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立:新土改建议——把土地还给农民——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2日 转载)
    
    
     数千年来中国以农立国,即便是今天,农业人口仍然占百分之八十,如果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缺乏生产积极性,中国的经济谈何发展和进步?如果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无法满足,中国的政治危如累卵。共产党本质上是个农民党,他的大多数党员包括其领袖毛泽东在内都是农民出身,共产党的发家也是依靠农民所谓「土地革命」。可是限于该党指导思想的荒谬性、对社会认识的盲目性和知识层面的局限性(对世界文明及人类发展史严重缺乏认识) 至使该党成立以来一直制定和实行极为错误的农民政策(请参阅评论之三「中共的土地政策从来没有正确过」) ,尤其夺取政权管治大陆60多年,异想天开地将一个文明古国变作全球最大的社会实验塲,将好端端的广大中国农村搞得一塌糊涂(请参阅评论之二「中国和谐社会是被共产党彻底破坏的」),和平时期活活饿死数千万人,许多农村至今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许多农民还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致使有所谓「中国特色」的「三农问题」(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落后) ,若得不到真正解决,靠农民起家的共产党很可能就亡在农民手里,正应了中国一句古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共产党折腾了几十年,暴力革命,流血土改,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始终未能找到农业现代化农民富裕的正确道路,左试右试反弄得国弱民贫,自己也承认整个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1958年——1962年人民公社、大跃进导致全国发生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1963年——1978年,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反击右倾翻案风、「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全国农村屡经折腾,已经奄奄一息,以致出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十八户农民冒死秘密签下生死契约,偷偷地分田到户,实行包干以求从饿死边缘觅得一条生路这种荒唐的社会现象。幸好老天爷收拾了政治疯子毛泽东和四人帮,独裁专制的共产党虽然还未倒台,但到底已经元气大伤,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清醒了一点。 1979年,其党内开明派邓小平、万里、赵紫阳等面对农业积重难返的现实,迫不得已扭转毛泽东的极左路线,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规定「土地集体所有,农户自主经营」,给濒临绝境的农业注入一线生机。但是,由于万变不离其宗,仍然维持土地公有制,产权不清,因而百弊丛生。
    
    直至08年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所谓「第二次土改」,农民得到的只是「土地承包权长久不变」的承诺,并没有真正拥自己的土地。等到今年习李新班子上台,所谓「改革开放总规划」的十八大三中全会及近日的「中共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也只是宣称「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全是空话废话,全无实貭内容。
    
    这两个「重要会议」的《决定》唯一的亮点和最大变化就是允许村集体土地「流转」(这个词五年前胡锦​​涛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早己提出来过,此刻不过旧调重弹)。现行农村土地虽是集体,实则发包到家庭和个人,因此只要土地「集体所有」而不是农民家庭和个人私有,基层政府或村委会就能以「集体」名义私自买卖,剥夺农民权益。例如去年初,发生在广东陆丰县乌坎村的抗暴事件,就是当地村委会瞒着居民陆续转让了3200亩农用土地引起;今年新疆伊犁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将十年前由县、乡、镇、村委承包给农民的18万亩盐碱地承包合同作废,没收了农民靠拆借投资多年的改良土地,高价再转包给第三方,从中渔利。诸如此类的案例在全国各地数不胜数,新一轮「土改」不过又成了让各地政府玩弄「集体」花招中饱私囊的工具。
    
    中国的土地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重要生产资料的分配问题,现今己不单纯是农民的问题、农村的问题、农业的问题,随着世界金融危机的频繁出现,中国政府一次又一次把房地产业作为重要支柱产业,试图依靠房地产的发展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在这样的国际国内形势下,重新思考中国的土地制度,更形必要,共产党政权赖以救命的「改革开放」己经走到尽头,城乡土地制度己成为一切政治和经济改革的瓶颈,共产党若无突破,势必成为压垮共党政权这匹大骆驼的最后稻草。
    
    现时大陆的城市土地国有化,实际上是将国家所有的土地通过层层授权,变成地方政府所有制和企事业单位所有制。国有企业获得划拨土地之后,不需要缴纳租金,祗需要上缴利润。由于国有企业普遍不景气,所以,绝大多数国有企业已经没有利润可言。在这种情况下,国有土地就成为变相的单位所有土地。改革开放以后,政府试图建立土地有偿使用制度,解决土地资源被无偿占用的问题,但是,由于这项改革不涉及到划拨土地,所以,国有企业仍然可以无偿占有土地这一重要生产资料。更为重要的是,为了加快工业化和城市化步伐,政府不断征收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从而使国有企业或者国有控股企业支付很少的费用就可以获得大片土地;而房地产开发商与地方政府沆瀣一气,大量圈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
    
