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为何徐才厚似的腐败分子总是接连不断?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5日 来稿)
    
     首先,我们既然能分析共徐才厚为什么会被抓捕?也更应该知道徐才厚为什么还会能得势?中国的历史,虽然是从野蛮到文明进化,而到如今却依然是野蛮的独裁者互相更替的历史。然不能进入文明时代的根本原因就是社会管理机制不能施行民主化。到了今天,共产党所采取的统治模式依然是独裁形式地继续祸国殃民,那是因为开国的领袖们是用枪杆子打下的天下,也就习惯于用枪杆子说话,用枪杆子可以继续耍流氓,而且是独裁者十分信奉枪杆子十分管用,所以鄙人认为中国的乱象不是民间人士乐意造反,实际就是统治者自己逼迫人民不得不走向造反的道路。徐才厚似的人物从中已经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也就是说,中共统治者都是些马上的皇帝与大臣,不是讲道理、讲德行的文明领袖与功勋,而是用一些野蛮人组成的垃圾队伍、在上面指手画脚、贪赃枉法。这种人,一旦得势,在受不到任何形式的制约下,为所欲为也就自然而然地了。在中国的历史长河里,开国的野蛮人初始时的确能夹住尾巴做人或者是做神,因为他们没有人民普遍地支持根本就打不败武装到牙齿、比他们强大得多的野蛮人——中国的权威种群都是野蛮人组成的。那个时候,徐才厚似的的奴才根本就不会被吸收。但到了后期,第一批皇帝大臣们相继死亡,取代他们的一准是徐才厚似的纨跨之弟,而作为纨绔之弟的这种人行事从来就没有什么底线,更不具备什么道德理念,所以,这些连亡国都不在乎的徐才厚们,岂能不做野蛮人才会做的馊事?但他们自己野蛮流氓却绝不允许别人仿效。所以,文明的教化对于这种野蛮人来讲,根本就不起什么引导作用。
    
     我们都知道,如果不实现民主制度,任何时候,任何地域,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都会是这样地任由徐才厚似的害群之马恶性循环,这样地野蛮统治,血腥恐怖,无法实行文明的民主制度。共产党也好, 国民党也好,哪怕是民间希望降临的新党派也罢,一样的会产生徐才厚似的人民的公敌。因为这样的独裁党,不论换成什么名目,只要管理体制不是民主化,仍用独裁机制,就凭他们自己人的野蛮行径,随着裙带关系的延续,也就只能产生出徐才厚似的纨跨之弟更加愚蠢无知,更加野蛮流氓,更加忘我地腐败堕落。野蛮时期的国度里,什么样的张才厚李才厚都是纨跨之弟,都是堕落分子的构件。
    
     我们看到,徐才厚类的一旦被抓捕,就会卑膝于权贵,也不觉得羞耻,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都是一群没有道德底线的野蛮人。也是说,大到徐才厚刘志军,小到一个科级狗官,他们都会在没有被抓时双目过顶的流氓野蛮,玩世不恭,抓捕后,就奴才相毕露了。原因是独裁制度里,真正有人格讲文明的、确实具备一定修为的人都不可能坐上权力者宝座,而是徐才厚似的卑鄙小人反而都能得势,所以腐败分子充斥着整个官吏实体才导致了中国的现局破败不堪。而让那些腐败被抓的官吏卑躬屈膝地暴露在镜头之下——他们是十分地很会配合的,因为羞耻有无对他们太不重要了。
    
     中国山东矿业集团总经理王炳南被抓起来了,实际这个坏东西早在20年前就是个害群之马,因为他当政后所糟蹋的钱财,能足够给集团公司万户人家平均每家购买15万左右的小车一辆,一套130平米的住房一处,可是矿业集团的职工依然居住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简易房的至今还有八千余家。为什么,同样的钱项王炳楠不给职工制造福利,给全体职工一个更好的生活呢?并能给他脸上贴金反而被他败坏掉了而不怕被骂娘呢?
    
     很多人为此十分不解,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他的世界观由于他自己的野蛮人本性、已经不是为职工服务的了,而是做什么已不讲究什么德行,每个行为是出于他的感官刺激。甚至,他的世界观,职工就是他的奴隶,他为了显赫自己,可以把井下巷道制造出人间天堂,而不会给职工一点能够正常生活的环境,他与徐才厚一样,已不是共产党开始创业时定格的工人主人翁位置。而奴隶,任何时候都不需要什么更好的生活改良。记得我们在单位上班,搞么子鸟集训以后,我们要看到他必须的行军礼,甚至单位的小喽啰,我们不得不行军礼,而他们不仅不会还礼,还会更傲气冲天地双目过顶。可这样的社会渣滓为什么就能鸡犬升天了呢?难道他真有什么真本事给我们矿业集团制造利益吗?或为国家民族制造更多的利益?不能!他们与徐才厚一样,垃圾毕竟是垃圾,他们除了败家败业就是贪污腐化,别的基本不会。真的,权衡一番,这种人只配做人民的公敌,别无特长。
    
