从这种半民主的暧昧不明状态走往真正的民主,香港要走的路,其实跟许多普世经验互为镜像。所谓国际,其实没有我们想像中,那么遥不可及,那么事不关己。
    
    普世经验互为镜像
    
    茉莉花革命从北非始席卷阿拉伯世界,然而当中有成有败;叙利亚从此陷入内战,利比亚在内乱后成为了人道干预的对象,埃及似乎成功,但及后又证实根基不稳,突尼西亚偶有骚乱但似乎又在慢慢建立民主政制。成败的因素的除了是这些国家各自的历史发展阶段,迥异的文化﹑经济脉络,公民社会成熟程度的分别,还有政府在威权转型向民主之时的种种政策。从埃及的例子,我们或许可以理解所谓坚实的民主愿景,还有茁壮的公民社会,对于稳定的政体转型有何意义;从南非的例子,我们可以思考,香港如果有全民制宪的机会,应该用怎样的政治哲学逻辑去制定宪法。这些都是跟现今香港时局息息相关的议题,而在以公民抗命争取普选的的茉莉花从了解俄罗斯威权政府控制新闻自由﹑铲除异己﹑铁腕镇压分离主义地区,但俄罗斯国民却又似乎保有了一定的自由,我们或许可以从此窥视所谓假民主的的危险性。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如果不去深入理解,香港人对于别人所拥有的民主自由再羡慕再向往,都不免廉价。
    
    然而伊斯兰世界的复杂,也许不是我这个如雾水般短暂勾留的旅人能够理解的。我怀着对古文明与亚伯拉罕三教发源地的向往,怀着为伊斯兰平反的目标踏足他们的世界,又读了许多书和论文去写一篇又一篇煞有介事的评论。然而我毕竟是个与他们的历史与生活割裂的局外人,唯有提醒自己,至少要保持文字的纯粹与理性,那怕文字有多么拙劣,仍诚实地记下所见所闻。我从来觉得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世界主义者,认同东亚学者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想像的共同体」那套国族主义建构论,然而坐在叙利亚难民面前,听他们述说无家无国的苦难;听库尔德人﹑巴勒斯坦人说为民族牺牲在所不惜,却骤觉我或许不过是个天真的左派,忽略了国家民族的正当性,甚或是应然性。现实与书本的距离比我想像中更遥远,然而就是这样的,反覆建立论证再推翻重构的过程,佐证了一个人走上千万里路的意义。
    
    只身采访伊朗大选
    
    2013年6月,我在炙热的伊朗只身采访总统大选。高考时代因为想当记者,放弃了法律系,毕业后却没有投身传媒工作。结果第一次当记者就是在万里之外的,封闭的伊朗,不止语言不通,伊朗政府对新闻工作者的厌恶与压制也是恶名昭著。行前两天还在处理学业,耐不住跟好友诉说准备不足的担忧,他说的话却成了推动我前行的力量:「横冲直撞不怕死的勇气,就是你最好的特质。」于是战战竞竞的接下任务,怀着几乎是莽撞的拼死的勇气,以另一种身份重返这个美丽的国度。
    
    鲁哈尼胜选当晚,我在街上央求的士司机送我去德黑兰城西的Valiasr Square。旅馆老板担心我,跑出来替我跟司机沟通。上街庆祝的车辆已经挤满了往Valiasr的主要道路,​​没有司机愿意在路上挤上数个小时。我在旁边双手合什,弯下身子说:「拜托,请你给我开个价钱,我真的要去。」司机听不懂英语,但大抵还是听到了我语气中的央求意味。最后成交,12万伊朗里尔。我跳上车,跟旅馆老板穆萨维先生说再见。他看着我关上车门,在车窗旁细细叮嘱:多晚回来都好,旅馆前台有人会给你开门。万事小心,别往人群里钻。
    
    我始终没有坐着这的士到Valiasr Square。半途不到,车子就在街上塞了近四十五分钟。我走下车拍摄随意在街上就跳起土耳其舞的男生,一个伊朗家庭热情地请我上车跟他们同行,我给的士司机付了钱就跳上他们的车,于是少女Marzi和她的家人就成为了我的采访翻译。他们知道我来采访,更是兴奋莫名,一直对车外的其他人高呼:「我们车里有个记者!」其他人听见都涌到车窗旁,举起手中的海报或标语要求我拍他们。一路随着伊朗吵嚷的流行音乐舞动,看人们不时钻上车顶,跟随其他庆祝民众高呼:「伊朗万岁,释放穆萨维!」我鼻子隐隐的发酸:一次胜利并没有让伊朗人忘记四年前的伤痛。成千上万的庆祝民众里只有我一个外国女子,在人群中跟他们一起庆祝难得的一次胜利。纵在异乡为异客,但我和伊朗人民对于民主﹑幸福与自由的追求,岂能说不是同样。这世界的命运,比我们想像中的,更要紧紧相连。
    
    那一晚,我在庆祝气氛炽烈的街上采访拍照,回到旅馆天色已将明。回程途上,伊朗朋友的车子在开阔的高速通道上奔驰,晚风把我的头发吹乱,一丝一丝的缠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车里大家在一夜狂欢后都沉默起来,我转头望向车窗外。夜色迷茫,山下乡郊灯火零落,然而极目远望,地平线上太阳的微光已经把黑夜尽处的天空薰染成一片美丽的,层层叠叠的蓝。我在想,这个国家的命运说不上可以一夕改变,但唯有希望令人有在困境中不断挣扎的坚韧。那就足够。
    
