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不要用苏联的绞索套住中国的脖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0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现在有一个现象,值得引起大家重视:中国这边稍微有了一点事,总有人搬出苏联来,然后上纲上线。张艺谋拍了一部反映文革时生活、爱情的电影《归来》,立马就有一篇雄文出现在中国的主流党媒上:《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
    

    作者遣词造句与逻辑思维相当奇特,足可以与姚文元、张春桥媲美,让那些不知道姚、张是何人的小朋友们都惊呆了,也惊动了久不看电影的老杨头。今天我独自去观看了《归来》。总体感觉这部片子不错,不但把几位演员的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也让张艺谋有机会证明自己是中国大陆最优秀的导演,而且,这部近年少有的描写文革时期生活与爱情的片子,从更深与更高的层次宣扬了我们当今的改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但我今天并不想写影评,虽然这部片子让我又相信爱情,相信了政治对每一个个体的影响,从而认定每一个人为了更好的政治而做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但还有比写影评重要得多的一篇文章等着我呈现给大家。那就是“《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这篇文章暴露出的一些问题。
    
    作者在这篇大批判的文章里,以大篇幅介绍了拍摄于1984年的苏联电影《悔悟》,指出受到西方价值观支配的《悔悟》以艺术的形式解构苏共统治,吹响西方摧垮苏共意识形态的号角。而作者认定2014年中国的《归来》就是1984年苏联《悔悟》的“归来”,直指《归来》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
    
    又是号角又是结集号,读完此文,看完《归来》,我满脑袋的喇叭声。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确实已经吹响,但不是《归来》这部电影,而是有人借批判《归来》这部电影,试图为“文革”招魂,把中国推到苏联覆亡的老路上!
    
    此文最大的看点是把中共的意识形态完全等同于苏共的意识形态,把改革开放后崛起的中国拉回到当时苏联同一个“战壕”,这种偷梁换柱很有迷惑性,在很多人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作者顺势推出呼之欲出的结论:中国如果要避免亡党亡国,必须坚持苏联斯大林搞的那一套“马克思主义”,千万不要同西方尤其是美国走到一起,不能改革,更不能搞市场经济,哦,对了,还不能反腐!
    
    让我们引用作者借批判《悔悟》写出的几段含沙射影矛头直指当今改革的中共政权的文字吧:
    
    “现在我们完全清楚了历史真相。戈尔巴乔夫同西方的合作……接待地点不是伦敦政府官邸,而是专门用来接待正式访英外国领导人位于郊区的切克斯别墅,这是一个可以推心置腹进行特殊重要谈话的地方。”
    
    “现在清楚了,戈尔巴乔夫通过反腐手段安插了400多名听命于他的共济会人员在重要岗位,他们从组织上合伙将苏共推向绞刑架。”
    
    “他的阴谋性完全能够从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迫不及待按照西方要求进行的政治改革与大规模的人物换替可以看出端倪……这要归因于西方有效的文化价值的渗透颠覆,正是丘拜斯、盖达尔们鼓吹的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改革与个人利益至上的理性人价值……”
    
    不用更多的引用,此文作者“现在搞清楚了”不少东西,但却让我们更糊涂了:把戈尔巴乔夫上任后同西方领导人见面选在别墅庄园里、试图开启提高民众生活水平的经济改革、以及腐败到无法运转时苏共政治局集体决定的大力反腐都弄成了苏共最高领导人被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铁证”,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奇葩的?
    
    作者表面看是要维护中共政权,实则是在竭力维护苏共政权,甚至借此来贬低当今的中共政权!让我们看一看简单的事实:苏联以其特色社会主义一意孤行,在民不聊生的情况下,穷兵黩武,一边屯集百万大军与中苏边境,一边要同西方对抗,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根本无力改变;苏联政权直到灭亡,也没有真正进行旨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体制与市场化改革;还有反腐,几乎是在政权灭亡的前一年还没有展开,更不用说抓住大老虎不放了……
    
    那么,让我们看看中共政权吧,从小平、胡、赵开始就大力开展经济改革,到江泽民、朱镕基时代更是开启了市场经济改革、加入WTO,胡、温时代开始关注弱势群体,到了习近平这届政府,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并有60条大力度的改革目标,同时顺应民意大力反腐——作者提到苏共连续有三个领导人死在职位上,却只字不提小平在过世前就废除终身制,确立了中共的退休、交接班制度。
    
    更有意思的是,作者大肆攻击苏共同西方试图调整关系,却忘记了中共同苏联彻底决裂,正是毛泽东、周恩来痛定思痛后的英明决策。毛泽东和周恩来当年拟定了同美国等西方国家接触、建交与合作,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对付苏联。
    
    而毛、周同美国总统尼克斯国务卿基辛格的多次会晤,几乎都是在“不正式”的地点进行的,这是不是也是作者说的适合“推心置腹”的场合?——如果推心置腹谈的是利国利民的开放与改革,是发展经济,有什么问题?
    
