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立:共产党的「流血土改」和国民党的「和平土改」——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4日 转载)
    

    数千年来中国以农立国,即便是今天,农业人口仍然占百分之八十,如果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缺乏生产积极性,中国的经济谈何发展和进步?如果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无法满足,中国的政治危如累卵。中共领导人不是不明白这一点,每年初的「一号文件」都是为「三农问题」而发,胡锦涛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习近平宣称「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企图解决这个农业国家最重要的农民问题,可惜都摸错了方向。

     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土地问题,研究东西方土地所有权演变过程的异同,会发现尽管土地所有权随着社会的发展都在不断地变化着,但是西方国家土地私有制度从来没有根本改变过。整个土地所有权演变过程基本上是经济主导,没有出现过政治主导,即使是始自16世纪的英国国会「圈地运动」也是为了因应羊毛工业的发展而圈地养羊,属于伴随着大规模工业化而产生的农业集约化的经济现象,绝非暴力兼并土地的政治现象,是所谓「羊吃人」而非「人吃人」,其过程温和合理,因而得到大多数农民的认同。而东方国家,特别是中国土地所有权的演变就剧烈得多,两千多年来不断地发生争夺土地所有权的暴力革命。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东欧、非洲和拉美都在不同程度上进行过土地改革,尤其是中国大陆、台湾、日本和韩国都在威权政府或占领军的强制下进行过强制性的「土地改革」 。不过,尽管同样是土地改革,也有截然不同的方式方法和截然不同的结果:俄国十月革命后进行的是「社会主义」土改,主要内容是:土地全部收归国有,消灭/(流放)富农(俄罗斯地广人稀,几乎所有农民都拥有土地,故无所谓地主)、农业集体化,全面实行计划经济,彻底铲除一切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中国大陆进行的是「新民主主义」土改,其主要内容是:无偿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无偿分配给贫雇农,暂时保留土地私有制和自由经济(可惜好景不长,1954年始就步苏联后尘进行「社会主义农业改造」);台湾韩国日本实行的是「旧民主主义」,主要内容是:对私有土地实行限制,对限额外的土地实行有偿征收及有偿分配,保存土地私有制,保持自由经济。其他非洲拉美国家因为缺乏威权政府,所以无法效仿东亚,他们的土地改革有始无终。


    那就拿中国大陆和台湾作例子,让我们看看双方的「土地改革」有何不同?向上追溯看看国共两党的土地政策有何不同?其政治经济结果又有何不同?从中不难得出谁优谁劣的结论,从而试图为大陆农民找出正确的出路。

    

    共产党血腥的政治土改

    

    1949年共产党夺得全国政权后,毛泽东认为大局已定,踌躇满志,可以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了,于是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主持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布「废除地主封建阶级剥削土地所有制,实行贫苦农民土地所有制」,毛泽东指示:「不能和平地搞恩赐,要组织农民通过斗争夺回土地,要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中共中央发布文件指示:「将土改中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8%,总人口10%之内」。按当时全国3.1亿农民计算即有3000万地主、富农和自耕农被剥夺土地,遭到镇压,100万地主被处死,自杀者不计其数。

    据「国家统计局」「建国三十年全国农业统计资料1949—1979」披露,这次「土地改革」共分掉七亿亩地,土改前共有400万户地主,占总户数3.79%;土改后,只剩下254万户,占总户数2.4%,他们只占2.2%的土地,平均每户12.2亩,低于全国户均占地15.3亩水准,而且很多是荒地劣地。统计数字中发现他们减少了146万户,而他们的地主成分并无改变,因此,有理由相信这里面很多地主家庭是被肉体消灭了。

    陶鋳、赵紫阳来广东主持土改工作后,就提出「村村流血,户户斗争」的口号,即是每一条村都要杀人才算过关。 1953年2月新一轮的土地改革在广东全面铺开,粤西全区仅1953年2月3日至3月6日一个月,地主自杀已达1165人;1953年「土改复查」时,仅2月3日到3月6日一个月,自杀者又增805人。湖南常宁县40万人口土改自杀443人,「镇压」(即枪杀)514人,合计957人,占总人口0.24%。山西省兴县自杀863人,打死1050人,饿死63人,合计1976人。 ……

