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有谁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6日 转载)
    
    
     先说几句闲话。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一篇文章说得再有道理,讲得再合乎逻辑,只要网站担心会惹来麻烦,还是不予发表。可除了一个暴君或一个独裁者(当然独裁者往往都是暴君,没听说哪个独裁者是谦谦君子),除了像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这些恶魔,面对一个显然是合情合理的质疑,我想,总应该给个相对比较符合逻辑——至少符合常理的解释吧。可就这么一个小小而且显然十分合乎情理的要求,在今天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上也很难做到。但凡不信,有凭为证。

    
    先来看一则近日新闻报道:英国伦敦时间6月18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伦敦金融城市长官邸,面向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和国际战略研究所两大智库发表演讲,题为《共建包容发展的美好世界——在英国智库的演讲》。
    
    李克强在演讲中有段话是这么说的:“诸位可能也会问我,你描述了目标,那中国的内部条件将怎样改善?我这里只想强调一点,那就是改革。中国30多年来之所以取得巨大的成就,靠的是改革开放。我曾经在中国的一个农村作过负责人,那时候实行的是计划经济,我每天起早贪晚,把几百人今天每个人要干什么都安排好了,确实很辛苦。结果一年下来就是吃不饱肚子。后来我们推进了改革,实施了农村承包制,让农民自己来决定他如何种、怎么种,没有几年的时间,温饱问题解决了。这说明每个人都有发展的潜力,尤其是千千万万的人,有巨大的创造力,市场有着巨大的活力。现在中国经济出现了放缓,如何保持长期中高速增长?还是要靠改革。让市场发挥更大的活力,让社会发挥更多的创造力。”
    
    很显然,现在连中国国家总理也在国际上公开承认计划经济不是好东西,而不是好东西的有力证据,就是在实行计划经济的年月,人们即使起早贪黑,十分辛苦地干活,结果一年到头还是吃不饱肚子——谁都不能说,叫人吃不饱肚子的一种经济模式,是什么好东西。可我们都知道,计划经济是与社会主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甚至可以说,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计划经济,而计划经济也是社会主义一个最显著标志。那么那些年是谁在领导中国搞“社会主义”呢?不用说,是毛泽东。可以说“毛泽东旗帜”,就是“社会主义旗帜”(一种假社会主义),就是“计划经济旗帜”。既然如此,现在认识到计划经济不是好东西,也就没有理由还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搞的那种所谓社会主义,也就没有理由还要继续高举毛泽东旗帜,更不说还“要永远”了——这都是最浅显的道理。然而,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中国有些人至今仍执迷不悟,有准备一条道走到黑的意味儿。
    
    前几天在大陆互联网上看到一篇延安电视台十年前对当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的一个专访,题为《2004年习近平专访:我是延安人》。网上在挂出这篇专访时用了一个短句,称之为“媒体翻出了”。为什么要“翻出”这个十年前的专访,本人不得而知,想来多少还是应该有点意义。这个世界上除了傻子以及那些无聊恶搞者,人们大凡要做一件事情,总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或目的,否则,那就真的只能说是“吃饱了撑的”。待自己认真阅读了这篇专访后,不仅感觉果然有意义,而且还大受触动,逼迫自己对专访中一些内容不得不做思考。然而,思考的结果,却是让自己“怎么也想不通”。
    
    还是先来看看专访中触动自己的几段话吧,这些话都是习近平在接受专访时亲口说的。
    
    第一段,习近平告诉采访者:“去延安的专列上,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69年的1月份,全部都哭啊,那整个专列上没有不哭的,就是我在笑,当时车底下我的亲属都说,你怎么还笑?我说我不走才得哭啊,我不走在这儿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了,我走这不是好事吗?你们哭什么呢?所以他们是破涕为笑。”
    
    第二段,习近平说,当时教条主义很厉害:“一屋的同学看老乡来了,聊几句,咱们还没问一个最重要的事儿呢,你是什么出身的?(老乡)说贫下中农,说好,请贫下中农抽根烟。突然问到了这人说我是富农,富农,滚蛋,一下子被轰出去了。见到有人来要饭了,滚蛋。所以老百姓就说,这些学生残乎着呢,说是待人不好。……后来老百姓就说他这个富农算什么,他这个富农是羊富农,所谓羊富农就是当时养了几十只羊,后来定为富农。说这个要饭的我们都认为是二流子,哪里嘛,家家户户都要饭,就是富正月,穷二月,半死不活三四月,这个时候粮食留给干活的,然后婆姨、女子带着孩子们出去要饭。”
    