    我没有为自己留影记下这个夜晚,也许所有记忆都会随时间逐渐流逝。但我相信我走过的路,听过的故事,为他人的幸福与痛苦曾有过的触动,都会在某一个暗夜里,穿透重重叠叠的或许庸常不已的日子,回至眼前。在往后的时日,皆如黑夜里倏然而至的,耀眼的光芒,一切想像终归能够成真的见证。
    
    做个自由人
    
    我在美国作家梭罗的名著《湖滨散记》中,读过这么一个源自波斯的故事。 「我在设拉子的酋长萨迪的《蔷薇园》里读到:『他们询问一位智者:至高无上的神创造了许多高大成荫的名树,但却没有一棵被称为azad,或自由,只有柏树例外,但是柏树却又不结果子,这其中有何奥秘吗? 』他回答说:凡树皆有其相应的果实和特定的季节,适时则枝繁叶茂,鲜花盛开,逆时则枝叶枯败,百花凋谢;柏树与此不同,它永远茂盛;azads,或宗教独立者,就属于这种特性——你的心不要放在流转不居的事上;因为Dijlah,或底格里斯河,在哈里发部落绝种以后,仍将流过巴格达:如果你的手上富有,那么要像枣树一样大方;但是如果你什么都给不起,那么就像柏树一样,做一个azad,或自由人。」
    
    每当有人问及是什么把我推出家门走向世界,我总是说,那些基因早就在血液里,是我无法背逆的。放弃了物质生活的稳定,却寻回精神生活的坚实,最少是一场公平的交换。说不断的流离是为了追寻真相还是自我实现,都是后设的目标罢了。然而走过了千万里路,山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却总念及一个我称为家乡的东亚小岛,一个既挤拥又喧闹,毫不可爱的城市。我总相信国际经验有其可堪借镜与观照之处,我们的命运,这个世界的命运,早已紧紧相扣,只是我们毫不自知。如此就更相信所做一切,在我心爱的香港走向民主自由的路上,可能还是可以作出一点微小至极,但或是不可有缺的贡献。
    
    本书的文章,大部份出自我在《明报》星期日生活一个月或一篇或两篇的供稿,有些来自《主场新闻》和其他刊物,经修正和重新校订后收录。也有从未发表的文章,令这本书结构更紧密更完整。非常感谢《明报星期日生活》编辑黎佩芬小姐,香港的报章版面如此珍贵,黎小姐却总是放心地把版面交给我,写冷门至极的国际与正义议题,从不曾过问内容与观点,也不曾删减我的稿件。这种自由与信任,在今日的香港,尤其教人珍惜。
    
    感谢为我撰写序言沉旭晖教授,导言的张翠容小姐。张小姐的作品为香港人扩阔了对于世界与新闻工作的想像;沉教授则令国际关系这门看似遥远的学科变得平易近人。各种时代的刻痕如战争或恐怖主义都自有理性因由,唯有知识可以破除迷障,唯有人文关怀能战胜恐惧。有他们为拙作撰序是莫大荣幸。也感谢为我写友情序的好朋友周澄小姐。我们是无所不谈的好朋友,也是互相鼓励,激发进步的同侪。
    
    也有许多在这条路上一直帮扶鼓励的朋友,尤其是才女好友何雪莹小姐。感激之情笔舌难宣,唯愿你们知道我从远方寄出的明信片,就是我难以启齿的一点心意。最后必须感谢父母家人与亲爱的人,给了我自由。这本书,是自由的土壤上,开出的小花。
    
    再漫长的旅途也有终站。混乱却又同时无比澄明的行旅时日告终,我回到熟悉的香港,睡在熟悉的床上,过熟悉的生活。然而却总忘不了如浮光掠过的每张真诚的笑脸,在异乡偶遇一夕长谈时,在桌上氤氲四溢的甘甜果茶,清真寺肃穆祷声划破清晨宁静的时刻,沙漠夜空上的一挑叫人想起一千零一夜的阿拉伯之月。有时我痛恨自己的文字过份拙劣,无法描述我心里曾有过的无以言说的触动。也许我能够做的,只是谦卑真诚地纪录我的见闻与感受。其余种种,请沧海世界,为我作证。
    
    陈婉容
    2014年1月 法国巴黎
    
    陈婉容:自由的狐狸— 新书《茉莉花开:中东革命与民主路》自序


    
    《茉莉花开-中东革命与民主路》将于香港书展红出版摊位(1C-E22,共7个摊位)跟读者见面。在书展买书的读者可获得作者友人为《茉莉花开》设计的书签,由作者亲笔签名,详情可留意作者facebook专页。
    
    来源:主场新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00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论坛最新文章: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中国防长香山论坛 :解决台湾问题是国家最大利益
  • 贸易战蔓延 中国申请对美国24亿产品课加制裁
  • 英国议会今应再次表决脱欧协议
  • 欧洲央行行长更替 负利率政策是否延续引关注
  • 部分实现超美 中国富人多过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