       徐才厚等一帮子江派人物被抓,很大快民心,因为这些野蛮人除了管不住自己的裤裆,还管不住自己贪念不说,还会无辜害人,害死很多的人。但他们到了一统天下的时候,还是忘记不了继续上进,不能停顿在现有的位置上,因为野蛮人提上来的人物依然是向着主子摇尾乞怜的奴才,而主子的一举一动都是野蛮人的姿态,他不得不继续野蛮的丑态不足为奇。
    
       江泽民成了国际小丑以后,愚蠢地卖国,愚蠢地诬蔑与打压法轮功这个没有政治诉求的民间群体,不仅三个月没有实现目标,反而让法轮功人士在现实中知道了不用牙齿就不能咬死野蛮人。而徐才厚类的野蛮人,如果仅仅是满足于裤裆,玩几个几十个甚至是几百个几千个央视主持人,啥事不会有。可悲就可悲在,他们的野蛮见识已经停顿在非有敌人不可。一点也不知道友好共处,只会亮獠牙,舞爪子,到头来也就只能被更残暴的獠牙、更尖锐的爪子战胜。
    
       也就是说,独裁体系,不仅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所以,独裁体系不仅害民,也害独裁者自己。因为只要独裁体系不被更替,就避免不了争斗,有了争斗,就有打败对手的理由。而每个独裁体系的官吏,都会贪图享受、刺激感官,都会为之不得不贪污受贿、巧取豪夺。只要有了这种行为,在对手排出异己时,变成腐败分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实际上,那些抓捕腐败分子的人们,依然都是腐败分子。只不过腐败的形式不同而已。退一步说,即使自己没有贪赃枉法,他也会提携重用自己人继续贪赃枉法、巧取豪夺。在中国的官场上,究其实质,共产党内部,哪个不是腐败分子?哪个不是贪赃枉法之徒?就连周永康这个什么人都可以抓捕的人自己已经成了阶下囚,还有什么政法口里的人是干净的呢?怕是政法衙门口上的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了吧?其实也已经不干净了,因为那里的气场早就污染了一切了。
    
     说起来,习近平以及他们的帮派并不大胆,有些谨小慎微了,如果现在就把曾庆红、江泽民一起抓捕起来,中国的血腥恐怖事件就会销声匿迹,而且,江曾实在不得民心不说,他们的帮派体系已经是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或者说是大势已去,再就是他们害人太多,向他们索命的人也更太多,习近平如若顺应民意,不仅自己能成为明君,也给中华民族进入文明时代立下了汗马功劳。
    
     最笨的就是不阻挡国际法庭对江曾的传唤,容纳国际法庭根据国际法对他们进行审判,看国内的江家帮还有什么动作可再表演?
    
       任何人,只要不得民心,敢于枉法,敢于与人民为敌,彻底打败他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可习近平的动作不过还是离不开独裁野蛮的氛围,所以他想让中国和谐只能是瞎子点灯,不会有什么奇迹转变中共败亡的命运。因为他们只能苟延残喘而不能产生新的生机。所以对付国内呼吁民主的民主思想者,依然是采取抓捕坐牢的模式,呈现出的除了野蛮就是野蛮的嘴脸,没有什么新的花样。
    
       何况,徐才厚抓不抓,都改变不了独裁体制覆灭的结局,因为徐才厚被抓了,还会有更多的张才厚李才厚填上徐才厚的位置。
    
    
     2014年7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703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陈光标就是一个没有政治智慧的蠢蛋
·巴克:独裁惯性的结果
·巴克:不得民心必然灭亡
·巴克:六•四忌日过后给我们的一点启迪?
·巴克:有良知终会修复人民所具有的底线
·巴克:世道乱了就会繁生群雄并起的前程
·巴克:最不可饶恕的是那些给他人无辜制造灾难的人
·巴克:再看刘汉的为何得失
·巴克:台湾人民的觉醒与马政治的终结
·巴克:中国全面民主各种势力都在促成
·巴克:独裁党是否已是不堪一击的势力?
·巴克:超智慧的巨人才能是改变中国现状的领袖
·巴克:如今的中共已经重蹈国民党的覆辙
·巴克:什么才是中国民主事业成功的催化剂
·巴克:新疆人在昆明制造杀戮为什么?
·巴克:达赖喇嘛从商是明智之举
·巴克: 刘汉被抓告诉我们什么?
·巴克:毛泽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诡道家
·巴克:伟业的成败不在于人民而在于领袖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