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小舟:就习近平反腐等事与鲍彤先生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4年7月10日自由亚洲电台发表鲍彤先生所作《反腐到了需要冷静思考的关头》一文。文中,因徐才厚被查处之事,鲍彤先生“正面的反应无比强烈”。当然,如果仅仅局限在“正面的反应无比强烈”等纯粹个人感受上,笔者亦无意置喙。但《反腐到了需要冷静思考的关头》一文系时政评论,加上鲍彤先生在中共改革阵营和民主阵营中的影响力,本文的影响便不容小觑了。
    
     笔者有很多观点与《反腐到了需要冷静思考的关头》的观点相去悬殊。观点之异本属正常。但如果观点差别很大,我相信,里面必有一些问题牵扯到某些范畴的根本价值判断,定有探讨价值和争论意义。在此提出我的观点,就徐才厚被查处之事与鲍彤先生商榷,不求有明正视听之效,但盼有抛砖引玉之功。

    
    首先是习近平的称呼问题。鲍彤先生将习近平称之为“总书记”“主席”。“总书记”一称,乃中共党内之事,在此不加评论。但“主席”称呼便值得商榷了。如果“主席”指国家主席,至少我是不承认这样一个称呼的。因为,名义上作为领导我、管理我的国家元首,却没有经过我的投票就“代表”我,不符合普世理念。
    
    鲍彤先生在文章前半部分对口中的“习总书记”“习主席”是赞不绝口的,称“习总书记日理万机, 还必须腾出时间来反腐败,替前人收拾烂摊子,使人感动”。对此,我的看法是:首先,反腐败是习近平时时处处强调的政治要务,谈不上“腾出时间”;其次,从根本上说,习近平反腐败,如同希特勒、金正恩也不允许腐败一样,都是维护独裁体制的大私之举,是保证专制元素运作效率与其相应消耗成比例的纯内部事务,是保证中共一党专制、保证习近平等人地位和权势的本能行为。习近平做的尽是自保自利的本能之事,为之“感动”,从何说起?当然,如果以一个真正的中共党员的心态去看待这些,“感动”或许也是正常的。
    
    鲍彤先生对徐才厚位极人臣的原因作了如下点评:“徐才厚本是个卖官买官的兵痞,只是由于前主席江泽民喜欢,叫他掌管全军的干部和政治,把解放军搞得乱七八糟;江主席离而不休,把他硬塞给胡主席,叫他坐在胡的边上,以军委副主席身份继续为非作歹,败坏和摧毁军队的战斗力。”
    
    如果仅仅从人事逻辑角度去评价,鲍彤先生这段评价或许也说得过去。但我以为,鲍彤先生没有论及本质问题。人治之下,下属升迁全凭上级判断和上级所好,如果上级判断和上级所好秉正为公,或者为公因素、正义因素多一些,其提拔的下级的人品、官品或许好一些。这里之所以用“或许”,是因为任何人对他人的判断都难有预言式的精准,在中共官场上混迹多年,任谁都有几分面一套心一套的本事,很多“晚节不保”的中共官员贪腐案便很能说明这一问题。进一步说,就人性角度而言,再好的人,也有为己为私的一面,在体制内外监督制约机制都几乎形同虚设的情况下,“被动腐败”“消极腐败”之类情况非常之多。有很多官员在获得权力之际尚能自觉,但行贿者在其家人身上打开了突破口;如果在监督制约机制十分完善的民主国家,权势官员的家人一般都处在公众和媒体监督之下,媒体踊跃报道,公众敢于揭发,被曝光的几率很高,所以权势官员的家人纵有腐败意愿亦非常谨慎,但在大陆这样的专制之地,媒体与官场的关系千丝万缕十分密切,很多喉舌受制于宣传部门和其他部门的官员,而唯一能被公众用来揭发腐败的网络,如今也受严控。再清正的官员也未必愿家人因受贿或变相受贿而受到调查吧?好办,在官官相护、民多畏官、下多惧上的大环境中,有时只要某官员对网站或网监部门打声招呼,揭发腐败的贴子立时无踪。专制国家腐败风险如此之低,官员家人岂能不蜂拥而上?说到这里,有人会说,如今中共严打腐败,可以直接向中纪委举报,但问题是,举报的前提是知情!在习近平坚拒群众监督反腐的情况下,群众要求官员公开财产都被拘捕,群众对官员的财产情况都不知,对官员家人的受贿情况还能知道多少?不知情如何举报?举报信箱再多,再如何“直达天听”,结果还不是被因分赃不均而起的、凤毛麟角的“狗咬狗”式举报所专用?如果家人这一关走不通,行贿者还有别的办法。君不闻,有愿为同伙两肋插刀的黑社会老大,为救其被捕同伙,让公安局长在“同归于尽”和“礼包”之间选择。如果这个公安局长是民选的,必然有很多内外机制制约之、监督之,纵然其有意徇私枉法,恐其所面对的环境也不允许,处处是监督制约的耳目,必然使其心存畏惧,当其选择“礼包”之际,就很可能选择了牢狱,而为私之心使然,更不会选择“同归于尽”,这样的话,辞职或调任无疑是最好的选项;然而,在专制体制下,一党独大、党官独大,徇私枉法、公器私用的机会非常多,被逼受贿的公安局长避开“同归于尽”选项,选择“礼包”,就选择了风险几乎为零的腐败机会,既有如此便宜之事,又何必选择辞职或调任?所以,徐才厚贪腐问题,实质是制度问题,仅仅从人事逻辑角度去评判,显然失之偏颇,未及本质。
    
