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立:中国和谐社会是被共产党彻底破坏的——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2日 转载)
    
    
     共产党口口声声叫喊「构建和谐社会」,殊不知几千年前中国农村早已是和谐社会了,令其遭到严重破坏的始作俑者正是共产党本身。毛泽东的第一次土改,将中国农村带入了贫穷和饥饿的深渊,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被毛泽东一手遮天强压下去了。五十多年后,「三农」问题已到了总爆发的边缘,胡温政权十七届三中全会,不得不放言要进行「第二次土改」,企图挽救党国,却摆不平党内各个派别利益而胎死腹中,习李政权上台,声言「保障农民权益」也是空话废话,看来共产党也是「积重难返」了。

    
    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社会实行「无为而治」,中央政府管治的最低层单位只是「县」,朝廷派出命官也只是「县官」一人赴任,师爷自请;不像现在共产党每个县动辄上万名公务员,军警宪特一应俱全,「三十个大帽盖吃一个草帽盖」。那时县以下基本上是民间自治,县官管治乡村全靠乡间的士绅贤达和家族长老,他们不受朝廷封册,不领国家俸禄,没有世袭嫡传,却代行政府职权,运用传统的礼法族训和乡规民约,维护中华民族的道德伦理和生活秩序。无论京城如何兴衰更替,他们在乡间坚守传统、默默耕耘、派丁纳粮、安贫乐道、息讼平争,大家和睦相处,各阶级互相依存,早已是和谐社会。乡间的这种法统维护者,一般公推知书识礼的​​士绅贤达和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老担任,他们在乡间修桥补路、悯老恤幼、公益赈灾、主持公道,以其正直诚信得到乡亲大众的拥戴,数千年来中国农村一向是安居乐业和谐共处的社会。所不和谐者只是少数妄图不劳而食的地痞流氓和无业游民,但是他们在强大的传统道德和民间法统的压力下,几千年来一直无所作为。直至近代历史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个以「痞子运动」为「革命先锋」的异类毛泽东,公然称他们的不劳而获、懒惰欺诈甚至嫖娼聚赌为「革命行为」,心理变态地为他们「爬上地主太太小姐的牙床上滚一滚」大声叫好……;又适逢外敌入侵,内战不止的乱世,给他们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用武力了夺取政权,破坏了社会脉络,毁灭了伦理道德,至使历时数千年的中国农村和谐社会毁于一旦。
    
    自古以来,中国农村一直奉行土地私有制,这种土地所有权一方面是世代传承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土地产权自由买卖的结果,而这正是自由经济社会的特征,也是不可避免的优胜劣败自然淘汰的结果,无论何种结果都是合情合理合法并且得到大多数农民的承认和接受的。大千世界,人物各异,每个人的能力体力智力、天份机遇寿夭各不相同,在农村可谓「同种不同收」,聪明勤劳的「田秀才」往往收成比别人多。人各有志,各人机遇和需求不同,有人需要出卖土地换取金钱他用,也有人需要购入土地扩大生产,于是就很自然地出现了土地买卖,所谓「百年土地转三家」。本来土地作为自由经济社会中的商品,自由买卖是完全正常合理的,只不过中国近代自民国以来社会动荡,兵荒马乱,工商金融业又不发达,钱庄银行也常倒闭,使得很多人认为唯有土地可以保值,不会被抢掠毁坏,也不会遗失贬值,形成重农轻商的传统观念,大量资金流向土地;因而造成了了不正常的土地买卖和兼并,拉大了贫富差距,令佃农谋生困难,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才导致国共两党不谋而合地进行了土地改革。(请参阅评论之四「共产党的『流血土改』和国民党的『和平土改』」)但是,造成这种畸形社会现象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土地自由买卖,而是国家一直处不正常的战争状态,一旦回复和平,资金有了其他众多的出路。在一个理智和包容的政府管治下,土地买卖如同其他商品一​​样,很快就回复正常,并循着自由经济的轨迹健康发展,在这方面台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在这种自然形成的社会秩序下,尽管有些农民少地和无地,但是他们都拥有最宝贵的自由:如果佃租太贵,可以改做雇农,如果东家刻薄,可以去西家打工;或者自雇从事其他手工渔林副业,最后还可以弃农改工,进城打工或者当兵吃皇粮……。总之,人只要享有自由,在公义的社会制度下,就不愁没有活路。
    
    人类在经济领域里的自由竞争就好比一场漫长的体育比赛,共产党的暴力「土改」就等于在比赛中突然叫停,将比赛结果推倒重来,这样做显然对胜者是极不公平的。而重新开始的比赛在几年之后就被彻底地停止了,因为愚蠢如共产党者也明白,如果继续比赛下去,又会产生新的胜者。于是,土地刚刚分到农民手里没几年,就被共产党收归国有,几亿农民彻底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成为真正的「无产者」。但是比赛一旦停止了,表面上「人人平等」了,整个国民经济也就失去了任何活力。在共产党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下,农民名义上(集体)拥有了土地,却失去了自由,毛泽东时代实行严格的户口制度,农民被牢牢地捆绑在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只有世世代代做现代农奴,因而他们并不快乐。人民公社的集体出工,队长书记吹完哨子后就开溜了,农民没精打彩磨洋工,生产效率极低,农村一派萧条景象,农民食不果腹。
    
