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2日 转载)
    吴玉琴更多文章请看吴玉琴专栏
    贵州人权研讨会从陈西先生被现政权施行政治迫害,无耻重判10年牢狱之灾后,当局对其它人权研讨会的人员的迫害更是到了残酷的地步。长期24小时的监控和跟踪,手机电话被控制到相互不能联系,外媒记者根本无法与我们联系。而当我们想方设法的通知相聚时,国保及大批警察总能如期而至进行干扰和破坏,致使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的相聚都变成了极其困难的事。
    

    今年的3月1日——3月13日,我与丈夫廖双元就曾被强制旅游13天。4月19日我们夫妇与朋友一行5人(2男3女)考虑到我们大家都是近60岁及60多岁的人,就一起相邀到海南三亚去旅游,好朋友一起玩,大家是很开心的。就是这样一次纯粹性的游山玩水,却遭到了贵阳市国保和警察用暴力强行将我们夫妇带回后软禁长达近50天。回到家后,家里是已被国保进入,电脑被开着,插U盘的地方是打开的,柜子里的衣服被翻得是凌乱不堪,那架势就公然的让我们知晓是国保进家来翻乱的。
    
    4月24日凌晨4点左右,一阵强烈的吵闹及破门声,将我们从熟睡中惊醒,那时我们已经来到海南五指山,住宿在一家名为“荣福旅馆”里。双元他们2个男人住一间,我们3个女人住一间,我的一个朋友的床靠门近,当她打开门准备看一下是怎么一回事时,一男子如暴徒般将她的手恨恨扭住(致使她的左手青了很长时间)后说,不准出门,不准打电话,然后这些人堵住门口,他们全部穿的是便衣。随后进来一女一男两个人,他们要求我收拾东西同他们一起走,我要他们出示证件,并问是什么理由要将我带走?他们说我们辖区派出所的倪警官已经将老廖带走,如我不配合,他们将采取强制手段。看着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对着我们,无奈之下我与他们一同来到了五指山的河北派出所。他们是分头行动,带走我的朋友们的是3个人,而将我与双元带回贵阳的是8个人。带头的国保我们问他姓什名谁,他直言说他姓鬼,让我们称呼他阿鬼。当天返回三亚后乘坐晚上9点过钟的飞机返回贵阳,深夜12点,这些人将我们带到一直以来长期软禁我们的地方,林城小碧度假村。
    
    到了之后,我一再的要求他们给我们换一个地方,因为我的母亲才仙逝1年多,我带着她被软禁在这里无数次,她两次病危都是从这里直接送到医院救治的,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承载着我与母亲的太多回忆,我实在是无法在这里住下来。谁知就是我的要求惹恼了阿鬼,他命令他带着的这些“小虎队”的小伙子3个人将我的手反扭背后,我怕他们伤及我动乳腺癌手术后的刀口,连挣扎我都怕。他们一些人按住老廖,一些人将我们夫妇的旅行包强抢去扯得稀烂,并抢走了相机和一个手机后疯狂开车离去。此时在度假村守我们的已换成了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了解到我们真实想法后请示上级相关部门将我们带到另一个也是离贵阳20多公里的一个宾馆里软禁。
    
    5月24日这正好是我们被软禁控制后一个月的日子,晚上9点左右,这个阿鬼突然带着一群人冲进了我们的房间,一进门就骂骂冽冽的说:“收拾东西,收拾东西,我带你们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去,怎么能让你们住这样的地方,换一个,那里更好!”我说:“今天的房费已付,能不能明天再换?我们也不在孚什么好不好。”阿鬼说:“不行,不行,马上走!”一群人如狼似虎、凶神恶煞、软硬兼施的将我们带到了离贵阳市更远的水田镇,一个山林环抱的一户农民家里。
    