    鲍彤先生不胜感慨道:“环顾世界,非洲到美洲,北欧到南亚,哪有一年揪得出三十多只老虎的国家?没有,唯我中国。在中国,哪有揪出了这么多老虎的时期?没有,惟有当今。所以当今乃是中外古今廉政最好的黄金时代。我想,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习总书记无疑是打虎的大英雄”,“习总书记诚然是百年不遇的人才”。
    
    对此我想说,首先,一年揪出三十多只老虎的国家,未必没有,就算没有大国,也应有小国,只因很多信息因种种原因不可能让全世界共享,我等未必得知就是了;其次,只因老虎层出不穷,就能说明“当今乃是中外古今廉政最好的黄金时代”吗?从事实角度说,唐太宗时代、朱元璋时代、毛泽东时代因腐败问题处理的官员也不少吧?希特勒和金正恩统治下,难道不比习近平治下更“廉政”?从逻辑角度说,我看完全可以理解为,这是腐败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地步的黑暗时代,这是“孕育”了举世无双的贪腐集团的悲哀时代!若不然,没有成群结队的小老虎、中老虎,哪养得出如许多的大老虎?“如今县级以上官员全部都枪毙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毙一个一定有漏网的”(民谣),“官场风光,千吏肚胖,万吏贪赃”(引自《沁园春·官宦》),……这样的词句能广传当世,难道是偶然?鲍彤先生以习近平为打虎英雄,我不以为然。毛泽东在很多问题上都敢于发动群众,尽管没有专项群众反腐运动,但群众反腐是很多群众运动中的题中必有之义,试问,这样的魄力和能力,岂是习近平所能及的?习近平的反腐层次,到头来能和朱元璋平起平坐就不错了。而朱元璋的反腐,在认识深度和智商程度上,与同风车作战的唐吉可德、坐在椅子上想将自己扳离地面的楚霸王有何区别?目前反腐魄力、反腐力度尚大不如朱元璋的习近平又能好到哪里去?何况,朱元璋、唐吉可德、楚霸王的智商和认识至此,总有时代局限,而活在现代的习近平也认知至此,不免让人摇头叹息,用中共文宣部门过去常用的一句话形容,便是“难道还不如古人吗”?
    
