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六四“被旅游”纪—纪念六四25年之五(多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0日 转载)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孙文广:六四“被旅游”纪—纪念六四25年之五(多图)


    “被旅游”在轮 渡上
    
    孙文广:六四“被旅游”纪—纪念六四25年之五(多图)


    参观牟氏庄园与牟墨林十八代玄孙牟衍庆合影
    
    孙文广:六四“被旅游”纪—纪念六四25年之五(多图)


    送我们“旅游”的专用丰田车
    
    (参与2014年6月9日讯)今年六四前,我“被旅游”去了长岛、青岛等地,两个公安、一辆丰田陪同,离开济南十天,6月6日晚才得回家,一路见闻不少。
    
    (一)六四前开始“被旅游”
    
    5月下旬,国保找我谈,说北京浦志强、胡世根已被刑拘,济南的李红卫也刑拘了7天。他警告我,绝不要再发文章,再发一个字,就抓起来。还说,你已是80岁的老人,再关进去,能否出来都是问号。
    
    他的威胁使人恼火,我说:“人总是要死的,横死竖死都是死,没有什么差别。”他看我态度很硬,就向我建议,出去旅游,可以夫妻一起出去散散心,
    
    他们用意很清楚,是借此阻止我参加纪念活动和聚会。另外也是为了减轻公安的负担。每年六四当天他们要出动数十人,专车有四五辆停在楼下,这样耗费人力物力,不但是为阻我外出,也是防到我家聚会,站岗的人少了,如果来的人很多,他们会寡不敌众。很多公安聚在楼下,还会在山大院中造成“不良影响”,不管从哪方面考虑,他们都不如派两个人一辆车送我出去“旅游”,更为划算。
    
    以前,在六四、清明或者参加人大代表选举时,他们都曾建议我外出“旅游”,被我一概拒绝。但是今年情况不同,北京“五君子”被拘捕,当局意在制造恐惧,在这之后,济南再搞聚会已不可能,悼念的文章也已发了四篇,我留在济南,可做的事不多,考虑再三,我答应了去“旅游”。但是也提出了几个条件:一是在外面停留的时间尽量短些;二是出发的时间要晚一些,是否可以6月4号出发,他不同意,6月3号也不同意,一定要明天(26号)就走,说26号是个吉祥日,3、6、9利于出行。我找了日历,对他说5月27日是农历29,也是逢九,最后达成协议,27日一早出发。
    
    于是,一位国保,一位是山大公安处的干部,轮流开车,带着我们夫妻两人乘一辆丰田车,离开了济南。
    
    我自己想,利用这次“旅游”,可以休息一下,也争取能够看看朋友,有些地方可以故地重游,为写回忆录做准备,也可以了解一下社会。
    
    (二)长岛住在渔民家
    
    这次被“旅游”,在长岛停留时间最长,原来我是反对去长岛的,因为那里没有一个熟人,也不是我的故地,他们坚持要去。
    
    长岛被称为山东的旅游胜地,属于烟台市,与蓬莱一海相隔。到了长岛,住在渔民家庭旅社,和渔民住在一个院里,由他们提供食宿。从他们口中我了解到长岛共有三十几个岛屿,其中有十个有人居住,长岛又名庙岛群岛,其中庙岛有北方最大的妈祖庙。
    
    庙岛是一个很小的岛屿,进入庙岛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座二层小楼,在众多平房中,它好像鹤立鸡群,这个小楼上的二楼的标志是“庙岛党员活动中心”,一楼的标志是“庙岛警务派出所”,这个小楼也说明了在渔村偏远地区党的领导、公安的威力都是头等重要的事情。
    
    据传,这里有的岛屿,古代曾是关押囚犯的地方,和台湾的绿岛相似。因为与大陆有段距离,犯人难以逃脱,有的犯人游水偷渡,很多淹死。据说有八个人,七男一女,硬是泅水渡海到了对面的蓬莱,蓬莱人看到他们惊为神人,这就是八仙过海的神话。
    
    现在的长岛从早六点到晚六点,有渡船来往蓬莱,晚上摆渡停止,要单独逃离小岛是很难的。我想这也可能是当局一定要我去长岛“旅游”的一种思考。这里是古代囚犯的流放地,现在成了我“被旅游”的目的地。
    
    当然住进了渔家,与他们朝夕相处,三饭相聚,也使我了解一些渔民的生活状态,他们没有耕地,但是每户分配了一块滩涂,可以养殖海参、扇贝等等,使他们有了稳定的收入。现在旅游业兴起,他们可以办渔家乐,接待旅客,旺季三五个月,一个夏天也可有几万的收入,每收住一人,吃住费用200元,这里的住处和香港的家庭旅社相似,几个很小的房间,备有淋浴、空调,价格低廉,颇受游客欢迎。
    