    就这样中国土地制度成为了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疯狂掠夺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村居民的重要法理依据。中国的土地制度成为了少数既得利益集团不断牟利的工具;地方政府换届之后,政府官员例必重新制定城市规划,大量圈占农民的土地。在政府官员如走马灯似地轮换之中,农村集体土地被蚕食殆尽,许多失去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落街头,成为廉价的劳动力。走上抗争之路的农民在头破血流之后,必会自发地积蓄力量,从而发动更大规模的抗争。在周期性的恶性循环之中,中国一定会爆发新的土地革命​​。
    
    所以,中国的土地制度必须彻底改变更新。
    
    孟子说:「无恒产者无恒心」,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不可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农民说:「共产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大家都担心承包的土地随时会被共产党再次收回,因而抱着种一年是一年的想法,进行「掠夺式」耕种,竭泽而渔,广大的农地迅速贫脊化、山林荒芜化、草原沙漠化。九十年代后,出现了全国性房地产投机热,官商勾结,大量侵吞农民土地。一方面土地「集体所有」令村干部拥有很大的支配权,给他们提供了公权私用,贪污腐败的方便之门;农民只得到层层盘剥后的补偿根本无法维生,失去土地的农民求救无门,被迫铤而走险。另一方面,共产党容许城市出现私人企业,却不容许土地私有,造成城乡差别迅速扩大,农业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纷纷弃农转工,导致大量土地弃耕丢荒。 2005年征地为1995年15倍,近十年每年耕地递减超逾10万公顷,人均粮食占有量不足400公斤,从南到北到处涌现农民维护土地权益的抗争,不时发生流血冲突,中国的「三农问题」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在共产党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下,农民名义上拥有了土地,却失去了自由,毛泽东时代实行严格的户口制度,农民被牢牢地捆绑在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失去了一切自由,只有世世代代做现代农奴,因而他们并不快乐。到了共产党第四代,被世界经济一体化潮流裹挟着不得不跌跌撞撞前行,年轻的农村青年男女可以到城市打工了,但是却仍然无法享有和城市人一样的人权。留在乡间的老人小孩无力耕种「责任田」,已经开始出现将其出租的现象,这说明自然的经济规律不是任何强权可以长久地违抗下去的。共产党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懂得「顺其自然」,事事横加干涉,强迫人家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所以凡事失败居多。他们不懂得无论社会制度、生产关系和生产力,都是自然而然地演变和发展的,任何外力干预都只能以失败告终,共产党是时候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面对本文所描述的农村现状,对于令到当今统治者寝食不安的「三农问题」最根本最彻底的解决办法,其实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将土地还给农民,让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给他们以完全的自由,让大家在公平的法制下自由竞争,一切问题必将迎刃而解。他们却视而不见,老是在其他枝节问题上兜圈子。先是温家宝声泪俱下地说要为农民解困,大恩大惠地宣告取消农业税,然而实际上每人每年得益不过19美元!继而在「两会」上高调宣布对农业增加15%的投资,以8亿农民计算,每人不过7美元!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最后是胡锦涛到小岗村放言要进行「第二次土改」,结果不但令全国农民空欢喜一场,反而为权势集团借「土地使用权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为名大规模兼并土地,将农民逼上绝路,为下一次争夺土地的暴力革命埋下伏笔。习李政权的「不作为」更是令广大农民看清了共产党权贵只关心自己的权势、不理农民死活的本貭。毛泽东不是教导你们说「要抓住主要矛盾」吗?现在「三农问题」的主要矛盾就是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没有真正成为土地的主人。如果把土地分给农民,重新回复土地私有制,至少下列的好处立时可见:
    
    1.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私有财产,必然会倍加珍惜,精心耕作,农业生产必然突飞猛进,而且种什么种多少,完全由农民根据市场需求决定,实现名副其实的市场经济,整个国家的经济必然欣欣向荣。
    
    2. 农民拥有继承、经营、出租、买卖、抵押、入股、转让土地的权利,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的土地买卖法律秩序,是农村长治久安的根本, 和谐社会自然水到渠成。
    