    鲍彤先生继续对习近平顶礼膜拜,“十年以后,换了凡人,谁挑得动这种重担?那时候的老百姓,应该去求谁来解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鲍彤先生眼中的习近平,俨然近乎神也!此种声音,何其耳熟也!当年毛泽东去世,普天之下不都是类似于此的声音吗?而历代帝王故去,亦总有一批“肉食者”如伤考妣、如临天塌地陷般跪地长号,发出类似之语,仿佛一人不在就要苍生涂炭。然而今天,民众岂如往昔那般无用,离开所谓的“明主”“青天”之类便不能“解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我可以断言,十年之后,人民会更加觉醒,权利意识会上升到一个惊人的地步,那时候,如果中共依旧顽固坚持专制、统治无道,鲍彤先生何以判定人民不能自决和自救?像刘晓波、秦永敏、余杰、李承鹏、慕容雪村等民意领袖,亦定能在人民自决和自救的基础上脱颖而出,“挑得动这种重担”,带领中国走向还权于民、藏富于民的新纪元!
    
    不过,跟随赵紫阳先生多年的鲍彤先生,毕竟比绝大多数中共官员看得远一些,最后有言,“中国的老虎当然远远不止这三十几只,如果五倍十倍于玆,就得苦战五年十年,但对源源不断新生出来的老虎又该怎生是好?如果打这只不打那只,请问应该打哪只,不打哪只?这种选择性反腐败(或者‘有重点’反腐败)有什么法律根据?双规就是司法独立,执法如山吗?压制舆论反腐,严禁公民反腐,也算践行为人民服务的群众路綫吗?把坚持要求建立官员公布财产制度的守法公民抓起来,难道也是顶层设计出来的反腐斗争的内容吗?处于这种每时每刻都在制造腐败条件、提拔腐败罪犯、禁止舆论反腐的制度之下,十三亿公民在反腐败的工作中能起什么作用?我想,民间诸如此类的担心,虽然层次极低,但并不是杞人忧天。因此我想,在客观上,也许到了需要举国上下冷静思考的时刻了。”
    
    鲍彤先生最后的几个问题,终及中国的实质问题和中共的核心之患,但是,结合上下文和上段的语气,不难看出,鲍彤先生对于目前大权独揽、不断加强独裁、疯狂打压大陆民主力量的习近平,不乏幻想之心和劝善(就鲍彤先生此文的语境而言,“善”改为“圣”似乎比较合适)之念。但是,习近平岂会看不到这些问题?然而,习近平一心要做的,不是拆掉专制大堤,疏水而治;习近平及其统治集团,唯恐大水卷走了自身。然而,专制王朝有生必有灭,红朝岂能例外?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说,“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中共终有一死,这是绝对的,而且,因中共血债累累、作恶多端、损不足以奉有余,所以,中共无论放权还是集权应都不得好死。但问题是,中共放权是找死,集权是等死,显然中共头目都会选择后者,宁可背负着“难道还不如古人”等汹汹诘问和“独裁暴政”“独夫民贼”等滔天骂名,也要来一把政治豪赌,寄希望于堵水而治,在专制大堤上全力堵洞塞漏,若能撑上个十年或者更久,换来个寿终正寝,他已十分满足,哪会管身后洪水滔天?
    
    习式反腐,还有作秀的可能。我在另一篇文章《习近平对内法西斯獠牙初显——兼驳畏报复转型论》(原载“北京之春”)中提出,习式反腐,很可能到头来像所谓“胡温新政”双簧作秀和温家宝的演戏那样,也沦为一场半真半假、但真少假多的作秀——或许,以真假参半的反腐来作秀,这本就是习近平反腐的真实居心。如果,制度不易,专制不变,大面积贪腐得不到根本遏制,但是,仅仅依靠一年半载打几只老虎便能引得多数人幻想一番,意淫一番,一出心中怨气,甘愿继续坐等一段时间,那么,中共无疑可以就这样熬过十年或者更久。果如此,有何难?别说几十只老虎,就算几百、上千只老虎,习近平等人也愿付出这样的“道具费”。这样的“道具费”,对比中共垮台遭受清算粉身碎骨的代价,连“断腕”都谈不上。
    
    有人说,打虎也很可能会为虎所伤。我不以为然。须知,习近平已建立了自己的官僚班底,组成了新的利益集团,全面掌控了党政军,并以小组组长等职务彻底凌驾于党政军之上,频频左右开弓肃清异己,以“反恐”“净网”等名义拼命加强独裁统治、在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中均将独裁意志贯彻到了专制系统的神经末梢,在这样的情况下,体制内还会有力量能与其抗衡?
    