    几十年后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不得不「改革开放」,解散人民公社,采取土地承包制,将土地使用权分给农民。开始那几年,亿万农民从人民公社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生产力得到释放,农业生产得到很大发展。可是,随着社会的演变,随着工商业的资本主义化,乡村城市化,农村中这种产权不清,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的矛盾就逐渐显露出来。孟子说:「无恒产者无恒心」,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放。农民说:「共产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大家都担心承包的土地随时会被共产党再次收回,因而抱着种一年是一年的想法,进行「掠夺式」耕种,竭泽而渔,广大的农地迅速贫脊化、山林荒芜化、草原沙漠化。九十年代后,出现了全国性房地产投机热,官商勾结,大量侵吞农民土地。一方面土地「集体所有」令村干部拥有很大的支配权,给他们提供了公权私用,贪污腐败的方便之门;农民只得到层层盘剥后的补偿根本无法维生,失去土地的农民求救无门,被迫铤而走险。另一方面,共产党容许城市出现私人企业,却不容许土地私有,造成城乡差别迅速扩大,农业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纷纷弃农转工,导致大量土地弃耕丢荒。年轻的农村青年男女可以到城市打工了,但是却仍然无法享有和城市人一样的人权。留在乡间的老人小孩无力耕种「责任田」,已经开始出现将其出租的现象。这是违背共产党土地政策的,就像当年小岗村农民冒死签下分田包干的生死契约一样,说明自然的经济规律不是任何强权可以长久地违抗下去的。共产党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懂得「顺其自然」,事事横加干涉,强迫人家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所以凡事失败居多。他们不懂得无论社会制度、生产关系和生产力,都是自然而然地演变和发展的,任何外力干预都只能以失败告终。共产党不明白,只要人类的经济活动继续存在,自由竞争就不可避免,任何使用暴力进行的干预都无济于事,只能顺应经济规律,因势利导,让自由竞争在更公平、更公正、更公开的游戏规则下进行,并且运用社会的力量帮助弱势群体,这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走的道路。
    
    反之,国民党的和平土改就等于承认数千年来比赛的结果,仅仅对比赛规则中不公平的地方进行修正,而从不中断比赛的进行,令经济发展进程得以延续。国共两党的土改及其结果的显著不同,说明了国共两党人才素质、知识背景、治国方略的极大不同,也预示着大陆和台湾政治经济前景的极大不同,继续发展下去,大陆这种「中国特色」的畸形社会,最终必然走向灭亡。
    
    中国数千年来的和谐社会,是被共产党亲手毁灭的,经过毛泽东邓小平几代中共的统治,已经被扭曲得不成样子,要重建和谐社会,谈何容易。除非下决心实行民主宪政,还政于民;在农村恢复土地私有制,撤销县以下所有官方机构,恢复村民自治;重建中华民族传统礼教和道德,否则永远都只是空话一句。
    
    社会发展的规律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共产主义试验了近一世纪,全世界牺牲了过亿人的生命,已经被事实证明彻底破产。共产党是时候深刻反省自己,下罪己诏了。六十多年来,你们欠下中国人民累累血债,带给中国人民深重罪孪,如果能够幡然改悔,效法国民党,主动结束一党专制,交出政权,参加普选,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如果能够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或许更能够像国民党一样浴火重生,经过人民的选举,重新执政;如果冥顽不化,执迷不悟,与人民的意志对抗到底,离被人民推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2013年12月26日定稿,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306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貪腐與高壓下的民怨民憤─中國民眾的抗爭運動/李大立
·楊佳案考驗中共法治 /李大立
·李大立:君宠益骄态,君怜无是非
·李大立:别让道德讨论转移了视线
·蒙藏雙重標準:共產黨不如國民黨/李大立
·李大立:为什么共产党还不垮台?
·為什麼說「民主社會主義」不能救中國?/李大立
·上海廣州見聞錄/李大立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何謂「徹底解決」?——請問曾特/李大立
·曾蔭權東施效顰/李大立
·莫以統獨論英雄——商榷曹長青先生/李大立
·我看到了邪惡——讀「曾志回憶錄」有感/李大立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王敏剛令人不齒/李大立
·請用事實說服我——致陈子明先生/李大立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让人民审判「政治杀人犯」/李大立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港人新春续抗争 寺庙收押所前撑「手足」 警无拘捕
  • 武汉医院告急 第一名医生殉职 军医团抵达增援
  • 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瓜伊多
  • 武汉医护音频: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眼看病人慢慢死去
  • 台疫情升高大陆团限月底前离境并禁游客团赴陆
  • 香港5人感染武汉肺炎 多于预期
  • 武汉肺炎单日确诊病例暴增 有医生感染病逝
  •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暴增41死
  • 法国:反对者周五再度上街抗议政府的退休改革
  • 美科学家:武汉肺炎疫苗最快3月内首次人体测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