    到了之后我就对阿鬼说:“其实你就直说要把我们换一个地方就行了,用不着说这里是如何的好,这明显的就是你要利用权力整我们夫妇。其实你们这样做是明显的违法犯罪!我们夫妇只是在关注和追求人权,而我们的人权也明显的让你们践踏殆尽!你们就干脆将我们夫妇直接送去拘留好了。”阿鬼恼羞成怒地说:“我就是报复了,你要搞哪样?”随后他就出手来打我,他一出手,那些“小虎队”的人就一同出手打我,一些人就将老廖按住,他们将我手上的佛珠打落在地,我捡起后就骂阿鬼没有道德和人性,我一个近60岁的女人,你们却这么多人向我出手,难道你还怕你一人打不过我吗?难道你就不怕遭天遣和报应吗?谁知这个阿鬼公然的说:“我就是没人性、没道德,我就是要打你、要管你,你敢搞哪样?”听他如此说,我对他说:“既然你已经自认没有人性和道德,看来我们是无话可说了。”就是如此一个见人就咆哮、狂妄到别人不知还以为他的官衔和来头可能比习近平的官衔还要大的人,却心虚到连姓什么都不敢向人告知。为了对他的残暴行为的抗议,也为了纪念“六四”25周年,我绝食了。当天晚上这里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的下了一夜,而我也诅咒了这群鬼们一夜。我想我们夫妇真的是撞鬼了,才会在两个月的同一天时间里遭受这些鬼的打和咆哮!在我绝食期间,我是几天几夜没有丝毫的睡意和饿意。
    
    本来老廖也要与我一同绝食的,但我考虑到老廖在去年的11月份大病了一场,半边头部带状式疱疹。此病是神经性的痛,痛得是无法形容,至今他都还在痛。为了他的身体,我不让他参与我绝食。这个阿鬼对于我绝食的反映是“爱吃不吃,不吃就算!”他带人在那里亲自守了两夜,我们上卫生间他们都要守着。直到6月10日我们解除前,他们都一直保持6个人守着我们。在我绝食到第3天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明显的感到了不适,派出所的人也劝我吃饭,说让我爱惜身体,我听后简直就是啼笑皆非。当我绝食到75个小时的时候,我的下腹部是剧痛无比,派出所的人将我送到乌当区医院救治,医院内科推说到外科检查,外科推送妇科检查,检查后又说要回到外科。我经不起如此的折腾,离开医院回到了水田农家。我知道绝食对我的身体伤害很大,但面对强权和邪恶,我必须抗议!哪怕是如此方式。在我绝食78小时(5月24日傍晚7时至28日凌晨1时)后,我开始进食一小点稀饭。
    
    其实最真实的原因应该就是当局惧怕今年“六四”25周年,全国各地的民主异议人士皆响应,“天下围城、重返天安门”的号召而想方设法的到北京去纪念“六四”25周年。这才使得当局恐慌到4月份就将我们控制,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无一幸免,只是时间长短因人而异,有被旅游的、被软禁的,被堵在家里的。贵州的糜祟标老先生因为前年的“5、28” 在贵州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由于反响大,令一些权势者的利益受损,至今夫妇俩被软禁到现在一直下落不明。
    
    6月15日清晨,不知国保是如何得到消息说,“德国之声”的记者要来采访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人,一清早,5个人就将我们家守住,后来才得知所有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都被警方控制。
    
    打压是如此残暴,我们所面临的处境是如此的艰难,但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所倡导及关注人权的理念将永不会变。尽管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因此而受到了打压和伤害,但我们将会至死不改初衷。一如既往地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而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我们坚信,“六四”一定会平反,一定会正本清源,一定会让遭受“六四”血腥大屠杀所冤死的学生及死难者的灵魂得到慰藉和安息!
    
    2014年6月15日于贵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1/201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605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吴玉琴 (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吴玉琴
·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吴玉琴
·吴玉琴:家破人亡而痴心不改的申有连
·吴玉琴:“人权周”我们被软禁
·吴玉琴:人权与尊严是公民应享有的基本权利
·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吴玉琴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
·《严正声明及强烈谴责》/莫建刚、吴玉琴、廖双元
·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吴玉琴
·邓玉姣的人格与尊严能否得到保障需要我们大家的关注/吴玉琴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纪念“民主墙”三十周年 /吴玉琴
·毒奶粉事件是中国的又一大劫难/吴玉琴
·“奥运”使我们失去了基本自由/吴玉琴
·贵州人权捍卫者吴玉琴夫妇“六四”软禁期间遭殴打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