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访:万润南评《环时》奇葩“93岁中共渐入佳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2日 转载)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专访:万润南评《环时》奇葩“93岁中共渐入佳境”


    万润南近照
    
    作者 肖曼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在今年七一发表文章,题目为“93岁的中共渐入佳境”,引发海内外的一些评论。在本台《中华世界》节目中,住在巴黎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万润南先生评论说:见过吹牛的,没见过这么吹的。什么“渐入佳境”,完全是白日说梦话。中共在我看来是病入膏肓,气息奄奄。因为他整个人老了,就容易行为乖张。
    
    现在中共就完全是这么一个老人:违背世界潮流,拒绝普世价值,而且咬定牙根坚决不学西方那一套。实际上就是不走政治文明这条路。那个《环球日报》经常搞些搞笑的东西,对香港投票自决,说没有13亿人的投票表决,不算。问题是你让13亿人投票表决吗?它经常犯一些常识性的低级错误。我想这个“渐入佳境”的说法不过是一个搞笑的又一个戏码。
    
    在共产党成立93年的时候发这样一篇东西,说明共产党的思想库基本上是枯竭了,除了拍马,除了吹嘘。总之是自我感觉太好,对自己面临的生存危机,这么一个状态,一点都没有认识,还沾沾自喜。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已经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人,但他还在吹嘘:“你看,我身体多么好,多么强壮。”
    
    中共现在是绑架了中国人民,《环球时报》这篇文章的最后还胡说什么:“党好就是国家好人民好。” 其实,正因为你党好了,国家人民就好不了了。说实话,只有你这个党真正垮台了,中国和中国人民才会好。
    
    有关对万润南先生专访的全部内容,请留意收听或阅读即将播出和上网的本台《中华世界》专栏节目。
    
    来源:法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412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万润南:镇压会激起更强烈的反感和反抗 (图)
·万润南: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薄熙来与谷开来难以切割 (图)
·万润南评价中国13城市的“茉莉花革命”事件 (图)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改革还是革命:听万润南等在八九民运网络大会上的讲话/萧平
·万润南的政治智慧:在宪法的层次上认识和解决问题/谢盛友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茅境:六四招魂(看万润南新贴有感)
·此文很值得赏析一番----万润南转贴芦笛的文章/邓嗣源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万润南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中共左派也出来主张“多党竞选”,让人耳目一新/万润南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5)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4)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3)
·史正平:挑战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图)
·万润南:回忆我的清华学长胡锦涛 (图)
·万润南:2014年习近平成为强人但成不了伟人
·万润南:三中全会与人们期望的政治改革背道而驰
·万润南:习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新的政治局常委不是一个保守的班子 万润南解读十八大(之一)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万润南谈中共十八大
·万润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 曾节明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 谢选骏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 曾节明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谢选骏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 滕彪中國當局拒延維權律師的執照/BBC
  • 谢选骏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 邱国权毕汝谐想高攀巴山老狼来“对诗”?
  • 谢选骏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 千载云胡编的“比喻”很恶心
  • 徐永海2019年6月我和国俪堃去看望了王连禧
  • 倪玉兰的博客午夜12点受骗经过
  • 谢选骏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悠悠南山下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谢选骏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中国战略分析开明:司法独立是美中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重要保障
  • 谢选骏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