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3日 转载)
      2014年6月19日何深国被防城港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从最高法院院长对为什么判夏俊峰死刑的解释(详见《周强谈夏俊峰案:如果这是正当防卫会天下大乱》,2014年3月12日京华时报)可以看出,中国法院判案时首先考虑的是不给政府添乱,何深国上诉或死刑复核时改变判决结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把多家媒体的报道综合起来看,何深国曾因第三个孩子上户口的事对计生局有意见。更因计生局结扎他妻子前没有告诉他和妻子结扎后伤口发炎对计生局有意见。最后,因为无力缴纳9万元“社会抚养费”而不能从计生局取得第四个孩子的落户手续,2013年7月23日,何深国在广西东兴市计生局持刀砍杀致2死4伤。

    
      何深国用一把砍柴刀3分钟内致2死4伤的“武功”并非来自训练有素,他此前并没有练功或打打杀杀的经历,就像当年的杨佳。杨佳还只是有家族精神病史,何深国则是本人曾被确诊为有精神病。“警方透露,何深国有精神病史,2010年6月领取了三级精神残疾证。”(《广西男子砍杀计生干部获死刑》,2014年6月20日扬州时报)
    
      据残疾人联合会网站介绍,精神残疾共分四级,分别为“适应行为严重障碍”、“适应行为重度障碍”、“适应行为中度障碍”和“适应行为轻度障碍”。何深国治疗出院后仍未三级精神残疾,也就是具有“适应行为中度障碍”。
    
      有报道介绍村民对何深国的看法,说他话不多,肯干活,比一般爱打牌的青年人勤快。家里人说何深国坚持吃药,否则晚上就会睡不着,杀人头一天晚上还吃了药;何深国偶尔发病摔东西,但能控制自己不伤人。“何深国在面对公诉人时,有所悔悟,提到自己的孩子时也失声痛哭。”(《案发时是否发病成争论焦点》,南国今报2013年12月21日)如果没有“社会抚养费”的巨大压力,如果不是计生局将缴纳“社会抚养费”与给孩子上户口捆绑到一起,虽然何深国有“适应行为中度障碍”,但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努力控制自己情绪并且对孩子有爱心、对家庭有责任感的父亲会杀人。
    
      尽管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在法庭上出示的鉴定书认定何深国作案时有完全行为能力,但何深国杀人前后的表现似乎并不完全符合正常人的行为方式。何深国杀人前一天上午在计生局索要落户的计生证明未果时已经扬言要杀人。“7月22日下午,何深国在家磨刀时,被母亲看见了,他的家人便向当地村支书反映了这个情况,让村支书通知计生人员小心防备。当晚,何深国对妻子称次日要去砍计生人员,妻子劝他说:‘如果你去砍人,我就和你离婚。’次日早上,何将刀用胶带绑在摩托车后面,然后到一个小卖部买了一包烟。小卖部老板称,何深国曾对他说要去计生部门砍人,并称‘抽完这包烟,办完事后,今晚就不回来了’。”(《案发时是否发病成争论焦点》,南国今报2013年12月21日)
    
      这一系列的扬言与“叫得凶的狗不咬人”的常理不符。如此公然、持续地叫嚷要杀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避,太难以得逞了。之所以得逞,是因为村支书误以为他要砍的是计生站的人,没想到他会去计生局。(《案发时是否发病成争论焦点》,南国今报2013年12月21日)这也说明何深国的杀人行为本来是可以提前阻止的,是因为其他人的疏忽未能阻止。
    
      何深国在计生局办公室杀人后的表现也与常人不同。他拿着刀在走廊里大摇大摆,吓得计生局的工作人员都闩上门拼命报警。然后他下楼,把一个上楼的律师当计生局的人砍了两刀。在楼下看到路边一个司机,既没有用刀胁迫司机拉上他逃跑,也没让司机拉他去公安部门自首,而是问司机是不是计生局的人。司机不答理他,他就没砍,事后还说如果司机回答说是计生局的就砍了他。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想逃避惩罚或减轻自己的责任。他继续在计生局门口持刀溜达,突然发现自己被大量警察包围时也本能地持刀做拒捕状,但并未真的暴力拒捕。(《案发时是否发病成争论焦点》,南国今报2013年12月21日)这样一种情形,辩护律师居然说什么自首、犯罪中止,脑袋里不知道装了多少浆糊!
    
      何深国在一审宣判以后的行为也还是显得不大正常。他有精神病史,却当庭表示不上诉,服判。(《广西男子砍杀计生干部获死刑》,2014年6月20日扬州时报)“经审判长同意,法院允许被告人何深国和家属见面。何深国的父母、妻子、妹妹获许进入羁押室。看到自己的亲人,何深国没有想象中的哭泣和拥抱,始终非常的冷静,听完父亲的讲话后,他津津有味地吃着家属为他准备的可口饭菜。”(《砍杀计生干部,广西男子一审获死刑》,2014年6月20日郑州晚报)
    
      尽管何深国有精神病史,作案前后和作案过程中又有这种种与常人表现不同之处,但是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仍然认定他“思维与情感行为协调,有实质性的辩认能力和控制能力”、“案发时他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防城港市中级法院据此一审判处何深国死刑。
    
      何深国报复杀人与夏俊峰防卫过当致人死亡(也有人认为没有过当)固然有别,但何深国有精神病史而夏俊峰没有,何深国获得的同情远不及夏俊峰,多少说明在当今多数中国人心里生育的权利、妻儿的权利比不上摆摊的权利、自己不被殴打的权利。这样的国民心态恐怕是要上史书的。
    
      何深国用柴刀砍杀计生干部没有直接引发计生与孩子落户的脱钩,但显然发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看现在的趋势,除了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无动于衷外,几乎全国各省都已公开表明了孩子落户要与计生脱钩的态度,连国家卫计委也表明了这样的态度。何深国是个精神病人,社会进步靠精神病人推动,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而一个推动了社会进步的人即将喋血法场,民众却无动于衷,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2014年6月22日
    
    
    来源:北京之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41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灌输”与“渗透”/杨支柱
·“防老”与“养老”/杨支柱
·白岩松与田雪原/杨支柱
·“失独补偿”到底是什么货色?/杨支柱
·杨支柱:补助“失独”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
·家里死了人让你笑,家里生了孩子让你哭/杨支柱
·贼喊捉贼的中国司法/杨支柱
·杀子(女)案中的计生鬼影/杨支柱
·杨支柱:不如猪粪——再谈《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国家版的“郭巨埋儿”/​杨支柱
·高校招生不能为控制人口服务/杨支柱
·北京治霾两法宝:裁官和分都/杨支柱
·杨支柱:幼儿园给孩子喂病毒灵起因的另一种可能
·大陆幼儿园给没病的孩子喂药何以得逞/杨支柱
·杨支柱:做亲子鉴定的机构要发财了
·莫言成了计生委的策士?/杨支柱
·雾里看花说昆明恐怖袭击事件/杨支柱
·假如昆明火车站袭击事件是“疆独”中的恐怖分子所为/杨支柱
·逼人提前剖腹产的法规/杨支柱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