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小舟:打压李承鹏、慕容雪村,封不住觉醒大潮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3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网站
    

    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普世价值愈益普及,民主力量日趋壮大,阻碍中国民主转型的力量不管多么顽固,也已显颓败无助之势,气急败坏之态,其影响在不断消散,其力量在逐渐瓦解,注定挡不住历史潮流,抗不过天下大势。
    
    近日,慕容雪村在接受北京警方约谈之前对德国之声所言,“中国微博最兴盛的几年,上网人数和上街频次都在增加”。近年来,在网络自媒体和手机等新传播工具的助推下,中国大陆民众被权利意识所催发,被民主自由信念所激励,被突发事件震撼和搅动,在网络上、在现实中,发出雷霆般的呐喊,掀起愈发汹涌的抗争怒涛,几乎带动和席卷了专制堤坝之内的所有死水,觉醒之势如万里浪潮,一波复一波地冲向已然千孔万壑的专制堤坝。
    
    在中国民众的觉醒大潮中,如巨浪一般引领大众、推波助澜的人物颇引人瞩目,如以文而名的李承鹏、慕容雪村等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其知识深广、文采甚佳,在凭一支妙笔红遍大江南北之后,出于良知道义,不仅没有忙于沽名争利,而是自觉承担了鞭挞不公、启蒙民众、批判体制的重任,主动参与维权行动,与冉云飞等似更激烈的异议人士互相支持,并肩作战,发出振聋发聩的声声呐喊,在很多公共事件中均以生花妙笔和深刻批判伫立在风头浪尖,在收获了累累启蒙硕果之际,亦在华人世界建立了广泛的影响力。尤其是在韩寒发表“韩三篇”之后,韩寒公共知识分子色彩迅速弱化,且有些观点颇受诟病,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人则承载了更多人的期盼,更受瞩目。比如我,在“韩三篇”发表之后,我便很少看韩寒的博客,而经常浏览李承鹏、慕容雪村的微博和博客。
    
    在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人的带动和召唤下,他们的博客、微博成为舆论阵地和志同道合者的结缘之所,不仅有力推动了沸腾于互联网的觉醒大潮,使民众中的反抗能量有序化,使民众对中共政权的怨气通过阅读博文暂时发泄出来,相关认识获得理性升华,亦为网友们携手走向现实的搭建了坚实的桥梁,是以,成为中共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自不足为奇。李承鹏所作的《六百年的反腐循环剧》《在北大的演讲》等,最近风靡网络,直刺习近平无以治本的反腐和中共打压言论自由的罪恶,顺带出击新闻联播、《环球时报》,屡遭屏蔽和删除,这显然是触怒了中共高层甚至习近平本人。而慕容雪村所作之文更是短悍精辟,对中共极尽嬉笑怒骂,且在浦志强等异议人士今年举办家中六四研讨会之际成为主角之一,在中共眼中,应被视为由言臻行的升级,比李承鹏威胁更大。
    
    李承鹏、慕容雪村等知识分子闻名于世之时,基本都借力于互联网最初兴起的十年,而这一时期基本与胡温统治时期相吻合。不少互联网民意代表得以在胡温时代崛起,这是因为,就专制严酷程度而论,胡温时代固然甚于江泽民时代,但比之习近平时代,相去甚远。是以,很多在胡温时代从未被禁言、被抓捕的网络大V,在习近平却屡遭严酷封杀,甚至受到人身侵害。
    
    2014年7月5日,在大陆互联网饱受封杀、新浪微博转世10次、言论空间愈来愈窄的慕容雪村发表《投案书》,践行不久前所发布的愿与浦志强等人“同罪”的声明,7月8日,慕容雪村求仁得仁,为北京警方所传,在被传之前犹与德国之声纵谈自如,后幸而平安回家。就在此时,2014年7月7日晚,创造了并一直保持着新浪博客单篇浏览纪录、新浪博客总浏览量直追韩寒、在新浪微博拥有743万粉丝的大V李承鹏,其新浪博客账号和新浪微博账号同遭封杀。鉴于此前新浪对李承鹏最多是禁言,且有新浪总部的电话安抚,此次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李承鹏封口,背后应有中共高层意旨。
    
    慕容雪村以近乎踢馆之勇换来的传唤,和李承鹏的突遭封杀,凑在一起,如两座巨浪被硬生生压住,轰鸣巨响,余音激荡四方,在中国引发巨大关注,声援固然铺天盖地,嘲骂亦滚滚而来。有的学者将中共对李承鹏、慕容雪村的逐渐升级的打压,视为向整个大陆民主自由阵营开刀,更多的人愤愤不平,厉叱中共的封口之举,有的博友甚至表示“停止写博了,以示对大眼的声援”;反观另一面,曾被李承鹏指名道姓口诛笔伐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等御用文人、毛左党棍,乐不可支,乘势跳出,对被封杀的李承鹏狂吠不已。
    
    胡锡进以风格卓荦的环球体所写之文,被很多网媒以《李承鹏微博被销号 早晚注定发生》为题转载。该文不仅毫无捍卫李承鹏言论权之念,反而以绝对认可中共专制的奴化心态大叱李承鹏,文中,“骂政府”“突破了底线”等奴颜媚骨无以复加的词汇处处可见,毫无法理观念,毫无逻辑结构意义,读之恍若文革再现。
    