    总之,毛泽东共产党发动的这场土改运动,是在已经武力夺取了政权,国家进入和平阶段,亟待团结一致建设国家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再使用武力来重新分配土地的情况下,进行血腥大屠杀的一场人间惨剧,其野蛮和残暴在世界历史上堪称空前绝后。

    可是,灾难不但远远没有结束,反而才刚刚开始。为毛泽东共产党的农民革命作出了重大牺牲的中国农民,刚刚分得了为数不多的土地(贫下中农平均每户12.5亩,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准15.3亩),欢天喜地不出两三年,毛泽东就说:「分土地的好处有些农民已经忘记了,要趁热打铁,进行农业社会主义改造」。 1954年毛泽东就半志愿半强逼他们参加「互助组」和「合作社」,1956年将其改为「高级社」,1958年更改为「人民公社」。从此,中国农民就永久地失去了土地,变成了失去人身自由的农奴,全国自耕农从此绝迹。

    以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不必笔者赘言。 1958年——1962年人民公社、大跃进导致全国发生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1963年——1978年,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反击右倾翻案风、「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全国农村屡经折腾,已经奄奄一息,以致出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十八户农民冒死秘密签下生死契约,偷偷地分田到户,实行包干以求从饿死边缘觅得一条生路这种荒唐的社会现象。幸好老天爷收拾了政治疯子毛泽东和四人帮,独裁专制的共产党虽然还未倒台,但到底已经元气大伤,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清醒了一点。 1979年,其党内开明派邓小平、万里、赵紫阳等面对农业积重难返的现实,迫不得已扭转毛泽东的极左路线,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规定「土地集体所有,农户自主经营」,给濒临绝境的农业注入一线生机。但是,由于万变不离其宗,仍然维持土地公有制,产权不清,农民得到的只是多少年不变的承诺,并没有真正拥自己的土地,孟子说:「无恒产者无恒心」,所以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放。农民说:「共产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大家都担心承包的土地随时会被共产党再次收回,因而抱着种一年是一年的想法,进行「掠夺式」耕种,竭泽而渔,广大的农地迅速贫脊化、荒芜化;广阔的草原沙漠化。九十年代后,出现了全国性房地产投机热,共产体制已经走到尽头,各种固有的弊端疯狂爆发,官商勾结,大量侵吞农民土地。一方面土地「集体所有」令村干部拥有很大的支配权,给他们提供了公权私用,贪污腐败的方便之门;农民只得到遭受层层盘剥后的补偿根本无法维生,失去土地的农民求救无门,被迫铤而走险。另一方面,共产党容许城市出现私人企业,却不容许土地私有制,造成城乡差别迅速扩大,农业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纷纷弃农转工,导致大量土地弃耕丢荒。 2005年征地为1995年15倍,近十年每年耕地递减超逾10万公顷,人均粮食占有量不足400公斤,从南到北到处涌现农民维护土地权益的抗争,不时发生流血冲突,中国的「三农问题」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国民党和平的经济土改

    反之,由于国民党立党根基是代表各阶级国民的利益,重视农工​​商各界,尊重传统文化,重用知识分子,从领袖到干部的知识水准普遍远高于共产党,其土地政策以及土地改革因而必然远胜于共产党。

    早在1930年6月30日,国民政府已经颁布「中华民国土地法」,承认土地私有制、实施地籍测量、简化登记手续、遵照国父「耕者有其田」、「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的思想,实行对土地自愿估值、按值征税、国家有权照价收购、涨价归公的政策。 1935年4月,又颁布「土地法施行法」共397条之多,实行减租减息,法定最高地租不得超过37.5%,并规定远期目标为平均地权,实现「耕者有其田」 。 1945年8月抗战胜利,重庆国民政府随即宣布所有占领区的土地税停征一年,两年后,已迁回南京的中央政府再度下令将佃农的地租调降25%,适用于所有1945年免征税地区,意图抵销共产党充满暴力的土改政策对农村各阶层造成的影响。但可惜当时国共两党尖锐对立,共产党处处捣乱,无法有力全面推行。国统区内有的地主不甘心被减租减息,伺机报复;有些佃农担心被地主退佃,偷偷地将保留的25%地租送还地主,致使国民政府缓和阶级矛盾的土地政策流产。两相对比,国民党政府既没有像共产党那样使用暴力实行彻底的土地重分配,又没有足够的威权实施温和的土地赎买政策,两头不到岸,失去农民阶级的支持,加上其他原因,导致被共产党推翻的结果。