    3. 农民拥有私产以后,农民社会地位大大提高,不再受到歧视,乡村干部权力受到限制,冤案错案自然大幅减少,大规模农民上访现象自然消失。
    
    4. 把土地还给农民,由他们自己根据市场规律与地产发展商洽谈征地,剥夺了村干部越俎代疱的权力,堵塞了他们贪污腐败的漏洞,有助于建设一个公平廉洁的社会。
    
    5. 自古以来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和依靠,农民有了自己的资产,势必留恋故土,人离乡贱,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外谋生,必然大大减少城市人口压力,同时也自然消除农村留守老人和小孩的不合理现象。
    
    6. 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农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农村消费力增加, 必然带动工商业、交通运输、文化教育各行各业的蓬勃发展。
    
    世界历史上欧洲有被称作「黑暗时代」(Dark Ages)的中世纪(约395年—1500年),那是欧洲历史上的一个时代(主要是西欧),这个时期的欧洲。封建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罗马及希腊的文明遗产则受到暴徒破坏,当时占社会统治地位的是「骑士阶级」其中亦包括基督徒教狂热份子。而骑士们都是文盲或文化水准很低,加上当时兵荒马乱,令中世纪的欧洲文化发展不进反退。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在毫无希望的痛苦中,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的早期在欧美普遍被称作「黑暗时代」,传统上认为这是欧洲文明史上发展比较缓慢甚至倒退的时期。不但人民大众受压​​迫, 连科学艺术家都受到极大的摧残, 著名的如:
    
     1,哥白尼:意大利著名天文学家,着有《天体运行论》,遭到教会残酷迫害。 1543年5月20日病逝。
    
    2.坚持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先被投入监狱,当他听完宣判后,面不改色地对这伙凶残的刽子手轻蔑地说:“你们宣读判决时的恐惧心理,比我走向火堆还要大得多。”后于1600年2月17日在罗马鲜花广场被烧死。
    
    3.希柏提亚(375-415) 是史上第一个为人所知的女数学家。吉朋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叙述时说:“她由车上被拉下来,剥脱衣服到一丝不挂,被拖至教堂,为一群野蛮而无人性的狂徒,用尖利的蚝壳将她的肉由骨上剥削下来,手脚砍下,抛掷火焰之中。
    
      4.伽利略:意大利科学家。因捍卫科学真理,于1633年被宗教裁判所迫害,1642年不幸病逝,其时已双目失明。
    
    5.希腊女数学家海帕西娅,坚持传播科学知识,被暴徒施以肉刑,投放火中。
    
    堪称「暴民时代」使得当时欧洲科学文化和艺术受到极大的破坏和摧残, 欧洲社会大为倒退, 人类文明受到极大破坏, 野蛮暂时取代了文明。
    
    当欧洲处于野蛮的「中世纪黑暗时代」,东方的古老大国中国正值封建社会欣欣向荣的时代, 可是祸不单行, 中华民族始终未能幸免,人类发展史上的「黑暗时代」(「暴民时代」) 虽然比欧洲迟了数百年上千年, 还是同样不幸地降临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头上了。那就是「几千年才诞生一个」的东方妖孽毛泽东和共产党, 他们带领一群地痞流氓, 趁国家内忧外患之际乘乱聚众造反夺得政权, 旋即开展流血土改:大杀地主富农, 野蛮地抢夺他们的土地房产, 把他们打成贱民"黑五类",强迫他们"劳改"剥夺他们的子女平等受教育的权利, "文化大革命"中甚至惨无人道地毅尽他们全家的袓孙几代(如广西宾阳县, 湖南道县, 北京大兴县等)……欧洲经"文艺复兴"结束了"中世纪黑暗时代"走到了现代文明社会, 世界文明进步发展到廾一世纪的今天, 我们中国人也是时候结束荒蛮走向文明了, 笔者呼吁全体中国人齐声呐喊迫使共产党偿还血债, 是时候把抢夺的土地还给人家地主富农了, 他们大多被你们杀了, 他们的子女后代受尽了你们的压迫摧残, 也该赎罪了, 把抢来的土地财产还给他们的子女后代吧!
    