    胡锡进更污蔑“激进自由派”“尽情宣扬西方政治价值观”“将长期碌碌无为做了豪赌的成本”“站到了时与势的反面”;对“激进自由派”威胁和叫嚣:“希望于国家政治崩溃的人输得精光”“必须有底线意识”“需要恢复已经失去或者麻木了的敬畏感”“必须首先遵纪守法”,赤裸裸地为中共专制独裁站台,帮凶本相彰显无遗。
    
    为进一步愚弄视听,《李承鹏微博被销号 早晚注定发生》文将中共帮闲文人惯用的类似于“小骂帮大忙”之伎俩使出,塞了一句“客观而言,激进自由派并非毫无正面贡献,在推动中国加快改革方面,他们是合力中的一个元素”,其统战目标是对中共幻想甚大但多少具有一定的改革意识、对李承鹏的改革思维稍有认同的人们,企图以且迎且打的方式将其从李承鹏那里骗回来。
    
    如果仔细分析,不难看出,在《李承鹏微博被销号 早晚注定发生》文中喷薄而出的脑残词汇的背后,习李政权愈发阴鸷强硬的独裁魔影明晰可见。《李承鹏微博被销号 早晚注定发生》明显是为习李政权站台,毫无顾忌地道出习李政权的“心里话”,如“需要恢复已经失去或者麻木了的敬畏感”“骂政府”词句,简直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仿佛流氓老大满面横肉地在鱼肉乡里之际大喊“都给我听着,我是老大,犯我者死!”,暗示习李政权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保中共权贵的罪恶之身和既得利益,誓死抗拒民主。原来毛泽东信誓旦旦以答黄炎培的“这条新路,就是民主”等美妙许诺,以及中共延安时代赞扬民主的党报社论,如今早已尽遮羞布之用,被习李政权抛于一隅。
    
    虽然习李政权反民主的凶悍面目彰显无遗,虽然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人今后必会面对不容乐观的进一步打压,但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人的精神、智慧和学识已经激励了愈来愈多的中国民众!比如,慕容雪村《投案书》有言,“我会在海淀区自己的家中等候,来者请带齐相关证件,超过24小时,请提前电话预约”,简直将凶悍的中共视为无物,气势夺人;在接受警方传唤之前,从容接受德国之声采访,简直如谭嗣同抚琴以待顽固派捕者一样潇洒自如,气概惊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很多人定已从中大受激励!
    
    纵观全国,中国民众的觉醒大潮已汹涌澎湃,各地维权运动此起彼伏,民主运动虽艰困颇多但能够薪火相传,不断扩大影响。对比晚清,中共在很多方面与之相似,惧外欺内,腐败透顶,坚持专制,死保特权,畏惧清算,顽固不化,在应对民众反抗方面焦头烂额,顾此失彼,张皇失措,草木皆兵,防不胜防。
    
    借用经典的文学语言描述中共现状,那就是:一个政权到了对外屈服,对内束手,只知道杀人、放火、禁书、掳钱的时候,离末日也就不远了。他们分明的感到:天下已经没有自己的份,现在是在毁别人的、烧别人的、杀别人的、抢别人的。越是凶,越是暴露了他们卑怯和失败的心理!——中共对李承鹏、慕容雪村的打压愈是严酷,愈能使民众充分认识到中共的卑怯心理和末日心态,愈能在民众中唤起觉醒大潮!
    
    借用经典的物理学语言描述中共现状,那就是:中国民众觉醒大潮中蕴含的反抗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灭,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中共对李承鹏、慕容雪村的打压,封不住觉醒大潮,消灭不了觉醒大潮中蕴含的反抗能量!觉醒大潮中蕴含的反抗能量,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纵然李承鹏的微博、博客要等到实现民主才能解禁,纵然慕容雪村再遭传唤,但最终只能导致唯一的结果,那就是,使觉醒大潮中蕴含的反抗能量以其他形式表现出来!
    
    我完全相信:如果李承鹏彻底被封,定有千万个李承鹏开口发言!如果慕容雪村再遭打压,定有千万个慕容雪村慨然站出!
    
    打压李承鹏、慕容雪村,封不住觉醒大潮,挡不住民主宪政必然实现的历史大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511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习近平拉韩抗日,尽显中共实质
·章小舟:立法禁“啃老”,岂如立法促民权惠民生
·章小舟:将自救(诗歌)
·章小舟:驳王德邦之《“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
·章小舟:论《乐见中共尊儒》之大谬
·章小舟:对《暴力不能救中国》的几点异议
·章小舟:中共即后清,国人当觉醒
·章小舟:水调歌头·凤凰永生
·章小舟:中国侠文化通过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得到升华
·章小舟:水调歌头·脸书骂匪帮
·章小舟:浦志强被拘与杭州反建垃圾焚烧发电厂
·章小舟:不要“中国梦”,只要“中国醒”!
·章小舟:中共分明以“造谣”之名抹黑博讯
·章小舟:高瑜、浦志强之事凸显中共专制到底决心
·章小舟:习近平“平反六四”之说纯属妄言
·章小舟:独夫之意不在民——论“特色反恐”
·章小舟:“独裁者里的唐吉可德”教我们看“反腐”
·章小舟:中共之首的漫画作秀不挡六四屠城
·章小舟:习近平所谓“暴恐”与邓小平所谓“暴乱”
·章小舟:刘晓波先生被百度百科解禁及相关现象分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