    像这种渔村,经济条件还算可以,但是缺点是医疗条件较差,重病、急病难以得到及时治疗,有的人因为脑出血得不到及时抢救,造成瘫痪。谈到了村委会的选举,他们反映贿选很普遍,一张票给几百元,有的甚至上千,这也是竞选,我问他们给谁投票?他们说谁给钱多,票就投给谁。一个村委会主任,公开的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为什么能拿出几万块钱来贿选?当然是因为当选后可以拿回更多的好处,从哪里拿好处呢?不外乎土地和滩涂的转让,这些是农村最重要的资源,这些资源都是“公有”,官员们正是利用“公有”资源来谋取私利,从这里看到,在中国要打击贪腐,必须要对土地等资源实行私有化,减少农民、渔民所遭受到的盘剥,土地要还给农民。
    
    (三)参观栖霞牟氏庄园
    
    返回途中,国保建议顺路去参观中国最大的佃户庄园。据记载,栖霞牟氏庄园有三百年的历史,过去这个庄园拥有6万余亩土地,山峦4万亩,住宅房480余间,主人是华夏第一佃作大财主,这个庄园建筑在土地私有制基础上,是一个大型的农业组织形式,效益很高,经营有方。而且他们非常重视慈善事业,一年四季一日三餐为乞讨者提供食物,他们设立学校,教育子孙和村民,传播古代的文化传统,他们的存在和发展不但涉及农业生产,也涉及到中国的农村文化,值得人们认真的反思和研究。如果没有土改,这个庄园,将会变成一个现代化的农场。
    
    (四)在青岛和威海、莱阳的停留
    
    这次“旅游”去了青岛,住在山东大学的旧址海洋大学,我在这里曾经读书工作九年,我很想去拜访我的老师和过去的同事,结果未能成行,很遗憾。
    
    在青岛还去看了正在建设的山东大学的新校区,在这里征地三千亩,是济南中心校区面积的大约五倍,现正在大兴土木建楼,山大有必要扩展那么大的规模吗?现在大学应该在提高质量上下功夫,而不应无限制的扩大规模。
    
    到了威海,也是住在山东大学的分校,20年前,我曾经来过,现在的规模已经扩大了很多倍。
    
    返回途中顺路去了莱阳的董格庄,70年前抗日时期我随父母在这里住过两年,竟然找到了旧居,这里的农村30多年来已经完全变了样,农民都搬进了新房,旧房破败、荒芜,但仍然保存着。
    
    这次“旅游”,我本想在6月4号晚上返回,但是他们硬是拖延到6月6号晚上才回家,回来后紧张气氛也没有稍减,仍然是昼夜站岗,出入有专车伺候,虽说待遇不低,但我还是想早日恢复自由。
    
    2014年6月9日 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211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文广: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
·孙文广:从昆明血案看新疆、西藏问题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再评乌克兰聚众示威 (图)
·孙文广:评乌克兰聚众示威
·孙文广:曼德拉国葬 我家被封门 (图)
·从朝鲜看中共对外政策——再评中共十八大/孙文广
·改旗易帜是邪路吗?—评十八大政治报告/孙文广
·孙文广:我与老鼠对话——四论陈光诚事件 (图)
·孙文广: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 (图)
·孙文广: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
·孙文广:一位初中学生的问题
·孙文广: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
·巩磊:读孙文广先生文集有感
·孙文广: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
·孙文广: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
·孙文广:普选、直选和竞选写进中国宪法
·孙文广: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有感柏林墙倒20年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
·孙文广:问习主席我有权进广场吗?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呼吁各界支持夏业良教授
·法新社专访:孙文广不惧打压八十将临承诺继续为争取民主奋斗
·孙文广因薄案开庭被上岗 多人庭外直播遭抓捕
·孙文广:山东济南连续六年聚会悼六四—六四24周年纪评之六(多图) (图)
·孙文广:抗争后公安押我去游泳——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五 (图)
·孙文广:济南纪念六四24周年 (图)
·孙文广:为防六四40名警员堵我家门
·为防六四,40员警堵我家门/孙文广
·孙文广:评赵常青等的“非法集会”
·孙文广:如果我是2013人大代表
·孙文广:从申纪兰看人大制度弊端
·孙文广: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
·孙文广:判农工不判官员法理难容——评禹州截访之判决(多图)
·孙文广:禹州截访,判农工不判官员
·孙文广:必须释放刘晓波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被限制自由达半年之久
·孙文广:黑箱十八大——三评中共18大
·孙文广:从朝鲜看中共对外政策——再评中共十八大
·孙文广: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图)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