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银河:彻底摈弃冷战思维,逐步实现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0日 转载)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讨论社科院意识形态问题的文章,其中大量使用了“西方国家亡我之心不死”、“和平演变”之类的话语,听上去怪怪的,仔细想了一下,他所使用的语言之所以显得怪异,是因为冷战时代已经结束,而他使用的仍是冷战话语和冷战思维。
    

     在冷战时代,世界划分为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两边的意识形态完全对立,冷战频频,声色俱厉,而且随时有从冷战转为热战的危机,古巴导弹危机就是一个悬一悬的事件,险些开战。
    
     冷战时代在苏联解体之后终于宣告结束,意识形态的纠缠也告一段落。对立的阵营不复存在,冷战思维无疾而终。所以今天有人旧话重提,才会令人感到相当怪异。
    
     比如说西方亡我之心不死,西方国家自己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来灭亡中国?中国买了美国那么多国债,难道他们是为了不还债起了灭我之心?再说,一个在东半球,一个在西半球,他们为什么要远涉重洋来灭掉我们?中国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八国联军也没有灭掉我们,现在有联合国管着,他们能再发一次八国联军吗?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如果有人要灭中国,咱们的一票否决权就能让他们无法出兵。
    
     再说和平演变,这也是冷战思维。文章的意思是,西方虽然不敢出兵,但是他们能够让我们和平的演变。人家为什么要让我们演变?要让我们从什么演变成什么?和平演变的经典定义是从社会主义演变为资本主义。但是,这两个阵营的对立已经不存在了呀,如果较真分析各国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成分,我国的社会主义成分还比不上北欧各国,甚至连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也比不过。人家那个全民免费医疗的社会主义做法我们就比不过。
    
     记得当年我在匹兹堡大学读书时,规定要做助教。有一次给学生做小测验,其中有个题目,让学生列举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学生填的答案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社会主义国家——英国。我当时满脑子冷战思维,所以大惑不解。现在想来,在冷战结束后,在两大阵营解体之后,所有的国家难道不都是社会主义因素和资本主义因素参半的吗?过去的资本主义国家引进了许多社会主义因素,如公费医疗和各种社会福利制度;过去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引进了许多资本主义因素,如私有制经济。如果说社会主义国家引进一些资本主义因素,搞市场经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和平演变,那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基本完成了,而且演变得相当成功:今年年底按实际购买力计算,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提前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了(引自世界银行预测)。人家还要把我们往哪里演变啊?
    
     如果说每个国家都是首先考虑自己国家利益的,这个判断肯定没错,西方国家不希望中国强大,不希望中国超过他们,甚至想让我们倒霉,这都是很可能的。即使在冷战结束之后,如果把这个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幻想成愿意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好好先生,这也是不实际的。还是会冲突不断的:贸易冲突,经济争夺,领土争议,政治冲突,文化冲突,意识形态冲突,还会频繁发生。但是用冷战思维来分析这些冲突,就不但是过时的,而且是不科学的了。
    
     我们现在最受诟病的就是执政党不是民选上台的,而是武装夺取政权的。但是,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是由中国历史、中国社会以及中国文化决定的,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说“假如”或者随心所欲改变的。目前,全世界的确没有几个国家的政府不是民选的了。但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武装夺取了政权之后,尤其是最近三十年,虽然犯过错误,但是把国家搞得还不错,社会各个阶层也都还基本满意,大家有不满意的地方,也还能听得进去,还能改正,比如最近抓了一些希望加快民主步伐的人,世界各国一抗议就放了人,这就说明执政者还比较灵活,知错即改,并不是很僵化的。
    
     主要的问题在于:民主化进程是大势所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就连执政党的核心价值观里面也彰明昭著信誓旦旦地写入了“民主”和“自由”这些价值,既然如此,就应当彻底摈弃冷战思维,不断在现有的体制上增加民主和自由的成分。在不会导致社会动乱这一前提之下,尽量能够做到多民主就多民主,能够做到多自由就多自由,而不是一方面把民主自由列入核心价值观,另一方面对增加民主自由的要求吓得要死,拼命打压,用冷战思维把它视为“和平演变”和“亡我之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51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银河VS裴谕新:当下异性恋文化已经不能满足年轻群体
·李银河:论性压抑
·李银河:性交易很低俗但应非罪化 (图)
·李银河:围绕淫秽色情品的论争史
·李银河:论激情
·李银河:渐行渐远的贞节牌坊
·李银河:中共权贵“无所事事”能成啥事
·李银河:聚众淫乱罪为什么应当取消?
·李银河:东莞扫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李银河:六十年来的中国性史
·李银河:阴蒂是一个奇迹
·习近平吃包子 共产党的官员苦日子 /李银河
·中国人物质主义全球第一?/李银河 (图)
·中国往何处去?/李银河
·宪政是共产党人坚定的政治主张/李银河
·张艺谋,shame on you!/李银河 (图)
·李银河感慨中国人性:宁愿打麻将不愿做爱
·男女性生活也算一种艺术/李银河
·同性婚姻,绝非李银河说的那样简单 /李铁
·李银河:在朝鲜换情报最好的办法是使用淫秽光碟 (图)
·王岐山有“超能力”获社会学家李银河盛赞
·李银河: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北外女生女权宣言赏析/李银河
·李银河:薛蛮子夫妻恩爱 嫖妓可能是行为艺术
·李银河:年轻人晚婚甚至不婚是未来发展趋势
·李银河:二奶小姐是批发零售之分 为何不抓二奶
·李银河:莫言获奖,他比不上王小波
·李银河:冯唐文字出色 冯唐:王小波作品不伟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