    第三段,习近平告诉采访者,说他当年下放延安过了“五关”:“第二个关我说的就是饮食关。刚才讲了什么都不会吃不爱吃,五谷杂粮,那哪是五谷杂粮,是糠菜半斤粮,慢慢地我们就学会了,什么都吃了,没有还不吃吗,最后最爱吃老百姓送来的东西,这家送一个玉米糕,那家送来一个高粱米的团子,吃得都很好,酸菜成为我最好的美味佳肴,以至于到后来,我到现在还想念那个酸菜。我们曾经可能都有几个月不吃肉的经历,见到了肉以后我和我那个同学,切下来就忍不住生肉都吃了”。
    
    第四段:习近平说,“后来我们才了解这个情况,和前面形成很大的反差,所以我待了没有半年吧,三个月以后我就回北京去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时北京风声正紧,他又一次作为倒流人口被管制了起来,这一关就是半年。再出来时,真正是孑然一身,举目无亲了。这时候摆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回延安。”也就是说,当年只有十六、七岁的习近平在文革期间也曾被“关”过半年。
    
    有上面这几段话就足够佐证了。或问:佐证什么?佐证在那面“旗帜”领导下,或说在那面“旗帜”的时代,中国人民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甚至在文革时期,整个国家都成了“人间地狱”!连习近平本人都认为,如果他这个“黑帮子女”当时留在北京,“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习近平亲历,如果不是由他亲口讲出,现在很多人怕是更不愿承认了。
    
    可是这就让自己没法不产生一个疑问。习近平所讲述的当时中国,已经被那面“旗帜”指引了二十余年,可指引的结果却是人民穷困潦倒,很多人只能逃荒要饭,包括习近平本人馋得竟“忍不住生肉都吃了”!难道这样的社会还不够荒唐吗?难道这样的时代还应该去怀念吗?我们要这样的“社会主义”这样的“旗帜”干什么?难道中国人天生就是贱得要找苦吃要找罪受吗?有人可能要说,我们还是应该持一点“理解”的态度。可怎么理解?我为什么要理解?有什么理由叫我理解!
    
    在一个说一不二的独裁者的“旗帜”引导下,这一切难道不应该由这面“旗帜”负责吗?尤其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明明就是在这样一面“旗帜”指引下,整个中国才成了“人间地狱”,可为什么现在还要我们“高举”这面“旗帜”,甚至是“要永远高举”呢?
    
    我当然不会相信接受专访者希望今天以至将来的华夏子民还去过那种“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可在逻辑上又不能不让人相信似乎就是要中国人还回到有那面“旗帜”指引的时代,回到那个悲惨世界。不然,为什么还要中国人“高举”它?今天那些拥毛者,特别是想为文革翻案的人,实际上都是一些自欺欺人的“幻想狂”,不然,请问:今天还有谁真正愿意回到“人间地狱”般的中国!在整个人类史中,有谁听说过,一个人的“旗帜”曾引导广大的人们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可当人们从地狱中爬出来后,竟听到一个人说我们还要高举并且永远高举那个曾经让我们在地狱般生活的人的“旗帜”?你说这是什么话!如果发出这种声音的是一个普通人,即使他也同样是从那“人间地狱”爬上来的,人们还会放过他吗?
    
    可今天的中国就面临这样的难题,不仅习党首本人在那“人间地狱”般的中国生活过,而且更是看到了当时地狱般劳苦大众生活的惨景。然而,此人明明有权力带领曾经在那“人间地狱”里生活过的人们去否定它,去批判它,去诅咒它,却反而公开号召这些人要继续乃至永远高举曾把他们带到那种生活的“旗帜”——天下怎么会有这般荒唐的事,这般荒唐的人,真是万思不得其解!
    
    本人当然注意到了,习近平今年六一期间,在孩子们面前表达了“精忠报国”是他“一生目标”;我并且相信,所谓“精忠报国”,就是要让中国人民过上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生活。可一联想到要中国人民“永远高举”那面“旗帜”,就很难相信让中国人特别是像他在接受专访时口中所说的那个“富农”不会想起曾经生活过的地狱般生活。不仅如此,估计人们不免还要想:这难道又要让我们回到“人间地狱”的时代去吗?!不然,为什么还要我们高举那面“旗帜”?请给个理由,即使不充分,合乎情理就行!
    
    2014年6月22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9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法律不维护任何主义包括中国的“特色主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闵良臣: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闵良臣:坚持自由表达——从张维迎提议反对政府思想垄断说起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共产主义可以轻松实现?/闵良臣
· 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出路?/闵良臣
·闵良臣: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试试
·你们听到了吗——1848年托克维尔的一篇演说辞/闵良臣
· 不亡又如何?亡了又如何?/闵良臣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闵良臣:就钱云会案十问乐清警方
·中共理论家只为混饭/闵良臣
·闵良臣:再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公开信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闵良臣
·全国妇联权益部(主任蒋月娥)是干什么的/闵良臣
论坛最新文章: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中国停止补贴电动汽车 对德国大众是灾难?
  • 以色列一年内将三度大选 内塔尼亚胡辞去除所有部长职务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