    中共同苏共的意识形态虽然都来源于德国理论工作者马克思的学说,但百年前的德国人的文字与理论必须同一个国家的国情与实际情况相结合才能发挥作用。从这方面说,苏共的意识形态与中共的意识形态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也正因如此,在对抗了多年后,直到戈尔巴乔夫上台,中苏才着手改善关系,而到了苏联解体后,中国同苏联解体后成立的俄罗斯等十五个加盟共和国拥有了更加友好与和谐的关系。如果作者是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怎么会如此怀念那个邪恶得让当时尚未崛起的中国胆战心惊从而不得不联合美国来对抗的苏联帝国呢?
    
    而且,作者偏偏要把当今中国的发展模式用苏联的意识形态来解构。这篇文章中反复提到“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可从头到尾只字不提什么是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难道“集体主义”是主流价值观?那怎么解释诺曼底登陆,全世界联合起来对付法西斯邪恶帝国?莫非作者认为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就是《归来》里揭露的“文革”中的政治斗争造成的妻离子散、妻子父女互相告发那种彻底违反中国传统的歪理邪说?
    
    作者避而不谈的是十八大提出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难道一个月之内从最高学府北京大学(5月4日)到“最低学府”小学(6月1日),习近平都在反复强调、论述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不是作者所说的社会主流价值?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铿锵有力,在苏共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因此也再也没有机会提出这样符合人类主流价值观的社会主义价值理念。
    
    苏联的垮台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不改革,因为他们抱残守缺,因为他们不是与时俱进而是肆意根据一小撮利益集团的意志歪曲马克思主义,因为苏联的很多倒行逆施都是反人类的,因为他们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都不能也不敢提出来——所以,这样的帝国才会被一部电影摧毁!这样的帝国,昨天不灭亡,今天也会死亡,而且,绝对无法逃脱明天的审判!
    
    中国之所以有今天而没有重蹈苏联的覆辙,中共之所以至今还在执政,是因为改革,走了市场化道路;是因为在社会、文化与某些政治领域适当放开了多元与多样的空间;是因为“开放”而努力与世界主流接轨;是因为一直坚持反腐;是因为勇敢地承认“文革”犯下的错误,与时俱进,提出三个代表,改革执政党并坚持深化改革不动摇……
    
    可正是上面这些,在作者的眼中,成了苏联解体的原因!就是再没有学术根基,也不会睁眼不见:上面这些改革开放与反腐措施,苏联哪一个真正实行过?拒绝改革开放、拒绝反腐到底、拒绝与时俱进、拒绝吸收人类社会普遍接受的价值理念与精神财富的苏联,有什么理由不灭亡?全世界包括当今的俄国与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的民众,还有普京,几乎没有人像我们这位作者等“理论家”一样,动不动就把一个已经灭亡的腐朽的邪恶的帝国拿来作为中国的榜样,去研究如何保卫苏联,如何挽救苏联,如何捍卫苏联。
    
    对照中国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当今最高领导人反复强调的“24字核心价值观”,任谁都不能否认,《归来》以文艺的方式呈现给大家一个文革时期的爱情悲剧,揭露了政治异化对人性的摧残,实际上,却是在提醒我们珍惜今日得来不易的生活与社会环境,要继续改革开放,把改革进行到底。
    
    而那篇借《归来》与《悔悟》的雄文,却在为“文革”招魂,让中国回归到20多年前就寿终正寝躺在棺材中的苏联帝国的身边,还硬要把中国的颈脖塞进绞死了苏联的绞索里。是何居心?
    
    杨恒均 2014.6.8 来源作者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419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谁吹响了倒习近平的号角/杨恒均 (图)
·姚文元吹响了倒习近平的号角?/杨恒均
·杨恒均:儿童节寄语:告别屠杀,消灭残暴
·杨恒均: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杨恒均: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杨恒均:今天你腐败了吗?
·杨恒均: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杨恒均: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杨恒均:大老虎哪去了?
·杨恒均: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杨恒均: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图)
·杨恒均: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杨恒均:是的,这就是民主 (图)
·杨恒均: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查员”?/杨恒均
·杨恒均:勇气源于知识和信仰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杨恒均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杨恒均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杨恒均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