    国民党政权败守台湾后,痛定思痛,锐意推行土地改革,但是和共产党的血腥暴力完全不同,这种土地改革是在和平的环境下,以威权政府作后盾,以民主渐进的方式、用经济手段而不是政治手段达到地权相对平均、使尽可能多的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成为自耕农的目标,全面照顾各阶层的利益,最大限度地构建和谐社会,最大限度地调动各阶级的生产积极性。

    

    台湾土地改革第一项政策是「三七五减租」,1949年4月23日陈诚宣布「台湾私有土地租用办法」:规定佃农有权从收成中扣取25%作为种子肥料等成本费,余下的75%和地主对分,各得37.5%,故谓之「三七五减租」。并且规定租约最短6年,废除预收租地押金制度,大大地有利于佃农,同时也规定佃农欠租两年,地主有权撤佃,兼顾到双方的利益。因而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当时台湾出现了很多「三七五」村、「三七五」河、甚至「三七五」牛等颂扬「三七五减租」的新事物。由于战乱、法治不全、贫穷落后等等原因,造成四五十年代中国农村经济生态的严重破坏,很多地方地租对半,有些地方甚至超过一半,佃农的生活环境极其艰难,所以国民党政府当年的「三七五减租」使佃农实际所得已达62.5%,无疑是佃农的救命政策,给台湾其后的农业以至工商业的飞速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二项政策叫做「公地放领」,日治时期日伪政府、殖民者、财阀军阀占有全台土地高达20.4%,国民政府到了台湾之后将其全部没收,然后重新丈量规划放给愿意耕种的农民,只要你登记为自耕农,真正去耕种,土地就放给你。 1951年6月行政院颁布「台湾省放领公地扶植自耕农实施办法」,用贷款的方式向农民大规模放领公地,将公地分为三等,按照承领农户的人口、耕作能力酌定承领面积和等级搭配,以全年总产量2.5倍作为地价,承领者分十年向政府偿还地价,还清后即成为土地拥有者。 1951—1976年二十六年内,共放公地13.9万公顷,占全部公地76%,平均每户承领0.49公顷。这项政策使到广大有志于耕作的农民不分阶级都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成为自耕农。

    第三项政策,叫做「耕者有其田」,实现了孙中山先生当年的梦想。 1952年11月12日,陈诚主持行政院通过「土地改革法」,交立法会审议,虽然遭到保守派强硬阻遏,但1953年1月26日蒋介石仍然下令颁布实施,使到战后在台湾出现了一个和平的、不流血的土地改革。

    为了实现「耕者有其田」,国民党政府不但将土地从日本人手上无偿地拿过来,而且也从地主手上把部分土地有偿地拿过来,然后有偿地分配给其他农民。但拿的方法跟大陆完全不一样,大陆采取斗争地主消灭地主的暴力方式,台湾是采取赎买方式,用公营企业股票、用金钱或粮食去收购地主限额外的土地;转让土地的方法也跟大陆完全不一样,大陆采用的是无偿分配给贫下中农(几年以后又全部收归国有),台湾采用政府补贴的低价转让给农民,农民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向政府购买。具体的做法是:

    1.实施全台土地测量,各乡村选出各阶级代表进行土地丈量,上报县政府派员核准,将土地分为26个等级,一级最肥沃,二十六级最贫瘠。地主拥有土地最高限额为中等水田43.5亩,或中等旱田87亩,也可按比例换算成其他等级的土地(这个限额已经超过平均水准),超额者一律由政府征购并转售给无地少地的农民。

    2.土地征购的价格一律按年产量2.5倍计算,政府分10年支付给地主,年息4%;其中70%使用台湾土地银行发行的「土地债券」、其余30%用没收日敌资产的企业股票、金钱和粮食支付。最有名的就是四大股票,台湾水泥,台湾造纸,农林公司和工矿公司的股票,这四大股票是政府最大的国营企业,政府同时公布「公营事业转民营条例」,用这些股票去换取地主限额外土地。

    3.政府将从地主手里征购得来的土地,以同样或略低的价钱转让给农民,为了帮助农民购买土地,政府提供无息贷款,农民同样分10年还给政府,其中买卖的差价和息差就由政府用国营企业股票、国库金钱和粮食支付,10年后双方付清款额,土地就永久归农民所有。