    为此,笔者郑重提请中共政府考虑下列建议,并吁请大家讨论,表达民意:
    
    1. 效法台湾和平土改的做法,在中国大陆进行二次土改(请参阅评论之四「共产党的『流血土改』和国民党的『和平土改』」,全面恢复1949年「解放前」的土地分布所有权状况, 把土地永久地还给农民。
    
    2. 立即开放乡村基层普选,由各乡村农民自由选举他们的村公所和乡政府,由该两级地方政权主持一切乡间土地改革,由上级土改委员会进行监督、覆核和确认。
    
    3. 成立全国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土改委员会,在中国大陆未实行全面普选之前,委员会应由各党派各阶级各行业各民族代表组成,政府官员只占少数,可邀请台湾及海外人士参加,该委员会的权力只限于顾问监督和仲裁。
    
    4. 效法台湾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期间所有死伤者登记赔偿的做法,公告天下,凡有直系亲属(如无直系亲属, 则旁系长辈亦可)解放后」「土改」中被没收土地财产者, 均可申请登记,然后经过各乡村民选村公所乡政府以及上级土改委员会调查确认,给予退还土地或者等值货币,鼓励已经离开农村的土地继承者将土地捐赠乡亲交公分配。
    
    5. 全部土地回复解放前所有权分布后,效法台湾「三七五减租」、「公地放领」和「耕者有其田」政策,设定各地土地最高限额(比如说当地人均土地面积的1.2到1.5倍),限制最高地租(比如说为40%,略高于台湾的37.5%)。将所有无人认领的土地以及所有公地,公开、公平、公正地按人口重新无偿分配,政府颁发地契,将土地所有权永久地还给农民。同时,政府出资以分期付款付息的方式,赎买最高限额外的土地,卖给无地少地的农民,他们只需支付无息的分期付款(还款期可长达20年),务求使绝大多数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并且公开保证任何情况下不再使用暴力改变土地所有权。
    
    6. 拨出比例公地归乡村两级政府管理,属于集体所有,按劳力派工耕种,收获用作乡村政府营运经费以及公益。老弱病残无法自行耕种者,可自由出租、出让、入股或者交给乡村政府经营,由乡村政府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
    
    7. 全面恢复农民土地自由买卖、租佃、抵押、转让、合股、继承等合法权益。同时制定及严格执行一切有关土地私有制,土地所有权不容侵犯,土地自由买卖(公地买卖须由全体村民议决利益公平分配)私地管理,政府征收土地赔偿、地产发展商征购土地价格商谈,法律保护程序等等法律制度,建设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农村社会(比如说国家建设需要征收土地,除了和土地拥有者商讨买地价钱,还需商讨失地农民工作安排)。
    
    8. 为了避免出现土地大规模兼并现象,在土改初期农业生产尚处于发展时期,制订较严格的土地买卖和征用土地法律,尽力保护可耕地面积和万不得已需要出售土地农民的利益(比如说因地制宜规定最低地价)。然后,随着农村生产力的发展,逐步放松有关限制,让农业社会真正进入自由经济社会。
    
    9. 二次土改以后,政府保证绝不重复毛泽东横加干涉强加于人的错误,永远按照市场经济自由运作,农民愿意变工互助便变工互助、喜欢成立互助组就成立互助组,不喜欢就单干,一切顺其自然,绝不强迫,杜绝一切外力干预,让农村社会成为真正的自由的和谐社会,让农业完全遵循自由经济规律发展。
    
    10. 城市土地,包括国企所占,全部收归国有(但各城市的规模及规划需经全国最高议会批准) ,所有土地使用者必须按时缴纳地租,否则政府收回土地。效法香港及西方国家每年定期拍卖土地公开招标价高者得的原则,请香港或西方国家政府派员恊助进行,聘请他们的专业测量师当顾问。
    
    如能如此,一定会得到广大农民的拥护,中国一定会建成和谐社会,也一定会成为世界强国。
    
    (26/12/13定稿,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摘要首刋于14年6月号《开放》杂志, 此处是全文)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40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大立:中国和谐社会是被共产党彻底破坏的——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二
·貪腐與高壓下的民怨民憤─中國民眾的抗爭運動/李大立
·楊佳案考驗中共法治 /李大立
·李大立:君宠益骄态,君怜无是非
·李大立:别让道德讨论转移了视线
·蒙藏雙重標準:共產黨不如國民黨/李大立
·李大立:为什么共产党还不垮台?
·為什麼說「民主社會主義」不能救中國?/李大立
·上海廣州見聞錄/李大立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何謂「徹底解決」?——請問曾特/李大立
·曾蔭權東施效顰/李大立
·莫以統獨論英雄——商榷曹長青先生/李大立
·我看到了邪惡——讀「曾志回憶錄」有感/李大立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王敏剛令人不齒/李大立
·請用事實說服我——致陈子明先生/李大立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