    但是,体制内没有力量能与习近平抗衡,不等于习近平一伙可一直躲在精心锻造的专制龟壳里安然无恙。专制政权维持愈久,问题愈多,体制外的压力亦愈多,这是“失道寡助”的必然结果。习近平一伙面对民众愈积愈盛的不满、反抗,和国外民主国家愈来愈强的压力,愈发抓耳挠腮,技穷之相日渐显露。
    
    面对民众对贫富分化的怨恨和对持久低收入的愤怒,习近平一伙除了像胡温那样空言作秀,拿不出任何实质东西。最近被大陆媒体重点宣传的《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读本: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网摘内容,里面竟然连一个数字指标都没有,只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做大‘蛋糕’”等没脸没皮重复万遍的歪理邪说,和“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知屋漏者在宇下”、“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等徒有文采敷衍塞责矫揉造作冠冕堂皇的虚言空话。
    
    面对真正藏富于民、真正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的压力,习近平一伙保权至上,只敢动口,不敢动手,除了抗议,就是慷人民之慨的金钱外交和吃祖宗老本(如,以孔子学院为名输出专制文化、进行自我粉饰和自我美化;再如,最近借卢沟桥讲话将国民党抗战之功融到所谓“爱国主义”中,借机煽动民族主义,强化“最后的避难所”)的对外两板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击。2014年7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访问澳大利亚之际,就二战之际对澳大利亚的侵略表示忏悔,承诺“永远不会让上个世纪的恐怖重演”,这是中共千呼万唤而换不来的。当然,日本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未尝不可以理解为与澳大利亚签署军事协议的需要,但是,日本为何不与一味叫喊“中日友好”“面向未来”且在《中日联合声明》中表示“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的中共结盟?“道不同不相为谋”,舍民主与专制对立之说,还有何由?一个对内私欲冲天、残民以逞、横暴成性的政权,如何得到外邦的敬重!?
    
    鲍彤先生在《反腐到了需要冷静思考的关头》末尾提出,“在客观上,也许到了需要举国上下冷静思考的时刻了”。说到冷静思考,习近平一伙早就思考了何去何从,那就是,宁可走集权路线、硬撑等死,也绝不走放权路线、主动找死;很多已彻底认清中共实质的民主人士和中国民众也已经思考了何去何从,那就是,不畏封口打压,效法六四先烈和“砍头,也不回头”的李旺阳,跟随把牢底坐穿的秦永敏、“对这个国家会一直批评”的李承鹏和“逢如此世道,不坐牢更待何为”的慕容雪村,与中共专制战斗到底,直至实现民主宪政。
    
    最需要冷静思考的,应是迄今为止仍将实现民主宪政的希望寄于中共的自我改变、“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曹植《洛神赋》)的人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016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打压李承鹏、慕容雪村,封不住觉醒大潮
·章小舟:习近平拉韩抗日,尽显中共实质
·章小舟:立法禁“啃老”,岂如立法促民权惠民生
·章小舟:将自救(诗歌)
·章小舟:驳王德邦之《“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章小舟:论《乐见中共尊儒》之大谬
·章小舟:对《暴力不能救中国》的几点异议
·章小舟:中共即后清,国人当觉醒
·章小舟:水调歌头·凤凰永生
·章小舟:中国侠文化通过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得到升华
·章小舟:水调歌头·脸书骂匪帮
·章小舟:浦志强被拘与杭州反建垃圾焚烧发电厂
·章小舟:不要“中国梦”,只要“中国醒”!
·章小舟:中共分明以“造谣”之名抹黑博讯
·章小舟:高瑜、浦志强之事凸显中共专制到底决心
·章小舟:习近平“平反六四”之说纯属妄言
·章小舟:独夫之意不在民——论“特色反恐”
·章小舟:“独裁者里的唐吉可德”教我们看“反腐”
·章小舟:中共之首的漫画作秀不挡六四屠城
·章小舟:刘晓波先生被百度百科解禁及相关现象分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