    4.至1953年底,全台征购土地139300公顷、占全部出租耕地56%;被征购地主总户数106049户,占地主总数59.3%;转让农民194823户,占佃农总数64%。

    

    通过上述三项土地改革政策,使台湾农村的阶级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大量无地农民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变成自耕农;少地的农民也增加了土地拥有量。 「三七五」减租后,地租减少地价猛跌,农民自购土地的负担减轻,增加了自己拥有土地的机会;「公地放领」和「耕者有其田」更使无地少地的贫农佃农能够立时分得土地,并以十年的时间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按低廉的价钱从政府手中购得土地,成为土地的主人。其结果1949年台湾自耕农占36%、半自耕农占25%、佃农占39%;1960年土改完成后,分别占67%、20%和13%。换言之87%的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而地主一部分转为自耕农,一部分转成工商业者,现时台湾大工商业者辜振甫、林猷龙、林伯寿、陈启清成为水泥、造纸、工矿和农林巨头,就是得益于当年政府支付的股票。

    台湾不流血的和平土改,使大多数农民成为土地的主人,生产诱因极大,他们对土地的人力物力投入大为增加,生产积极性大为高涨,使到粮食产量从五十年代的每公顷1800公斤增加到六十年代的3000公斤直到七十年代后的5000公斤。因而为工商业发展积累了资金、提供了原料、准备了人力、开拓了市场,使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49年的160美元增加到2004年的14000美元,国民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迅速提高。

    当然,台湾的土改也不可能一帆风顺。四五十年代的台湾工商业不发达,政府用国营企业的股票去征购地主的土地,引起地主的不满,认为政府用不值钱的废纸去骗取他们的土地,致使一部分地主阶级子弟远走日本美国,发动「反国反共」的「两反」运动,其中的林献堂、邱永汉等后来成了「台独」分子。

    但是由于国民党政府和平周详的兼顾各阶层利益的土改政策得到大多数农民的拥护,包括开明地主阶级在内,所以不但政治经济效果明显,其社会后果也十分良好,整个社会趋向于协调和谐。表现在:

    1.地主阶级受到保护,他们可以保留高于全台平均水准的土地,因而大多接纳和平土改。

    2.由于地主富农阶级子弟受教育程度较高,他们在农村乡镇政权中能发挥较大的作用。

    3.由于台湾建基于自由社会,农会组织纯粹是农民自己的组织,他们的水利会、互助会等自行运作,受到了农民的拥护。

    4.除了土改期间由威权政府使用经济手段出面干预土地重分配之外,其后完全按照自由经济规律运作,再不干预,同样成功地避免了大规模土地兼并的现象重演。

    

    

    (26/12/2013定稿,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摘要首刋于14年6月号《开放》杂志,此处是全文)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11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大立:新土改建议——把土地还给农民——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一
·李大立:中国和谐社会是被共产党彻底破坏的——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二
·貪腐與高壓下的民怨民憤─中國民眾的抗爭運動/李大立
·楊佳案考驗中共法治 /李大立
·李大立:君宠益骄态,君怜无是非
·李大立:别让道德讨论转移了视线
·蒙藏雙重標準:共產黨不如國民黨/李大立
·李大立:为什么共产党还不垮台?
·為什麼說「民主社會主義」不能救中國?/李大立
·上海廣州見聞錄/李大立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何謂「徹底解決」?——請問曾特/李大立
·曾蔭權東施效顰/李大立
·莫以統獨論英雄——商榷曹長青先生/李大立
·我看到了邪惡——讀「曾志回憶錄」有感/李大立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王敏剛令人不齒/李大立
·請用事實說服我——致陈子明先生/李大立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拘留2美国人加剧在华美国人不安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四中全会会期仍秘 贪虎罕群状落马
  • 元朗7.21警黑合作已三月只六人被控市民静坐抗议
  • 端传媒纽时合作报道美国如何揪出中国芬太尼毒王
  • 林郑爱将聂德权涉以权谋私偷步买楼被举报到廉署
  • 新天皇隆典即位 安倍三呼万岁 林郑观礼遭拍看手机
  • 特鲁多微胜保住大位 孟晚舟案前景未提
  • 陈同佳即将出狱 赴台自首提议被港台官方继续“踢皮球”
  • 美国防官员:不寻求与中国脱钩 新兴国家崛起不意味对抗
  • 中国外长谴责香港的暴力是“无法接受的”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